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昆明5天追象之路:连夜围堵 在庄稼地里数大象便便

京港台:2021-6-7 20:09| 来源:红星新闻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昆明5天追象之路:连夜围堵 在庄稼地里数大象便便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大象一路北上,“我想去省城看看”的愿望,大概率是要落空了。

  

  ▲北上的野生亚洲象群

  据官方消息,截至6月6日17时,象群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乡赖家新村附近活动。此处临近玉溪市易门县,距离晋宁区主城40公里,距昆明市主城区80公里。

  从6月2日上午,媒体刊发报道“预计当日下午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后,北迁象群再次引发一波流量高潮。此前5月27日,象群进入玉溪市峨山县城时,就已吸引了一波关注。

  

  ▲央视6日报道截图

  在已有同事驻点的基础上,2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被增派往昆明,工作就是——“追大象”:看到了大象踩进庄稼地里脸盆大的脚印,和渣土车司机一起连夜围堵象,最后更有幸目睹15头野生亚洲象本尊……

  但别以为追大象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象群每到一处,政府都要出动大量人力物力,阻止大象进村、进城,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以及大象的安全。

  毕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而且是野生的,咱们可猜不到它的大脑瓜里想的是啥。

  Part1

  目睹15头大象走出森林

  “大象进昆明啦!”6月2日23时50分许,昆明日报刊发消息称,当日21时55分,象群向北迁移,沿玉溪市红塔区春和街道老光箐村北侧前进,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目前位于双河乡火草坝附近。这则消息确证了之前专家“野象群极可能进入昆明”的说法,原本轻松的事态变得严肃起来。我一把被赶到前线,目标,追象。

  如何进入核心现场,拍到大象的画面,才首先需要考虑的。

  2日下午,我和同事已多方了解到,象群已在临近晋宁区双河乡核桃园村的区域内活动。当晚,和同事驱车在去核桃园村的路上,发现必经之道已设卡,多辆重型卡车和政府车辆正在有序进入。

  交警称,当地已组织多部门力量在村里处置,但他们也回答不了,“大象究竟有没有进村?”

  

  ▲宝夕公路宝峰村设卡

  3号上午,我和同事从玉溪出发,准备再去双河乡碰碰运气。路上,通过村民了解到,象群已由火草坝转移至料草坝村向南500米处的螺蛳塘箐。没曾想宝峰村入口已经排起了长队。执勤民警告知,象群活动至料草坝村,宝夕公路(宝峰到夕阳)封闭,具体开放时间待定。

  难道这就结束了吗?不,掉头,抄小路!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将车开进了大山深处,深山中手机一度没有信号。上山下山,左绕右绕,一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一处翻山即可到达核桃园村的地点。

  远远一看,怎么这儿还有个卡点。特警小哥哥走到车门前,“你们怎么又来了?”嘚,6月2日同事就跟他打过照面。于是,我们又被“劝返”了。

  所幸,下山途中,开车的同事发现另外一条路。顺着这条道,我们上到了宝夕公路,通过双河乡,又到了通往核桃园村的卡点,再一次被拦下……继续抄小路,一路颠簸,终于到了料草坝村。

  

  ▲地图示意,1为火草坝,2为螺蛳塘箐,3为料草坝,4为老江河村,5为法古甸村

  我和同事们兵分3路,进入了螺蛳塘箐。螺蛳塘箐是一处东西向山坳,两山之间的平地上有几处农房和养鸡场,还有十几亩农田,种着蔬菜和烤烟。山坳北坡停着数十辆渣土车严阵以待。

  3日16时30分许,只听得有人说大象出来了,便急忙跑上山坡一看,嗬,山坳南边不正是心心念念的北上野生亚洲象群吗?

  端起手机,调整焦距,发现象群正向着山坳里面移动,有的一边走还一边用鼻子扯着草根送进嘴里细嚼慢咽。彼时又一起强降雨,十多头大象围在一团,成年象将幼象护于身下。

  

  ▲象群蜷缩在一起(电视剧)避雨

  10分钟后,天气放晴,大象也开始慢慢向山坳出口移动。出口处,有3名工作人员正在往地上放置新鲜的玉米秸秆。我则一边拍视频一边往回传,终于在17点20分,象群踏上了宝夕公路。

  

  ▲大象走出手机画面

  17点24分,我又完整地拍到了象群往南行进的过程。数一数,不多不少,正好15只,当天任务圆满完成。(见报道:向南移了!围堵加食诱,15头北上亚洲象饱食后踏上宝夕公路主路)

  Part2

  和渣土车司机深夜堵象

  渣土车司机邹师傅是我在核桃园村卡点逗留时认识的,彼时他和其他四十多名司机正在此待命。当时也只是闲聊了几句,并不知姓名,后到了螺蛳塘箐,不曾想又遇着他,因为天降暴雨,我便上了他的车。

  邹师傅今年36岁,云南曲靖人,3年前到某运输公司当司机,现在已是车队的队长。邹师傅皮肤黝黑,有着云南人的开朗与精明,跟他聊天时,他时常放声大笑,在指挥其他司机时,又沉稳淡定。

  

  ▲40余辆渣土车在核桃园村卡点待命

  邹师傅所在公司6月2日白天接到城管部门的通知,“大象可能进入晋宁境内,车队待命参与围堵。”3日凌晨2时,他们正式接到命令,赶赴核桃园村卡点继续待命。3日14时,他们再次接到命令,“大象可能出山,车队到螺蛳塘箐待命。”

  于是,我看着和其他40余辆渣土车,浩浩荡荡地通过卡口,往料草坝方向开去。出发前,他还兴高采烈地告诉我,终于要见着大象了。在他朴素的认知里,“象,代表着吉‘象’如意。”

  邹师傅确实比较幸运。3号下午,我见象群上到宝夕公路往南拐过弯后再未回来,便离开与同事汇合。不曾想,这群大象于19时许又折了回来,彼时邹师傅刚吃完政府送来的盒饭,正在同事的车里休息,他们的车就停在宝夕公路上。

  也就那时,一头成年象凑到车头,斜着头用眼看了看他俩,邹师傅用像素不高的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最后,因为渣土车和壕沟的缘故,象群只得望北兴叹,转头向南去了。

  

  ▲邹师傅拍到与大象与他对视的画面

  4日下午,我们开车继续跟踪大象,结果在料草坝村被拦下。于是在村里兜兜转转,寻找可报道的新闻素材。一直到傍晚8点左右,我又遇到了邹师傅,爬上车又开始闲聊。

  20点30分许,邹师傅接到电话,要求前往夕阳乡待命。想着能再次近距离跟踪大象,我便要求同行,他欣然同意。倒车,打方向,踩刹车,踏油门,这个比大象还大的渣土车,在他的手上就如玩具一般,每个节点都能踩到位。

  21时许,车队到达下午大象活动的法古甸村,对讲机内传来声音,“大象在南方向摇摆不定,堵住不让北上。”21点37分,车队向前驶进2.1公里,在一处水泵站停下。

  发现前面300米处警灯闪烁、警笛大作,无人机高空盘翔。“大象应该就在前面了。”不过当时天黑黢黢的,啥也看不见。

  车队司机们也被要求长按喇叭,大概是觉得长按枯燥无聊,邹师傅在对讲机里告诉同事,“来,打个节拍,123-456……”

  

  ▲警灯闪烁,象群就在不远处

  22点30分,刺耳的汽笛声终于静止,只剩下警笛声。坐在车内,邹师傅老家的妻子打来视频。10岁的女儿用稚嫩的声音说到,“爸爸,我想看大象。”

  “大象在前面的树林,天黑看不到。”

  “爸爸,大象为什么来这里呀?”

  “大象在找新家,但不能进城,也不能进寨子。”邹师傅耐心地解释道。

  接完视频,邹师傅又刷起了抖音,打发无聊时光。他向我们展示了他老板拍的抖音视频,视频里,一名身穿冲锋衣的中年男子,站在冰天雪地里,旁边是一辆红色的SUV。接着,他又刷到了北上群象的视频。“我们就是大象的跟屁虫。”他打趣道,只要大象出了安宁,“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

  不一会儿,警笛也停了。夜里下起一阵雨,山村的空气更加清新。倦了的邹师傅递给记者一床被子,自己躺在了驾驶室后座。

  凌晨2时许,有人敲车门送来夜宵,并告知大象远去,车队可以撤回晋宁。我当时既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可以不在硬邦邦的副驾驶上对付一宿,失落的是白天可能追不上大象也拍不到画面了。

  

  ▲4日深夜的渣土车队

  在征求同事们的意见后,车队决定回撤。经过核桃园村时,又遇上一场大雨,邹师傅在对讲机里提醒同事开慢点,“高高兴兴看象,平平安安回家。“

  Part3

  在庄稼地里数大象便便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此次野象群进入昆明晋宁区内的行进路线为,6月2日22时许抵达双河乡核桃园村火草坝,当夜向北偏西迁移至料草坝村螺蛳塘箐附近;3日晚在老江河村村后的象鼻山栖息,4日下山在法古甸村内溜达,接着向西南再转西北迁移,于5日凌晨进入夕阳乡绿溪村;6日持续向西北迁移,中午在夕阳乡高粱地村附近森林休息,截至6日17时,象群又向西南迁徙至夕阳乡赖家新村附近。

  

  ▲“断鼻家族” 成员 图据云南日报

  据官方披露数据,4日内象群总位移里程为33.2公里。红星新闻记者观察发现,大象进入晋宁区境内后,不仅没能继续北上进主城,进入的村落只有法古甸村,其他村庄受影响较小。不得不说,此次政府准备工作做得到位。

  

  ▲冒雨监测象群的工作人员

  昆明发布官微3日消息显示,2日晚野象群进入晋宁区双河乡,云南省林草局协调无人机检测团队、应急处置团队、亚洲象专家全部转场,提前研判和通报迁移路线,指导当地全面开展布防工作,要求高度警惕、高度戒备、全力防控,切实保障人象安全。

  同时,昆明、晋宁两级政府启动应急处置预案,现场12架无人机不间断检测,全面开展布防工作,紧急增调渣土车,封堵周边入村道路,迅速组织群众撤离,实施投食有道,确保人象安全。

  

  ▲大象拧开水龙头喝水画面

  6月5日下午,我们进入法古甸村探访,发现4日象群从山上下来后,先是闯进一村民家偷吃了大米,后又转悠到了供电所,一头大象打开了水龙头,饱饮之后还不关水龙头,接着糟践了村民种的豌豆苗,还在地里拉了不少便便,在村里来回转转悠悠后,又钻进了村南边的林子里。

  

  ▲大象经过的庄稼地

  供电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为保护大象不受伤害,大象逗留时特意关了电网。而早在大象进村前一天,村委会就挨家挨户通知村民,统一到安全地点集结,至5日凌晨4点才回到家中。

  我们进村探访时,正遇着双河乡政府工作人员拿着表格向农户们统计受损情况。工作人员告诉我,已到农作物收割期,“该采的都采了,损失不大。”村民则表示,影响不大。

  

  ▲被大象破坏的庄稼地

  多位受访者均表示,此前只在动物园看到过大象,像这次在田间地头、马路院落看到野生的亚洲象,并且拖家带口的,还是有生一年第一次。

  

  ▲亚洲象迁徙路径 图据云南日报

  如果从去年3月离开西双版纳勐养子保护区算,“断鼻家族”已出游1年3个月了。如果按传统意义我国亚洲象活动分布范围来看,今年4月16日,这群野象突破了我国亚洲象研究有记载以来传统的活动范围,首次离开版纳普洱临沧进入到玉溪、红河多个县市,甚至到昆明郊区旅了个游。

  这一路上,人类没少为它们操心,又是菠萝、又是玉米的,在重重保护下,未发生严重的人象冲突。

  

  ▲正在觅食的大象

  不过此次野象群为何罕见北迁,至今没有准确的答案。相关专家分析主要原因有:一是自然保护区内亚洲象数量增加,食物量难以持续供应保障;二是象群离开保护区内取食甘蔗玉米等作物更加便利可口,无意回老家;三就是头象迷路了。

  截至6日17时,象群仍在晋宁区夕阳乡赖家新村附近活动。下一站,它们会去哪儿呢?

相关专题:昆明,云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9: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