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本以为“平安着陆”的副部,栽在两个儿子身上

京港台:2021-1-25 10:28|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本以为“平安着陆”的副部,栽在两个儿子身上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月24日晚,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四集《严正家风》播出,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茂才出镜,讲述了其“贪污父子兵”的惨痛教训。

  张茂才曾担任山西省临汾、运城、晋城三个市的市委书记,2018年从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退休。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平安着陆”,然而,2019年初,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晋文因涉及其它案件接受审查调查时,交代出了他曾经把好几个工程包给张茂才的儿子来做,张茂才本人曾经给他打招呼,让他关照儿子。

  

  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张茂才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张茂才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官员在煤炭资源配置、提拔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和妻子收受巨额贿赂。

  张茂才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剑,二儿子叫张轩,办案人员称他们是“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

  张茂才和妻子高明兰对吃穿其实都并不太讲究,住的也是比较老旧的普通小区,受贿所得的钱财主要都花在了儿子身上。两个儿子都住在高档小区,平时生活方式也都堪称奢侈,但都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去挣钱,而是靠父亲的权力去来钱。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介绍:“张轩有一次买衣服,一次就花掉了数十万元,平常喜欢去夜总会,喜欢打高尔夫;张剑也是经常去夜总会,而且挥金如土,出门要坐头等舱,自己雇了司机保姆照顾自己的生活,这些费用一年下来也得几十万元。”

  

  张茂才回忆说:“我那个小儿子(张轩)在他叛逆期时,和我干仗,甚至拿起菜刀来要干我,我也没更多的精力去管他去。鞭长莫及,聚少离多,实际上和孩子们都产生一种隔阂了。”

  对于儿子成长中出现的问题,张茂才一方面失管失教,另一方面又抱着一种愧疚心理,开始公权私用为儿子铺路。

  在父亲的纵容下,张轩越来越胆大妄为,收钱办事的名声传扬在外,有时甚至收了钱也不办事。

  而张茂才的大儿子张剑,情况和弟弟既有不同,又有相似之处。张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张茂才也还是想方设法为他铺路,张剑还没参加高考,张茂才已经为他获取了一所大学的保送名额;大学刚毕业就给他办好了北京的就业和落户;张剑到新西兰留学,张茂才夫妇通过地下钱庄汇去好几百万供他花费;从新西兰回国后,张茂才又帮他安排到了国企,但张剑却仍不满足,或许正是因为一切来得都太容易。

  张剑随后辞职下海,张茂才也就经常带他参加一些场合,主动介绍他结识一些老板、官员。

  有一次,有一个老板拿了200万现金给张剑,并跟张剑说,你父亲已经知道这个事情。当时张剑心情非常忐忑,非常不安,去找张茂才求证。张茂才也很淡然,说他知道这件事情。从此以后张剑就开始想方设法地利用张茂才的权力收钱。

  

  两个儿子都在父亲权力的庇护下,心安理得地过着不劳而获的优越生活,但再多金钱,也无法弥补家教和情感上的缺失,甚至进一步扭曲着亲情。两个儿子有时会相互攀比,都认为对方用父亲的权力赚钱多,自己吃亏了;到了父母家,见到合心意的东西就直接拿走,招呼也不打一声,致使张茂才夫妇后来不愿意再给儿子家里的钥匙。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2 21: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