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张玉环案律师:宋小女患癌后曾追问张玉环是否杀人

京港台:2020-8-11 13:27| 来源:澎湃新闻 | 我来说几句


张玉环案律师:宋小女患癌后曾追问张玉环是否杀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文章转自故事FM 内容由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王飞口述

  1993年,江西省进贤县张家村村民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的两名男童,最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在上周二,也就是2020年8月4日,在服刑了9778天之后,江西省高院判定张玉环无罪。

  从1993年到2020年,张玉环被关押了近27年,这使他成为了中国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 张玉环无罪返乡后接受媒体专访 图/人民视觉

  张玉环被释放后,他的家人写了一封感谢信,把帮助过他们的人都列了进去。而这上面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律师王飞。

  ***

  故事FM 的听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张玉环案的申诉和再审的辩护律师王飞。

  爱哲按:

  我和王飞相识于2014年,那个时候他是公益机构大爱清尘的志愿者。王飞经常给弱势群体做法律援助,此前就给江西乐平案和河北廖海军案这两起冤假错案成功平反过。王飞最早接触张玉环这个案子是在2017年。

  -1-

  事情起因

  一开始是江西电视台,现在在梨视频工作的记者曹映兰找到了我。她跟我说,她有一个采访对象,叫做张幼玲,是个医生。张幼玲心里头一直有个心病,想找我帮帮他。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1993年,张幼玲所在的村子里有两个小孩掉进水塘里淹死了。大家一开始都以为是溺亡,准备把小孩埋了。但是他去现场看了以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当时他看到一个孩子的嘴角有绳子的勒痕,另外一个小孩脖子上好像有掐痕。而且发现尸体的水塘离村子很远,小孩一般不会去那个地方下河游泳,所以张幼玲觉得这里边恐怕有蹊跷。

  于是张幼玲就跟孩子家长说,先不要埋,孩子有可能是他杀,赶快报警。

  后来张玉环被带走了,张幼玲觉得这个事情恐怕就是张玉环干的,没觉得案子有什么问题。

  但是后来张幼玲的一个同事因为一些事也进了看守所,恰巧跟张玉环被关在一个监室里。

  同事出来以后问张幼玲,张家村有一个叫张玉环的,认不认识?张幼玲说认识啊。张幼玲跟张玉环还有些血缘关系,张玉环是他同族的弟弟。同事说,张玉环这个人在监狱里面老是喊冤叫屈的,甚至还要自杀。他总是说自己没有杀人,是被屈打成招的,是冤枉的。

  听同事这么说完,张幼玲感觉很疑惑。当时他知道这些事情是2012年,张玉环已经被关进去了很多年,他很奇怪为什么过去了这么久,张玉环还在里面喊冤。

  张幼玲当时心里就想,当年这个案子因为自己成了一个凶杀案,他现在就想把事情弄清楚,要弄明白到底是不是张玉环干的。于是张幼玲去找了记者曹映兰。

  

  ■ 王飞律师(右一)和张母

  -2-

  「经不起推敲」的口供

  当时曹映兰把材料发给我以后,我觉得很惊讶,这个案件定罪的证据太简单了,几乎只有张玉环的口供,其他任何的直接证据都没有,而他们仅仅依靠这些,就把张玉环关了二十多年。

  即便我抛开口供的合法性问题,比如说刑讯逼供等等,单纯看它的真实性,我也觉得这个口供所呈现出来的犯罪故事经不起推敲。

  首先口供里说的杀人的时间是在中午11点。张玉环的家位于村里主干道的旁边。在这样一个暴露的位置,大中午的时间杀人,我觉得不太可信。

  其次是杀人动机。口供里的杀人动机简单到不可思议,张玉环说,当时自己做活回来后,发现两个小孩在他家屋檐下扒台阶上的土,觉得他们调皮,就打了小孩。小孩反手抓他,他当时很生气,同时联想到他们以前倒过他家里的油盐,所以就顿生杀机,把小孩子杀了。

  张玉环自己有两个小孩,比这两个死去的孩子还要小。小孩子调皮是一个太常见的小事,因为这个原因杀人,不像是一个成年人会做的事情。

  所以我当时觉得这个案子有很大冤错的可能。

  -3-

  面见当事人

  2017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去了一趟南昌监狱。我们任何一个案件都必须要见到当事人,确定他们十有八九是被冤枉的,才会决定帮他们申诉。

  第一次见张玉环时,他特别激动,说话几乎语无伦次。

  他说,20多年了,没有人来过问我的案子,今天终于有律师来找我了。

  我当时用一种不太相信他的姿态试探他,我问他,这事恐怕是你干的吧?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他反应很激烈,他说,我绝对没有杀人,两个小孩跟我没有关系。

  我说,你敢不敢给我发个毒誓?

  他毫不犹豫地发誓。

  我说,既然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认了?

  他说,我真的受不了,我当时是被刑讯逼供的。

  于是他给我讲自己经历了6天6夜的审讯,被电击,蹲马步,戴飞机铐,他们还放狼狗咬他,咬他的下体。

  每一个冤假错案,我都会听到刑讯逼供的故事,但是放狼狗撕咬,我真的是第一次听到。

  审讯人员的想象力真的是很丰富。

  当时办案人员还威胁张玉环说,如果还不承认杀人,我们会把你老婆也抓来,让她也经历这样的审讯。

  张玉环说当时孩子都还很小,如果老婆也被抓了,那两个小孩就完了,整个家庭就完了。所以他在那个情况下就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认了。

  -4-

  疑点重重

  当时张玉环跟我讲完以后,我觉得九成以上这个人是被冤枉的。我看他的表情,我觉得这个人不狡猾,应该是个本分,甚至有点木讷的男人。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他。

  见完面以后,我去进贤县张家村待了有一个多星期。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我喜欢去当事人生活的地方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通过他的为人处事,可以更好地还原当年的情况。让我完成内心对于他的一种确信。

  当时我们见到了村长。村长跟我讲,张玉环被带走的那一天,公安先先找到了他,让他去叫张玉环,说请他去吃饭。村长知道公安找过来肯定没好事,张玉环那天可能要被带走了。

  吃饭的时候他就观察张玉环,看张玉环吃了两大碗,吃得很香。村长当时心想,这个人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干了这么大一件事,还能吃得这么香,而且还是在公安面前。

  村长还给我透露,两个小孩失踪的晚上,张玉环也参与去找了两个小孩。

  后来我也了解到,小孩在做尸检时,张玉环也过去围观,回来还跟他的前妻宋小女说这两个小孩是怎么死的,当时宋小女听得害怕,让他别说了。

  -5-

  前妻宋小女

  爱哲按:

  张玉环被抓之后,宋小女一直顶着「杀童者的妻子」这个名声在为张玉环奔走,并同时艰难地抚养着两个孩子。1996年,因为生活所迫,宋小女改嫁给了现任的丈夫。但是在婚前,她向现任丈夫提出了两个条件:

  1、要无条件地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好。

  2、他不得干预自己去探望张玉环。

  我们第一次去进贤县时,宋小女也在。当时我对她拍了些视频,做了点调查。宋小女跟我讲,张玉环是一个好老实的人,她不相信他会杀两个小孩。而且他们家的小孩也那么小,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宋小女有一年得了子宫癌(误,实为子宫肌瘤发展为宫颈癌),当时手术不是很成功,身体状态很差,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宋小女现任的丈夫说,你去看一看张玉环吧。

  宋小女在监狱里问,张玉环,我已经快要死了,我就是想再问你一下,两个小孩的死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张玉环哭着跟她讲,小女啊,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害那两个小孩,我是无辜的。

  因为命运的捉弄,他们被迫离婚,改嫁,最后分开。但即使成为了前妻,宋小女也没有放弃张玉环,她真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

  另外我们也了解了一下,两个小孩家跟张玉环家之间有没有什么大的矛盾。

  但村民们觉得,除了张玉环的母亲性格比较泼辣,谁家的牲口吃了她家的东西,可能会骂人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大的矛盾。而且那个年纪较小的小孩跟他们家很要好,两家小孩经常在一起(电视剧)玩,两家距离不到50米,中间就隔着一条马路。

  

  ■ 2020年8月5日,南昌,张玉环的母亲张炳莲感谢前妻宋小女。图/人民视觉

  -6-

  被忽略掉的证据

  做了一些调查后,我还见了张玉环当年在看守所同监室的狱友。

  他跟我讲张玉环在里面天天喊怨,老是绝食。狱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花生米,意思是说张玉环是要被枪毙的,因为子弹和花生米长得很像。他因为这个外号还老是跟人打架,不愿意别人这么叫他,他说自己没杀人,凭什么要被枪毙?

  因为刑事申诉近亲属都可以作为申诉人,所以张玉环这个案子中,张玉环的母亲、哥哥,妹妹全都作为申诉人,总共委托了8位律师共同发力。其中,我和尚满庆律师是由张玉环直接委托。

  我们主要的工作还是在启动申诉以后跟办案机关不断的沟通,跟他们说这个案件是一个毫无悬念的错案,而且张玉环已经被关了这么多年,希望司法机关能够尽快地把这个案子解决。

  这个过程从2017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8年6月份,直到有一天,法院打电话说这个案子立案复查了。我当时很高兴,因为通常司法机关认为案子确实有问题,才可能立案复查。

  这之后,我们主要开始针对案卷材料分析,在案卷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能直接否定作案时间的证据。

  判决里面认定的作案时间是中午11点多,但是案卷里边有一个小女孩的证言,她说当天中午12点多,她看到那两个小孩往下马塘水库的方向走去,也就是第二天发现尸体的地方。

  那判决怎么能认定他们11点时就被杀了呢?实际上在第二次一审时,律师也提供了这个证据,但在法院的最终判决里完全忽略掉了这个证据,没有给予任何的评价。

  那个年代,人们头脑里可能都是满满的有罪推定论,只要一个人到了法庭,他就怎么看怎么像罪犯。他所有的辩解都被认为是狡辩,是在推卸责任。在这种观念之下,人会丧失一些理性,不太关注对被告有利的事实和证据。

  -7-

  江西高院再审

  我们当时8个律师独立阅卷,独立发表意见,互相不沟通,我们就想知道我们能不能达成一致的意见。最后,我们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明显无罪的案件。

  2019年3月份,江西高院打来电话说我们法院已经正式的作出决定,对这个案子进行再审。 按照我以前的一些经验,一个案子被原审法院决定再审,那通常就意味着这个案子要改了。

  2020年7月9日开庭,检察院和我们律师的观点是相同的,都是建议改判无罪。

  当然这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既然案子启动再审,就意味着大家在是否有罪的问题上基本上达成了共识。

  

  ■ 王飞律师和张玉环哥哥张民强、妹妹张丹玉在法院门口

  法庭三个多小时的庭审,我最少说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情绪也比较激动。我当时在法庭上说,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把一个公民抓了,关起来,然后用残酷的刑讯逼供,逼迫别人说假话,这确实是不可思议。即使检察机关建议改判无罪,我也不会感觉到喜悦。我感觉痛心,痛心你们为什么用了二十几年才建议改判无罪?你们当年在做什么?当年我们的司法底线到底有没有人去坚守?

  我的辩护比较喜欢有感而发。我觉得辩护其实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东西,我们只是在为有血有肉的人,他的人生,他的遭遇,他不幸的家庭诉说,我们只需要从一个善良的人的角度,说一些常情常理就足够了。

  -8-

  迟到的清白

  将近一个月之后,8月4日法院宣判结果——无罪。

  我原本认为我会很平静,毕竟这是我意料之中的结果。但当那两个字被宣布时,我心里面还是有一些波澜。三年多的时间,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张玉环得到了他应得的自由。

  爱哲按:

  算上张玉环案,王飞已经成功平反了三起冤假错案,每次平反成功,王飞都会收到非常多新的委托请求。王飞给我数了一下,他现在手上还代理着七八个疑似冤案,大部分都已经被关押了十几年,这其中还包括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

  我最近接手的有一个案件,跟张玉环案类似。

  这个当事人当年已经被执行了死刑,每当他的家人谈起案子都是痛哭流泣,觉得他是被冤枉的。而且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外围调查,觉得那个案子问题很大,可能也是一个冤假错案。

  但很痛心的是,他已经离开了20多年。

  那天我见他的家人时,我要了一张当事人的照片。我有时会拿出这张照片看看,觉得自己在跟他对话。我想,也许有一天,我可以还他一个清白。

相关专题:癌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1 03: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