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大衣哥儿媳直播说漏嘴婚后未领证 对老公亲近排斥

京港台:2020-10-19 09:45| 来源:八圈传播者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大衣哥儿媳直播说漏嘴婚后未领证 对老公亲近排斥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日前,大衣哥高调为爱子举办了豪华婚礼,可以说是沸沸扬扬!朱之文对自己的这个儿媳妇也表示特别的满意,不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非常的出众!众所周知大衣哥的儿子连初中都没毕业,而陈亚男各方面的能力显然比朱单伟高出一大截,学历差距悬殊这么大,两个人在一起(电视剧)真的会有共同话题吗?

  

  其实从两人直播的状态就能够感受出来,基本上每次直播都是陈亚男一个人掌控全局,而朱单伟则负责坐一旁发呆,整晚上都说不上几句话!好不容易张开口说话,也是一直在重复老婆的话,用网友的话来说:“就像一个复读机!”

  这样的夫妻关系确实令人有些不舒服,一般情况下新婚夫妻应该会特别的甜蜜,而朱单伟和陈亚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彼此不熟一样,两个人连最基本的眼神互动都没有!而陈亚男也一直不和老公交流,甚至于还频频打断老公的话!

  

  

  连网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纷纷为朱单伟打抱不平!不过朱单伟确实不太适合直播,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一直紧搂着老婆不撒手!而陈亚男的表情却有些抗拒,不过也不能怪陈亚男,毕竟她也是新人主播,自己都很紧张又怎么顾得上自己的老公呢!

  

  更夸张的是陈亚男连老公的身高体重都不清楚,他们真的是新婚夫妻吗?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真的不禁令人有些怀疑!

  

  陈亚男在直播过程中还意外说漏嘴,原来她和朱单伟至今还没有领证,虽然两个人隆重地举办了婚礼,但其实朱单伟还并没有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所以暂时还不能领证!

  陈亚男透露她今年才刚刚21岁,而朱单伟比她还要小两岁,两个人结婚也太早了吧!不过在农村似乎都是结婚比较早,倒也并不觉得稀奇!

  

  不过按照法律来说,虽然举办了婚礼,但是没领证就还算不上是正式意义上的夫妻,从另一方面来看的话,即便是两个人以后性格不合分开了,陈亚男也是捞不到任何好处的!

  从这方面来看的话,可见陈亚男应该是真心的吧,毕竟她还透露自己已经有了要孩子的计划,可见是真的想要踏踏实实过日子的!

  所以网友们也不必太妄加猜测,最主要可能还是两个人性格都太腼腆的原因,所以不喜欢在镜头前过度亲密,秀恩爱!相信只要给他们两个人时间,一定会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相关阅读:

  “大衣哥”有钱是一场灾难:大衣哥被暴力踹门,还被威胁敢搬走就挖祖坟

  善良没有牙齿,

  要么被利用,要么被牺牲。

  

  朱之文目前的处境,真的太令人愤怒了。本来不想写这篇文章。但我觉得,如果明知他的困境,却不发声,恐怕会让类似的事情更加肆虐。大家应该都知道朱之文绰号“大衣哥”他出身于底层农村。通过星光大道,他成了草根明星。这本是好事。但坏就坏,他住在村里。有人说:中国农村有什么让你感到恐怖?你以为会是鬼怪。没想到是“人性”。何不食肉糜的人可能会说:你也说得太可怕了。但如果你也在底层呆过,你就知道,这绝非夸张之辞。而是如实陈述。今天大衣哥上了热搜。因为他们家的大门,再次被人踹掉了。和以往一样。朱之文的家门口,等着几十个要利用他赚钱的人。这些人,多是他的同村人。当朱之文出名后,村里人发现,录朱之文的视频有流量,能赚钱。

  于是,人人都端着一部手机,跟在他身后,围在他家门口,毫无顾忌地拍他。

  

  就这样,朱之文的一年365天,都在这些人的“视奸”中过日子。有时候他关了门,大家合不了影,录不了视频,那就惹了众怒。这些人就会踹门。

  

  以上就是那个上了热搜的视频。大家看看。看了之后,你就会明白,在真正的底层乡村,没脸没皮的村民,到底有多可恨,又有多可怕。

  

  在视频一开始,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和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在互相怂恿着,去踹掉朱之文家的大门。墨镜男说:“你跺不?你敢跺不?”西装男说:“我跺三脚,你跺两脚。”然后就谈妥了。墨镜男丝毫没有犹豫,走上前去踹门。

  

  他叫着“一二三开始”,狠狠一脚,将大衣哥家破旧的木门一脚踹翻。

  

  门被踹烂后,其他人仍在录视频。没有制止。此时有人从家里出来,抓住那个也要踹门的西装男,把他推了出去。

  

  我们几乎能预料得到,人群之中,没有任何人会为朱之文喊冤。相反,他们可能会说,朱之文开不起玩笑(一个访谈中他的邻居就这样说过),朱之文小肚鸡肠......那个踹翻了大门的墨镜男,此时洋洋得意。他横着步子,挺着胸,昂着头,挥着手,像个志得意满的“英雄”一样得瑟。

  

  他说:“我该跺就跺,他不管我,没事......”

  

  看这底层流氓相!看看这以伤害为乐的地痞无赖样!愤怒吗?当然。但作为一个从底层出来的人,我告诉你,这就是常态。这种人,每个村庄都有一堆。讲不清道理。因为他们凭本能生活。认丛林法则。相信拳头就是一切。朱之文也明白这一点,他被逼得没办法,竟然一转身,从家里出来,抱歉地笑着。这卑怯的笑容,真的令人难受得要命。

  

  倒好像是他做错了事!!!最后倒由他来负责!!!朱之文强颜欢笑,和“乡亲们”合影。

  

  合完影,他的笑立即落下来。换成一脸苦相。满脸辛酸无奈,全在那愁容之中。我相信,这件事,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倘若大衣哥继续住在村里,今天踹的,是你家的门。或许明天踹的,就是你家的人。

  

  朱之文这些年,真的太不容易了。是,他好像是成功了。有了点小名。赚了些小钱。但在同村人眼中,他的名与利,也意味着可以被利用。他们以同村之名,施侵占之实。以“自己人”为借口,对他进行百般干扰、利用、掠夺。朱之文出道后,用自己赚来的一点钱,给村里修了路。

  

  但村里人不以为然。认为这条路修得太短了,太小了,不够派头。他们说,朱之文必须给他们一人10000元,一人买一辆小汽车,才可以。否则“俺就不会说他个好”。

  

  没多久,这个路碑,就被村里人撬翻了。

  

  再接着,他成了全村人的人形提款机。有人一开口就是70万。有人要娶媳妇,对他说:“你给我几万块娶媳妇!”有人伸出两个手指,说要借钱。朱之文问,你借钱干吗?对方说,你别问干嘛,借就完了。借多少呢?20万。

  

  有人几次三番地借借借。一开始,朱之文都满足了。升米养恩,斗米养仇。给得多了,大衣哥竟成了这家人的仇人。因为,借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后,第六次来借时,大衣哥说:“你借了20多万都没还,这次我不借了。”他们马上翻了脸。从此到处说朱之文的坏话。还有人举家都怼在大衣哥家门口,扒着门,往门缝里瞅,据说也是为了借钱。

  

  最终,欠条堆了朱之文家一抽屉。从来没有人还过。

  

  一过年,他们家又被人围满。村民们美其名曰来“拜年”。实际上,就是来讨朱之文的红包。

  

  他开始只给孩子们发。但贪婪的、不知足的、胃口渐渐吊大的大人,也明着向朱之文讨。没办法,朱之文给每个村民,都发了过年红包。这一发,就发了几万元。

  

  给了红包以后,村民依然没说他半个好。甚至在微博上,公然说:“大衣哥给的红包,但是一个人才200块,太小气了”。

  

  怎么的!你大方,你怎么不给呢?大衣哥是银行?该你的?他是你爹,还是你妈?活着养着你?有脸你别要啊!不求你敬畏,只求你有廉耻心。不求你感恩,只求你做个人!因为借钱、要钱要得差不多了,村里人又打起了另一种主意。他们发现,有一个名人在村里,就是一种现成的谋利方式。他们拍朱之文的照片,拍他的视频,把镜头天天对准他家,录他们家的直播。

  

  因为有流量,他们确实也赚钱了。这个方法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村子都“看上”了朱之文。活也不干了。事也不做了。人人买一台智能机,注册一个号,天天拍他。

  

  

  他们的世界里,丝毫没有尊重二字。更不懂得界限为何物。只要有钱,管你什么大衣哥大衣嫂,亲爹亲娘都拍上网。

  

  自此,朱之文再无宁日。他承受了百般骚扰。从早到晚,他都在村里人的镜头下度日。

  

  

  

  

  妻子、儿子、女儿,也没有逃过这种骚扰,个个无法安生。他的儿子辍了学,女儿发胖,呆在家,啥也做不了。有人拍他女儿吃饭的视频,发上网,说:大衣哥女儿在吃饭,大家看看漂不漂亮......隐私?不可能的。私生活?不存在的。

  

  九年了。九年里,这些人没有一天不来。

  

  

  

  

  日子还在继续。事态还在恶化。天一亮,村民就开始“上班”——到大衣哥家门口砸门。等门一开,几十支手机就怼着他拍。

  

  不配合,家里就遭了殃。要么门被踹。要么玻璃被砸。

  

  

  要么就隔着门大骂:“你唱个歌有什么了不起的?!”

  

  喝醉了,梆梆梆敲他家门。闲得没事,砸他家门。还有人翻他家的墙头,闯到家里,去拍他。

  

  还有些人,往朱之文家里丟轮胎。

  

  朱之文无奈,在门上写上大字:私人住宅,严禁闯入,攀爬危险,后果自负。

  

  

  但依然阻挡不了大家的骚扰。看到这里,可能大家会说:离开呀,可以搬走呀!但传言称,这很难。

  

  就这样,朱之文成了村里人眼中最大的肥肉。谁都能上来啃两口。发展到现在,他们甚至开始了“侵犯大衣哥比赛”。你跺两脚,我跺三脚,谁跺多了谁赢。将他人的痛苦当成游戏。将快乐和成就感,建立在别人的恐惧、焦虑、不安之上。有廉耻么?有反省么?不可能的。成年人的反思,只会在惩戒时发生。这就是人性。这就是底层环境中的真实写照。

  

  是的,这些村民当然违法。私闯民宅。损人财物。枉顾隐私权、肖像权......都有违法律法规。而这一事件,经网络曝光,也得到了警方回应。

  

  但问题是,在中国农村,执法难上加难。你能天天跟村里人打官司么?能天天报警抓人么?你能与全村人为敌?他们明里干不过你,背地里呢?一个70年代的朋友曾说过,他8岁时,茅草铺的屋顶被人用竹竿掀开。因为“你们房子风水太好,几个孩子都有出息,他看着不舒服。”后来他母亲因病逝世。兄弟几个非常悲痛,也非常努力。两年以后,他大哥考上大学,自己成绩优异,二哥正参加高考,因为太优秀,又招人嫉恨了。村里人认为,那是他妈妈的祖坟好,竟强行将坟迁走了。而他们起诉,没半点用。在底层丛林里,我们慷慨激昂的“有没有人权?”“有没有王法?”都显得那么无力!因为缺乏警力,信息不透明,交通不便,太多问题都堆在那里,必须利用人情、宗族、关系,甚至暴力来解决。大衣哥选择的,是人情。今天上了热搜以后,朱之文回应:“咱不能跟不懂事的人一般见识,但心里也有委屈。”

  

  并且说,又买了零件把门装上。真是令人又无奈,又无力。有个记者曾采访大衣哥:“为什么不离开?”他说:“故土难离。”

  

  

  说这话的时候,门外有村民正狠狠砸门,并胡乱骂着什么。他苦笑:“天天都这样。”

  

  朱之文其实做了很多——给村里捐资,做健身设备。他修路建桥。他捐款给灾区。疫情来了,他捐款10万。村里人有什么事,他能借钱就借钱。但这种付出,这种对人情的建设,并没有换来应有的理解,和应有的尊重。因为底层社会,是人情社会。也是丛林社会。而这样的社会里,大衣哥这样的人,善良没有牙齿,付出没有界限,处境就会非常被动,非常尴尬。

  

  解决这一困境,要么是敢得罪这些人。要么是敢离开这些人。别无他法。“敢得罪”,就是不再给予,不再包容。这种“不”,就是一种禁令,一种惩戒,必然令这种平庸之恶到此为止。“敢离开”,就是老子不和你们玩了。去大城市,去尊重规则、尊重界限的地方,让所有这些跳蚤般的烦恼,都成为过眼云烟。我们无法选择来处,但我们可以选择生活。我们无法选择出身,却可以创造自己的身份。而做到这一点,你得首先知道:村民们不是自己人。他们的行为也不是崇拜。是侵犯。你可以不包容。也应该不包容。记得韩国电影《等着你》的末尾,有一句台词:恶能胜利的唯一原因,就是善良的人们无所作为。

   与君共勉。

相关专题:婚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6 10: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