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刷新认知!航天书记评院士不成殴打2老院士至重伤

京港台:2021-7-4 02:17| 来源:17谭 | 评论( 42 )  | 我来说几句


刷新认知!航天书记评院士不成殴打2老院士至重伤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来源 | 码头青年  作者 | 边城

  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国企和学界的某些人,但这件事还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6月6日,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张陶,谋求推荐院士不成,结果恼羞成怒,当众残暴殴打国际宇航科学院王晋年院士和吴美蓉院士,长达一个多小时,导致两位院士重伤。

  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2008年3月正式运营,注册资本120亿元人民币(专题),管理资金规模2,240亿元,履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赋予的产业孵化、资源整合、战略并购、投资融资等职能。

  

  公开资料显示,张陶出生于1964年,曾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计划经营部经济技术合作贸易处处长,香港(专题)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规划开发部总经理,香港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党委委员,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经营投资部副部长等。

  7月2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秘书回应称,事发后,派出所已介入调查,结果未出,公司已将此事上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张陶仍在正常上班,但当天不在公司。这位秘书说,事实与网传信息有些出入,具体情况还要等派出所的调查结果。

  多位接近王晋年和吴美蓉的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两位院士目前仍在住院中。

  《中国新闻周刊》的介入报道,基本证实了此事的真实性。

  出生于1936年的吴美蓉,是中国航天科技专家、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从莫斯科动力学院学成归国后,从事导弹控制研究。为使导弹按时发射和准确命中,她多次排除重大故障。她还为导弹延寿3倍、缩短2/3的发射准备时间做了大量工作,从而提高了型号的性能。通过她的努力,帮助国家解决了很多技术难题,节省了大量研发时间和上亿元资金,使我国的航天测控发射技术进入了国际先进行列。2014年,她获颁“冯·卡门奖”,是世界上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女科学家。冯·卡门是钱学森和钱伟长的导师。这个奖创立于1982年,是国际宇航科学院(IAA)最高奖项,被誉为“宇航科学诺贝尔奖”,每年授予一次,以表彰在科学领域取得杰出终生成就的个人。中国航天专家刘纪原(曾任航天工业部副部长、航天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兼国家航天局局长)和吴美蓉分别荣获此奖。吴美蓉也是国际宇航界获此殊荣的第一位女航天科技专家。

  

  国际宇航科学院(IAA)有一千多名来自83个国家的院士和通讯院士,由在航天某一领域或在太空探索科学某一重要分支有杰出表现的人士组成,选举过程非常严格。IAA成员科学院总体的管理权在于主席团,由主席、四个副主席、四个学部主席以及学部主席团成员组成。主席团成员有33名。吴美蓉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是负责院士评选和授奖的常务委员会成员。

  出生于1966年的王晋年院士,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理系,长期从事航空航天遥感技术与应用工作,是我国高光谱遥感技术与应用领域早期开拓者之一,1987-1995年间中日、中美、中澳、中德高光谱遥感合作计划主要完成人之一。2016年,入选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2017年,当选IAA主席团成员。

  

  从两位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的履历来看,他们无疑都属于顶级科学家。国际宇航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哪一家院士的含金量更高?一个是民间的,一个是政府的,起码在国内,中科院院士更牛。如果吴美蓉和王晋年是两院院士,借张陶十个胆子,也不敢打他们。

  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每年评选一次,想要当选,必须要通过三位已入选院士的推荐提名,经过几轮评选,主席团再进行最后评审。

  国内两大航天企业——航天科技和航天科工集团的人员,若想参选IAA院士,一般通过中国宇航学会通道帮忙推荐,其他单位个人可以自行找已当选院士帮忙提名。

  中国宇航学会与国际宇航科学院关系密切。中国宇航学会成立于1979年10月,是由钱学森等人发起,国务院、中央军委、民政部联合批准成立的国家一级学术性机构和法人社会团体。中国宇航学会参与 IAA 管理与会员服务,还可推荐 IAA 院士。

  早期,AA评选标准较高,国内当选者不多。但近年来,中国院士越来越多,水准也在下降。《中国新闻周刊》引述业内人士说法,“我知道的有当选的中国院士连基本的语言交流能力都没有,怎么和国际同行开展合作?很多国外人士并没有太把这一院士当回事,IAA组织的活动也没怎么参加。”到2018年,国际宇航科学院中国正式院士和通讯院士总人数已达112人。

  中科院一位航天科研工作者说,IAA院士在中国北方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不大被承认,也没有像国内两院院士一样给什么特别的待遇,但在南方的一些城市较受认可。

  了解这些背景,就能理解张陶为何邀请两位院士吃饭。

  以下内容来源于航天领域一位内部人士提供的文件——

  为了申报国际宇航科学院(IAA)院士,张陶托人邀请吴美蓉到航天投资控股公司办公室访问。

  吴美蓉提出同时邀请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主席团成员王晋年院士参加。

  2021年6月6日,张陶和他的司机到王晋年家楼下(枫林绿洲东门),接上吴美蓉和王晋年。然后驱车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平安西里大街31号航天金融大厦的航天投资控股公司总部办公室参观。

  参会人员还有航天投资控股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李莹、战略部马昌超、投资项目部周乐易、国华基金总经理付若愚。

  这一场合,宾主之间相谈甚欢。

  晚上七点后,在金融街上一个餐厅,酒过三巡,张陶提出今年要申请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希望两位院士给予支持。

  王晋年表示是初次见面,感觉张陶评选IAA还不够资格与条件,说了解之后再说。

  张陶发火说,他搞得很好,(航天投资控股公司)十年从八千万到现在上千亿。王晋年你混的这么差,这么缺钱,你王晋年跟着我,让我投资才会好。

  王晋年说,你有钱是你有钱,我穷归我穷,你有钱你给中国航天的梦想做了什么贡献?我没钱我做的是实现我们航天梦想的事。

  然后张陶就突然起身过来打王晋年,吴美蓉见状十分惶恐,强烈要求离席。

  当晚十点半左右,张陶和吴美蓉同乘一车,王晋年与张陶的两个属下乘坐另一辆车辆回到王晋年北京住所。

  “张陶此时冲入电梯前,在背后一脚将王晋年踹翻在地,劈里啪啦开始了对其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殴打,扇耳光、脚猛踹身体、勒颈,残暴侮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期间有多次被同行人员拉开,均被张陶挣脱后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疯狂殴打。此时,86岁高龄的老科学家吴美蓉已经被吓蒙,不知所措,战战兢兢不敢靠前,只能站得远远的边哭边劝,但此时已没有人听她说什么了。由于长时间殴打、勒颈,王晋年多次昏迷。”

  

  

  

  

  

  

  当晚十点五十分左右,王晋年蹒跚挪入电梯,张陶暴起,“一把推开此时正要进入电梯的吴美蓉的肩部,将86岁不满100斤的老科学家,摔出4米多远,仰面朝天不起。此时,张陶却对此毫不理会,仍奋力将王晋年拖拽出电梯,摔在地上,继续殴打,连续不断的殴打已经让王晋年失去知觉基本一动不动。张陶同行人员此时已基本放弃劝阻。吴美蓉被扶起只能扶墙站立,后腰部剧痛阵阵,吴美蓉一生从未经历如此境遇,此时已放声大哭,更是担心王晋年生命垂危,战战兢兢不敢靠近,又不愿离开。”

  

  

  

  “终于张陶打累了,王晋年得以喘息,再次被唤醒,迷糊状被送入电梯,但仍然不能站立,躺倒在地,后吴美蓉也进入电梯,电梯门尚未关闭之时,张陶再次暴起,冲入电梯,重重将吴美蓉撞倒在地,躺倒在电梯角落长久爬不起来,画面中只有两只脚一动不动。回到房间后吴美蓉发现已小便失禁,自身疼痛无法忍受,电话721医院后叫救护车送入医院,诊断为脊椎断裂,三天后手术,至今卧床不起。王晋年一直全身疼痛不已、头晕呕吐,到医院检查后发现王晋年右侧第3-6、9肋骨骨折、头部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

  据举报材料上说,王晋年回忆说,张陶打人期间一直在叫嚷“老子就是要当、老子有花不完的钱、老子就是要打死你......”王晋年被打倒在地,但始终不认可他够资格成为IAA院士,这更激怒了张陶,殴打二位院士长达1个多小时。

  依据航天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报告,吴美蓉胸椎轻度压缩骨折,腰椎滑脱。依据306医院和积水潭医院出具的王晋年的诊断证明,其多处肋骨骨折,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

  张陶为何突然暴起伤人?

  如果对自己的下属甚至上司拳脚相加,这个都不会让人惊诧若此,类似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起。但是对于两位资深科学家,尤其是对85岁高龄的吴美蓉老人,竟然也能暴力相向,怎么能下的了手?实在不能想象。57岁,按说年龄不小了,火气不该这么大,而且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纵使话不投机,那也不至于如此暴虐啊。官场上混到如此位置的,都是人精,心里不爽,可以使绊子用阴招,何必要大打出手呢。

  

  从照片看,张陶面相端正,戴着眼镜,显得甚为斯文。但从视频的截图看,这样一位“斯文人”,打起人来的架势竟然跟地痞流氓没什么两样。街头流氓打人,可能立马会被抓。但事发至今,快一个月了,张陶依然正常上班,像个没事人。而两位院士则躺在医院,只能靠他人网上申冤。

  知识在权力面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殴打他人导致一人肋骨骨折、一人脊椎骨折,这至少够得上轻伤了吧?如果是普通人干这种事,莫说大摇大摆正常上班二十多天,能逃脱几小时都算我输。

  明知有监控,在有多人见证目击的情况下,还能如此肆无忌惮地殴打老科学家,这位董事长和党委书记依仗的是什么?

  盛大的日子刚刚过去,无数国人正对国家和个人命运前途充满无限憧憬,但是一个受党教育和培养多年的干部,仗着有权有钱,任性妄为,挑战公序良俗,更挑战法律底线,难免让人失望和泄气。

  希望有关部门能早日拿出处理意见,更希望司法部门能依法介入,还老科学家公道,还知识以体面,让我们依然可以相信打人是不对的、高级干部打人更是要罪加一等的。 

相关专题:院士,航天航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9: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