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维权女车主索赔5万 特斯拉:其仍未同意分析数据

京港台:2021-5-7 19:37|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评论( 18 )  | 我来说几句


维权女车主索赔5万 特斯拉:其仍未同意分析数据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5月6日消息,特斯拉“车顶维权”车主张女士发文宣布正式起诉特斯拉,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

  张女士表示,在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特斯拉公司及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发布不实言论,已经对自己和家人的工作、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张女士透露,5月6日自己在代理律师陪同下向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

  目前,法院已受理了相关材料。

  

  据张女士提供的诉状截图显示,其对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两家公司以及陶琳发起诉讼。诉讼请求为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张女士名誉权的行为并消除影响;其次,张女士诉求三被告向其书面赔礼道歉,并在媒体、微博等公开平台发布道歉信,并要求连续30日微博置顶;此外,张女士还诉求三被告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5万元。

  诉状中显示,张女士起诉理由主要是陶琳此前接受采访时发表的“近期的负面都是她贡献”“只愿意高额赔偿”“一定要坚持高额的赔偿”等言论;以及特斯拉官微对外声明中所谓“存在来自北京的团队”等说法。

  张女士认为,三被告公开言论和声明无中生有,违背事实,意图塑造其无理取闹、职业车闹的负面形象。这些言论已对自己和家人的工作生活造成严重困扰,因此提起诉讼维护合法权益。

  

  

  5月7日早间,特斯拉向新浪科技回应了特斯拉及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被张女士起诉名誉侵权一事,称面对张女士提起的诉讼,特斯拉会依法应诉。同时,特斯拉也会继续全力推动车辆检测事宜,给所有关注该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

  特斯拉称,当前继续全力推动车辆进行相关部门指定或监督下的第三方权威机构的检测事宜,争取帮助张女士尽快回归正常生活。但截至目前,张女士一直不同意接受相关部门指定或监督下的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

  此外,特斯拉声称始终与张女士积极沟通,真诚希望帮助其解决问题,政府有关部门也进行过多次调解,但在多方竭尽所能之下,张女士至今仍未同意分析车辆上的EDR数据以找出真相。

  以下是特斯拉回应全文:

  我们注意到,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向特斯拉及我司陶琳女士提起诉讼。

  我们一直以产品质量问题为重点,全力推动车辆进行相关部门指定或监督下的第三方权威机构的检测事宜,争取帮助张女士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但截至目前,张女士一直不同意接受相关部门指定或监督下的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

  事故发生时驾驶员是张女士的父亲,但其父亲本人并未出面说明当时的驾驶情况。张女士在事故发生时据其描述“正在车上玩手机”,截至目前,关于我们“刹车失灵”的指控为张女士口头描述,未有相关第三方认可的有效证据。

  近2个月以来,我们始终与张女士积极沟通,真诚希望帮助其解决问题,政府有关部门也进行过多次调解,但在多方竭尽所能之下,张女士至今仍未同意分析车辆上的EDR数据以找出真相。

  当前,为全体特斯拉车主提供更好的服务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关于张女士提起的诉讼,我们会依法应诉。相信法律一定会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

  同时,我们也会继续全力推动车辆检测事宜,给所有关注该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

  新媒体编辑:崔晓萌

  此前新闻

  特斯拉维权女车主:拘留5天没吃饭 "自称怀孕"为自保

  “向特斯拉维权,我从未后悔过。当时采取的行为方式有点过激,我在行政拘留的五天时间里深刻反省过,在未来的维权过程中,会更注意方式方法。”4月29日晚间,在距离特斯拉体验中心(郑州福塔店)不到500米的宾馆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见到了在上海车展期间进行“车顶维权”的当事人——特斯拉女车主张靓(化名)。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星 摄

  张靓称,在行政拘留的五天时间里,她一口饭也没吃,饿了就喝水。“根本吃不下饭。我买了一辆车,没想到把自己买‘进去’了。”张靓对记者表示,当时是因为喜欢特斯拉,“粉”他们家的车,买了车后还喜洋洋自拍,并推荐其他朋友购买。

  记者了解到,4月28日~4月30日,张靓夫妇连续三天前往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郑州市郑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相关事宜的沟通。“我现在的诉求就是,找到事情真相,维权到底。”张靓说。

  自称怀孕”系自保?

  “两个月的维权事件,我经历了太多太多,我的生活已经完全被特斯拉给改写了。”张靓说。

  今年上海车展首日,张靓身穿“刹车失灵”字样T恤站在特斯拉车顶高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因维权行为过激,张靓被上海警方通告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

  张靓表示,从3月27日至4月19日,特斯拉方面没有主动跟她联系过。“他们连一个电话、一条微信都没有。最初我决定去上海维权,就想去找特斯拉领导沟通,面对面直接解决这件事。到了现场之后,就听到保安在对讲机里说‘维权车主来了’,却没有工作人员出来对接,情急之下我就站上了车顶。”张靓说。

  “关于‘自称怀孕’,我确实有说过这个话。当时那种场面,作为一名女生,我也担心和害怕自己会受伤害,所以就说了那句话。”张靓称。

  据了解,事故发生后,张靓第一时间联系了特斯拉,并到郑州福塔店进行了沟通。“他们每次的回答都只有一个:我们店是特斯拉的直营店,总部在上海,需要跟上海总部的领导申请才能回复。”张靓表示,复读机式的答复,让她看不到希望,所以才最终决定去上海直接找特斯拉领导面谈。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星 摄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在最新发布的声明中表示,“自2月至今,我们一直都在尽最大努力与张女士及其家属积极沟通。”

  “从事故发生至今,我们始终是主动方,有段时间,我每天上午到特斯拉店里报到,下午6点离开,比店内销售上班还准时。我反复索要数据,但特斯拉工作人员都没有能给出答复。”张靓表示。

  车主质疑数据,提出三点诉求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车顶维权”事件的发酵,特斯拉被责令向车主提供车辆数据。最终,在4月22日,特斯拉对外发布了张靓车辆发生事故前1分钟的数据,并作出一份文字说明。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星 摄

  上述声明显示,在驾驶员最后一次踩下制动踏板时,车辆时速为118.5千米每小时。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后,车速持续降低,发生碰撞前,车速降低至48.5千米每小时。

  “我是眼睁睁看着车辆因‘刹车失灵’直接撞上前面车辆,最后撞在水泥防护栏上停下来的。特斯拉所说的车辆存在超速和违章仅是他们单方面的说辞,交警并没有这么下定论。我父亲是拥有35年驾龄的老司机,最基本的交通规则还是懂的,更不会拿一家人的生命开玩笑。”张靓称。

  对于特斯拉反馈的“事发时车主在副驾驶上玩手机”一说,张靓表示,在听到父亲大喊一声‘刹车失灵’前,她确实是在玩手机。“但在听到我父亲大喊‘刹车失灵’后,我就看到我父亲踩了两脚刹车后,车辆并没有制动,而是依然像子弹一样向前冲去。”张靓表示。

  “特斯拉未经我本人及我家人的允许,就对外发布车辆行车数据,已经严重侵犯了我个人隐私。虽然打印出来的数据有一沓,但特斯拉提供的数据中缺少刹车踏板位移、油门踏板位移、电机扭矩等多项关键数据。”张靓认为,近期虽然特斯拉连续发表了多条官方声明,但对其要求的提供事故前半个小时内完整行车数据的诉求,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不仅如此,张靓认为,特斯拉连续发布道歉声明主要是为了回应公众的议论,而非为满足她个人的诉求。“特斯拉在第一次对外发布道歉声明后,第二天下午(4月21日)就来找我,说我把展厅的车踩坏了,问我愿不愿意赔偿。”张靓说。

  记者了解到,从4月28日开始,郑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再次对双方进行进一步协调和沟通。“前两天监管局都是在与张女士(张靓)夫妇沟通,并了解其需求。今天(4月30日)涉事双方正式碰面,进行了简单沟通,具体沟通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公司与车主双方仍是以调解为主。我们也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件事,越快推进第三方检测越好。”特斯拉中国相关负责人表示。

  面对记者,张靓表达了自己的诉求。“首先,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公开场合说我向特斯拉索要巨额赔偿。我希望她能拿出证据来。如果拿不出证据,她需要给我公开赔礼道歉;其次,特斯拉至今没有提供完整数据,我需要他们尽快提供事故前半个小时内完整原始行车数据,正面回应我的质疑,履行自己的承诺;对于特斯拉未经我允许就对外发布行车数据侵犯个人隐私权等问题,我希望在政府相关部门协调下,个人权益能得到相应保障。”张靓表示。

  延伸报道:

  继续硬刚?特斯拉“还原”女车主维权过程,称背后“有人”

  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与特斯拉的纷争,仍未取得和解。

  4月28日上午,特斯拉在官方微博公布与维权车主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并“还原”了张女士的维权过程。

  虽然特斯拉称“感谢”张女士的回应,但在事件说明中,特斯拉称李先生(张女士的丈夫)明确表示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并称有网友提供信息的显示,封某某、韩某等人是此次车展“维权”事件的主要组织策划者。

  而在4月27日,张女士曾称此次维权事件,是其个人行为,与其他人无关。

  特斯拉首次“还原”张女士维权过程

  特斯拉的最新声明中,表示会与张女士继续联系,但在无明确进展的前提下,为尽快解决问题,同时也积极与各级主管部门沟通,申请在相关部门的指导监督下启动调解,争取尽快由有资质的第三方权威机构开展检测。

  但引起热议的,是特斯拉首次“还原”张女士的维权过程。

  2月22日凌晨,张女士首次将车辆拖至河南圣易睿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停车位。3月5日,特斯拉工作人员与张女士沟通时,张女士认为,特斯拉随时可以修改数据,不信任特斯拉的后台数据,坚决拒绝对其车辆进行任何形式的检测。

  特斯拉还称,在工作人员提出可以寻找专业检测机构去鉴定时,其丈夫李先生表示,只有检测结果为刹车失灵才会接受,否则绝对不认可检测结果。

  此前,特斯拉中国副总裁陶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态维权的事主“背后有人”,特斯拉今天的声明再次提及这一点。

  “李先生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特斯拉在声明中提到。

  4月19日,张女士在上海车展特斯拉展台进行过激“维权”,后被拘留。特斯拉还表示,自称怀孕三个月的张女士,后经警方证实并未怀孕。

  

  声明中,特斯拉还表示,有网友提供信息表明封某某、韩某等人是此次车展“维权”事件的主要组织策划者,“我们保留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权利。”也有网友猜测,韩某是曾经购买了一辆特斯拉切割二手车的网友“韭黄-韩潮”,封某某则是汽车博主“封士明”。

  

  各执一词的数据仍待解

  至于维权一方的张女士,4月27日曾解释自己的维权只是个人行为,与网络谣传的蔚来等无关,4月28日,特斯拉最新声明发布后,她在个人微博中转发了“韭黄-韩潮”的评论。

  事到如今,张女士车辆事故发生时的速度、刹车系统情况,依然是双方争议的焦点。特斯拉今天的声明再次强调,张女士的车辆在踩下制动踏板前的车速为118.5km/h,制动期间ABS正常工作,前撞预警及自动紧急制动功能启动并发挥了作用,并在事故发生前成功将车速降低至48.5km/h,未见车辆制动系统异常。

  而张女士一方则认为,118.5km/h的时速为编造数据,而特斯拉透露数据给媒体,也涉嫌侵犯隐私。

  业界人士认为,虽然特斯拉公布的数据,显示刹车系统、以及ABS等等参与了工作,但在缺乏刹车踏板行程数据等更多数据的情况下,难以判断特斯拉的刹车是否存在所谓“失灵”、或性能较差的情况,相关部门的介入以及第三方的监测依然是关键所在。

相关专题:维权,特斯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0 18: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