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资金被用来资助中国高风险病毒研究?是的

京港台:2021-7-27 00:50| 来源:BBC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资金被用来资助中国高风险病毒研究?是的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是美国顶级的传染病学家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在围绕新冠病毒源头的争论再次升温之际,美国资金是否被用于与中国机构合作开展病毒研究,引发了新的口角战。

  这与所谓的“实验室泄露论”有关,这个未经证实的假说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武汉是最早报告新冠疫情的城市。

  但坚持该指控的人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嫌疑”来自于其长期对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

  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声称,美国的资金被用于资助那些使一些病毒(非冠状病毒)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的研究,即所谓的“功能获得”。但他的说法被美国顶级的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驳斥。

  什么是“功能获得”研究?

  “功能获得”是指通过改造生物体的致病性、传染性或宿主范围,帮它发展出新的“能力”或“功能”。

  这可以发生在自然中,也可以在实验室中实现——当科学家修改基因序列,或将生物体放在不同的环境中,以某种方式改变它们。

  例如,科学家们可能利用此去尝试培育抗旱植物,或改造蚊子的疾病载体,以降低它们传播感染疾病的可能性。

  

  改造生物体可以成为对抗疟疾等疾病的一种方法。

  一些病毒可能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而进行了“功能获得”后的病毒可能更具传染性和危险性。

  科学家们为潜在的风险辩护说,通过了解病毒如何进化,这项研究有助于为未来的疫情和大流行做好准备,从而开发出更好的治疗方法和疫苗。

  美国资助中国的病毒研究了吗?

  是的,它确实提供了一些资金。

  福奇博士既是总统拜登(专题)(Joe Biden)的顾问,也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所长,该研究所隶属于美国政府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该机构确实向一个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的组织提供了资金。

  这家名为“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组织在2014年获得了一笔拨款,用于研究蝙蝠可能携带的冠状病毒。

  “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获得了370万美元,其中60万美元提供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武汉病毒研究拥有中国大陆第一个P4级生物实验室。

  该项目在2019年又被续期了五年,但随后因新冠疫情于2020年4月取消。

  美国资金被用于“功能获得”研究了吗?

  今年5月,福奇博士表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功能获得研究”。

  兰德·保罗参议员本周问福奇是否想收回这一声明,他说:“正如你所知,向国会撒谎是一种犯罪”。

  保罗认为,这些研究确实符合“功能获得”研究的标准,并提到了中国研究机构的两篇学术论文,一篇与北卡罗来纳大学共同撰写的论文于2015年发表,另一篇在2017年发表。

  支持这一观点的著名科学家是罗格斯大学的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教授,保罗参议员引用了他的话。

  他告诉BBC,这两篇论文的研究表明,有并非天然存在的新病毒被创造出来了,而这些病毒“有可能产生新的潜在病原体”,更具传染性。

  “这两篇论文的研究都是‘功能获得’研究,”他说。

  他补充说,这符合2014年对此类研究的官方定义,当时美国政府出于生物安全考虑暂停了对此类活动的资助。

  为什么福奇博士拒绝该指控?

  福奇博士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该研究“已被专业人士多次评估,不属于‘功能获得’定义的范畴”。

  他还表示,这些病毒“在分子上不可能”导致冠状病毒,但他没有详细说明。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生态健康联盟”也否认了它们支持或资助中国“功能获得”研究的说法。

  他们表示,他们资助了一个项目来“在分子水平上”检查新发现的蝙蝠病毒,以及帮助病毒与活细胞结合的刺突蛋白“不会影响生物体的环境、发育或生理状态”。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是2015年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进行蝙蝠病毒研究的美国科学家之一,他向《华盛顿邮报》提供了一份详细声明。

  他说,他们所做的工作经过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该大学自己的生物安全委员会的审查,以检查是否是潜在的“功能获得”研究,但最终“被认为并非是‘功能获得’”。

  

  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类细胞

  他还说,2015年研究的对象中没有一种病毒与导致2020年大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有关。

  他承认,他们所做的工作表明这些病毒具有“内在特性”,使它们能够感染人类。

  但他补充道:“我们从未在(病毒)刺突中引入突变,来加强对人类细胞的作用。”

  麻省理工-哈佛博德研究所的美国研究员和生物学家艾琳娜·陈(Alina Chan)强调了政府在2014年暂停资助的措辞问题。

  当局当时表示,它将停止资助“可能被合理预期为赋予流感、MERS或SARS病毒的属性,从而使病毒在哺乳动物体内通过呼吸途径的致病性和/或传播性增强”的研究。

  这可能意味着对病毒的研究可能当时不打算产生“功能获得”,但这可能是最终的结果。

  一个更普遍的观点是,对此类研究及其风险的任何评估都可能是主观的。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丽贝卡·莫里茨(Rebecca Moritz)对BBC说,“即使在专家之间也不一定有(关于‘功能获得’研究)的共识,而且各机构对政策的解释和应用也不尽相同。”

  还波及到谁?

  在此次合作研究争议中,除了福奇外,另一个遭到质疑的是动物学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

  他曾作为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成员,在今年年初前往武汉进行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但他也正是上文提及的“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

  去年2月,尽管当时对新冠病毒的了解知之甚少,但达扎克博士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起了一份由27名科学家联署的声明,谴责“认为新冠病毒并非天然起源的阴谋论”。

  达扎克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他的一位发言人对《华尔街日报》称:“柳叶刀刊登的信是在中国科学家受到死亡威胁时写的,这封信是为了表示对他们的支持,因为他们正处于试图阻止疾病爆发的重要工作和网络骚扰的挤压之中。”

  当年6月,他还为《卫报》写了一篇观点文章,标题是《忽略阴谋论:科学家知道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里产生的》。

  然而,达扎克曾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合作过,并一直支持“功能获得”研究。“生态健康联盟”也是美国唯一一家在中国研究冠状病毒进化和传播的组织。

  他及“生态健康联盟”因此不断受到质疑。世卫组织溯源专家组组长本·安巴雷克(Ben Embarek)博士为其依然加入世卫专家组辩护:“世卫团队将与武汉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进行讨论。因此,队里有一个熟悉这个地区的人是很好的。”

  2021年6月,在一则声明中,《柳叶刀》杂志宣布他“回避”了该杂志有关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委员会的工作。

  

 

相关专题:美国,病毒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7 03: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