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小马云爆红后被老板"圈养"配专车司机及贴身保姆

京港台:2020-10-23 19:30| 来源:红星新闻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小马云爆红后被老板"圈养"配专车司机及贴身保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 马云相关新闻汇总

  今年,这个十月已经过了一半,范家发还是没有接到河北的电话——在过去两年里,每到这个时候,“老板”都会准时派人来接他去看小儿子范小勤。

  范小勤已经13岁。5年前,因为长得酷似马云(专题),这个农村孩子的一张照片在网上热传后,瞬间引发广泛关注,就连马云看到后,也在自己的微博上转发,并戏称“乍一看到这小子,还以为是家里人上传了我小时候的照片”。这让“小马云”范小勤在2016年开始“爆红”,不仅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还成为各路人马抢夺的“机会”。

  四年过去,“小马云”渐渐被公众遗忘,但故事没有结束。1500里之外,小马云在河北石家庄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小马总”。其父亲范家发也成了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尽管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相反,在见儿子这件事情上,范家发是被动的。如果没人来接,他和家人一年中只能在春节见到儿子。

  

  ▲范家发用一条腿支撑家里的生活。

  除了网络上仍在不时出现的各种传言,范家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平静,仍在继续的,是靠范家发一条腿支撑的生活。

  【双拐】

  父亲残疾 一家人至今靠低保生活

  范家发一早就到后山上去了。

  十月是赣南中部小山村严辉村村民采摘油茶籽的季节。村里每户都分有油茶树,山路蜿蜒陡峭,有的人家放弃采摘。范家发不会,四五十斤的茶油可以够一家人吃一年。采摘会持续三四天,路程远的地方,走路要花一个多小时,中午就在山上吃饭。

  10月11日,接近傍晚,范家发才从山上拄着双拐下来。因为只有一条腿,把满满一背篓油茶籽背回家,范家发要比别人多花三倍的时间。二十岁那年,范家发在菜地里被毒蛇咬伤右腿,村医治疗耽误了时间,最终无奈截肢。范家发的命运从此改变。

  家里弟兄五个,原本经济条件就差,没有人愿意嫁给失去右腿的范家发。47岁时,范家发娶了邻镇一名智力有障碍的女子。

  范家发87岁的母亲患有老年痴呆,15岁的大儿子范小勇“只知道贪玩”,家里的活要靠他一个人完成。由于妻子没有时间概念,忙完农活回到家的范家发经常没饭吃。

  

  ▲“小马云”家的两层楼房。

  范家远离村子中心。相对于其他村民动辄三四层,越盖越大,精心装修的房屋,范家2014年修建的两层楼房显得过于简陋。盖新房一共花了十多万元,政府补贴了一万六千多元,范家发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借了钱,只勉强修了两层毛胚房,但房屋的墙体裸露,顶层透风。

  “小马云”范小勤成名后,那位接范小勤过去读书的河北“老板”安排人把范家的房子进行了装修,铺了地板,粘了瓷砖,粉刷了墙体,还添置了餐桌和两张床。不过,比起改善“生活质量”来讲,范家发更希望对方能帮他把三楼修起来,但老板不同意。已经63岁的范家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几年。”

  除了三亩多农田每年种的稻子和其他经济作物,范家没有别的收入,一直靠低保生活。堂屋一侧墙壁上的精准扶贫卡,记录了范家发2014年以来每年的收入。2019年,政府发放的低保金有15750元,加上其他各项补贴和收入共计28000多元。

  早上上山之前,把刚收的新稻晾晒在楼顶后,范家发就出去寻找走丢的母亲。

  

  ▲范家的房屋。

  范家发的母亲天不亮就出了门,“不知道去了哪里。”78岁患上老年痴呆后,母亲每年都会走丢几次。有人见到会跟范家发打电话。时间最长的一次,第二天才找到。

  吃完晚饭,范家发还没有接到母亲的消息。天气转凉,他担心母亲在外面出事。决定第二天暂时放下农活,天一亮就出去寻找母亲。

  【相册】

  “被人带着从阿里巴巴公司门口经过”

  小马云的“走红”,并没有在范家留下任何痕迹,除了锁在一个简易木箱里的二本相册。木箱放在二楼,是家里唯一的储物柜,平时上锁。里面有粮农补贴的存折和领低保的凭证,还有一本相册。

  

  ▲“小马云”杭州之旅的相册被父亲珍藏在家里唯一的箱子里。

  相册里的照片拍摄于2017年7月,杭州一家公益机构把范家发父子三人接到杭州“玩了十多天”。在一张拍摄于公益机构门前的照片里,工作人员的包围下,10岁的“小马云”范小勤和哥哥范小勇表情有些拘谨。

  但动物园、海底世界、科技馆、西湖,兄弟俩在杭州“玩得很高兴”,两人拍了很多照。几乎每一张照片里,10岁的“小马云”都会比出“v”的手势,更像一个真正的主角。

  范家发说,去杭州之前,两个孩子从来没照过相。而走红之前,范家父子最远只到过60多公里外的永丰县城,还是因为范小勤不小心摔伤了胳膊要去就医。

  

  

  ▲“小马云”杭州之旅

  时隔三年,已经读初一的范小勇仍然会兴奋地讲起那些天他和弟弟见过的斑马,鳄鱼和轮船。公益机构给两个孩子买了新衣服,拉杆书包,各种玩具。脱下平时干农活已经洗的发白的蓝色旧外套,范家发也换上了干净的条纹短袖衬衫。

  但杭州之旅几乎是走红后“小马云”公开场合露面的尾声。

  由于前所未有的“关注”,十多天里,爱心人士、网络主播、商业机构蜂拥而至。在有人要带走“小马云”范小勤时,村委会干部不得不出面阻止。

  

  ▲“小马云”杭州之旅

  实际上在这之前,2016年的春节前夕,正当“走红”的范小勤就曾被一家公司带到了北京。范家发担心儿子,不同意外人单独带走小勤。到现在范家发也不知道那家公司是做什么的,他只记得是一个姓李的老板,记得去了天安门,八达岭。因为天气太冷,范家发没有和儿子一起爬长城。最后是镇政府和村委会派人在腊月23日去到北京,把他们接回了家,因为快过年了,家里智力残疾的妻子和80多岁的老妈“没人照看”。

  北京之行,“小马云”被人教会了唱“阿里巴巴”。哥哥范小勇记得,弟弟回来后,“嗓子都哑了。”不愿再唱“阿里巴巴”。

  “小马云”走红之前,范家发没听说过马云,也不知道“双11”。最初,是住在自家隔壁一个30多岁的侄子,第一次拍下“小马云”的视频。侄子跟他说,马云有钱,范小勤长得像马云,发到网上看会不会引起马云的关注。

  范家发也没有见到那个让儿子走红和让自己生活发生改变的马云,他们只是被人带着从阿里巴巴公司门口经过,也没有谁和他联系过。

  

  ▲“小马云”和哥哥杭州之旅

  【电话】

  “小马云”在石家庄读书 长期不能相见

  范家发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河北的“老板”。他有一部智能手机,但只读过小学三年级的他不会发微信,不会打视频电话。

  “小马云”范小勤被接到石家庄读书后,范家发每年有两次机会见到儿子,一次是国庆节之后,一次是春节,平日每隔两三个月,对方会打电话给范家发。打电话的是范小勤的“师姐”,也是他的保姆,通话每次有七八分钟,范小勤有时候也会在电话中简单和父亲打个招呼。

  2017年下半年,实地到石家庄看了后的范家发“很放心”。在石家庄,每天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接送范小勤上下学,有保姆贴身照顾。

  在这之前,也有人提出要带范小勤兄弟两个去湖南读书,车子都到了村口,被村干部拦了下来,“村里担心小马云出事。”为了表明自己不是为了“商业炒作”,来的人最后决定只带走哥哥范小勇。

  范小勇只在湖南呆了一个学期,暑假结束后,对方提出要么两兄弟一起过去,要么都不去。而当时“小马云”已被接到了石家庄。这是范家发至今遗憾的事情。

  在范家发原来的想法中,如果两个儿子都能被人资助读书,可以让他们更好地成长,“外面的条件比家里好。”错过了两兄弟一起去湖南的机会,范家发曾向河北的老板提出让哥哥范小勇也去河北读书,但对方拒绝了。范家发“也不好意思再提”。

  

  ▲范小勇周末在村子里游荡。他很羡慕也很想念远在是石家庄的弟弟。

  已经在老家镇上读到了初一的范小勇看上去比同龄人要矮一些,10月11日中午,没有跟父亲去山上采摘油茶籽籽的他穿着凉鞋,在村里四处游荡。

  “我弟弟每次都是坐飞机回来,他坐过好几次飞机。”范小勇很愿意讲弟弟的事情。他说,每次过完年,一个戴眼镜的叔叔都会接弟弟去石家庄,每次弟弟都吵着不想去,“我们骗着他去,叔叔买吃的他就不哭。”他说,弟弟一直都长不高,肚子有点大。

  当描述完一遍杭州游玩的经历和弟弟春节带回来的积木玩具后,范小勇会认真地说,想让弟弟回来。“可是没有办法,放寒假才会回来,不知道还有几天才能放寒假。”“他再留在家里,老板都会来接他下去(回去读书)。”

  对于长期不能见到儿子,范家发也会说“没有办法”。他觉得在外面对儿子“有好处”。“我家里条件差,没有办法。到那边对他自己也有好处,对我们家也有好处。”

  【“小马总”】

  拍过电影、上过节目还去时装晚会走秀

  过去几年里,小马云曾参与拍摄了几部没多少人知道的电影,上过一些电视节目,还在国内某时装晚会上走过秀,但同大多数网红一样,如今已然沉寂。

  范小勤最新的身份是一家名为江西小马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小马总”,创办人即为那位河北老板。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中称按照团队的期望和规划,他将来不但是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还会是“像马云一样”热衷公益事业的企业家。

  2018年,因冒着风霜,满头冰花步行上学,“冰花男孩”爆红网络。在公司的策划下,“小马总”给“冰花男孩”写信,承诺资助他到大学毕业。此后,几乎就再没见到“小马总”出现在公众场合。

  

  ▲“小马云”范小勤

  天眼查显示:江西小马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资本金为200万元人民币(专题),注册地在南昌。经营范围包含电脑动画设计、食品、服装、文化用品、玩具、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教育咨询等。公司法人为范家发,占有2.8%的股份。信息显示,范家发同时还是另一家公司,小马总(北京)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

  远在江西山村里的范家发并不在意自己的“新身份”,也不会去想这能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什么。他很感激这位河北“老板”,除了供范小勤读书外,“老板”帮他装修了房屋,每年“还给钱”,“一年一万元左右,有时候多一点,有时候少一点。”每年范家发有两次机会去石家庄看儿子,如果不去,“会再给2000元。”

  范家发从来不会主动向老板要钱,他不关心老板是否利用小马云赚钱,“赚肯定是赚一点,但他负担小勤上学以后,就减轻了我的负担。”

  对方说管范小勤到18岁,“能上大学就让他继续上学,如果不可以就帮忙给他安排工作。”不过范家发和“老板”并没有书面约定。

  儿子成名后,村里有人说,范家发“至少搞到了几十万”。范家发说“没有那么多,前前后后有十一二万元”。那些钱范家发“存了起来”。范家发说这些钱要留给“小马云”。“小勇也要分一点,不能动。”

  网上已经很久没有小马云的消息,除了一些关于小马云“被公司解雇,回村被排挤”的传言。范家发从不上网,对此也并不关心

  但仍有人不断打电话要找“小马云”,范家发会把“河北的电话”给到对方,他从不打听对方要干什么,目的是什么。

  10月20日,一直负责照顾小马云生活的“师姐”王女士用“不敢恭维”来形容之前媒体的一些报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说,对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写的。”王女士说,小马云现在学习、生活都很正常,“我们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相关专题:马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8 22: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