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武汉双胞胎姐妹这年:一家6确诊 父亲去世姐夫消失

京港台:2021-1-24 04:02| 来源:中国人的一天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武汉双胞胎姐妹这年:一家6确诊 父亲去世姐夫消失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罗珍、罗斌两姐妹在武汉江滩跳舞,妈妈帮拿着外套。

  2020 年 12 月 29 日,武汉下了入冬后第一场雪,气温骤降到 -8 ℃。

  身穿黑色羽绒服的罗斌,独自站在小区门口等待访问,在白茫茫的大雪中非常显眼。路边灌木叶早已褪尽,积雪压得枯枝摇摇欲坠。

  这幅场景罗斌似曾相识—— 2020 年 2 月,武汉也下了一场这样的雪。在那段时间,罗斌和双胞胎姐姐罗珍,以及父亲、母亲、二姐、二姐夫,一家六口都感染了新冠肺炎。

  病情最严重的父亲,还没等到确诊就去世了。

  如今一年过去,家里也恢复了正常——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但罗斌知道,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难找回了。

  妈妈已经忘了,爸爸是她送走的

  

  姐妹俩与母亲合影。

  "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见到生人来访,罗斌的妈妈神情陡然紧张,在客厅里不安地来回踱步,一直追着女儿问。

  " 妈妈,他们是来做客的,不是坏人 ",罗珍说。

  十分钟后,妈妈又问了同一个问题:"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罗珍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她压低声音对我说," 妈妈得过脑梗,有点老年痴呆,这次生病(感染新冠)后,病情加重了 "。

  罗珍在厨房里做饭,妈妈把客厅的灯、电视、电暖气一一关掉。罗珍把它们打开,一转身妈妈又关掉了。

  这是罗珍父母的家,一个温馨整洁的两居室,但视野范围内看不到任何父亲生前的物件。

  父亲去世后,罗珍姐妹把他的东西,包括照片全收了起来,以免妈妈触物伤情。

  妈妈的记忆力越来越差。有一次,她把电热壶放在煤气灶上烧,导致厨房失火,姐妹不敢再让她一个人住,便轮流来这里照顾。

  

  手机里爸爸的生前照片。

  

  姐妹俩尽可能把爸爸的遗物藏起来。

  

  爸爸是抗美援朝老兵,遗物里有很多老杂志。

  老人生育了五个女儿,罗斌、罗珍年龄最小。

  2020 年 1 月 22 日,得知武汉要封城,姐妹俩计划带爸妈到二姐家住,一家人在一起(电视剧),方便照应。后来,一屋子六人,全部感染新冠。

  罗斌是第一个发烧的。随后二姐和二姐夫高烧到 40 度,二姐夫妻俩立即被送进医院并确诊新冠。罗斌和罗珍立即把爸妈带了回来,接着罗珍和爸爸也发烧了。

  2 月 7 日,罗斌带爸爸去做核酸检测,一直等到中午都没有排上号," 爸爸患了癌症,身体不好,医院附近也没东西吃,他说要回家,我就同意了 "。

  回家后,爸爸没有发烧了,他躺在床上,说今天先休息,第二天再去做检测。罗斌随后离开了父母家。

  " 妈妈半夜打电话来,说父亲喊不起来了 "。

  当晚,罗斌的姐夫带着警察和社区医生赶去时,父亲已经走了。

  " 那时死的人太多了,遗体都来不及运走。姐夫把母亲换到另一个房间睡。直到第二天下午,殡仪馆的车才来把父亲送走 "。

  爸爸走了以后,罗斌把妈妈也送到医院,一查才发现是重症," 妈妈的血氧饱和度很低,医生说如果没有及时送院,情况会和父亲一样 "。

  " 爸爸生前是最喜欢热闹的人,结果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在他走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在他身边,我觉得好对不起他 "。

  之后,妈妈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医院,也不知道这座城市正在发生什么,不知道爱人已经永远离开了她。

  

  这张全家福纪录了爸妈的金婚纪念日。

  我们在聊起这些故事时,罗妈妈在一旁听着,面无表情。

  晚饭过后,罗斌姐妹翻出了家里仅存的一张全家福给我看,一旁的罗妈妈忽然说了一句," 那是我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拍的 "。

  那一刻,她似乎清醒了。

  罗珍:看到我发烧后,丈夫一走就是五个月

  

  罗珍在厨房烧饭,妈妈想独自溜出门外散步。

  2020 年 1 月 27 日,罗珍发烧了。

  那晚,罗珍在家和丈夫一起吃完晚饭,感觉身体不舒服,一量体温,38 度。丈夫脸色一沉,立马起身,拿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 我当时一下懵了,以为他是开玩笑,后来过了很久他都没回来,打电话问,才明白他是真的走了 "。

  丈夫一向对自己很好,两个人感情稳固,罗珍对丈夫的 " 出走 " 难以置信," 一开始我很生气,我觉得我生病了,老公应该送我去医院,照顾我。我在住院时,身边很多丈夫照顾妻子、妻子照顾丈夫而一起感染的例子。唯独我们家这个,一不对劲就跑了 "。

  " 有次在转院途中,同车有一对夫妻。男人说,‘我好冷啊,你能不能抱抱我?’他的妻子抱了抱他,然后他就去世了 ",这一幕让罗珍终身难忘。

  

  2020 年 2 月,罗斌接受治疗的武昌方舱医院,医护人员在安排一天的工作。

  从发烧到住院,从重症病房转到方舱,从出院到进入隔离点,再到康复回家,有快半年时间,罗珍再没有和丈夫见过面。

  " 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我很绝望,一个人在病房里泣不成声,三天三夜都没有睡过觉 ",糟糕的情绪,加重了罗珍的病情,她的血氧饱和度急剧下降,每天靠吸氧维持生命。

  3 月 9 日,罗珍康复出院,从隔离点回家路上,她给丈夫打了个电话。丈夫说:" 现在还没有解封啊,你正好跟妈妈住在一起照顾她嘛 "。

  罗珍和父母同住一个小区,她住 12 栋,父母住 19 栋,只隔了几栋楼,几片绿化带。之后,罗珍一直和妈妈在一起,再没有回过自己家。

  5 月的一天,罗珍打电话让丈夫下楼,在小区的院子里,双方都戴着口罩,远远地打了个招呼,那是自罗珍生病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2020 年 12 月,罗珍的丈夫回家吃饭,一家人已经忘掉了之前的 " 不愉快 "。

  

  家人开始使用公筷,疫情改变了很多武汉人的生活习惯。

  

  妈妈吃着吃着就走开了,独自坐到了沙发上。

  直到 6 月,罗珍才回到自己家中。

  对丈夫的行为和态度,罗珍一开始完全不能接受," 越想我就越生气 ",但后来她也慢慢理解了他," 现在回过头来想,他走或许是正确的。他要是感染了,家里就彻底没有人照顾了 "。

  " 不是有句话叫患难见真情么?" 我忍不住问。罗珍说:" 他只是怕死而已,你没办法去责怪一个怕死的人 ……"

  原谅了丈夫,罗珍也就理解了那些远离她的人。

  2020 年 8 月,罗珍和往常一样到小区里打麻将,老板娘一见到她就说," 你最好不要来了,他们(其他顾客)都怕你 "。

  罗珍不服气地问," 为什么呀?我已经好了啊!"

  " 可是你得过病啊,这个病潜伏期很长,好了之后很久还会传染的 ",老板娘说。

  

  过去,罗珍每晚都会到小区广场和朋友一起跳广场舞,现在她只能和妹妹俩人在居民楼的大厅里跳。

  罗珍去跳广场舞,以前的伙伴们一看她来了,立马都散了:" 算了算了,我们不跳了 ……"

  小区里很多人都知道罗珍得过新冠,连她到小区交物业费,对方都让她站在门外不要进来," 现在小区里没几个人愿意跟我讲话,我的婆家也明确说了,叫我不要回去 "。

  " 现在外人看来,我的生活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 ",罗珍说,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平静日子的背面,裂痕已经形成,要真正修复它们,她还要花很长时间。

  罗斌:我觉得是自己害了全家人

  

  下午 3 点,罗斌暂停了访谈,骑着小电驴,匆匆地消失在风雪之中。

  最近,罗斌找了份临时工,想给上大学的女儿挣点学费。丈夫于 2018 年因病去世,此后她便和女儿相依为命。

  罗斌是家里第一个发烧的,甚至早于最先确诊送院的二姐和姐夫。

  她和罗珍一起做核酸检测,罗珍呈阳性,很快就被送进了医院。罗斌却因第一次检测为阴性,只能独自在家隔离。

  " 父亲去世以后,我把妈妈也送进了医院,然后我在隔离点里经过第三次核酸检测后确诊 "。

  第一个发烧,却最后一个确诊,命运给罗斌开了一个大玩笑,也成为她绕之不开的一个心结," 感觉是我害了全家人 "。

  确诊前在家隔离的日子,罗斌处于极度恐慌之中," 高烧不退,上吐下泻,呼吸困难,所有症状都和新冠肺炎一样。但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人来救你 "。

  罗斌害怕自己会像父亲一样,在某个深夜突然去世。

  自从发烧以后,罗斌让堂姐把女儿接走," 她才刚过完 18 岁生日,如果她出了事,我们家就彻底散了 "。但她依然担心,女儿也会因她染上新冠。

  在身体的痛苦和精神的重压下,罗斌提笔给女儿写了一封遗书," 孩子,对不起,妈妈不能陪你走完后面的日子 ……" 写完后,她把遗书放进了女儿的抽屉里。

  2 月 16 日,确诊后的罗斌,住进了洪山体育馆改造的武昌方舱医院,她得救了。在方舱医院做心理问卷时,原本开朗的她被测出患有轻度抑郁。

  

  罗斌开着车带姐姐和妈妈一起出去兜风。

  

  经历过疫情,每天能出来散散步都是一种幸福。

  

  在武汉江滩散步,妈妈已经忘了关于此地的记忆。

  罗斌在方舱医院认识的一位病友,丈夫在疫情中去世,自己也被老公感染得病," 她的父母已不在了,婆家人和娘家人都不愿见她,亲戚朋友也断了往来 ",罗斌说,那位病友出院后得了抑郁症," 看人的眼神都是散的 "。

  所幸的是,罗斌在方舱医院过得并不孤独,除了医护人员悉心照顾外,还有一帮素未谋面的志愿者,经常给她打电话、视频聊天谈心,这让她慢慢从低迷的情绪里走了出来。" 那时候就像是在黑暗的隧道里走,突然有人向你伸出了手,让你看到了光 "。

  但离开方舱后,罗斌看到的那束光,慢慢又淡了下去。曾工作过的地方,疫情后再也没让她去上班。她和姐姐出院后的遭遇,如出一辙。

  2020 年 7 月,罗斌、罗珍和大姐、三姐一起带妈妈自驾到恩施利川度假,住了一个月才回来," 现在想来,那个月真是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因为那里没人认识我们 "。

  

  2021 年元旦,罗珍和罗斌再次带妈妈到江滩玩。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照着武汉长江大桥和桥下流淌的江水。姐妹俩选了一片无人的小空地,用手机播放音乐,跳起舞来。

  在这片安静的角落,她们的舞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轻松。

相关专题:武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2 22: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