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方称将载人航天领域与多国合作 港媒:没提美国

京港台:2021-6-16 19:54| 来源:观察者网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中方称将载人航天领域与多国合作 港媒:没提美国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香港最新动态!

  根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将于6月17日9时22分,乘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前往空间站天和核心舱。这是时隔近5年后,中国航天的又一次载人飞行。

  “他(季启明)在列出与中国载人航天计划合作的国家和国际机构时没有提到美国。”发射前,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助理季启明16日在发布会上关于中国载人航天国际合作的一番表态,引来香港(专题)《南华早报》的敏锐关注。

  《纽约(专题)时报》则在此前一天的报道中提到,由于美国对中国航天合作计划的限制,从未有过中国航天员进入国际空间站(ISS)。而此前与美国在空间探索上颇多合作的俄罗斯,正越来越转向中国。

  俄联邦航天局(Roscosmos)负责人罗戈津(Dmitry Rogozin)也在16日透露说,俄正在与中国和法国商讨,使用法属圭亚那的库鲁(Kourou)发射场,向中国空间站发射航天器。这也是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际伙伴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任务的一部分。

  

  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标识 澎湃影像图

  “他没有提到美国”

  16日,季启明在发布会被问及中国载人航天国际合作的有关情况时介绍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自立项实施以来,在航天器技术、空间科学实验、航天员选拔训练等领域,与俄罗斯、德国、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国家的航天机构,以及联合国外空司、欧空局等国际航天组织,开展了广泛的合作与交流。”

  进入到空间站阶段,中国将继续加大国际合作与交流的深度与广度。季启明解释说,比如配置在核心舱和实验舱上的科学机柜,均配备了标准化的载荷接口,具备开展各类科学实验国际合作的能力。

  他表示:“2016年以来,中国与联合国外空司合作,面向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征集有意搭载到中国空间站的合作实验项目。目前,已遴选出来自17个国家的9个项目。后续,我们还将与联合国外空司紧密合作,适时发布第二轮合作机会公告。同时,我们还正在与法国、意大利、巴基斯坦等国家,围绕在空间站开展基础物理、航天医学、空间天文等领域的空间实验进行良好的双边合作交流。”

  

  季启明 澎湃影像图

  季启明提到中国和俄罗斯在载人航天领域的良好合作关系。“现阶段,双方围绕近地轨道空间站和载人深空探测领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交流,正在沟通酝酿开展更多的合作。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共同实施更多的联合实验项目,为人类探索外空做出两个航天大国应有的贡献。”

  《南华早报》敏锐地注意到,季启明说,已经有不少国家和地区向中方提出中外航天员联合飞行的合作意愿,对此中方也总体上持欢迎态度。“但他在列出与中国载人航天计划合作的国家和国际机构时提到了俄罗斯、德国、法国、比利时、意大利、欧空局和联合国外空司,却没有提到美国。”

  路透社在16日的报道中,也关注到季启明的这番表态,同时提到美国。“美国立法禁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与中国进行任何合作。虽然已有240多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航天员已经访问过国际空间站,但从未有过中国航天员参访。”

  

  中方此次参与任务的3名航天员 新华社图

  路透社称,如果国际空间站得不到新的资金支持,国际空间站可能会在2024年退役,届时中国可能成为唯一运营空间站的国家。

  横亘在中美太空探索交流之间的,正是2011年4月美国国会批准的“沃尔夫条款”。

  当年,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商业、司法、科学及相关机构小组委员会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在美国财务开支法案中就添加了一条禁令,禁止中美两国之间任何与NASA有关或由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协调的联合科研活动,以及以反间谍为由禁止NASA所有设施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

  自那以后,每年美国国会的年度拨款法案中,都有这一条款,也包括去年12月颁布的2021财年支出法案。而这,也成为了中美太空探索正常学术交流的最大障碍。

  “俄罗斯太空计划的未来取决于中国”

  近期,俄罗斯方面也释放出在空间探索方面与中国深化合作的信号。16日圣彼得堡举行的全球空间探索峰会上,俄联邦航天局负责人罗戈津对塔斯社表示:“我们正在与法国同行讨论将法属圭亚那的联盟2号发射台改造为大型月球项目一部分的可能性,这样它就可以用于载人任务,包括向中国空间站发射航天器。”

  “我们也正在与中国同事讨论这个问题,这将是建立国际月球科研站(ILRS)的共同努力的内容之一。这个方案正在考虑之中,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塔斯社还透露说,欧空局是这些讨论中“最大的合作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塔斯社16日在报道神舟十二号时,强调的是中国和俄罗斯在空间探索上的合作。

  

  塔斯社:中国计划扩展与俄罗斯的空间探索合作

  早在去年7月,中国和俄罗斯两国航天机构就确定了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合作;2021年3月,中俄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谅解备忘录》,启动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合作;4月23日,中俄双方发布《中国国家航天局和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关于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联合声明》。

  本月8日,罗戈津同法国国家空间研究中心(CNES)主席菲利普·巴普蒂斯特(Philippe Baptiste)举行了视频会议。会上,双方就法国参加中俄月球站建设的可能性进行了讨论。

  《纽约时报》在15日的报道中称,过去20年里,俄罗斯与美国一起运营国际空间站。“现在,俄罗斯太空计划的未来取决于世界上新的太空力量——中国。”

  但报道中也渲染说:“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开始制定雄心勃勃的任务计划,与美国及其合作伙伴的任务直接竞争,开启了一个可能与之前一样激烈的太空竞争时代。”

  文章将俄罗斯转向中国的一大理由归结于“政治因素”。“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正变得越来越亲密,建立了一个强大(尽管官方并未明说)的联盟,反对他们认为的美国霸权行为。鉴于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太空已成为中俄两国关系升温的自然延伸。”

  

  5月28日,俄罗斯在阿穆尔州东方航天发射场发射“联盟-2.1b”运载火箭 澎湃影像图

  此外,报道也援引罗戈津本月发表的言论称:“如果美国继续实施影响俄罗斯太空计划的制裁,俄罗斯将退出国际空间站项目。”

  当然,《纽约时报》自己也提到,美国通过的“沃尔夫条款”,阻碍NASA与中国进行空间探索方面的合作。此外,由于政治方面的限制,美国主导的月球载人“阿尔忒弥斯计划”(Artemis Program)虽然没有“明确将中国排除在外”,但中国“似乎肯定不会签署”。俄罗斯也可能不会签署,因为它“倾向于中国”。

相关专题:美国,香港,航天航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4: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