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哈佛学霸,第一女外交官,当上皇后也逃脱生儿压力

京港台:2020-11-19 13:04| 来源:外滩TheBund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哈佛学霸,第一女外交官,当上皇后也逃脱生儿压力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她是哈佛学霸、牛津硕士

  日本(专题)第一位有公务员资格的女外交官

  却依然逃不过生子的压力

  当上皇后的她

  早已病魔缠身、耗尽生命力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关掉那个22岁山东女孩的新闻界面时,我的心隐隐作痛。

  公婆逼她做繁重的家务、罚站,还拳脚乱棒一阵毒打。160多斤的女孩子,硬生生被折磨到只剩下60多斤,最终离开了人世。

  而发生这一切的理由只因为:她不能怀孕。

  施虐的一家子居然还理直气壮:花重金娶她,就是为了传宗接代,不然要她有什么用?

  这类事情,不仅发生在一般女性身上,就算当上一国皇后,也不能幸免。

  前几天,日本皇室宣布了一件大事: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亲王成为了第一皇位继承人,文仁的儿子悠仁,顺理成章地成了第二继承人。

  

  德仁天皇家族

  照常理来说,皇位的第一继承人应该是天皇的儿子,可皇后雅子为此努力了27年,依然无果。

  其实,许多日本民众都已经表示支持立雅子的女儿爱子为下一任继承人。但是,这就违反了1889年延续至今的《皇室典范》,明治天皇早就规定:日本不设立女天皇。

  

  德仁天皇、雅子皇后和女儿爱子

  立嗣大典上,皇后雅子也出席了。她身穿传统服饰十二单,华美的色彩衬托出她一贯的优雅体态,但是遮不住她深深的眼袋和法令纹里,透露出的苍老和悲凉。

  因为“生男孩”这座大山,她早就被逼到缠绵病榻。

  

  今年11月8日的立嗣典礼

  即使是来自常青藤名校的大学霸、日本第一女外交官,生不了男孩,那些优秀的成绩就根本不值得一提。

  不仅要专心生子,同时还要放弃自己的事业。德仁曾经承诺雅子:你会成为皇室专门的外交官。

  

  年轻时的德仁和雅子

  可是个人的力量在迂腐的制度下微乎其微。最后,结婚之后的雅子唯一可做的,就是生孩子。

  连看起来高枕无忧的皇后,都经历了惨痛的生子压力,当代女性还会羡慕嫁入皇亲贵族的那些人吗?

  01

  惊艳哈佛的日本第一女外交官

  虽然一直被称为“平民皇后”,但是雅子过去的生活并不平凡。

  1963年,她在东京出生。父亲小和田恒是日本外务省的外交官,母亲是企业家的女儿,在日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评议会担任评议员。

  

  上图:雅子(中间小孩子)和家人,左下图:雅子和母亲,右下图:雅子和父亲

  由于父亲工作的原因,1岁开始,雅子就跟父母在不同的城市辗转生活:莫斯科、纽约(专题)、东京、波士顿(专题)等等。

  多元化的环境,让她迅速崭露出了语言天赋。18岁时,她已经掌握了英、法、日、德、俄五国语言。

  

  雅子在莫斯科的幼儿园里和小伙伴玩雪

  

  雅子(右二)在瑞士旅行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日美贸易产生摩擦的节骨眼上,雅子毅然选择进入哈佛大学的经济系,师从著名经济学家Jeffrey Sachs。

  在一场私人宴会上,大家聊起了日美关系的困惑。许多人并不了解日本经济的真实情况,只顾着各抒己见。

  

  雅子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写真

  突然,雅子淡定地走到了公众面前。

  人们打量着这个东亚女孩:眉间流动着炯炯有神的目光,两颊饱满的苹果肌上,挂着一抹自信的微笑。

  大家以为,她只是来参加这场宴会的一个漂亮女孩。

  而她一张口,竟然用流利的英语冷静分析了日本真实的经济状况,还讲述了自己对中美关系的理解,一下子惊艳了众人。

  遇上别国的友人不理解的细节,她又能自如地转换成法语、德语,为他们一一解释。

  这样的女孩,在哈佛也不多见。于是,在场的人们忍不住夸赞说:“雅子,你就是日本未来的‘外交官’啊!”

  

  雅子和母亲参加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

  或许,是这个经历激起了她心里的浪花,或许,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从哈佛顺利毕业后,雅子决定回到日本学习法律,成为一名外交官。

  在东京大学法律系只学习了半年,雅子就通过了日本外务省的入省考试。800名应试者中,她是被录取的仅3名女性之一。

  

  朋友们在为雅子家中为她庆祝通过入省考试

  小和田雅子,成了日本历史上第一个有国家公务员资格的女外交官。这一年,她才23岁。

  后来,她怀着成为日本第一位女性驻美大使的梦想,还被公派去了英国牛津大学进修国际关系学。

  

  雅子和朋友在牛津大学的毕业典礼上

  这位一路开挂的职业女性,在人生大事上也没有耽搁时间。

  1986年,23岁的雅子受邀参加了一场欢迎西班牙公主的音乐会。宴会上,皇太子德仁对她一见钟情。

  7年后,1993年6月9日,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日本全国休假,有一半的民众观看了婚礼直播。

  

  婚礼当天的雅子

  从此,雅子成了全国女孩的新偶像。很多年轻人在结婚时,甚至会模仿雅子结婚时的穿衣打扮。聪明的商家还特别推出“皇太子妃套餐”,吸引了众多新娘。

  02

  过五关斩六将,生不出男孩

  还是要被打入冷宫

  德仁与雅子订婚时,《新闻周刊》做了一期专题,名为“不驯服的皇妃”。他们似乎早已预料到,雅子的职业抱负和皇宫礼节即将擦出巨大的冲突。

  雅子原以为,自己会像德仁承诺的那样,成为引领皇室外交的新女性。不过,这个梦想在一次记者会后就瞬间熄灭了。

  那天,雅子在记者会上发表了一场讲话,针对皇室未来的外交事务规划,她侃侃而谈,仿佛回到了风光的校园时期。这场讲话持续了9分37秒。

  

  这时候,监督皇室成员的管理机构:日本宫内厅,立刻捕捉到了雅子的雄心壮志。

  记者会结束,宫内厅找到她,气势汹汹地质问道:“你的发言,怎么能比德仁太子多出来28秒?”

  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雅子警告自己:皇宫和职场不同,在这里,只能处处留心,不然,任何小细节都可能被判定成冒犯皇权。

  所以,那场记者会成了雅子最后的公开讲话。

  

  可是,深宫的规矩远不如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即使在公众面前保持缄默,也不能阻止宫内厅的刁难。

  有一次,雅子跟随德仁出席接待会议,她被安排坐在两位国家政要之间。雅子和克林顿打过招呼后,开始用俄语和另一侧的叶利钦谈笑风生。

  

  从左至右:克林顿、雅子和叶利钦

  这一幕被日本媒体拍了下来。

  宫内厅看到后,语重心长地说:“雅子妃啊,你的工作只有微笑和挥手,那样就足够了。”

  雅子垂下了头,她终于明白,所谓的皇室外交,其实和她没有丝毫关系。

  于是,她开始乖乖地跟着宫内厅上课,逼自己调整站姿、微笑幅度和说话语调,努力学习成为皇室心目中“合格的皇妃”。

  

  但是,仅仅掌握了皇室的繁文缛节,依然躲不过最大的压力。传宗接代的使命,终究还是像武士刀一样果断地落了下来。

  全日本的人都紧盯着雅子的肚子,可它偏偏就是没动静。

  1999年,婚后第6年,她好不容易怀上了头胎,却意外流产了。

  而这时候,二太子妃纪子,已经生育了两个女儿。

  

  文仁亲王一家

  雅子深受打击,逐渐变得郁郁寡欢。

  这几年里,日本媒体丝毫没有放过她。他们早就学会了用捕风捉影,来制造雅子的热点。

  

  只要看到雅子穿了一双低跟鞋,或者,没有在皇室公开活动露面,他们就笃定地宣布:雅子妃可能怀孕了!

  顶着全国的压力,她来到了苦闷的悬崖边。所幸的是,时隔两年后,38岁的她再次怀孕,生下了女儿爱子。

  

  德仁和雅子生下了爱子

  可这时候,日本皇室已经面临了长达40年没有男嗣的困境,比起危在旦夕的皇位继承,白白胖胖的小爱子根本不值一提。

  屋漏偏逢连夜雨,2002年,当时在位的明仁天皇确诊了癌症。他召开记者会,公开说:“我担心自己看不到继承人,就要离开人世了。”

  这时,宫内厅再次向雅子施压:现在起,暂停你所有的公务活动,请你专心备孕。

  此时此刻,曾经的外交梦、哈佛回忆、语言能力,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有生出男孩,皇室才会留给雅子一席之地。

  

  勉强微笑的雅子

  常年累积的负面情绪压垮了雅子。她患上了带状疱疹、抑郁症和适应性障碍,从此,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

  不知道在病痛中,她究竟熬过了多少个日夜,才等来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经过反复争取,她的父母得到同意,把这母女二人接到了东京的近郊轻井泽。雅子小时候,曾在轻井泽的家族别墅度过了很长一段时光。

  

  雅子带着爱子,和父母在一起(电视剧

  踏上轻井泽的土地,雅子终于深深地喘了口气。她凝望着漫山的野樱,和皇宫里那些修剪整齐的樱花树比起来,它们仿佛更加轻盈。

  她每天清晨推开窗,面朝这片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山林的时候,会不会追问:当初做的决定到底正不正确?

  

  雅子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陪伴爱子

  当雅子孤身修养时,皇太子德仁也没有干坐着。他在记者会上公开批评了施压的宫内厅,还把《皇室典范》修改提上了日程。

  经过了17次的讨论,眼看着修改案就要顺利执行,这也意味着,日本皇室可能在迎来130多年来的第一位女天皇。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扭转了一切。2006年,40岁的纪子妃的突然生下了悠仁。皇室终于有了男嗣,不过这是二太子妃的功劳。

  

  文仁亲王、纪子妃和悠仁内亲王

  2019年,德仁继位,雅子妃成了雅子皇后,但是此时的皇后,早已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力。

  03

  2020年

  仍然饱受生育压力的女性们

  当今社会,理智上人们觉得“生男孩”这样的压力应该已经过去了,或者,在绝大多数发达的地区已经没有这种观念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除了身为皇后的雅子,还有很多女性,她们在各自的领域很优秀,但也逃脱不了“生男孩”这一关。

  最近,著名演员三田宽子在综艺《GORO DELUXE》上分享自己的婚后生活的视频,引起了热议。

  

  25岁时,处于事业巅峰期的她突然宣布隐退,嫁给了歌舞伎世家“成驹屋”的继承人中村桥之助。

  婚后的任务立马来了:生孩子,而且必须生出男孩。

  因为歌舞伎是父传子的袭名制,屋号、艺名和演出风格都要等着下一代来传承。而且,只有男性才能当歌舞伎演员。

  

  不仅要备孕,她还担当着司机、保姆和经纪人的多重角色,所有行动都是围绕丈夫,都是为了顺利延续这个家族的子嗣。

  身边人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只是陪衬。

  只有生了儿子,才是锦上添花。如果生不出儿子,那些优秀的品质和成就,就什么都不是。

  

  结婚时的两人

  另一位走在艰难生娃路上的女性,是小S。

  即使,她早就是当之无愧的综艺一姐,完全不用靠夫家吃饭,但她还是不停地生小孩,期望可以有个儿子。

  在两年前的一次采访中,小S说,只要身体好,一定要给许家生个儿子。而且,她坚持说夫家没有给她任何压力。

  

  但是,从她的素颜照上,已经能清晰地看见她额头里细碎的皱纹,还有逐渐暗淡的肤色。

  那时候,她40岁了。

  天性活泼的小S,在有一双女儿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给自己打气:“再接再厉,生个儿子”。

  小S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完全想象不出她是曾经活跃在舞台上的那个鬼马小精灵。

  她和众多女性一样,终究沦为了“拼尽全力生男孩”大军中的普通一员。

  

  回头想想,那个吸引了全日本,甚至全世界目光的雅子,在她跨过护城河,踏入东京皇居大门的那一刻,她将面对的,不仅是森严的皇宫大殿,还有那座名为“生育”的巨型城堡。

  而这座城堡直到2020年依然存在着,也数不清究竟困住了多少女性。

相关专题:哈佛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6 07: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