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烂尾了?斥资1280亿的武汉半导体项目厂区荒草丛生

京港台:2020-9-4 20:0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烂尾了?斥资1280亿的武汉半导体项目厂区荒草丛生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投资高达1280亿元,作为武汉市明星项目上马,并邀请到曾经履职台积电和中芯国际的半导体行业风云人物蒋尚义担任总经理,如今却被传出停工甚至可能烂尾的消息。近期,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引发行业震动。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危机的曝光源于一份官方文件。7月30日发布的《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中明确提及,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不过,上述文件已经被删除。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运营方为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弘芯),项目位于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

  不仅如此,对于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的进展,近期也有市民在武汉城市留言板咨询。对此,8月28日,武汉市东西湖区官方回复称,经区商务局投资协调管理调查,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因为资金链问题,项目暂停了。

  

  官方回复截图

  实地探访:现场没有施工迹象,有分包商称被拖欠工程款数月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位于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国家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基地,从临空港大道进入网安大道后,就是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所在地,项目西北为东流港和创谷路。临空港大道是武汉“千亿大道”之一,区域内还有康宁、京东方、中金数据武汉数谷等投资过百亿的项目。

  

  武汉弘芯项目外立面,已经没有施工迹象。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在网安大道南端,则有两栋约10层高的楼房,不过楼房只建成了建筑外壳,并没有门窗等,楼房旁荒草丛生,还有大量板材、管道和电梯随意堆放,部分建材已经生出斑点。

  

  武汉弘芯项目内,杂草丛生,建材已有斑点。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据一位施工分包商赵先生(化名)介绍,这是武汉弘芯的员工宿舍楼,按照计划,要建成4栋楼房,但由于分包商都没有拿到工程款,已经没有工人继续施工了。据其介绍,2019年12月份,厂房和宿舍就已经停止了施工。

  与此相对应的是,同样分布在网安大道上的中金数据武汉数谷项目,挖掘机正在紧张作业;惟邦营造交付数字认证项目,塔吊正在工作中。

  在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边临时搭建的办公区,记者注意到,现场仍然停着较多的私家车辆,时不时有三三两两穿着“弘芯”字样蓝色马甲的人员进入,但记者在现场未能观察到施工的人影或声音。那么武汉弘芯是否仍在正常运营呢?记者试图采访相关人员,但武汉弘芯公司的员工拒绝接受采访,并阻止记者进入厂区。

  

  武汉弘芯项目办公区,仍然停放着大量私家车。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由武汉火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炬集团)作为总承包商。在火炬集团专门为施工车辆开放的出入口,记者看到目前大门紧闭,虽然已到工作时间,但并没有一辆施工车辆进入其中。

  

  武汉弘芯项目施工车入口处大门紧锁。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赵先生告诉记者,2018年到2019年,约有二三十家分包商在火炬集团的安排下,进入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作业,2019年11月份相关工程完成后,不少分包商在结算工程款时却遇到了难题,火炬集团与武汉弘芯在工程款交付进度上各执一词,多次协商后,多家分包商仍未拿到工程款。

  对于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工程款问题,记者前往项目一路之隔的火炬集团进行了解,拨打门口张贴的一位王姓负责人电话后,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

  曾经辉煌:行业大咖加盟,巨资购入光刻机

  如今陷入停工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曾经是武汉市的明星项目。根据官网介绍,武汉弘芯于2017年11月成立,总部位于中国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

  官网资料显示,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总投资额约200亿美元,主要投资项目为:预计建成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预计建成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预计建成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

  当地政府部门对此也颇为重视。就在今年4月武汉市发改委发布的《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中,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仍然以1280亿元的总投资额位列第一,截至2019年底已完成投资153亿元,2020年计划投资87亿元。

  武汉弘芯引来行业瞩目,还与其邀请到行业大咖蒋尚义加盟担任总经理有关。75岁的蒋尚义曾经在中芯国际任职。2019年6月,中芯国际向港交所提交公告称,蒋尚义基于个人原因和其他工作承诺,将不再担任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

  据中芯国际披露,蒋尚义此前还曾经担任台积电研发副总裁;2013年底退休时,蒋尚义的职位是共同首席运营官。退休后,蒋尚义曾于台积电担任两年董事长顾问。

  事实上,蒋尚义曾经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左膀右臂,在圈内素有“蒋爸”之称。中芯国际也称,蒋尚义的“职业生涯致力于推进半导体技术和半导体工业的发展,彼为推进信息技术大众化的先驱”。

  退任中芯国际独立董事后,蒋尚义赴武汉弘芯任职。直至今年7月,武汉弘芯官网更新的一则新闻仍显示,2020年7月8日,在临建一期2号楼1号会议室,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弘芯坚守岗位员工表彰大会隆重举行。公司李雪艳董事长、蒋尚义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出席会议并为坚守岗位的11名员工现场颁奖。

  

  图片来源:武汉弘芯官网截图

  危机不断:土地使用权被查封,CEO被传萌生退意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成立不到三年,如今的武汉弘芯危机重重。

  不止是拖欠分包商的工程款,8月26日,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有市民留言称,武汉弘芯119项目去年至今未付工人工资,拖欠工程款沒着落。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还为此诉讼缠身。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分包商武汉环宇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环宇)因为4100万元工程款将总承包商火炬集团和项目公司武汉弘芯告上了法庭,并申请账户冻结和查封其他财产。

  如此背景下,2019年11月,法院裁定查封武汉弘芯300多亩土地使用权,查封期限三年。

  

  裁定书截图

  对此,武汉弘芯曾经于去年11月发布公开声明称,实际情况是,武汉弘芯按期足额支付总承包商火炬集团工程款,火炬集团与武汉环宇的纠纷属于内部结算纠纷。

  事实真相到底如何,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不过,公开资料显示,被拖欠款项的还有亚翔集成(603929,SH)。去年5月8日,亚翔集成发布公告称,公司中标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两个工程专业发包工程,中标金额合计6.88亿元。

  根据亚翔集成今年7月底发布的半年报显示,武汉弘芯项目自政府允许复工后,因公司暂未收到相应的工程进度款及整体复工进度有所放缓,客观上也影响到公司上半年的营收状况。

  武汉弘芯曾经引以为傲的光刻机也被抵押。启信宝显示,武汉弘芯进行了一笔动产抵押,登记日期是今年1月份。抵押物是1台ASML扫描式光刻机,状态为全新尚未启用,评估价值为58180.86万元。相关的借贷合同数额为58180.86万元,债务履行期限为2019年4月19日至2024年4月18日。

  

  抵押信息截图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蒋尚义提出的New Co.很大程度上类似于台积电Cowas技术,属于行业前沿的Chiplet(异构集成,模块化小芯片)。”

  不过从公开信息看,武汉弘芯拟从事的业务,仍是以传统晶圆代工为主,并非蒋尚义此前提出的组合集成系统。

  神秘的大股东:并无行业背景,相关股东再建类似项目

  曾经光环加身的武汉弘芯为何会走到如今的境地,大股东方面又有何打算?启信宝显示,武汉弘芯大股东为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光量),其持股比例为90%。而北京光量股东为李雪艳、莫森两名自然人,持股比例分别为54.44%和45.56%。从公开资料来看,北京光量并无相关行业背景。

  

  图片来源:启信宝

  此外,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武汉弘芯的比例为10%,经穿透后,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由武汉市东西湖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100%持股。

  陈穰还分析称,作为一个半导体项目,除了购买设备,IP、工艺等知识产权等问题也都需要考虑周到。“弘芯号称要做14纳米工艺,但在没有其他大厂授权的情况下,从头开始无异于天方夜谭。”陈穰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光量原股东曹山近期又投身于另一个半导体项目中。启信宝显示,曹山于2019年1月退出北京光量,目前是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泉芯)实际控制人。济南泉芯注册资本50亿元,于2019年1月份成立,其股东包括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逸芯集成)、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除了逸芯集成由曹山控制外,另外两名股东分别持股10%,且均为济南国资背景。与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类似,济南泉芯也是一个大手笔的项目,总投资高达598亿元。

  

  图片来源:启信宝

  多个项目爆雷 业内:芯片项目招商需谨防骗局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由2012年的2158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3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0.27%。

  在这种背景下,近几年,二线城市竞争颇为激烈,武汉、南京、合肥、重庆等二线城市,纷纷利用土地和政策红利,大举招商引资。

  不过,除了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近期多个项目陆续爆雷。今年7月份,德科码(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提交了破产申请。此前,湖南创芯、陕西坤同等也都遭遇了相同的命运。

  “这样的先例非常多。”陈穰表示,早十几年就有“南通绿山”等知名烂尾项目。他还表示,市场上部分项目的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企业空手套白狼,忽悠地方政府的结果。

  据陈穰介绍,半导体产业投资对各方面要求较高,仅仅依靠土地等优惠政策是肯定不够的,“半导体项目回本期非常漫长,动辄以十年计算。在没有盈利之前,需要考虑清楚如何活下去”。

  陈穰建议,一个大规模半导体项目想要获得良好发展,需要考虑人才、技术、专利、产品、市场、运营以及行业周期等诸多因素。任何一项条件不满足,都可能导致项目面临巨大的经营风险。因此,政府部门招商引资时,不能以传统行业的思维来对待,需要多了解产业发展特点和风险后审慎决定。

  对于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未来的命运,陈穰分析认为,如果有中芯国际之类的大公司来接手,可能还有机会盘活,否则很可能成为烂尾项目。

相关专题:武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3 11: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