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男子收舅舅1300万创业资金 找患癌"杀手"谋害舅舅

京港台:2021-7-13 20:11| 来源:方圆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男子收舅舅1300万创业资金 找患癌"杀手"谋害舅舅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片来源:摄图网)

  杀手“血狼”再次给赵勇发微信时,威胁他,限期三天,必须离开深圳,若是不听劝,后果会很严重。赵勇回复他说你就成全武俊,快点动手吧。我们欠了那么多的债,回去也没法儿活。

  赵勇心里明白,自己说的不是气话,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合伙创业不设防,千万巨资去向不明

  武俊自幼就被舅舅赵勇宠爱。2012年,武俊从职业学校毕业,到深圳市刀具制造企业做了技工。因勤奋,且聪明上进,武俊年年受到公司嘉奖,工作两年就拿到了技师职称。

  赵勇非常关心外甥的工作和生活,每次听到武俊的好消息,都要喝一杯庆祝。每当此时,妻子柳玉茹就嗔怪道:“你呀,对外甥比对亲闺女还上心。”

  2017年中秋节,武俊回家探亲,捎带了名烟名酒和营养品上门看望舅舅和舅妈。赵勇问及外甥的婚恋大事,武俊叹息道,相处了两年的女友分手了,对方家长嫌弃他在深圳没有房子。赵勇当即表态,自家的门面房拆迁,拿到了一笔补偿款。“遇到合适的房源,舅舅借一些给你缴首付,以后慢慢还。”

  柳玉茹从厨房端菜出来,听了一耳朵,干咳了两声。武俊笑了笑说,暂时不打算买房,转而谈起了工作。武俊告诉舅舅,说他参与了新产品研发,是专门给大企业配套的机用切削刀具,市场前景非常好。他感叹道:“唉,可惜没资本,新产品是难得的创业机会。”

  赵勇问:“这个产品当真有市场?”武俊夸口道,厂里的生产计划排满了,加班加点都来不及生产。如果投资,只要二三年时间,就能把本钱赚回来,白捡一个工厂。赵勇又问需要多少创业资金,武俊说,租赁厂房和购置设备等,满打满算要二三百万元。

  赵勇沉思片刻,对妻子说,存在银行的200多万元,也就那点利息,不如投资开厂。赵勇向来说一不二,柳玉茹只好叮嘱武俊:“那是我们的养老本,不能有闪失。”

  2017年11月,舅甥合伙的深圳汇若数码刀具有限公司挂牌,赵勇出资230万元,占股份百分之八十,担任董事长。武俊技术入股,占百分之二十,做总经理。

  设备安装完毕,招募的10名工人刚到位,赵勇便动身回老家,他叮嘱武俊:“管理和技术方面,我都不懂,你全权负责就行了。”武俊当即表示绝不会辜负舅舅。

  赵勇本以为投资230万元就完事了,往后的日子只需坐收渔利。2018年1月起,武俊虽然每月结一次账,每次回款40万元左右。但是,结完货款没几天,武俊就又说要采购原材料,并从微信上发来产品销售和原材料供货合同的截图,以及“供应商”的银行卡号,让舅舅支付更多的钱。

  2018年3月25日,武俊告诉赵勇,他刚刚与采购商签了300万元的订单,急等着要购进80万元的原材料,让舅舅赶快汇款,并提供了户名为柏玲的银行卡号。

  此时,赵勇已经没有资金,他瞒着妻子,按年化率百分之十向朋友借款,然后如数转账给柏玲。

  此后,武俊陆续拍了几十份销售合同、七八张承兑汇票的照片,通过微信发给赵勇,索要的原材料款也更多。眼见得生意越做越大,赵勇为满足公司的资金需求,以房屋抵押的方式从信用社贷款380万元,并向多人借款合计700万元。这些,他都没有告诉妻子。

  2018年11月中旬,有债主找到赵勇家里,要求还清80万元借款本息。赵勇答复,公司的结账期快到了,肯定还清本息。柳玉茹这才知道丈夫在外借贷的事。她再三劝道:“你做甩手掌柜,总有出事的一天。”让赵勇清醒清醒。

  之后,夫妻俩核对了银行流水。整整一年间,外甥给了五个“供应商”的银行卡号,赵勇共计转出资金1520万元,而收到武俊转来的销售款,只有470万元。加上开办公司的投资,赵勇已实际投入1300万元。

  当月25日,武俊并没有按约定转来货款。赵勇焦头烂额,不停打电话、发微信追问回笼销售款的事。武俊声称客户资金链出了问题,赵勇追急了,武俊索性说:“我也没有办法!”

  债主天天上门催债,赵勇夫妻度日如年。赵勇等了10天没有收到回款,在电话里大骂了武俊一通。武俊就此不接电话,不回微信。

  2018年12月15日,赵勇和妻子柳玉茹匆匆赶到深圳市汇若刀具公司,见到了外甥武俊。赵勇问:“厂里见不到工人,是不是停产了,1000多万元资金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

  柳玉茹着急地说:“今天你不把账目讲明白,舅舅舅妈就不回家了。”武俊说:“没钱买原料,工人临时放假。资金也压在产品上,客户回款一拖再拖”。

  武俊一口咬定客户违约。对此,赵勇夫妻充满了疑问。

  陌生来电传递威胁,“杀手”幕后是外甥

  购买原材料及销售产品的在途货款是否属实,赵勇夫妻心里直打鼓。之前,他从来没有与公司财务人员照过面,更没有核对过账目,这次,赵勇决定摸底核实。于是,他和妻子柳玉茹佯装离开深圳,另找酒店住下来。

  根据武俊从微信发送的销售合同截图,赵勇逐个查找并联系客户。然而,武俊提供的六家客户名单,其中四家压根儿没有注册记录,还有两家“客户”声称,从未与汇若数码刀具公司发生过业务往来。这让赵勇震惊不已。

  赵勇跟五个原材料“供应商”从未见过面,但跟转账最多的柏玲通过电话。按照武俊的说法,柏玲是供应商的业务代表,提供的原材料价格很优惠。遂请人佯称是汇若刀具公司的会计,要求见面核对账目。

  不曾想,柏玲却说自己与武俊是恋爱关系,且没有职业,拒绝见面。闻听此言,柳玉茹认定是武俊和女朋友合谋骗钱,当即要报警。赵勇劝阻道,家丑不可外扬,只要他们把钱退出来,这事就翻篇儿了。

  于是,赵勇发微信和打电话给武俊,诉苦道:“为了创业,欠了那么多债,就是砸锅卖铁也还不了。”还说自家的钱暂且可以不还,但借信用社的380万元和亲友的700万元,必须退出来清偿。

  孰料,武俊敷衍了几句,就匆匆挂断电话,并删除了赵勇的微信好友。赵勇再也联系不上他,夫妻俩就在刀具公司蹲守,整整一个星期,都没见到武俊。

  公司有一个留守人员,该人反映,机器只运转了一个月,就停工了,武老板正在联系厂房转让的事。

  2019年1月6日,赵勇接到陌生电话。对方说:“兄弟,你得罪了什么人吧?有人想要你的命!”赵勇足足愣了半分钟,对方又说:“你加我微信吧,讲讲条件。”

  赵勇加了微信,对方的网名叫“血狼”,他在微信里说出了赵勇的名字、家庭住址、车牌号码等信息,并发来了赵勇和柳玉茹的照片。“血狼”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想做杀人的事,但你立刻马上离开深圳。

  闻听此言,赵勇立刻联想到亲外甥,“是不是武俊指使你的?”对方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三天之内,赵勇夫妻必须从深圳消失,否则他不好办。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赵勇气愤至极,但他不相信亲外甥真的会起杀心。因为无法联系武俊,他直接打电话给柏玲说:“你和武俊合伙骗钱,还找人威胁我,我警告你们,不把钱退出来,我就去报案。”

  柏玲辩解说,武俊只是借用了自己名下的银行卡,他有没有进行诈骗,本人不知情。并抱怨说:“我也有几十万元陷在他手里呢。”

  就在这时,“血狼”又来消息了,让他们三天内必须离开深圳,否则后果很严重。

  柳玉茹又气又恨,更担心丈夫出意外,然而,她再三劝说,赵勇都不同意报案。于是,柳玉茹假借购买生活用品,直接去了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再由民警询问赵勇。

  警方在汇若刀具公司总经理办公司搜出了购销合同、七张承兑汇票金额共630万元、订货单等,经检验,全部系伪造。警方以武俊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

  即使到了这个地步,赵勇仍然顾念着亲情。他给柏玲打了电话,请她转告武俊尽快自首。几天后,武俊投案,他供述了诈骗舅舅钱财的行为,并交代了雇请“杀手”试图绑架杀害赵勇夫妻的事实。警方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血狼”的活动轨迹,迅速将其捉拿归案。

  嗜赌如命败家当,作茧自缚牢狱灾

  经民警讯问,武俊供述了从创业到走向犯罪的过程。武俊与“老东家”深圳某刀具制造企业签订过保密协议,在参与研发刀具新产品后,他想着利用掌握的核心技术自立门户。

  2017年6月,他得知舅舅家拿到了20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便动起了拉舅舅投资的念头。趁中秋节回家探亲,上门看望舅舅,故意提起了创业的事。

  成功说服舅舅投资后,他本想着大干一场,但是,投产没几天,“老东家”就与他打起了同业禁止官司。根据保密协议的规定,汇若公司不得生产同类产品。于是,公司经营陷入停顿。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舅舅。

  2018年1月6日晚上,武俊上网打游戏,一个网名“甜心”的美女QQ头像跳了出来,武俊通过了好友请求,又添加了对方的微信。此后数天,武俊每晚要对方聊到凌晨。聊天过程中,“甜心”说她在上海买了套130平米的房子,武俊连连点赞。

  “我老家也在四线小城市,父母没有正式工作,多亏了我的堂哥。”“甜心”透露,她的堂哥在一家赌博网站负责后台技术管理,可以修改博彩数据,她持续投注,两年时间就赚了好几百万元。此时,武俊正在为投资发愁,他想尝试尝试。

  武俊点开了“甜心”发送的赌博网站链接,连续几天,从1万元加码到10万元,果然赢多输少。他觉得找到了“翻盘”的机会,不断增加筹码。但是,一个月下来,武俊竟亏掉了20万元。他大骂“甜心”是骗子,做局套自己。“甜心”让武俊别着急,为避免引起网站警觉,会出现时输时赢的情况,但最终肯定会发大财。

  再次投注,武俊赢回了七八万元,他彻底相信了“甜心”。不断加大筹码。输了钱就伪造供货单,虚构交易,谎称采购原材料,骗舅舅转账,其实这些钱全部被他填进了赌博网站。

  2018年10月,赌博网站被关停,武俊在网站的投注被冻结300万元。他总共输掉了1200万元,除了舅舅的钱,他还以经营需要,向多人拆借资金。

  赵勇夫妻赶到深圳时,武俊正被几个债主催逼。于是,他四处联系变卖设备还债。但是,舅舅和舅妈蹲守在公司,让他无法带买家进场。武俊滋生了杀人灭口的恶念,化名“成功”,在网上寻找杀手。

  很快,他找到了“血狼”。“血狼”真名李文,是广州市无业人员,曾在网上发布信息自称是“杀手”。

  2019年1月初,两人在韶关的快捷酒店见了面,李文要2万元做定金,杀人后再给25万元。

  “成功”只付了1万元,让他去深圳找个酒店住下来待命,剩下的钱等完成“任务”一次性付清。李文到了深圳后,又要了5000元住宿费。实际上,李文患了肺癌,手无缚鸡之力。他冒充杀手只是为了骗钱花,因而他只打了电话和发微信进行语言威胁。

  武俊得知舅舅知道其找了“杀手”,指责李文不讲“江湖”规矩,让李文取消行动,但必须恐吓,让他们赶紧离开深圳。之后,又给了李文“封口费”2万元。

  柏玲与武俊是恋爱关系。2018年4月初,武俊让柏玲办理银行卡,声称用于“供应商转账”,该卡一直由武俊使用。

  2018年5月的一天,武俊让柏玲假扮过原材料供应商,说:“马上有电话打进来,你照我说的做。”10分钟后,柏玲接到了南昌市的电话,按照武俊事先的吩咐,柏玲自称是供应商,对方问:“货款能不能先付一半?”柏玲回答只能一次性付货款。

  柏玲接的这个电话,就是赵勇打的。警方还查明,武俊多次向柏玲借款,在案发前,他还欠柏玲22万元未还。

  经审计,赵勇夫妻被骗金额为1332万余元。

  2020年10月20日,深圳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武俊犯诈骗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专题)100万元。

  武俊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21年3月24日,广东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刑事裁定,驳回武俊上诉。(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相关专题:癌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4 05: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