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父杀母被判死留55万"债",9岁孤女领低保成"老赖"

京港台:2020-12-14 22:52| 来源:南方周末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父杀母被判死留55万"债",9岁孤女领低保成"老赖"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8年前,陈蔓的生父杀害了她的生母和外婆,后被判处死刑。父亲杀妻后准备卖房,但买主王某交了55万元购房款后,房子没能过户。2017年3月,王某把当时6岁的陈蔓告上法庭,要求判令购房合同合法有效。被法院驳回。2018年下半年,王某再次起诉陈蔓,这次是要求判令解除转让合同,归还购房款55万元,获法院支持。

  这是陈蔓第二次成“老赖”。多名法学学者表示,没见过未成年人被限制高消费,陈蔓可能是国内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被执行人。

  在9岁女孩陈蔓的眼中,世界是亮色的:有疼她的“妈妈”、忙碌的“爸爸”和争风吃醋的“哥哥”。她不知道的是,这些“亲人”都和她都没有血缘关系。

  8年前,陈蔓的生父杀害了她的生母和外婆,后被判处死刑。3岁时,陈蔓走进了现在的家。

  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陈蔓还背上了生父留下的一笔“债”,那是因房产纠纷而形成的。2020年10月,河南郑州中院终审判令9岁的陈蔓“替父还债”55万元。

  无法还钱,陈蔓成了“老赖”,11月25日,法院向她发出限制消费令。这是陈蔓第二次被限制高消费,上一次因外婆的“遗产官司”所致,发令的是同一家法院。

  领着低保金的陈蔓,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寒假即将来临。“妈妈”以前常在春节期间带孩子们出去旅游,现在她最担心陈蔓突然问“今年能不能去珠海玩”,因为被限制的消费行为包括旅游、度假。

  

  2020年12月5日,陈蔓外公王维治又在找资料研究案子。 (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图)

  赌博欠债杀妻卖房

  生活在陈蔓周围的“亲人”中,唯一和她有血缘关系的是外公王维治。

  陈蔓的印象里,外公大多数时间孤身坐在电脑旁,眯着眼搜资料、看文书,特喜欢打官司,“很神秘,每次和人说话都关着门”。

  官司都和陈蔓有关,她不知道,更不了解背后牵连的血案。案卷显示,血案因陈蔓之父陈东赌博引起。

  陈东原是郑州某报社文体部副主任,妻子王冉是另一家报社的骨干记者。2011年5月21日,陈蔓出生,和妈妈一样,是双眼皮。

  小生命的到来提升了家庭的幸福感,但幸福感只持续了9个月。其间,陈东辗转不同赌博平台,先后输掉数十万元,只好通过透支信用卡、借高利贷还债。

  “黑洞”越来越大。2011年底,陈东想卖房还债,但遭到了妻子和岳母秦宝莲的拒绝。房子是2010年买的福利房,位于郑州金水区英协路,当时两人已结婚3年,双方各拿了12万元。

  无法填补的高利贷、妻子和岳母的拒绝、岳父的忽视,让陈东起了杀心。

  2012年2月23日下午,陈东把准备好的安眠药放入酸奶中,妻子和岳母饮用后陷入昏睡。

  下了夜班回家后,陈东没有迟疑,先用尿布遮住妻子面部将其杀死,并毁容,接着杀害了岳母,然后将两具尸体拖到卫生间,肢解、抛尸。

  2月25日,陈东打电话给在郑州一家媒体当记者的王某,让其去签房屋转让合同。王某此前已多次上门看房,但陈东的妻子和岳母每次都不在。显然,陈东刻意避开了娘儿俩。

  王某夫妇于下午2点到陈家,当场签下合同:面积89.29平方米的房子,成交价为686300元。

  接下去两天,王某陆续向陈东支付55万元后拿到了钥匙。双方约定,余款等房子过户后再付。

  但王某一直没有等到过户的那一天。

  杀妻4天后,2月28日,陈东带着尚在襁褓中的陈蔓,回到老家长沙。离开郑州前,他分别用妻子和岳母的手机向各自单位发短信请假,说要“去焦作奔丧”。

  他谎称正在和妻子闹离婚,给了哥哥陈前20万,嘱托他帮忙照顾孩子。哥哥则劝陈东慢慢处理,并给他买了回程车票。

  3月初,觉察到“不对劲”的陈前,只身前往郑州报案,警方认为是两口子吵架,并未在意。

  陈东并没有回郑州,此时已在成都。3月5日,放不下女儿的陈东给哥哥写了封信:“吵架离婚是骗你的,我犯了天条,需要跑路,但宝宝是无辜的。”

  反常的行为,让陈前嗅到了危险。他连夜前往郑州,将信交给警方,并联系了陈东的岳父王维治。此前,王维治虽隐约感觉到妻女“出事了”,但没有足够的警觉。

  上世纪90年代,为了分房,王维治和妻子秦宝莲办了假离婚。女儿生孩子后,秦宝莲就住到女儿家了,帮忙照顾外孙女。

  习惯了独自生活,王维治很少掺和家事。在王冉被杀之前,他已4个月没见过女儿。王维治始终避谈凶案发生后的十多天里,他在干什么。言谈中,他反复谈及案发前两天,他和老伴偶然在小区相遇,老伴朝他笑的样子。

  “记者老公杀了记者妻子,当时是很轰动的。”王维治说,根据官方通报,陈东于2012年11月16日在贵州安顺被抓。

  外公争到监护权

  陈东归案时,陈蔓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电视剧)。

  奶奶熊亮一是华容县退休教师。时隔8年,她还记得孙女当初的模样:嗜睡、爱笑、脸蛋又红又胖。

  “如果没有这个孙女陪伴,那段时期都不知道怎么捱。”2020年12月9日,熊亮一陷入幸福的回忆中。

  知道凶案后,熊亮一看到小孩哭就很紧张,害怕孩子留下了什么后遗症。怕孩子吃得不好,全家人都省吃俭用,就为给孩子买四百多元一罐的进口奶粉。

  可两位老人当时都已年过古稀,照顾起来有点力不从心。有一次,爷爷推着婴儿车外出,上坡时想休息一下,正准备拉刹车,手一抖,婴儿车随之下滑。幸亏有人路过,伸手拦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觉得陈蔓的爷爷奶奶看管孩子吃力,王维治想要回外孙女。他更担心陈蔓会被他们送人,因为陈东在绝笔信里提道:“父母年岁大了,哥哥又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要照顾,我死后,把孩子送给一个双亲家庭抚养。”

  2012年5月21日,陈蔓1岁生日。王维治独自去往长沙,那是出事后他第一次见到外孙女:“从背影看,她是个柔软、漂亮的小东西,可是从正面看过去,会发现她的脸上时常有害怕的表情,睡觉时容易被惊醒。”

  熊亮一开始不知道王维治是专程去要孩子的,热情招待。没过两天,王维治就问孩子能不能让他抱回郑州养。熊亮一不同意,她觉得王维治当时已经65岁,又是一个人住,带不了女娃。

  沟通无果,王维治失望地返回了郑州。有人提醒他,未成年人父母的单位有权指定监护人。2012年9月,王维治拿着王冉单位指定他为外孙女监护人的通知,再次前往长沙,和他同去的,还有新闻媒体。

  “熊亮一当时同意了,临行时又变了卦。”王维治说。

  但在熊亮一的叙述里,王维治是“偷偷”把孩子抱走的。她知道后赶紧报警,还带着陈前等人去宾馆堵门。双方相见后,场面混乱,孩子一直哇哇大哭,满脸通红。老人难受的程度“超过撕心裂肺”,孩子最终被奶奶带了回去。

  到了这一步,对簿公堂已难避免。2013年1月18日,经法院民事调解,王维治成了法定监护人。

  熊亮一从来不掩饰自己放弃孙女的“不甘心”。她之所以接受调解,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有错在先,自觉理亏。

  “媒体天天来围攻,我俩没办法面对,实在熬不下去。”她落寞地说,自从孩子被带走,老伴精神更差了,出不了远门,就唉声叹气地说想孙女,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

  

  陈东案发后留下的绝笔信。 (受访者供图/图)

  寻家

  回到郑州后,王维治一开始无暇照顾孩子,便把陈蔓送到焦作老家,暂由亡妻秦宝莲的姐妹们抚养。他考虑的是,闭塞的农村至少能给孩子一个稳定的环境。

  2014年4月,王维治去焦作接回了陈蔓。他认为孩子是自己唯一的后代,同时在郑州也能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但这个决定让他和亡妻娘家的关系有了嫌隙,几乎断了往来,“她们也想要这个孩子”。

  陈蔓住在已故外婆的房子里,房子有七十多平方米。院内很热闹,但和陈蔓没什么关系。因为外公把她“藏”起来了,以躲避邻居的议论。

  王维治回忆,他抱着陈蔓在院内散步时,就有小孩指着说“她爸妈都死了”,也有邻居看陈蔓可怜,往她包里塞零钱。

  这样的尴尬出现得越多,王维治越怕与人接触。世界越来越小,他生活的唯一希望就是孙女,原来最爱摆弄的相机、三脚架都被随意堆放在一旁,落满灰尘。

  一个月三千多元退休工资,要负担陈蔓的生活费、入托费,王维治只能过着最低质量的生活,笨拙地抚养着陈蔓。

  他将自己每天的生活费控制在25元左右。河南冬天冷,孩子身上穿的外套、羽绒服都是别人穿旧的。即便精打细算,王维治还是欠下了三十多万债务。

  熊亮一怕孙女过得不好,一度给孩子寄过衣服、压岁钱。但她后来一想,孙女都不知道有她这个奶奶,王维治又不愿她联系孩子,就没寄了。她把钱单独存在一张银行卡里,“等以后她认了我们,就把卡给她”。

  最令王维治心疼的画面是:电视机里每次响起“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曲时,陈蔓的眼眶里就有泪水打转。

  这让王维治下定决心,要为孩子找一个“家”。

  “家”要符合三个条件:第一,不能让他放弃监护权;第二,要替孩子隐瞒身世,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第三,“妈妈”的为人和品行最重要。

  河南省政协有个“80后”干部,看陈蔓愈发可爱,要收养她做女儿。但王维治发现他的妻子态度很冷淡,怕她不疼孩子,没同意。

  自责当初没为女儿婚姻把好关的王维治,为外孙女寻“家”时,不敢再有马虎。他接连找了5户人家,但总能在细枝末节中察觉到不适。

  就在王维治一筹莫展的时候,陈若兰出现了,后来成了陈蔓的“妈妈”。

  2014年5月21日,是陈蔓的3岁生日。34岁的陈若兰看到媒体朋友发了一条微博,说当天是一个孤儿的生日,希望有爱心人士一起去看望失独老人和孩子。

  给陈蔓过完生日后,陈若兰的眼前不断闪现两个镜头。

  第一个镜头中,孩子又瘦又小,不懂得那个年龄段孩童该懂的社交方式,比如撒娇,吃起东西狼吞虎咽,生怕被别人抢了去,有一种匮乏感。另一个镜头是孩子见到她的那一刻,一下就扑到了她的怀里,委屈地把头靠在她的肩上,眼神特别无助。

  辗转难眠三天后,陈若兰决定做孩子的“妈妈”,并取得了家人的同意。王维治仍是陈蔓的监护人,事实上,已生过一个孩子的陈若兰已无法收养孩子,这次“收养”并非法律意义上的。

  陈蔓出生3年以后,再一次躺进了“母亲”的怀抱。

  陈若兰用诗歌记录下自己的感受:你像一个精灵/恍然跃进我的生命里/相遇/你纯净的双眸/滴滴泪水流进我的心尖里。

  为了收养陈蔓,陈若兰精心地编织了一个谎言,对外声称,这是她以前生的孩子,因为自己是公务员,怕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挨处分,一直把她寄养在外。

  在这个“谎言世界”里,比陈蔓年长5岁的“哥哥”以为这是他的亲妹妹,陈蔓也说自己是妈妈超生的,从小被放在了外公家。

  两次成被告判还55万

  就在孩子生活走上正轨的时候,官司像钟摆一样又开始左右这个家庭。之前,陈若兰并不知道,背后还有那么复杂的纠纷。

  2018年暑假,陈若兰决定邀请王维治一起,带着陈蔓兄妹俩出去旅游。王维治谢绝了,并第一次向她吐露:要为孩子打官司。

  事实上,官司已打了好几个。

  王维治取得陈蔓的监护权不久,陈东杀人的案子判了。2013年6月17日,郑州中院一审判处陈东死刑,并赔偿妻子、岳母丧葬费共三万余元。

  法院在2015年底开始执行民事部分。但陈东死前已身无分文,只剩下那套“凶房”。由于存在和买主王某的交易纠纷,法院预查封了房产,期限3年。

  王某则认为,房子从陈东手上买过来后就属于他了,物业管理费也一直是他在交。况且,他当时已将房屋出租。他随即向法院提出了书面异议。

  遭到驳回后,王某决定起诉。

  2017年3月,王某把6岁的陈蔓告上法庭,要求解除预查封,判令购房合同合法有效。那时,缺钱的王维治瞒着所有人,没请律师,自己辩护。

  一个月后,郑州市中院驳回了王某的诉求。王维治对判决理由倒背如流:王某购买之前对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陈东无权单独处置是清楚的,其轻信了陈东的解释,没有充分取证调查,存在过失,不属于善意取得。

  觉得委屈的王某称,他问过陈东,其妻王冉是否同意卖房,陈东说王冉同意。他短信回复南方周末记者时,用“倒霉事”形容这次买房,但表示暂时不便接受采访。

  陈若兰得知详情时,已是陈蔓第二次成为被告。

  2018年下半年,王某再次起诉,这次不再要求确认购房合同有效,而是要求判令解除转让合同,归还购房款55万元。

  接到传票后,王维治颇为自信。他觉得爷孙俩都是受害人,钱也不是他们拿的,法院是不会让他们还钱的,并宽慰陈若兰:“孩子你带出去玩,这事我们有理。”

  怕官司影响外孙女,王维治做了个决定,把孩子送到了离家15公里远的民办小学,每年近3万的学费,由他和陈若兰共同承担。

  虽然自信,但这一次王维治还是请了律师。

  赵波是河南麟格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接受委托后提醒王维治,得要求王某归还“非法占有房屋7年以来获得的租金”。于是,王维治又起诉了王某,但法院没有支持。

  第二次起诉陈蔓时,王某还将她的爷爷陈衍椒、奶奶熊亮一列为被告,他们也是陈东遗产的法定继承人。

  2019年4月,做过心脏手术的熊亮一收到了传票时“心跳突突的”。她赶到郑州后,才知道孙女因为55万的“债务”,吃了官司。

  处理方式上,熊亮一和王维治意见相左。

  “还不起钱,那就放弃房子。”熊亮一说。

  “那不行,这不就遂了王某便宜买房的愿吗?”王维治一着急,嗓门就会变大,“如果就这么认了,我怎么对得起陈蔓她妈。”

  熊亮一不答话,这是她心里的一块疙瘩。2019年4月28日,在法院的见证下,她和王维治签了协议,陈东名下的房产,全部赠与陈蔓。有关陈东的一切债务纠纷,她都不承担。

  2019年6月28日,郑州金水区法院就王某起诉陈蔓一案作出判决。认定房屋转让合同无效,王某应该返还房屋。

  法院同时判令陈蔓归还陈东的卖房所得55万元,理由是陈衍椒、熊亮一已放弃继承,第一顺位继承人陈蔓应在陈东遗产范围内返还。

  

  王维治居住的小区。 (受访者供图/图)

  “尚需查清”

  熊亮一虽放弃了遗产,但协议中却埋下了“隐患”。陈东当年给了哥哥陈前20万,是希望他能照顾陈蔓,但在协议里,这20万变成了还款,与王维治、陈蔓无关。

  金水区法院判决陈蔓归还王某55万所得后,王维治一边上诉,一边想让陈前归还这20万。但他又担心因此得罪了与陈蔓血缘关系最近的大伯,“她已经是一个孤儿了,在世的亲人本就不多”。

  “走投无路”时,王维治给熊亮一打了个电话,拐弯抹角地问给陈前的那20万是否还没花完。他未说明意图,熊亮一似乎也没有听懂他的暗示。

  或许是由于陈东杀妻的这根“刺”深深地扎在双方老人的心中,他们的交流总是言不尽意。直到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熊亮一才知道官司输了。

  熊亮一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陈前把20万给了她。当年,老伴腿脚不好,就用这笔钱做了换关节手术,一共花掉了15万。

  陈蔓上诉后,赵波在上诉书中提出,陈前所得20万是不当得利,王某应该申请追加陈前为本案第三人,要求其返还所得,而不是由未取得该项财产的陈蔓返还,其余35万元的去向,办案机关要给个说法。

  2019年12月5日,郑州中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将王某诉陈蔓案发回重审。2020年8月31日,金水区法院作出重审一审判决,认为原、被告双方各自诉求依据不足,判决结果与上次一样,陈蔓需返还55万元。

  王维治急了。他第一次求助陈若兰,希望她帮忙。

  陈若兰是郑州市的正科级干部,她托河南省高院一朋友看了判决书,对方说不上判决哪里不对,“但看后总觉得很不舒服”。这让陈若兰一度觉得,官司有“翻盘”的希望。

  但事与愿违,2020年10月29日,郑州中院维持了原判。南方周末记者曾电话联系二审审判长常爱萍,他以“有纪律要求、不方便”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律师赵波见过陈蔓两次,觉得孩子可怜、聪明,招人疼,几乎免费在为她打官司。他用笔在判决书上反复作记号:法院刻意回避了这55万是否为“债务”的问题。

  继承法有规定,继承人要清偿被继承人的债务,但合同法并未把“返还财产”规定为“债务”,那陈蔓作为无效合同的受害人,“为何要她来承担?”赵波有些不解。

  通读判决书之后,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王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55万应该属于广义上的“债务”,但法院既然认为转让合同无效,返还多少就应该根据双方的过错来确定,“这恐怕需要法院进一步查清事实,进一步认定买房人的过失有多大”。

  终审判决没有回答这一点。判决书中没有明确的还有,“凶宅”中属于陈东的遗产是多少?毕竟那是夫妻共同财产。王雷感到奇怪,“这是一起尚需查清的案子”。截至发稿,郑州金水区法院未就以上问题回复南方周末记者。

  再进“黑名单”,法院过于机械?

  二审判决“落槌”后,金水区法院向陈蔓下达了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但陈蔓并未还钱,2020年11月25日,法院向其发出了限制消费令,一旦进入“黑名单”,她将不能乘坐G字头高铁出行,也不能在星级以上宾馆消费。

  这是陈蔓第二次被限制消费,上一次发生在3年前,与外婆秦宝莲的“遗产官司”有关。

  因母亲死于外婆之前,陈蔓有了继承外婆遗产的权力,有继承权的还有秦宝莲年过九旬的母亲。王维治担心日后出现遗产纠纷,住在秦宝莲房子里的陈蔓无处落脚,便在2017年提出了析产之诉。

  房子评估价是65万,秦宝莲留下的存款、股票等动产有三十多万。判决结果是陈蔓和曾外祖母各继承一半。

  当时,三十多万动产已经被曾外祖母家拿走,占着房子的陈蔓要补给他们近20万。

  “东拼西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王维治说,2017年12月9日,金水区法院向陈蔓发出了限制消费令,2018年下半年,双方达成和解,王维治后来还了一部分钱。

  不知何故,法院没有及时解除消费限制。2019年暑假,陈若兰打算带陈蔓去上海玩,订机票时才发现她被列入“黑名单”。王维治赶紧去法院沟通,解除了消费限制。

  第一次见到未成年人被列入限制高消费执行人名单,王雷觉得,虽然法律没规定不得将未成年人列入“黑名单”,但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这么做并不合适。

  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看来,发布限制消费令的初衷是为了促进行为人履行生效判决的义务,但陈蔓才9岁,仍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能否执行判决不是她能单独决定的,所以对孩子采取这样的措施,“是违背制度初衷的,过于机械”。

  私下里,也有法院工作人员告诉赵波“判决没法执行”,民事部分都没说清楚,怎么让继承人还债?

  官司又陷入了“死结”:被王某占着的房屋没要回来,陈蔓也没退还那55万。

  深处旋涡之中的陈蔓,自从1岁离开后,再也没回过自己的“家”,不知道它的存在。

  陈蔓也不知道自己还有爷爷、奶奶。案发后8年内,熊亮一只见过孙女3次。

  前两次孩子年纪尚小,熊亮一清楚地记得孙女当时的样子:较同龄人更矮,脸色也不好,爱哭。她想怪罪王维治,但又说不出口,觉得王维治“六十多岁了,辛苦度日,也不容易”。

  2019年4月,在郑州签署放弃遗产协议那一天,熊亮一提出想见孙女一面,王维治再三叮嘱,千万别暴露身份,她同意了。

  见面时,熊亮一都快认不出自己的孙女,孩子个头已长高,乳牙掉了两颗,梳着齐耳的短发,活泼不怯生。

  不到2分钟,陈蔓就被老师叫走了。“连多说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熊亮一这才想起没有拍照,赶紧小跑过去,摸出手机,和孩子贴着脸,让人拍下了合照。

  好几次,她都已张开了嘴,想说“爷爷奶奶想你”,但还是忍住了。

  又看了孙女几眼,熊亮一狠心转身,偷偷抹泪,“我既懂她外公的担心,也怕失了信,以后不让我见孩子”。

  (为保护未成年人需要及受访者要求,文中陈蔓、陈若兰、王维治为化名)

  “陈蔓案”时间表

  2011.5.21陈蔓出生。

  2012.2.24陈蔓父陈东杀害陈蔓母亲、外婆。

  2012.2.25陈东和王某签订房屋转让合同,王某付给陈东55万后,一直占有房屋。

  2012.2.28陈东携陈蔓逃往长沙,由爷爷奶奶抚养。

  2012.11.16陈东在贵州安顺归案。

  2013.1.18经法院调解,陈蔓监护权归姥爷王维治。

  2013.6.17郑州中院一审判决陈东死刑,赔偿妻子、岳母丧葬费三万余元。

  2015.5.21陈蔓认识了“妈妈”陈若兰。

  2015年底郑州市中院对“凶宅”预查封

  2017年3月,王某向郑州市中院提出执行异议之诉,后被驳回。

  2017年3月,王某起诉陈蔓,要求解除预查封,判令购房合同有效,被法院驳回。

  2018年王某向金水区法院起诉陈蔓,要求解除房屋转让合同,返还55万购房款。

  2019.6.28法院就判决转让合同无效,陈蔓归还卖房55万元所得。

  2019.12.5郑州市中院将案件发回重审。

  2020.8.31郑州金水区法院重审一审宣判,判合令同无效,陈蔓归还卖房55万元。

  2020.10.29郑州市中院二审宣判,维持原判,判合令同无效,由陈蔓归还卖房55万元所得

  2020.11.25因陈蔓未归还55万元,法院第二次向其发布限制消费令。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23 00: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