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加拿大医生,想让你早点死?

京港台:2024-4-19 03:17| 来源:古老板 | 评论( 37 )  | 我来说几句


加拿大医生,想让你早点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多伦多大都市区 相关新闻报道

  昨天看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是一个中国人在加拿大就医的故事,看得心里很难受。

  《我妻之死》https://digest.***/2024/04/17/2722798.html

  作者的妻子在加拿大,多次体检,但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突然就被诊断为肺癌,并且在两个月后就去世了。

  在整个诊疗过程中,充满着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1、等待:不管是就医、检查、还是等医生的判断,都是漫长的等待,哪怕其确诊肺癌后,医生都是不急不慢的;

  2、明明有药物治疗,医生却说没有,虽然当地没有获批这种药物,但医生没有告知家属;

  最为疯狂的是,医生似乎根本不想治这个病人,多次建议家属放弃。

  病人在之前有强烈的求生意愿,但医生宣布找不到药物时,病人崩溃了,医生马上和其确认放弃治疗的意愿,并在患者同意、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马上实施了实质意义上的安乐死——大量的麻醉剂。

  整个过程看得很辛酸,作者对妻子的情感和面对现实的无奈,让人落泪。

  在评论区,甚至有个加拿大的医生认为,可能都不是癌症。

  我们抛开这些情绪因素,就需要来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加拿大这些医生,这么希望这个病人死?甚至在家属苦苦哀求医生想办法时,医生无动于衷,直接安排临终准备。

  与此对应的是,我个人在数月前经历过的一次生死离别。

  数月前,我一位亲戚因为急性胰腺炎进入了重症监护室,家属在与医生沟通时,医生不断地在说,病人有希望,你们不要放弃,虽然费用昂贵,家族里的人,还是团结起来,一起湊钱准备坚持。

  但很快病情急转直下,不久医生告诉我们,没有必要了,送回家吧。数小时后,病人就离世了。

  重症监护室一天高达两万以上的费用,是一种经济利益,我可以断定医生有相应的利益动机,劝病人家属坚持,我也不否认,重症胰腺炎通过ICU的抢救有恢复的可能性,对于中国医生来说,基于专业和利益二者皆有。

  不久前,我母亲还去某大医院排队住院,排队期间,有朋友介绍了一个中医,说一定有效,母亲信中医,就抓了几千块的药,回来吃了一大半,放弃了,一点效果都没有。看来是上当受骗了。

  这个中医,面对西医都解释不清原理的帕金森病,敢于打包票说一定有效果,只是其追求商业利益的一个手段,我虽然很清楚,但母亲既然相信,并不好强烈地拒绝。

  中国和加拿大医生的表现,在这类事例面前,有一个清晰的界限。

  那就是加拿大的医生们是“神”,他们根本不在乎能从你这个病人身上是否赚到钱,甚至,对病人无比嫌弃,早点去死算了,反正治不了。

  而中国的医生们是“商”人,想尽办法让你多花钱,他们深知,处于困境中的病人们,是溺水之人,哪怕一根有一点点浮力、一点点希望的稻草,都希望抓住;

  问题来了,我们到底需要哪一种医生?

  我们先来搞清楚 ,加拿大医生们,真的是神吗?当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不管人种,不管教育背景,都有着自己的利益,他们不可能成为神。

  加拿大,是“免费”医疗的典范国家,准确地说,是公费医疗全民享受,同时,这个公费,也来源于全民交的医保和税款。

  我们深入了解这一体制,就会发现原因在哪里。

  全民医保和税款与消费者之间对医疗的无限需求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矛盾,那就是必然稀缺。

  不管这个世界上繁荣到什么程度,不管你采取什么样的方法解决医疗问题,免费医疗都不可能实现,因为医疗是一种没有上限的消费,而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

  如果全民医保是公办的,那么,每一个人都倾向于多使用,没有人愿意少花钱,反正,花的都是那一个公有资金池里的钱。

  所以,任何公办医保,都必然需要控制费用的支出,否则就可能出现这一局面:上半年就把全年的医保花光了,下半年的病人就没钱治病了。

  要怎么控制费用呢?

  通过医生进行控费。因为只有医生在诊疗过程中控制着手术、是否住院、药物用什么等等一系列的支出。

  如果你是管理者,你会怎么做?

  1、消灭医生想多开药、多治疗的利益冲动

  加拿大的医生,一部分采取年薪制(不与医疗数量挂钩),一部分采取计件制(根据病人数量挂钩),或是混合制。

  在此次事件中,对于医生来说,病人数量之薪酬激励目标,已经达到了,因此,他是没有利益动机,让这个病人想办法活下去,或活长一点,因为与他个人利益已经毫无关系了。

  2、控制单一病种的总支出

  加拿大实施了DRG管制制度(注意,中国也正在实施),DRG是根据病人的主要诊断、治疗程序、年龄、并发症等因素,将住院病人分组,每组有一个支付标准。

  超出这一支付标准,就将对医生进行处罚,在中国严重的需要医生自己支付超出费用,也即,医生看病,是有可能自己要亏损的。

  这种预付费用的目的是,每一个病人使用医院的床位的时间受到制约的,鼓励提高患者周转率。

  他必然导致医院过早出院病人,降低服务质量。同时,DRG也会影响医生的用药选择。贵的药,就不能用了,否则会有后果。

  医生急着让病人去死,因为这张床不能用太久。你用太久,就会导致医生受罚。

  这一现象,中国现在也出现了,就是医生们主动将病人赶出病床,让这个医院指标到了,你不能再住下去了,你去别家医院吧。

  对医疗总支出的控制,最后只有一个结果,随着全民医保的资金困难程度的增加,医疗质量不断地下降。

  为什么加拿大、英国等国家出现大量排队的现象,随便做一个检查都需要排队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因为只有通过排队,才能减少需求和支出。

  肺腺癌,其实做一个肺部CT就能在早期发现,甚至是可以痊愈的。

  在这种医疗体制中,你想拍CT想不容易。

  你在加拿大要做体检,一般是找家庭医生,他做的体检是测量心跳、呼吸、血压,体重并进行了仔细的听诊和触诊,态度的确一流,但内容仅限这一些。

  如果你想做CT、B超,不好意思,不能做。没有正当的理由,家庭医生不会开具这些检查,如果开了,有处罚,这叫滥用政府医保资金。

  如果自己想做,找私立去,加拿大私立医院做一个核磁的费用是1600加币(9000人民币)左右,CT是8000元左右,再加上医生的诊疗费,去一次私立,仅仅见医生,做个体检,大几万就没了。

  公立医保,不让你做,私立医院,你做不起。

  这就是现实。

  加拿大的财政支出中,医疗支出占比超过了40%,也即,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了,那么,管控费用支出,降低质量,就是一个必然。

  这是任何一个全民医保管理者,必然会实施的一种举措。

  更严重的是,医生们也有巨大的风险。

  加拿大实行无过错医疗责任制度,这意味着在医疗事故中,医生需要承担赔偿责任,无论是否存在医疗过失。

  这就让加拿大的医生,对任何重病患者,倾向于保守治疗。如果努力寻求新方案、各种手术来解决病人的问题,万一失败,哪怕没有医疗过失,也有可能需要赔偿。

  医生们需要购买昂贵的医疗意外保险,以应对这种情况。同时,他们对于重症、复杂患者,拒之于门外,宁愿患者去死,总不能让医生自己有风险。

  万一出了事,医生还得准备花几个月的时间出庭,即使有医疗事故保险在,他们也不愿意干这种事。

  你可以看到,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正迎合了一部分中国人的想法,医生不能以赚钱为目的 。

  是的,他们不想赚你的钱了,那就希望你早点死。你不能指望一个医生,面临着费用约束、病床周转率约束、医疗官司风险的情况下,以自身利益为代价,为患者解决痛苦。

  那么,中国唯利是图的医生,是否就是更好的选择呢?

  仅从边际改善的意义来说,毋庸置疑,因为海外的华人早有共识,有病赶快回中国,哪怕全自费,哪怕有过度诊疗的风险,但起码对方是想治好你的病的。

  在一些有部分自费的医疗体制下,医保报销后自费的金额,都远高于国内的诊疗费用,比如美国。

  一个病人要花多少钱,其实是非常主观的,其实病人和家属是有选择的,医生唯利是图,并不会导致市场混乱。

  有一个卖羽绒服的人,建议你买高达几万块的羽绒服,说可以在极寒天气下保命,你会买吗?一般人不会,我们知道对方想赚钱,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消费目的。

  我亲戚进ICU,我也参与了家庭会议,讨论要不要花钱救他,过程中,大家将凑起来的几十万,当作一种情感消费,不管有没有希望,我们都愿意花这笔钱,你不能说这种消费就是错的,他是人类正常的情感。

  大家认为,如果不救 ,会留下永远的遗憾。ICU的医生鼓动我们救,或要求我们放弃,都不会影响我们的决策 。

  同样的,当家庭找不到经济来源支撑这笔消费时,不管医生怎么说,家庭放弃也是很正常的,人要消费总是受到已有的财产之限制的。

  多年前,魏泽西事件引发舆论风潮。但这件事的本质是,多家大医院医生告诉其家属,没有希望了,现有科学没法治,但是病人太年轻,家属不愿意放弃,于是市面上一切有可能的医疗手段都要去尝试。最后钱花了,人还是没保住。

  正如我也无法反对母亲用中药,因为各种症状带来的痛苦,无法解决,人们就会想办法寻求各种偏方,哪怕是安慰剂,也能带来希望。

  人最痛苦的是没有希望,身上的病痛,看到一个人说有希望,就会扑过去,哪怕理智上知道,希望渺茫,但万一有用呢?

  有人说是这些人不懂科学,这种评论有一定的道理,但人要活下去,总需要给自己未来的生命赋予意义,若是在痛苦中过完余下的日子,很多人难以接受,这些没用的治疗手段,也是他们的希望之一。

  正如,我在科学上反对中医,但在市场是支持中医,甚至请个道士来作法,我都是支持的,任何人,都可以采取自己想要的手段来安慰自己、给自己希望。

  唯利是图的医生,一点也不可怕,因为我还可以选择,我可以比较,面临大病,我会全网搜索各个医生的评论,会动用人脉打听医生的医术和能力。

  甚至我母亲的帕金森,我看过的专业资料和论文都一大堆。

  在一个信息如果普及的社会,哪有什么信息不对称,久病成医的患者多的是,以前天涯论坛有一个天涯医院,挺好的,各种不同病症的患者,在上面书写自己的诊疗过程,部分患者极其专业,对不同的药都能清晰说明其作用及后果。

  医疗这种消费,具备有高度的不确定性,哪怕你选择了全中国最好的医生,也有风险,不过是通过各种手段来减少风险罢了。

  今天的中国,正在向着加拿大的方向迈进。

  他们以为,消灭医生的利益动机,就能在减少医保费用的同时,还能保持好的医疗质量,想什么呢?

  这种忽视人性的乌托邦医疗体制,最终只会带来一个结果,那就是,医生不想治你,拿份旱涝保收的工资算了。

  只有让医疗保险市场化,让医生市场化,消灭医疗市场中的一切管制,才能让一个健康的医疗市场出现。否则,中国就是下一个加拿大。

 

相关专题:加拿大,加拿大,医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5-15 20: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