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新冠疫情考验纽约华埠:保持传统还是拥抱变革?

京港台:2020-7-4 00:34|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新冠疫情考验纽约华埠:保持传统还是拥抱变革?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合记饭店(Hop Kee)是一家开在地下室的粤菜小馆,提供9.50美元的虾仁捞面。华园四川(Hwa Yuan Szechuan)是一家有三层楼的高级餐厅,豆瓣鱼的价格为45美元。

  两家餐厅在曼哈顿华埠都有悠久的历史,而且都非常抵触送餐应用。

  合记的所有者负担不起这种服务的高额费用。67岁的华园老板唐承烈则说,吃他家的菜只能在一个地方:华园。“我不希望人们吃的食物是冷的,”他说。“这不是我的风格。”

  因此,当新冠疫情导致所有堂食关闭时,几乎没有人能够吃到他们的食物,这迫使他们直面餐厅现代化和适应能力的棘手问题,从而可能改变这个拥有悠久历史的社区的商业。

  自1870年代成形以来,华埠一直设法保留工薪阶层移民(专题)的特色,即使它周围的几乎每个街区都在因富有而转变。

  但是,正是那些华埠所保持的历史传统使其已成为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街区之一。现在,经济上的痛苦加剧了长期存在的代沟,年轻人认为华埠要生存就必须与时俱进,而老一代则担心华埠会变成一个主题公园,充斥着适合发Instagram的甜点和18美元一杯的融合亚洲风味鸡尾酒。

  由于与病毒关联的反华仇外心理和旅游业的放缓,华埠在1月中国农历新年——通常是最繁忙的季节——之前,人流量已经急剧下降。当纽约(专题)市在3月被封锁时,大部分客人都待在家里,导致华埠老式商店的问题尤其突兀。

  许多商家无法依靠送货或路边自取——这些是近几个月来企业被唯一允许的交易方式。(6月22日,该市开始允许有限的店内购物以及在华埠极少见到的户外用餐。)根据地图技术公司Live XYZ的分析,华埠只有38%的店面拥有网店,而较富裕的街区——例如西村——则超过70%。

  根据点评网站Yelp的数据显示,华埠近三分之一的餐馆只收现金,而且大多数都由于费用问题而拒绝使用送餐应用。他们习惯于一种依靠大量出售低价位菜肴的商业模式,例如向本地居民和工人出售7美元的汤面。

  一些企业,例如由同一个家族经营了50年的合记,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餐厅的收银台和服务生的制服从1970年代以来就一直没有变过。合记不能刷信用卡。

  在疫情之前,能够容纳160名食客的合记在周六晚上通常爆满。现在,它每天只接到大约20个由食客亲自打合记电话下的外卖单。

  “如果你是要一直做下去,这与钱无关。”现年56岁的老板彼得·李(Peter Lee)说。“如果你很传统,人们会觉得更地道。数字世界里是没有地道可言的。”

  包括华园在内的其他餐馆都在迎接iPhone时代,通常是在年轻一代的敦促下。

  在这个国家的烹饪历史中,华园有着特殊的地位——唐承烈的父亲被尊为给美国人带来麻酱凉面的厨师。

  在封锁之初,唐承烈的儿子——今年35岁的唐逸仙——坚持要求餐厅注册送餐应用。现在人们可以通过Grubhub和DoorDash下单华园的菜品。

  在投资银行工作的唐逸仙说:“我们基本上是强迫他接受。”疫情期间,这家餐厅蒙受了100万美元的损失,但唐承烈说:“至少还有希望。”

  华埠各行各业都面临着类似的选择。专营海鲜干货和中草药的特色食品商店宝荣行的客流稀少,因此37岁的吴小雪(Sophia Ng Tsao)劝说在1980年代开店的父母开通一家网店。

  “客户群多元化并吸引年轻的客户很重要,但我们会缓慢而自然地进行,”吴小雪说。“对于任何跨越代际的企业来说都是很艰难的。”

  在病毒出现之前,走进华埠的某些角落是难得的曼哈顿体验,感觉自己瞬间到了另一个时代的另一个国家。人行道上到处都是驻足在街头小贩和海鲜市场的游客和当地购物者,喧闹的气息生动活泼。

  4月疫情高峰期,一条条街道变成拉下金属百叶门的幽灵小镇。当6月22日这座城市的重新开放第二阶段开始时,在华埠中心的勿街的三个街区上46家企业中,只有大约一半营业。人们在9美元的理发店排起长队,而其他商店内部昏暗,员工徘徊在门口。

  社区倡导者称,由于最初缺乏文件译文而造成的延误,以及一些企业仅在纸上做会计记录,许多企业无法获得政府支持的紧急贷款。

  长期居民表示,他们能理解商家试图通过扩大客户群来求生,特别是如果这些客户在探索该街区的其他商店。但他们也担心,时尚的介入会把这个街区变成一幅华埠漫画。

  “他们的确吸引了一些不尊重文化或不懂得欣赏的人群,”在华埠生活了一辈子、现年68岁的杰夫·李(Geoff Lee)说。“他们更多地把华埠看作是新鲜体验,而不是一种真实的身份认同。”

  也许没有哪家商家像南华茶室那样突破边界,并引起邻里争议。南华茶室于1920年开业,并于2011年由前任所有者的侄子邓伟接管。

  “我被人说成是叛徒,”41岁的邓伟说。“也有人说我是一缕曙光。”

  在南华,一份四个的虾饺定价6美元,是附近其他一些地方的两倍。疫情暴发前,这家店是高档餐厅外送应用Caviar上为数不多的华埠餐厅之一。南华还在Instagram上推销自己的瓶装辣椒油,就好像推销新款运动鞋一样。

  邓伟说,疫情暴发期间,南华茶室开始在网上销售速冻饺子,这帮助公司在本季度得以维持业务。他希望自己即将出版的烹饪书能在秋季提供类似的缓冲。

  他说,华埠商户如果能够吸引亚裔以外的顾客,就能更好地抵御疫情。

  “改变是不可避免的,”他说。“你不蜕变,不做得更好,就会被抛弃,然后死掉。”

  关于华埠面临的最大威胁,人们的意见很一致:商户可能会永久性关门。涟漪效应可能迫使小业主向企业房地产公司出售房产,这将拉高租金,并且可能带来对移民居民毫无益处的商店。

  杰夫·李的家族自1920年代起就在勿街拥有房产。他说,其中一个租户是一家美容用品店,已经至少三个月没交房租。

  开发商打来电话,询问这家人是否愿意出售该房产。(杰夫·李的兄弟简[Jan]说他们没有同意。)这个社区坐落在曼哈顿下城的昂贵地段,周围住着苏豪区、翠贝卡和金融区的富人。

  “我们担心疫情会让这种迁移过程更容易发生,”51岁的孙仪文(Jill Sung)说,他是国宝银行(Abacus Federal Savings Bank)的首席执行官,这家社区银行最早的分行就位于华埠。“我们不希望一切在一夜之间消失。我们的历史在哪里?这样的迁移会破坏这种联系。”

  这个社区的华裔(专题)居民已经在流失,尽管全市范围内,华人(专题)和亚裔人口在不断增加,许多人定居在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和皇后区的法拉盛等较新的聚居地。

  人口普查局最近五年的调查显示,华埠约58%的居民是亚裔,较2000年的69%有所下降。

  当地企业也在为这一带正在变成退休社区的前景而苦恼。留在华埠的亚裔当中,唯一出现人口增长的年龄段是65岁及以上。

  这一带餐厅的员工往往年纪较大,而且住得离华埠很远,这也为商家重新开张带来了挑战。

  金丰(Jing Fong)是一家拥有800个座位的小吃店,其第三代经理蓝兆文(Truman Lam)说,疫情期间,餐厅直到本周才开始推出外卖,部分原因是许多员工处于高风险年龄段,不愿乘车通勤。

  35岁的蓝兆文说,员工构成也让餐厅难以升级电脑系统,比如让系统接受礼品卡。“就好像教父母用iPhone,”他说。

  35岁的肯尼斯·马(Kenneth Ma)的家族在华埠开了40年的眼镜店,他一直在推动业务的无现金化,但家人担心这样做会赶走依靠他们进行眼科检查的老邻居。

  华埠眼镜店和勿街眼镜店等店铺成功地跨越了古老与现代的界限。他们既出售时髦的塑料镜框,也出售价格适中的金属镜框。所有员工都会说普通话、粤语和英语。

  肯尼斯·马最近为勿街眼镜店的网站聘请了一名搜索引擎优化专家,并且正在开发一种让客户可以在家里试戴眼镜的方法。他说,在疫情减少了年轻专业人士的客流后,他的母亲和叔叔开始接受这些变化。

  “我们总是问,我们是在为谁服务?”肯尼斯·马说。“我们为所有路过华埠的人服务——不管他们是住在这里、来这里吃饭、还是周末过来看看。改变总是会有的。”

相关专题:纽约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4 11: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