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外卖APP藏“幽灵涉黄店”:提供“全套”涉黄服务

京港台:2021-7-12 13:43| 来源:新京报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外卖APP藏“幽灵涉黄店”:提供“全套”涉黄服务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外卖平台中,记者检索“足疗按摩”,其中一家名为伊人SPA养生馆的店铺,被平台使用橙色的鲜艳字体推荐:金水区按摩推拿评价榜第6名。用户60条评论,打出了4.9分的评价,记者留意发现,虽然多数评论为五星好评,但评论照片中无一显示该店的环境,多为与店铺无关的图片。

  本文5573字 阅读约需11分钟

  位于郑州市北三环金晨嘉园的伊人SPA养生会所,是一家在知名外卖平台上拥有“五星好评”,得到“放心到店”认证的养生馆,但依照平台上登记的地址并不能找到这家店,几通电话联系之后,商家才告知真正的位置。

  这是居民楼内一套普通住宅,并没有平台照片中高挑大气的门脸,室内玫红色的灯光、仅有的双人床以及墙上半裸男女拥吻的海报,气氛暧昧。

  “要什么服务都有,全套。”接待的女子向客人介绍着各种服务项目和价格,门口就站着等待客人挑选的短裙姑娘。

  近期,新京报记者在河南省郑州市调查走访,发现外卖平台中,存在多家类似这种从事色情交易、实际经营地址与平台显示位置不符的“幽灵店铺”。记者在郑州市郑汴路与英协路附近检索SPA养生,其中一外卖平台推荐的前30家SPA养生馆中,7家提供涉黄服务,另一家外卖平台推荐的前30家养生馆中,11家提供涉黄服务。这些店铺都是实际地址与平台显示地址不一样的“幽灵养生馆”。

  有养生馆经营者表示,平台此前对经营地址审核不严,他们很多店能上线,但现在有平台加强了审查,很多店面已经被下线处理。某知名外卖平台河南分公司一名业务员表示,目前他们正在排查下线类似的“幽灵店铺”,“没有实际经营地址和资质肯定不能合作”。但经记者调查,这些涉黄幽灵店,在排查后依旧存在。

  另一外卖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入驻该平台只需要提交真实的营业执照即可,至于实际经营的地址在哪,不受影响,他们也不会进行核实,“你们要做的不是‘楼中店’吗?我知道,其实就是通过平台引流,电话能联系到你们就行。”该工作人员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问柳阁按摩养生SPA会馆在外卖平台中的图片,但登记地址实为一家打印店。新京报调查暗访组

  线上“五星店铺” 线下难寻门店

  问柳阁按摩养生SPA会所,在外卖平台上有着五星评价,并被打上了“优选”“放心到店”的醒目标签。

  店铺信息显示,这家位置在郑州市郑东新区高档小区——阿卡迪亚底商的店铺,大厅挑高数米,房间装修豪华,超值团购9个项目,价格从288元到799元不等,包含按摩足浴、全身保健养生等项目。

  5月17日,新京报记者根据该店在平台中显示的地址,按照导航来到该店的位置,却并未能找到这家图片上豪华、大气的会所。

  该店在平台中显示的地址“阿卡迪亚D1-1-2号”,实际为一家文印店。文印店老板介绍,其是小区交房后入驻的第一批商户,已在此处经营10多年,从未听说过这家名为问柳阁的会所。

  在另一家外卖平台中,一家名为红楼按摩养生休闲会所的店铺,位置标注为“阿卡迪亚底商”,按照导航路线可见,该店位置与问柳阁相近,但这家店铺同样无法找到。

  在外卖平台中,记者检索“足疗按摩”,其中一家名为伊人SPA养生馆的店铺,被平台使用橙色的鲜艳字体推荐:金水区按摩推拿评价榜第6名。用户60条评论,打出了4.9分的评价,记者留意发现,虽然多数评论为五星好评,但评论照片中无一显示该店的环境,多为与店铺无关的图片。

  记者根据平台显示的店铺位置,来到位于郑州市北三环与文化路交叉口附近的金晨嘉园小区,在小区内外走访住户及商户,都不知道这家SPA养生馆。

  在该小区内通过平台APP检索SPA养生发现,排在第一位的“五星店铺”雅泽SPA养生会所,位置也标注为该小区,同样从事养生调理、焕法式全身按摩SPA等项目。

  该平台显示,该店已被收录2年时间,139位用户对该店进行评分。店铺技师一栏中贴有4张长相姣好年轻女孩的半身照。通过店铺相关图片及商家联系电话可以确认,该店与平台中的伊人SPA会馆,为同一家店。

  在金晨嘉园小区居住且在小区门口做生意的刘女士告诉记者,其从未听闻小区内开过这两家SPA店,而小区内几家美容会所,也多是以小区业主为顾客的楼中店,并不为男士提供SPA按摩服务。

  新京报记者多日实地走访发现,在多家外卖平台中,这样的店铺并不在少数。其中幽魅养生、陌陌SPA养生会所、御都SPA养生会所、蓝桥SPA养生会所、致享养生SPA会所、梵慕SPA养生会所等,均无法通过平台中的地址,找到相应的门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梵慕Spa养生会馆,商家向记者介绍涉黄服务的地址及价格。新京报调查暗访组

  “幽灵养生馆”提供全套涉黄服务

  新京报记者从某平台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从事按摩SPA的商家入驻,需要一次性缴纳5800元的入驻费和3000元的推广费用,用户下单平台抽成4个点。而上线另一家平台,也需要15800元/年或18800元/年的费用,用户下单平台抽取6个点的费用。

  商家缴纳价格不菲的费用网上推广,而提供的地址却是无法找到店铺的错误地址或十分笼统的位置,其中或有隐情。

  5月18日晚,新京报记者拨通了某外卖平台上伊人SPA养生会所的电话,电话中一名女子称,店铺就在金晨嘉园小区内。至于在小区哪里,几号楼几单元,女子则让记者“到了之后再打电话”。

  午夜时分,小区已鲜有人进出。拨打商户电话,女子告诉了记者楼号、单元以及门牌号,让记者告诉值班保安,是在小区居住的,让其开门。

  进入小区后,新京报记者根据女子提供的地址到达楼层,却并未发现该店面。再次拨打电话,女子又给出小区内另外一栋楼门牌号,并称“刚才说的位置不对”。

  记者来到女子提供的新地址楼层,4套住宅没有一户门口贴示或挂设SPA馆的门头,从外观看,与普通的住户一样。

  “吱”的一声,其中一间防盗门被拉开一条缝,一女子探出半个脑袋,示意记者进屋,并提醒称“邻居们都睡着了”。

  这是一套两室两厅的居室,屋内灯光昏暗,客厅沙发上一名男子,正低头看手机。女子带记者进入里侧的一间卧室关上房门,“我先把客人送走,稍等回来给你介绍下项目。”

  约5分钟后,女子推门进入,记者所在卧室门正对面的卧室门也被打开,一名穿着短裙,头发凌乱的女子站在屋内。“按摩、SPA养生,你看做吗?”女子称。

  “咱这是正规的吗?”记者询问。女子并未回复,而是直接介绍起了各项涉黄服务项目及价格。

  这样一家暗藏小区内,看不到任何消毒措施的家庭式涉黄场所,已被某外卖平台收录2年时间。该店在另一家知名外卖平台上,也被认证为“放心到店”。

  梵慕SPA养生会所是某平台上的五星店铺,地址仅标注为郑州升龙国际B区。记者与商家联系后其重新发送了位置,并告知到之后联系。新京报记者根据地址来到位于郑州市大学路与政通路交叉口东北角的升龙国际B区的一栋公寓楼下,并按照该男子的指引,最终来到公寓28层的一套房间的门口。

  屋内,两名穿着低胸短裙的女士迎记者进入,一名女子拿出手机截图向记者介绍项目,其所服务项目中包括各种性服务项目,价格不一。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梵慕SPA养生会馆内两名提供涉黄服务的女子。新京报调查暗访组

  平台随机检索SPA养生馆近半数涉黄

  5月份,新京报记者在郑州市郑汴路与英协路附近,分别使用多家外卖APP检索“SPA养生”,以检索后页面出现的前30家店铺为调查范本,进行联系或实地走访。

  其中一家外卖平台推荐的前30家店铺中,除去11家店标签为美容机构和5家无法通过电话与商家取得联系的店铺外,剩下的14家SPA馆中,7家店铺称提供涉黄服务。另一家外卖平台推荐的前30家店铺中,除了6家采耳店和3家无法联系的店铺外,剩下的21家店铺中,11家提供涉黄服务。提供涉黄服务的商家实际位置均与平台显示地址不符,或位置信息模糊。

  已被某外卖APP收录5年的陌陌足浴SPA养生会所的店铺显示,该店全天营业。从店铺的图片以及相关信息可见,这家地址在郑州市二七万达12号楼的SPA会所,装修风格清晰、高档,像是一家正规的按摩馆。记者拨通商家电话后,被告知加微信,发送详细信息。

  对方用名为“小夜猫”的微信添加记者并发来一张项目介绍的截图,内容均为涉黄服务。

  “小夜猫”称,店铺是在二七万达附近的公寓内,到达12号楼B座后再联系。如果不便到店,还可提供上门服务。但新京报记者在12号楼B座写字楼的导引栏内,并未见到该店。

  致享养生SPA按摩会所,是外卖APP中的“五星店铺”,提供精品养生、臻享养生套餐等,地址位于福禄街A区7号。5月20号新京报记者按照导航来到该地址,也未找到店铺。

  电话中一名男子称,他们店在小区里面,做的是大项、全套服务。添加其微信后,男子进一步表示,提供所有性服务。

  随即,男子通过微信发来10多位女孩的照片及视频,称女孩所在的位置不同,客人需要先根据图片视频选中女孩,再提供相应门牌号。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陌陌足浴SPA养生会所的一条评论,30余天阅读量超6万。新京报调查暗访组

  月浏览量上万 商家:这是主要获客渠道

  新京报记者留意发现,有些涉黄店铺上线后,通过添加带有暗示的图片、在平台中标注“猎奇项目”,评论中描述“私密性好,小妹漂亮”等具有暗示性的字眼,进行引流。

  以陌陌足浴SPA养生会所为例,该店团购项目中除了中式体验舒缓放松、愉悦休闲全息养生SPA项目外,还有猎奇体验全身调理项目。该店评论区一条于4月29日发布的评论信息显示,该评论阅读量达到6万+。平台上的红楼按摩养生休闲会所,一条5月7日的评价,阅读量达到8万+。

  梵慕SPA养生会所在平台显示该店为新入住店铺,该店被电商平台推荐为:郑州市升龙国际休闲娱乐热销榜第一名,并使用橙黄色字体在搜索框下方的店铺页面进行推荐。进入店铺页面首屏显示的就是三位女孩的照片。五星评论中,有顾客强调:该店私密性好、技师身材好到爆等。

  而根据记者实际暗访的情况,该店位于公寓楼内,没有任何门牌指引措施,房间内也根本没有按摩、SPA从业需要的按摩床、消毒设施等,仅提供涉黄服务。

  这些登记地址与实际经营地址不符的店铺,到底是如何入驻外卖平台的?

  5月21日,新京报记者与几家涉黄的“幽灵店铺”联系。幽魅养生SPA保健会所的负责人称,入驻电商外卖平台现在都要求有营业执照,而营业地址还需要与执照一致,才能入驻平台。至于该店为何位置不一而出现在平台中,其解释称,今年4月份,该平台对这一类的店铺开始严查,他们入驻平台早,“自然可以占得一些便利”。

  “这一行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平台就是引流的重要方式。”该负责人称,在该平台严查之前,与其同样从事涉黄服务的店铺在平台上更多,“现在估计刷下去了三分之一”。其向记者建议称,现在正是风口浪尖,想要开店可以在6月底以后联系平台,他的消息是到7月份,严查会告一段落。

  涉黄店铺兰花草按摩保健养生会所负责人介绍称,大概是4月底左右,某知名平台开始对该类店铺进行排查,要求已入驻的商家提供营业执照,新入驻的商家则会有工作人员现场核实是否有实体店面,还会拍摄视频。

  其介绍称,他之前在平台开了7家店铺,近期因为严查6家被下架后,就剩这一家店没下架,目前他也正在考虑如何再重新入驻。

  “咱还得往这家平台上使劲,旁(别)的平台都没用。”其称,联系他的大部分客户是通过该平台找到的。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雅泽Spa养生会馆暗藏小区内,提供涉黄服务。新京报调查暗访组

  有平台默许“地址不一致”

  5月20日,新京报记者以入驻平台从事足浴、SPA行业的商家身份,向某知名外卖平台河南分公司咨询入驻要求。

  一名负责休闲娱乐业务版块的郭姓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今年“3·15之”后,该平台对足浴、SPA类店铺的入驻加强了审核,商家必须办理营业执照,并有实体店面,且店面地址需与营业执照位置一致,办理好之后,工作人员会到店内核实,并拍摄视频,上传平台审核,如果不是临街的门店,平台也很难通过。

  记者提到发现了一些店铺营业地址与平台地址不一致的问题。该工作人员称,目前该平台正在排查未提交营业执照或证照地址与实际不符的店铺,预计在6月底排查完,“现在是没有资质,合作不了”。

  但截至7月5日,新京报记者发现,记者所调查的该平台中11家涉黄幽灵店铺,仍旧存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15期间,江西南昌广播电视台曾报道该平台商家涉黄的问题,暗访中,该平台南昌分公司两名工作人员都表示,不需要办理相关营业执照,也能经营。

  5月20日,新京报记者根据另一家外卖平台郑州分公司的注册地址,来到花园路上的一栋写字楼19楼,表明入驻平台的来意后,一名孙姓工作人员联系了记者,其称目前入该驻平台只需要提交真实的营业执照即可,至于实际经营的地址在哪,不受影响,他们也不会进行核实。“你们要做的不是‘楼中店’吗?我知道,其实就是通过平台引流,电话能联系到你们就行。”孙姓工作人员说。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入驻前述外卖平台的涉黄店铺,除了在该平台中出现外,还可以通过与平台合作的其他本地生活服务app、导航app中被找到。工作人员称,平台有多个流量入口,可以提高店铺的曝光率。

  根据河南省公共卫生监督管理办法(试行),足浴、桑拿、SPA等均属于公共场所,除了营业执照外,还需办理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

  新京报记者从郑州市郑东新区行政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申请办理卫生许可证,不仅需要提交营业执照原件、身份证原件复印件,还需要提供房租租赁合同、从业人员健康证及技术公司出具的公共场所卫生检测报告等相关资料。

  暗访中,两家平台工作人员均未向记者提出入驻需卫生证的要求。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认为,根据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要求申请进入平台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提交其身份、地址、联系方式、行政许可等真实信息,进行核验、登记,建立登记档案,并定期核验更新。而商家以虚假信息入驻平台,且从事涉黄服务,电商平台没有尽到应尽的监管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付建称,商家以电子商务的形式从事非法服务,可能涉嫌违反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规定,可以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如果电商平台明知该情况的,可能涉嫌共同犯罪。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2 14: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