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变态色魔郭龙海案揭秘:强奸15人杀害14人手段残忍

京港台:2020-8-17 14:17| 来源:社会一杂闻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变态色魔郭龙海案揭秘:强奸15人杀害14人手段残忍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郭龙海出生于山东省,初中文化,原是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农业局农垦工商公司经理。1983年12月14日,他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1990年8月17日提前被释放后,郭龙海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报复妇女,先后强奸15名妇女,并将其中14名施暴后用手扼死。2001年5月9日,郭因案发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依法逮捕。2002年1月13日下午在贵州省都匀市被执行枪决。

  威胁逼迫,强奸女同事

  1990年8月27日,时年46岁的郭龙海结束了7年的牢狱生活,走出了监狱的大门。阳光照射着身边的一切,却照不进郭龙海内心那片深处阴暗的角落。

  7年,7年了,他时时刻刻“记挂”着那个女人,那个毁了他“前途”的女人。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1968年,郭龙海随父亲来到都匀,中学毕业后,他进了一家工厂。和所有新来的工人一样,郭龙海把身心全部扑在向老工人讨教技术上。

  时光悠悠,转眼郭龙海也成了一名技术熟练的老工人,他开始留意起身边的人。一个新来的年轻女工小娇(化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发现,这名女工和厂里一名已婚的老工人关系十分暧昧

  一天夜里,厂里组织看电影,散场后,郭龙海悄悄地跟在这名女工身后,女工和那名工人双双进入了一个废弃的车间。里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郭龙海打起了如意算盘。他没有继续偷窥下去,而是径直来到了女工宿舍。

  夜越来越深,郭龙海终于看见这名女工独自返回的身影。他将所见到的一切和盘托出。看着女工惊恐羞愤的眼神,郭龙海扑了上来,他承诺保守秘密,但要女工以身体作为代价。那天夜里,郭龙海占有了这名女工。

  虽然郭龙海已有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但他一直与这名女工保持着特殊的关系。一方以付出身体为代价来保持名声的清白,一方则在欲望满足的条件下守口如瓶,双方暂时达到了一种均衡,直到另一个男人的出现才将这种均衡打破。

  1983年,厂里分来一个大学生,这个大学生在厂里和郭龙海关系较好,他数次告诉郭龙海,自己想追求这名女工,请郭龙海出点主意,做贼心虚的郭龙海找其他话题敷衍过去。一天,两人喝酒时,乘着酒劲,郭龙海将有关自己和这名女工的所有事情全部抖了出来。

  惊悉此事,大学生报告了保卫科。真相大白,女工哭诉了自己屈辱的遭遇。当年12月14日,郭龙海因犯强奸罪,被法院判处10年有期徒刑。后因减刑只坐了7年牢。

  一心报复,奸杀卖淫女

  出狱后的郭龙海失去了工作,而他身边的人在他服刑的这段时间都有了事业、经济上的发展,这让郭龙海颇感失落。幸运的是贤惠的妻子并没抛弃他,这7年,妻子含辛茹苦地支撑着这个家,拉扯着孩子。郭龙海希望用自己的行动来弥补对妻子的愧疚,他开始卖香烟、卖日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别人不愿干的活儿我都干。”1992年郭龙海在州农业局农垦农工商公司谋了份职,凭着自己的勤奋和经营,他最终一直干到了经理的位置。

  日子本来可以就这样平凡而温馨地过下去。然而,郭龙海心中始终有一个打不开的结,就是这个结,使得郭龙海的心理越来越扭曲。“她(指小娇)颠倒是非,诬蔑我强奸她,她没有良心,我恨女人。”

  郭龙海曾经找过小娇,但小娇早已离开了都匀。最终,他把泄愤的魔爪伸向了那些他自认为作风不正派的女人,特别是卖淫女。他说:“这种女人可恨,只知道钱,这种女人不出事则已,出了事就翻脸不认人,报复她们也容易得手。”

  1995年上半年的一天,郭龙海在都匀火车站通过搭讪认识了一名青年女子,三言两语后,口若悬河的郭龙海就和这名女子熟络起来。他们一起吃饭,饭后,郭龙海又陪着女子逛街。女青年看中了一件衣服,郭龙海掏钱为她买下来,女青年又看中了一双皮鞋,当她用乞求的眼光看着郭龙海时,一个恶念从其脑中蹦出:“还没让我得手,就叫我买这买那,这种女人太坏,不如把她杀了。”郭龙海对女孩说:“我要去独山,我们一路吧。”

  毫不设防的女孩和郭龙海乘车来到独山县。在麻万镇麻万村昌坡山上,郭龙海与这名女孩发生了性关系。事毕,郭龙海谎称自己会算命,但要将女孩的手捆住才算得准。女孩信以为真,任由郭龙海用皮带将其双手反捆。捆绑后,郭龙海表情平静地向女孩诉说了自己被阿娇“诬陷”的经历,最后,咆哮着说“我这辈子就毁在你们女人手上”,说完,郭龙海伸出双手,紧紧扼住女孩的脖子,女孩在痛苦挣扎中死亡。郭龙海收起皮带,仓皇逃下山,乘车返回都匀。

  “刚开始杀人时,心里还有点害怕,但怀有侥幸心理,后来只要碰到贪财的女人,我就要杀同时得到取乐,这种想法越来越膨胀,侥幸心理也越来越重,到最后不可收拾和控制。”就如郭龙海自己所说的那样,从那时起,他开始变成了一个“杀人的狂魔”。

  魔爪频频,恶魔连续作案

  1995年下半年某日,郭龙海出差到广西柳州,遇一女青年,郭龙海将其带到广西忻城县思练镇太平屯后山上,与女青年发生性关系后,将这名女青年扼颈杀死。1996年3月某日,郭龙海出差到广西宜山市时,遇一女青年,第二天,郭龙海将这名女青年从宜山带到河池市东江镇大汶屯上坤洞山上,与女青年发生性关系后将其杀死。

  有了3次在外地杀人的经历,郭龙海胆子越来越大。这之后,郭龙海在都匀频频作案,将魔爪伸向了那些他自认为是三陪小姐的女孩。一名女学生因精神失常,在街上到处拉人说话,被郭龙海瞄上,他将女学生带到火车站后山上,与这名女学生发生性关系后,将其扼死。

  2000年5月15日凌晨,郭龙海将某校学生小文(化名)带到黔南州政府办公大楼西侧凉亭边,欲与小文发生性关系,遭小文拒绝,在小文喊叫时,郭龙海即用双手卡住小文脖子致其昏迷,郭龙海以为小文已死,便将小文移至附近一水沟边,后小文被人发现送医院但因抢救无效死亡。她是郭龙海系列作案中唯一一位没有与郭龙海发生性关系的女孩。

  频频发生的凶杀案引起了都匀市警方的高度重视。法医贾国平、王照明、莫状超多次和刑侦人员出勘现场,虽然有的尸体已经腐烂,甚至呈白骨化,但大多数受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下身裸露,脱下的衣服摆放整齐,死前曾有性行为。法医们在现场提取物品,收集所有检验的资料,对所提取的物证作反复检验,并根据现场资料把有相同情况的案件集中对比、分析,寻求答案。法医艰苦细致的工作终于得出线索,警方据此将此案列为系列强奸杀人案,决定成立专案组,全面开展侦查工作。

  都匀市局左亚卫副局长和刑侦大队张越泉队长带着刑警们到各监狱重点排查有前科的嫌疑人,并多次到火车站等卖淫女集中的地方进行蹲点守候。由于没有目击证人,警方侦查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一名从郭龙海魔爪侥幸逃生的女子为侦破工作打开了突破口。

  虽遭强奸 小艳机智逃生

  2001年11月26日凌晨1时许,27岁的小艳(化名)在都匀火车站长途客车售票点附近和一名机动三轮车驾驶员闲聊,一个中年男子从大桥方向走来,他主动和小艳打招呼:“这几天你怎么没去麻将馆打麻将?”看着这名穿铁路制服的男子,小艳觉得似乎在麻将馆里见过。于是两人闲谈起来。这个男人就是郭龙海。

  “我打麻将赢了点钱,我住在二段区,到我家去玩。”郭海龙发出了邀请。

  小艳没说什么,就和郭龙海上路了,路上,郭自称已和老婆离婚,现在租房住,为了不让房东发现,要带小艳从后门进。

  听郭龙海说得在理,小艳和郭龙海到了火车站后山,发现情形不对,小艳忙问是怎么回事。

  一路谈笑风生的郭龙海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你上当了,快把裤子脱了……”

  “你别想得逞,除非你整死我,有人见我和你在一起(电视剧),你也跑不脱。”小艳一边说一边想着如何脱身(电视剧)。

  “这简单,我把你弄死后再办事,过几天尸体腐烂了,鬼才认得你。我杀了五六个姑娘都没事,何况你,吓唬不了我。”说完,郭龙海扑了上来……

  穿好衣服后,小艳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此时郭龙海又扑上来,嘴里叫道:“留着你也是祸害。”他双手掐住小艳的脖子,小艳挣扎着说:“你不一定非要我的命,这种事,我给外人讲了也没有好处。”听到这句话,郭龙海的双手稍微松了些,应付小艳的挣扎也让他耗费了不少体力。

  乘此机会,小艳开始劝道:“大哥,你先考虑,值不值得杀我。”她抛出一支香烟,递给郭龙海。在郭龙海用打火机点燃香烟的那一瞬,小艳转身就跑,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去,等郭龙海反应过来,小艳的身影已被夜色淹没。

  第二天,小艳和朋友喝酒时谈到了虎口脱险的遭遇,这一情况立即反馈到专案组,专案组详细向小艳询问了情况。由于她只能大概描述出郭龙海的长相,侦破工作仍然没有多大进展,但有了一名幸存者,破案的把握又增多了一分。

  

  专案组根据小艳的描述继续排查嫌疑人,从麻尾到贵定,警方共排查了25—30岁的男性7000余人。2001年5月8日,广惠派出所所长王朝平(原刑侦大队副队长)突然接到小艳打来的传呼,称发现了嫌疑人,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在街上将郭龙海抓获。

  一声枪响!杀人狂魔终伏法

  为了一次性突破郭龙海的心理防线,5月8日开始,警方陆续将法医精心保存的6份从被害人身上提取的遗留物及郭龙海的血样送到省里及公安部进行DNA遗传基因检测,公安部认定5份检材与郭龙海的DNA完全吻合。

  另一边,审讯工作也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审讯室中,左亚卫、张越泉亲自主审郭龙海。

  “左局长,我的案子可以震惊中国,震惊世界,张君、张子强都不算什么,‘沉默的羔羊’(一部外国电影)都比不上我,如果没有落在你们手里,我仍会继续报复女人下去,我杀了大量的人,我是死定了,我想见一下我妻子。”郭龙海说。

  在强大的政策攻势下,郭龙海交代了在广西、独山、都匀、贵定杀死14名妇女的事实。

  “我发现科技越来越先进,亲子鉴定等东西都能做了,我留下了精液,肯定跑不脱,心慌,害怕,多次下决心干最后一次就收手,但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碰到条件相同的对象,我就一定要杀了她,我已经无法收手,灵魂已经扭曲了,我自己已经成了杀人狂魔。”郭龙海在交代了所有的犯罪事实后,对自己作了上述评价。

  

  2001年11月15日,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对郭龙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郭龙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决定执行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2年1月13日,一声枪响,结束了郭龙海的罪恶。

相关专题:揭秘,强X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30 16: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