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因疫情濒临崩溃的印度,奇迹般变得“安全”了

京港台:2021-7-31 01:10| 来源:Vista世界派 | 评论( 36 )  | 我来说几句


因疫情濒临崩溃的印度,奇迹般变得“安全”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中印最新动态!

  我们平静生活过久了,似乎已经不太能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了。但全球人民依然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我们的风险也同样存在。像江苏,就出现了新一轮疫情。到现在,光是南京都报告了本土病例153例。每天,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通报数字,来自政府,来自世卫组织。然后,逐渐变得习以为常。

  

  在海滩,一位游客戴着口罩享受阳光。图源:GETTY IMAGES

  国内这一波疫情的罪魁祸首,指向了新冠病毒的Delta变种。Delta这个词,看起来冷冰冰的,实则凶险异常。

  外媒说,现在Delta变种的病毒已经失控(电视剧);美国疾控中心认为,Delta是迄今为止传染性最强的新冠病毒变种。

  它已经成为美国八成以上新病例的感染来源;也是中国这一轮小范围疫情的源头。

  Delta病毒,最早是从印度(专题)向全世界传播出去的。

  还记得印度的疫情吗?那段时间,印度几乎变成了世界上最悲惨的国家。

  每天最多有40多万人感染,数以千计的人死亡;

  彼时,患者们疯狂而绝望地寻找医院床位、药品和氧气;

  露天殡葬场火化亡者的火光,将天空都染成了灰白色;

  每天都能听到病人的呻吟,以及哭泣的声音。那是父母送走儿子;妻子告别丈夫;兄弟姐妹阴阳相隔。

  数不胜数的骇人场面占据着全球几乎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

  然后,还出现了Delta这样恐怖的病毒怪物。

  印度,仿佛成为一座人间炼狱。

  有人感慨,再这么下去,印度这个国家非得崩溃不可。

  然而,就在全球都在关注奥运,关心洪涝等极端天气时,印度的疫情似乎起了新变化——一个让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都大跌眼镜的变化。

  

  那些死于新冠肺炎病例的家属。图源:BBC

   “莫迪(敢)重新出现了”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的高峰似乎已经过去了。

  濒临亡国的印度,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

  依然,需要来看枯燥却直观的数字——

  7月21日,印度新增了42015例确诊病例。听起来依然很多,不过这个数字在全球已经排不进前三了:

  美国(日新增5.6万例)和英国(新增4.4万例)这对盎格鲁-撒克逊兄弟携手一骑绝尘;巴西(新增5.4万例)也不遑多让,将印度挤到了第四名的位置。

  而且,要考虑到印度13.6亿的人口基数,以及今年4、5月份,印度单日新增一度超过40万例的情况,这个数字,就显得不那么高了。(当然,这个数字每天都在波动,排名也会随时变化。)

  现在,这个国家绝对谈不上恢复正常,但至少已经回到了人间。

  

  疫情中的印度小女孩。图源:npr.org

  所有的数据都表明,该国的第二波疫情已经进入尾声。曲线已经拉平,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几乎每天都在下降。

  活跃病例(具有传染性的病例)数已经下降到40.7万例,康复率则已上升到97.36%,总康复人数超过3042万。

  整体检测确诊率(也叫“阳性率”)已连续30天低于3%,而其巅峰时接近30%——世界卫生组织此前宣布,阳性率低于5%就属于安全范围。

  显然,印度已经大幅低于这个数字,进入了安全范围。

  

  印度许多城市已经恢复正常生活。图源:AP

  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虽然可以造假,但阳性率却是一个相对客观的数据,何况还有其他迹象表明疫情高峰确实过去了——

  主要城市对医用氧气的需求下降了。

  美国放宽了对印度的旅行警告,从最高的4级(即禁止旅行)降至3级。

  甚至连政客都不再那么畏惧摄像机镜头了,而此前,他们就像消失了一样。

  “你知道病例数在下降,因为……莫迪(敢)重新出现了。”一条推文半开玩笑地说。

  

  莫迪,摘下口罩。图源:路透社

  最近,这位印度总理在与他的议会选区的医生进行视频通话时,似乎因情绪激动而哽咽。

  两大疫情震中——新德里和孟买的商店重张开业,泰姬陵等名胜古迹也恢复接待游客。

  这一波疫情消失得几乎同它袭来的速度一样快。

  是什么拯救了印度人?

  疫苗?自身免疫力?还是神秘的恒河水?

  

  恒河水里的印度教徒。图源:medicalxpress.com

   还记得那时候的印度吗?

  2020年春天,印度还在为自身神奇的“免疫力”而沾沾自喜。

  彼时人们以为新冠病毒畏惧高温,地处热带的印度自然无所畏惧。尽管后来病毒没有放过印度(去年9月最高峰时,日新增亦逼近10万例),但相较于世界平均水平,印度“第一波”疫情的死亡率较低,令他们更加气壮胆粗。

  人们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该国的人口较为年轻,在各种细菌病毒面前“身经百战”、因而抵抗力较强,或者如部分印度宗教人士所说,神圣的印度有神明护体、信仰庇佑,总之就是不怕新冠病毒。

  为了感谢神明,各种各样的大规模节日庆祝活动次第展开:十胜节、排灯节、洒红节,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宗教集会之一大壶节。

  今年4月12日,大壶节首场重要祭典中,超过300万信徒走进恒河沐浴,深信此举能让他们得到救赎。

  

  参加大壶节的印度教众。图源:网络

  这一天,印度日新增病例超过16.8万例,一举超越巴西,成为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第二多国家。

  祭典持续一星期之后,其中一个参与团体的大祭司因新冠去世,当局才缩减了活动规模,然而大错早已铸成。

  祭司和教徒们拒绝为此担责:凭什么政府能大搞竞选集会和投票,虔诚的他们却被批评不该聚会?

  莫名其妙的好运气耗尽了,世人更熟悉的另一个印度原形毕露。

  庞大的人口、极不平衡的医疗资源分配、极度缺位的社会公共服务、外加极差的卫生习惯,共同制造了这场完美风暴。

  印度的医疗系统一度几近崩溃,人们像租车一样租用氧气瓶,火葬的柴堆照亮了夜空,尸体被冲上了恒河的河岸。

  

  印度明星Priyanka Chopra走出家门。图源:Instagram

  在印度首先发现了Delta变异毒株,还出现了恐怖的毛霉菌病(也被称为“黑真菌症”)。

  7月2日,印度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人数突破了40万,尽管不论是世卫组织的专家、还是普通的印度民众都一致认为,实际的数字要远远高于官方提供的数据。

  7月20日,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研究机构全球发展中心发布研究报告称,在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期间,印度死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数可能超过400万。

  这几乎是官方数字的10倍,超过1947年印巴分治导致的教派残杀,成为印度独立以来最严重的人类悲剧。

  该报告的共同作者阿文德·苏布拉曼尼安,曾担任莫迪的政府首席经济顾问。

  

  疫情期间的印度新娘。图源:Himadri Ggogoinu

  官方数字为何如此离谱,原因人人心知肚明。

  《纽约(专题)时报》的记者跑到了印度人口最多的邦——北方邦的一个小村子里,翻阅了当地的纪录。

  今年春天,村里病死了30多人,但由地方政府卫生办公室派出的“调查小组”,只有在出具新冠病毒阳性检测证明的情况下,才会将其登记为新冠死亡病例。

  没人来村里进行检测,所以档案里是这样记录他们的死因的:“未知的发烧。未知的发烧。哮喘。胸部感染。未知的发烧。”

  面对疫情,印度政府所做的、能做的都不多。

  急匆匆宣布的“封国”迫使数百万绝望的农民工徒步返乡,把病毒带到了印度农村的每一个角落。

  

  养殖场里,一位女性正在收集牛尿。图源:彭博社

  第一波疫情过去后,新德里表现得好似印度已经永远地打败了病毒,开始向外国大规模派送疫苗。

  7月7日,莫迪撤换了该国卫生部长哈什·瓦尔丹,此举被视为对错误迟来的承认。

  在一些地方,牛粪、柠檬汁、神油和草药被当作救命药来推广。

  不少宗教大师的商业头脑和神学造诣不相上下,竞相把自己的产品作为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来推销,有一次甚至得到了瓦尔丹部长的背书。

  总之,当时印度的状况,乱得不得了。

  但很显然,印度疫情的缓解不会是这些“神药”的功劳。

  

  喝牛尿的印度少女。图源:美联社

    最大的伤害

  印度政府焦头烂额应对新冠疫情时,另一项调查也在同时进行中。

  6月-7月,印度政府第四次全国血清抗体检测调查完成。2.9万人接受了调查,首次包括 8691 名 6-17 岁儿童。

  结果,他们发现,大约三分之二年龄超过6岁的印度人——即该国总人口的67.6%——体内已有新冠病毒抗体。

  这些抗体的出现,不是因为疫苗——在接受调查的人中,62.2%没有接种过疫苗,24.8%注射过一剂,只有13%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

  印度在去年12月至今年1月进行的第三次血清调查时,有抗体的人口还只有24%。

  由此可见,第二波疫情的传播是多么的广泛,而很多人都在不自觉间,感染了新冠病毒。

  同时,它也意味着,经过残酷的第二波疫情后,在付出了超40万人的死亡代价之后,印度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群体免疫。

  也有美国智库——比如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考虑到很多感染者和死亡者没有纳入官方名单,经过测算认为,这个代价是340万到490万人死亡。

  这应该是第二波印度疫情逐渐平稳的重要原因。

  只是,靠这样的群体免疫就能终结疫情了吗?

  新德里承认,目前的缓解只是中场休息,第三波疫情只是时间问题。

  6月下旬,印度医学研究院预测,新一轮疫情最快可能会在6到8周后,也就是8月初爆发。

  算起来,时间已经很近了。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病毒变异,使得这种免疫力的效果大打折扣。

  

  疫情中的印度医护人员。图源:Representative Image

  印度政府首席科学顾问K·维加拉哈万也告诉记者,随着病毒的变异,第三波疫情“不可避免”,但他表示,如果采取有力措施,疫情的反弹水平可能会降低。

  7月21日,莫迪主持了一次印度人民党党内会议,讨论为缓解疫情和加强医疗基础设施而应采取的各种措施。

  印度确实没有闲着。各邦政府正在为未来几个月制定应对计划,德里市和马哈拉施特拉邦已经成立了儿童特别工作组,因为医生报告说,年轻重症患者的比例正在攀升。

  重症监护专家、马哈拉施特拉邦新冠病毒工作组成员胡斯拉夫·巴扬对《华盛顿邮报》说,该邦正在为儿童建立重症监护病床,并对农村地区的医护人员进行专门培训。

  为避免氧气再度短缺,当局已要求拥有100张床位以上的医院建立自己的制氧厂。

  “我们比以前聪明得多,”巴扬说。

  

  做核酸的小男孩。图源:ndtv.com

  而且,应对疫情最关键的步骤——疫苗接种工作,目前仍旧一团乱麻。

  第四次全国血清调查的数据称,13%的印度人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但《纽约时报》认为这个数字其实更低,只有不到7%。

  新德里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为所有成年人接种疫苗,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5月预测,到年底时,真正能打上哪怕一针疫苗的印度成年人,可能连35%都到不了。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但该国的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却失败得一塌糊涂。

  由于产能严重不足,在第二波疫情的高峰期,印度每日接种的新冠疫苗数量却从350万剂下跌至仅仅150万剂,两剂疫苗之间的接种间隔往往长达12至16周。

  莫迪已经亲自出面鼓励国民接种疫苗,他本人接种了两剂,他快一百岁的母亲也打了两针。

  

  莫迪和他的母亲。图源:ndtv.com

  但总理的号召效果不彰。

  在印度农村,国家机器在大多数人需要它们的时候都不存在,现在却又跳出来鼓励大家打疫苗,难免令农民们满腹狐疑。

  在城市里,印度中产阶级质疑这些疫苗开发得太仓促,而且过程很不透明。它还时不时冒出的丑闻(比如忘记给病毒灭活),加之反对派人士的大力炒作,更加剧了这些担忧。

  还出现了不平等现象:富人可以在私立医院接种疫苗,而穷人却连网上预约系统都登录不上去。

  北方邦正在调查一个设在高档住宅区里的免费疫苗接种点,它们所用的疫苗本应属于几公里外的一个小镇。

  如果没有疫苗,印度面临第三波疫情,将不得不再次用生命去对抗病毒。

  对印度而言,他们现在的境况更像是,在稍微的喘息中,等待新一轮风暴的到来。

  

  为战友戴上口罩。图源:网络

  “关于第三波疫情的听天由命的言论表明,抗疫疲劳,以及上一波疫情造成的数十万灾难性死亡,已经导致了人们重新定义什么是‘可接受的损失’。”拉马南·拉克斯米纳拉扬对《纽约时报》说。他是一家公共卫生研究组织的负责人,组织总部设在华盛顿和新德里。

  “去年,如果你告诉别人,‘我们每天有超过1000人死亡,实际数字可能是这个的5倍’,他们会说,‘天呐,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拉克斯米纳拉扬说。“今年,人们好像在说,‘每天只有1000人死亡。很好。我们可以应付’。”

  很多人可能没意识到,把生命变成数字,让我们对死亡逐渐麻木,可能是新冠疫情对印度,乃至对世界最大的伤害之一。

  

 

相关专题:印度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9 10: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