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陕西被拐男童34年后回家:被拐2年获救,民警家长大

京港台:2021-4-18 19:45| 来源:上游新闻 | 评论( 21 )  | 我来说几句


陕西被拐男童34年后回家:被拐2年获救,民警家长大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从河南长葛养父母家,到陕西渭南亲生父母家,只有456公里的路。为了回家,37岁的孙俭用了34年。

  今年4月17日,在众人的簇拥下,孙俭终于见到了亲生父母。一时间,双方拥成一团,泪如雨下。哀嚎声、鼓掌声、欢呼声、鞭炮声此起彼伏。

  见面后,父子俩颇为激动。他们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终于等来这一天,这么多年的寻找,再苦也算值了。

  然而,细数34年的过往,周遭的人和事改变了太多。即使是在外人看来,这条寻亲路也不平凡。

  

  ▲4月17日,陕西渭南,被拐34年后,孙俭抱着自己的儿子回家。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一袋烟的功夫,我把儿子弄丢了”

  一切的缘起,发生在34年前。

  1987年10月18日,老潘家的儿子丢了,急得老潘直跺脚。一时间,家里、村里能找来帮忙的人都叫上了,众人纷纷外出寻找。

  老潘记得,当时,他几天没合眼,骑着自行车绕着县城漫无目的地找了几天,也始终寻不到儿子任何踪影。

  直到老潘的身体实在扛不住了,连扶自行车的力量都没有时,他才确认,自己真把儿子给弄丢了。

  老潘的家,在陕西渭南华县(如今为华州区)东周村。多年来,老潘曾无数次向外人讲述过儿子丢失的过程。

  老潘儿子叫潘铁山,小名山山,1984年9月6日出生,丢失时,身高不足1米。

  山山丢失那天,是1987年10月18日。那天,老潘的母亲过生日。

  当天一大清早,老潘骑着自行车带着山山去给母亲过寿。出事前,山山在父母家院外玩耍。老潘记得,自己“一袋烟”的功夫,山山就不见了。

  起初,老潘还在思量,是不是因为自己此前训斥过儿子,儿子跟自己怄气,跑了。

  为此,多年来,老潘始终自责,“我当时就不该吼娃,都是我把娃给弄丢了。”

  山山的丢失,让这户农家陷入巨大悲痛。

  由于接受不了这一切,老潘的妻子几乎天天在家哭泣。老潘记得,妻子数次哭晕,被人救醒后,又继续哭。如此反复,嘴里还始终不停喊着山山的名字。或许由于伤心过度,此后,妻子的行为开始变得越发古怪。

  老潘说,山山丢失后,他们家已无法恢复如常。他也不知能做什么,只能拿着油印的“寻人启事”,和女儿骑着自行车分头沿着路去张贴。

  在他看来,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打消他对儿子丢失的懊悔。

  很多次,老潘幻想着有人看到“寻人启事”,能把山山给他送回来。但在那个缺乏通讯的年代,老潘发出的“寻人启事”上,连个电话都没有,更无人跟他联系。

  老潘记得,有时,新贴的“寻人启事”很快被人撕掉。他能做的,继续贴上新的。

  每听说谁家得了一个儿子,头上有一个“旋儿”,老潘都忍不住想去瞧一眼。多年来,他收获信息不少,但结果,每一次都让他很失望。

  

  ▲4月17日,陕西渭南,被拐34年后,孙俭终于与亲生母亲相见,相拥而泣。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拐卖大案告破,警察收养了找不到父母的孩子

  老潘正在寻找儿子潘铁山的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警方也在对拐卖人口案件进行严厉打击。

  1989年3月,河南省长葛县(如今为长葛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破获了一起跨省团伙拐卖儿童案。

  时任长葛县公安局交警支队指导员孙泮海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该团伙涉案多人,且团伙内部分工明确。其中,有人负责诱拐儿童,有人负责运输,还有人负责联系买家。

  警方顺藤摸瓜,除了抓获该团伙成员外,还从多处买家手中,解救了5名男童。

  按照嫌疑人的交代,警方迅速前往案发地寻访被拐儿童亲属,并成功将其中4名男童送返回家。

  但在该案中,一名男童的亲属,警方始终无法联系上。

  这名男童,是警方从长葛县大周镇一户农家里解救出来的。买家对于这名孩子的信息一无所知,从外形判断,男童估计有4岁左右。

  对于解救及被拐的前后经历,男童的记忆是模糊的。他不知道自己从哪来,只记得自己到了买家后,每天生活在一个大院子里,院里住着几个小孩。他也没上学,每天都呆在院子里劈柴、烧火、扫院子。

  警方多次对嫌疑人进行审问,嫌疑人的交代也颇为迷糊。他说,自己是在陕西渭南市大荔县火车站附近发现了这名男童。当时,男童跟着他的母亲。在火车站附近一棵柿子树下,男童在尿尿时,他趁男童及其母亲不备,强行抱走了男童,并上了开往河南的火车。

  河南长葛警方通过已知信息,多次前往陕西渭南市大荔县等地寻访,但始终无果。

  此时,一道难题摆在长葛警方面前:谁来照顾这名男童以后的生活?

  孙泮海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当时,县公安局党委制定了很多种方案,但均一一被否。“我们当时有个顾虑,如果有人领养了这个小孩,万一我们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后,领养人跟孩子有了感情,不肯放手咋办?”

  为了避免日后发生的其他问题,经过县公安局局党委会开会研究决定,这名孩子暂时由孙泮海的儿子和儿媳代为抚养,待日后找到这名男童亲生父母后,再交还。

  “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我们家都是共产党员,党性比较强……”孙泮海的儿媳说。

  但令孙泮海也没想到的是,此后,这个孩子会在他家抚养那么多年。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孙泮海曾被公安部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

  

  ▲4月17日,陕西渭南,被拐34年后,孙俭终于与亲生父母亲相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刚去养父家,几乎天天都在洗澡

  如今,孙泮海已经80多岁高龄,他仍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个男童的样子:十分瘦,身上除了皮只有骨头,感觉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一身深蓝色棉衣裤挂在他身上,看上去显得很不得体。

  孙泮海问这个男童,你都会啥?男童说,他啥都会,会劈柴、烧火、扫院子。

  孙泮海说,好,但你放心,在爷爷家,爷爷不让你干这些。

  为了让这名男童得到关爱,不被外人说闲话,孙泮海给男童起名叫孙俭。对外也说,这是他孙子。

  初到孙家,褪去一身油腻外衣,孙俭的状况让这家人倍感痛心。

  孙泮海的儿媳记得,刚来时,孙俭身上是真脏。污垢在皮肤上连成片,形成一层厚厚的“包浆”;头发里、头皮上,活跃着大大小小、长相不一的小虫,身上像得了皮肤病一样,存在大小不一的癣,还渗着血水。

  为了能给孙俭驱虫、除垢,他们找来一个大澡盆,让他泡在热水里,再用热毛巾一点点敷在皮肤上面除虫、除垢。

  至今,孙俭也记得,刚去孙泮海家,几乎天天都在洗澡,截掉身上污垢时,他只记得很疼。

  孙泮海的儿媳记得,一番收拾过后,孙俭看上去白净了很多。逐渐,她开始教孙俭读数、读唐诗。她发现,这孩子很聪明,教了就能很快学会,十分让人疼爱。虽然此时她已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听了孙俭的遭遇,她也愿意收养这个孩子。

  从此,孙俭开始管孙泮海的儿媳叫妈,管孙泮海的儿子叫爸。虽然孙家人对孙俭很好,但孙俭从小就明白,这里并非他亲生父母的家。

  关于身世,孙俭的童年记忆中,外界流言蜚语从未间断。常有人问孙俭,是爷爷对你好?还是爸爸妈妈对你好?

  此类说法让如今的孙俭都觉得,有些不怀好意。更让他觉得,“为什么我亲生父母还不来?”“我是个没有爸爸、妈妈要的孩子。”

  数年间,也曾有人专程跑来孙家寻亲,但始终无果。

  从外人的流言蜚语中,孙俭陆续听到,来寻访的人说,“我家条件不行,这孩子跟了我,还不如跟着这家。”

  一度,孙俭误认为,自己已经被父母抛弃。

  但在爷爷和养父母开导下,孙俭明白,至少,他们还很爱自己。

  

  ▲4月17日,陕西渭南,被拐34年后,孙俭与姐姐们相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寻儿心切,他“解救”并养大了一名男童

  自从儿子丢了以后,老潘从没来断了寻找儿子的念头。

  多年来,他去过山西、河南多个城市。他边打工,边打听儿子的下落。“听人说,这附近有谁家的娃是从陕西买来的,咱就想去看看,那是不是我家山山。”

  就这样一路寻访,1995年,老潘来到河南一处工地。如往常一样,他照例寻访。有一名工友告诉老潘:在附近一个村,有个盲人算命师领着一个男孩,年龄大概11岁左右,是从陕西来的。

  老潘悄悄跑去看了那孩子。他发现,这孩子跟自己的“山山”长得很像,头上一个旋儿,陕西来的,跟自己的二女儿长得一样,也是高鼻梁。“这就是我家山山。”

  可这孩子当时的处境并不好,衣服都是破的、烂的,身上脏的,“像要饭的一样。”

  老潘可怜这孩子,给孩子买了一个馍,孩子抓起馍,像拼了命一样,往嘴巴里塞。此番场景,让老潘更生怜爱之心。

  老潘笃信这就是他的“山山”,让这名盲人算命师把儿子还给自己。

  起初,盲人算命师并不同意,说这个男娃是他花钱买的。老潘必须给他4000元,他才会把孩子还给他。

  老潘说,当时,他一月工资只有450元,一时没有那么多钱,但又担心对方反悔,怕对方跑了,便赶紧回到工棚向工友挨个借钱。好不容易凑足了钱,老潘终于从盲人算命师手中换回了“山山”。

  领着解救的“山山”回到家,老潘告诉家人“山山”找到了,妻子抱着“山山”痛哭不已,病情也开始逐渐好转,

  但老潘的女儿坚持认为,这不是她的弟弟。此后,村里发了一场洪水,让山山仅有的照片也被冲走,寻找变得更为艰难。

  起初,老潘也不认可女儿的说法,但随着“山山”长大,老潘也隐约觉得,这孩子可能真不是自己的儿子。但男孩如果走了,在外面,无人照顾他,孩子不但会受苦,还可能学坏。

  “都是当父母的,咱就当帮别人养个娃吧,也算是积德。”老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

  为了不让“山山”在村里被人瞧不起,他逢人便说,这就是他家“山山”。

  如同一个秘密一样,老潘养着这个男孩,带他长大,帮他娶妻、生子。如今,这个男孩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但老潘和女儿依旧没有放弃继续寻找他们的“山山”,并做了DNA检测。

  “我就想,临死前能见一下我娃,我觉得就足够了。” 老潘说。

  

  ▲34年后,孙俭与家人团聚,并向帮助过他们的警察、志愿者表示感谢。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成家有儿子后,想找回亲生父母

  时间一点点流逝。

  在孙家人的照料下,孙俭逐渐长大。他上学、毕业,开始工作。如今,孙俭因为工作已定居安徽合肥市,开始有了自己的事业,也有了家庭和两个儿子。

  自从有了儿子以后,孙俭童年的记忆再次被唤醒。

  孙俭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经常看着自己的儿子,想着如果有天,自己儿子被拐了,他该有多痛苦,他该怎么活。“都是当父母的,我想我亲生父母肯定不会不要我的,或许,他们也在找我。”

  于是,孙俭有了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也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孙俭将想法告诉了养父母。

  “说实话,我们心里也不舍,毕竟养了30多年,但为了孩子能了却心结,我们也是很支持的。”孙俭养母说。

  2015年,孙俭与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取得联系,并在警方那里做了DNA检测。

  之后,在漫长等待中,在警方和“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今年4月13日,孙俭的DNA比对终于有了结果。

  孙俭才得知,他的亲生父亲,就是老潘。

  爷爷孙泮海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为孙俭感到高兴。34年过去,他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今年4月17日,在众人簇拥下,在养母的陪同下,孙俭终于再见亲生父母。一时间,双方拥成一团,泪如雨下,哀嚎声、鼓掌声、欢呼声、鞭炮声此起彼伏。

  在这一刻,34年的牵挂、痛苦、伤心、不解……似乎都在消散,但在村民们的议论中,34年的经历,又如此的沉重与艰难。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5 04: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