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专访田北俊:中国承受不起香港“揽炒”

京港台:2020-5-31 22:16| 来源:德国之声 | 评论( 13 )  | 我来说几句


专访田北俊:中国承受不起香港“揽炒”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香港“反送中抗争” 最新动态!

  2003年香港(专题)时任特首董建华为(专题)23条立法,激起50万人上街,田北俊作为自由党主席临阵倒戈,宣布辞任行会成员并率领该党议员反对立法,港府无望在立法会取得足够票数而被逼撤回草案。他认为这造就了香港此后10年平安渡过,但现在国安法闹得满城风雨,则提出重用当年23条草案立国安法,以平息风波。

  

  港版国安法被指是北京葬送“一国两制”,但现年73岁、商界出身的田北俊仍然相信议会可改变香港命运。他近月与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丶两名自由党荣誉主席周梁淑怡和刘健仪等开明建制派筹组“希望联盟”(Hope League),拟走中间路线出战9月立法会选举,惟坦言未能评估中间选民比例。以下是他接受专访的内容。

  德国之声:北京推国安法,港人反应如何?

  田北俊:国安法公布后,很多市民都觉得中央替香港立法,是他们不想看到的,觉得很失望。但事实上我们没什麽可以做,他不用经过香港立法会,不用经过市民谘询意见,我们只可以接受,只可以用接受这个字眼。

  德国之声:你口中的市民是哪些人?

  田北俊:大部分是“浅蓝”(温和建制派),也有一些“浅黄”(温和民主派)。

  德国之声:中美拿香港“揽炒”,你认为香港还有出路吗?

  田北俊:现在香港很惨,中美两个这样吵,我们香港站在中间,经济越来越差,投资者不再投资,外资更加直接走,难道真的要叫年轻人没希望、要移民(专题)?中央也会看到这样,无论怎麽说,香港是中国的地方,中国政府承受不起(cannot afford)拿着香港跟美国“揽炒”(玉石俱焚)。

  德国之声:所以你觉得中央不敢拿香港“揽炒”?

  田北俊:美国当然可以拿香港“揽炒”,因为香港不是他的,搞到你天花龙凤也可以,但我觉得中央政府应该有智慧,香港是我的地方,如果两个人在餐厅打架,但那间餐厅是我的,把东西全都打烂,我倒不如出街跟你打。

  我希望他有这样的智慧,犯不着在自己的地方和美国佬大打出手,香港受到破坏,等于打烂自己的东西,很吃亏。我希望中央政府有这样智慧。

  德国之声:中央这样推国安法,不正正是在自己的餐厅“撩交打”(挑起争端)吗?

  田北俊:现在香港人多数是站在国家那边,还是站在美国那边?其实国安法在香港立法不需要太辣,辣的意思是要搞掂港独和分裂国家,但其他比如后生仔和警察的争端可以轻手处理,因为那些用其他法例都可以抓,这样一样达到他的目的,搞掂港独丶拿美国旗那些。这样的话,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会觉得有道理,就会再一次站在国家那边,去和美国抗衡。

  德国之声:你的意思是,虽然北京通过了国安法,但香港在立法程序上仍有空间?

  田北俊:北京通过国安法我们只可以接受,但不代表什麽都不管。如果中央的讲法是香港本地立法不成功,他才要代我们立法,那我就建议用当年2003年23条。23条草案正式起草了(properly drafted),在立法会一读丶二读,有修改也写好,是当年自由党丶我因为几十万人示威游行而反对,令政府最后收回,但法例还在的。

  如果中央政府是代我们立法,那可以拿回那条法例出来。因为国安法依照《基本法》18条放在附件三,放下来香港一定用普通法而不是用内地法写的,因为立法后香港法庭丶起诉和辩护的大状都要处理,都是用普通法,没有人懂得用大陆法。

  德国之声:你为何2003年反对23条,现在又提出23条?

  田北俊:2003年没有人讲港独丶烧中国国旗丶拿美国国旗四围走,当年我们反对23条就是因为没有立法的必要性,为何不等有这样的情形再处理?现在中央因应有这样的实际情况去立法,我觉得有他的道理。

  但如果真要立法,我们“希望联盟”想看到中间落墨。23条有7宗罪(叛国丶分裂国家丶煽动叛乱丶颠覆中央人民政府丶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丶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丶香港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国安法有4宗罪(分裂国家丶颠覆国家政权丶组织实施恐怖活动丶勾结外部势力干预)。如果国安法是用当年23条作为基础,拿23条的4宗罪出来,当我们立了法,相信香港市民接受程度会高很多。

  北京可以说你们不立,我替你立,但我立的法根本是你们当年立了丶只是通过不到的法。既然中央当年接受那个版本的23条,现在也可以接受。

  德国之声:今日的中港矛盾、大陆政局丶中美关系及全球格局都与17年前完全不同,你认为北京会接受只用2003年的版本立国安法吗?

  田北俊:我觉得他也不需要做得多。你看现在社会发生的事,根本不需要用国安法或者23条的7宗罪去抓人。现在动不动都可以抓,被捕的年轻人没有一个告他港独丶分裂国家,只是告他破坏公物丶袭警和暴动罪,已经可以判监10年。可能被捕的七千多人中(编按: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14日,超过8300人被捕,逾1600人被检控),有几个踩国旗丶拿美国旗的是要引用这个法例去告,但其他大部分人都是用现行法例处理,所以实际上的分别是有,但不是那麽大。

  香港接受了你中央有这样的决定权,国家可以这样做(用2003年23条立法),起码也不要令香港人对特区政府丶中央政府完全失去信心。

  德国之声:现在中国国内甚至香港都走极左路线,中央会听你们说吗?

  田北俊:大陆绝对是极左,但香港市民会听我们。我们没有能力站在中美两个大国中间,唯一可以做的是站在北京和香港人之间,希望和谐落实港人治港丶高度自治。这是“希望联盟”的目的,至于能否成功,就要看9月选举赢到多少票。

  如果我们有几票(几个议席),立法会一开会,(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做内会副主席我们没问题丶会支持,单是这样已经解决了很多问题,至少立法会不用“开片开到七彩”(打架打得很厉害)。

  这个角色我们自由党在2003年23条扮演过,占中期间、2012至16年我在立法会做自由党主席时也扮演过。当泛民觉得我们有几票在这些问题上不是盲目撑政府,他们就觉得有希望。

  德国之声:你认为现在立法会建制派“盲撑”(盲目支持)政府,才这麽分化?

  田北俊:是。泛民现时在立法会是“揽炒”,建制就是你所说的那样。你看《国歌法》丶海洋公园拨款议案,(泛民)什麽都搞你几十个小时,就是“揽炒”策略。而建制那边也是不讲道理,全面封杀,所以搞成现在的局面。

  如果我们中间有几票做和事佬,跟封杀那边说我不会和你封杀,跟“揽炒”那边说我不会和你“揽炒”,两边拉近一点,有些事会做得到,有些事会做不到。

  德国之声:你希望走中间路线,但现时社会撕裂,中间选民比例还剩多少?

  田北俊:这无法评估,我们正委托大学和研究中心做民调,了解中间立场还有多少支持者。如果只有5%以下,选举一定输;如果有10%,在比例代表制之下可能赢到一两个议席;如果有15%,我们会赢很多席位。

  我觉得香港社会很多人既不想中美闹大,又不想北京和香港闹大,想在中间做和事佬丶中庸之道。大部分市民现在很累丶很厌倦,占中开始打打杀杀,去年打烂店铺丶很多人无法上班,很多市民都不满,太多不开心的场面,希望平静下来。

  所以不是没有希望,中间有一撮人两边都不帮,不是搞港独丶帮美国,但也叫北京:港人治港丶高度自治,我们自己能搞掂,今次(国安法)立法一次好了,不要后面还有很多“如果你们自己不做我们替你做”的说法。

  现在就算想移民也不知道可以去哪,很多人还是再看看、持观望态度,既然观望态度,我觉得“希望联盟”有机会做。北京也在观望,他也不想人们全都移民,而且他自己事情也很多,内部经济丶留学生(专题)在美国要回中国等等,问题都挺大。既然如此,香港不要闹大是不是比较好?

相关专题:香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7-13 2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