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张庭夫妇赚钱"魔性"行为不断 员工跪地领粥遭网嘲

京港台:2021-2-1 23:02|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张庭夫妇赚钱"魔性"行为不断 员工跪地领粥遭网嘲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甜美可爱的小姐姐单膝跪地,接过老板端来的一碗腊八粥后,毕恭毕敬送上一句“祝您平安健康”,接着满眼笑意起身离开,让位给后面排队的同事继续行“跪拜礼”。

  

  这样一场魔幻的公司施粥活动被拱上热搜后,镜头中白发苍苍的老板林瑞阳成了众矢之的。尽管女员工出面解释,称老板是“人生导师”“如兄如父”,“给长辈下跪是应该的、有教养的表现”,但一番表忠心发言,更引发了网友对这种扭曲品牌文化的质疑。

  作为娱乐圈最具魔性的夫妻,林瑞阳和张庭两人从明星变身微商大佬后,大型迷惑现场可以说是常看常新,见怪不怪。

  

  ·林瑞阳为了宣传品牌,不顾形象扮女装,与年轻时的英俊模样判若两人。

  一个是当年的“台湾(专题)当红小生”,一个是很多人童年记忆中的“酒窝女神”,在从男人出轨、小三上位争议中走出来之后,这对情侣似乎受到命运的格外“眷顾”。

  他们借助2014年创立的化妆品牌TST庭秘密(简称TST)建起微商帝国,5年内就拿下“21亿纳税大户”的战绩。企业赚钱能力动不动就是“上亿级别”:员工被鼓励5个月赚20亿、仓库一囤货就是四五十亿、品牌创立5年总销售额27亿……进入公司大家庭的员工们,可以成为老板的“干女儿”,也可以做老板娘的“干妹妹”,老板一开口就是“教你创业、带你发财”的鸡血。

  如此“浮夸”的企业文化,自然招来各种不屑和鄙夷的声音,“张庭夫妇是邪教吧?”“这不就是传销吗?”“对他们真是没好感”.....

  可越是被瞧不起,越是赚疯了,当drama夫妻变成“行走的摇钱树”,魔性不可挡。

  “明星们的脸”&“妹妹们的爱”

  2019年1月24日,上海市青浦区一次百强企业表彰会,将一直闷声发大财的张庭夫妇送上热搜。

  表彰会上,在2018年纳税最高企业中,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21亿元人民币(专题)的数额荣登榜首。该公司正是张庭夫妇所创立的护肤品牌TST的母公司。

  

  ·林瑞阳(左)代表企业领取“2018年度纳税最高奖”。

  “冻龄女王张庭的御用品牌”,这是TST的宣传语。夫妇两人,一个借用美貌和名气为品牌代言,一个在幕后运作公司,配合天衣无缝(电视剧)。

  当年在台湾闹出“小三上位”事件后,张庭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发布会。会上,她情绪失控(电视剧),大哭特哭,最后哭到差点休克,瘫软在桌上,被人架着离开了现场。

  

  当时两人一个为自证清白“绝对不会嫁”,另一个言之凿凿“绝不会再娶”。后来的事大家也知道了,他们转战大陆,不仅结了婚,还逐渐脱离娱乐圈,在商场另起炉灶。

  林瑞阳从商后先是在房地产市场大赚一波,在行业逐渐萧条时,他又转变思路,把目标瞄准(电视剧)了新兴领域——微商。

  自从进入微商行业,林瑞阳和张庭逐渐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愈走愈远,为赚取品牌话题度下足了血本。

  在品牌活动上,林瑞阳不惜形象扮成女性,穿上露背装、脸上浓妆艳抹,在舞台上热舞。

  

  ·林瑞阳穿露背装宣传TST,也是够拼了。

  

  ·将近60岁的的林瑞阳穿着小粉鞋卖力歌舞。

  不少女性员工在微博晒出与林瑞阳的亲密合照,他们时而贴脸摸头,时而嘟嘴卖萌↓↓

  

  现场活动中,林瑞阳更是紧紧抓住TST西南大区的负责人阿紫的手,不住摩挲↓↓

  

  而张庭对这些过度亲密举动则是毫不在意,回应称“都是妹妹们、家人们”。这份“大度”让网友们大跌眼镜。

  在品牌发展阶段,张庭夫妇在娱乐圈积累的人脉派上了大用场。

  TST宣传界面显示,陶虹夫妇以及曹格夫妇都有参股,演员明道也在股东之列。

  

  ·明道在TST活动上,依次亲吻员工颈部。不得不说,涉足微商后的明道,往日成熟稳重的形象已经不复存在……

  除了有大咖老板们的鼎力宣传,还有一众明星为品牌站台:林志玲为TST胶原蛋白饮料代言,刘涛赵薇范冰冰张馨予等也纷纷在网上晒出亲身使用TST产品的照片。

  

  ·TST一场慈善感恩晚会,就能聚拢各路明星大咖。

  有了娱乐圈半壁江山的加持,TST品牌尽管知名度不高,但近年来屡屡创下惊人业绩。

  微博上有代理商晒出公司的年度销售业绩总结,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品牌成立5年间累计销售额27亿元。2020年“双11”期间,产品单日销售额破亿。

  从纳税额上看企业的赚钱能力更直观。2017年,张庭夫妇就创造了年上税12.6亿元的佳绩;到了2018年,纳税额就高达21亿,让人啧啧称奇。

  当然,这些耀眼的数字不仅来自于护肤、彩妆、洗化用品一条龙,他们还有美容仪、红酒、保健品、卫生巾,甚至一些服装品牌。

  对营销之道颇有心得的张庭,在直播时代到来时,也没有落后。

  2020年6月10日晚,张庭首次抖音直播,创下2.5亿元的营收,当天就妥妥坐上抖音“带货一姐”的位置。“双11”期间,连抖音重金请来的罗永浩也被她远远甩在后头。

  

  ·2020年“双11”后,抖音公布的带货能力排行榜。

  “神奇疗效”&“邪教口号”

  知名度不高却卖到爆的TST,到底有什么秘诀?

  TST品牌宣称产品使用的是活性酵母成分,采用了荣获国家专利的三菌合一的理念,并运用低温包裹的技术提高酵母的活性,具有美白、抗衰、保湿、祛痘、修复等功效。张庭也多次在节目中称,使用TST护肤品的功效堪比胶原蛋白美容针。

  口碑危机始于2016年。当时,上海的崔小姐发微博称,用了TST的活酵母产品后“惨遭毁容”,医院诊断为皮肤过敏发炎。

  随后,TST和崔小姐陷入了漫长的扯皮。客服称这是正常的排毒过程,而后公司又单方面发出声明,称崔小姐的脸已经恢复。但崔小姐直接否认,并称对方在交涉中态度强硬、推脱责任。

  

  ·曾号称“中国第一狗仔”的卓伟下场发微博力挺崔小姐。

  此事引发广泛关注后,张庭发表长文回应称,TST产品依法合规三证齐全,且有专业的第三方检验检疫机构做卫生安全性试验。每个用户的肤质不同,所以会对化妆品产生不同反应,将会继续联系消费者解决此事。

  当年7月,《消费者报道》发文称,已收到多名消费者的投诉,在使用TST活酵母产品之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脸上出现硬疙瘩、痘痘等不正常症状。

  除了被质疑有烂脸的风险外,TST的产品和成分似乎也经不起推敲。

  《环球人物》记者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搜索TST发现,该品牌在“国产特殊用途化妆品”类别中仅有15项产品,而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中,则多达69页。而“特殊和非特殊”的区别,从申报管理模式上看,前者为注册制,后者为备案制,即前者须统一由国家审批,上市手续更严格,后者则只需在省级监管部门备案即可。

  此外,记者发现,在此前经多家媒体曝光后,包括“TST御龄粉妍轻肌精华液”“TST冰肌如玉修护冻膜(花漾粉)”“TST柔雾丝滑粉底液”等多款产品的备注中,红色字体的“责令改正”标识仍然没能抹除。

  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上,记者查询TST产品成分发现,所谓的活性酵母,只是“二裂酵母发酵产物溶胞物”。记者查询专业资料发现,这种成分与酵母菌并无关系,更与宣传的“活酵母”相去甚远。通过添加“二裂酵母发酵产物溶胞物”,可以达到保湿、柔肤的效果,但大肆宣传的“逆龄”“美白”等效果是无法实现的。

  

  除此以外,TST的营销模式也被质疑涉嫌传销,一度被网友称为“邪教组织”。

  虽然TST官方多次声明自己与传销具有本质区别,也努力规避了销售分三个等级、取消了“收入门费”等传销特点,但资料显示,TST产品所采用的销售模式是多层级代理体系,包括提成返点层级模式(代理越多收入越高)、团队计酬方式(以下线的业绩结算上级的报酬)、代理商只做销售等方面都符合传销特征。

  在TST招代理的界面上,超大号字体的“庭秘密代理,下一个百万富翁就是你”宣传语,让浓浓的传销味扑面而来。

  另外,化妆品行业本身的“暴利”属性,也让张庭夫妇在赚到盆满钵满的同时,逃脱不了用户对其“昧著良心”赚钱的质疑。

  据新浪财经报道,有知情人士曾在知乎爆料,TST之所以这么挣钱,是因为产品成本极低,一张面膜售卖298元,然而进货价却只有14块钱。

  完美滤镜VS惨烈口碑

  TST的员工和受众大多有一个共同特点:因为需要照顾家庭和孩子,没有固定工作,但希望通过微商成就自己“独立女性”的梦想,借由此实现经济自由,赢得在家庭和老公心中的地位。

  为了吸引这部分用户,“微商教母”张庭似乎有意识地打造起了榜样的力量,甚至让“成为张庭”变成女性成员共同的愿景。

  “阔太太”人设,是张庭宣扬财富密码的第一步。

  为此,她曾不止一次自曝拥有可以俯瞰黄浦江、自带空中花园的豪宅。在一档综艺里,人们终于一窥豪宅全貌:黄金地段,一线江景,豪奢巴洛克风,无敌大露台上还有一块菜地。

  

  而张庭作为老板娘也相当豪气,用福利让员工们看到自己正一步步向美好生活靠近。

  下血本办邮轮主题动员大会,犒劳帮他们微商卖货的精英员工↓↓

  

  为员工送上年终奖,最高奖金达到10个月工资↓↓

  

  2020年,张庭夫妇花了17亿买下了黄浦江边一座大楼,并送了好友兼持股人的陶虹、明道各一层,这样的壕气一度刷爆社交平台↓↓

  

  他们还为员工发放了定制银行卡(卡号一串666666也是很666了)↓↓

  

  有了金钱傍身,张庭最终还需要一个“幸福家庭”来打动女性员工,她与林瑞阳日常秀恩爱便成了家常便饭。

  张庭曾透露,她在家习惯跟林瑞阳撒娇叫“爸爸”,晚上去厕所也要对方背着去。

  刚开始上节目秀恩爱的时候,两人对外声称是林瑞阳求婚了8次,张庭才同意。现在婚结了,娃也生了,林瑞阳还是动不动下跪、求婚一条龙。

  

  

  成功、美满、活力无限,通过完美的“人设”,张庭仿佛成了一个滤镜。透过滤镜,团队成员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在自己营造的品牌圈子中,张庭被奉为“教母”。可圈子之外,她的光环和滤镜全部失效。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夫妻俩捐了两千万,拉了不少好感,似乎正能量满满。可大环境并没有改变,但凡投资伙伴在微博上带货TST,留言中就会被网友的质疑淹没。这种口碑泥石流,任做慈善也难以挽救。

  

  ·但凡陶虹发布与TST相关微博,评论区都会被网友质疑的声音“攻陷”。

  明星做微商早已经不是新鲜事,如果是合法经营,赚钱各凭本事,无可非议。但如果夸大产品宣传效果,靠积累的名气换取商业资本,靠立人设来赢得用户,那就另当别论了。

  尤其在丧失了“国民好感度”之后,张庭夫妇未来的路,或许只能自求多福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5 20: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