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体重超过500斤的吃播:我想减肥,但不敢

京港台:2021-8-15 09:50| 来源:腾讯新闻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体重超过500斤的吃播:我想减肥,但不敢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拍摄中的胖猴仔,在灶台前通常最多坚持10分钟

最大值260公斤的电子秤都显示不出他的体重,胖猴仔觉得必须要减肥了。但他又不敢,害怕流量跟着体重一起掉下去。2019年底成为吃播博主之后,胖猴仔第一期做了南瓜盅,食材清淡,播放量也很差。直到他在镜头前吃下一锅卤鸭脖之后,才突然爆火。从那之后一直有人告诉胖猴仔,“看你吃饭真香,再多吃点。”

“你来倒,我废了”

“油!”胖猴仔一声招呼,助手谦哥把油桶放上了灶台。锅里咕噜着几十只鸭头,到了要下料的时候,胖猴仔撑着灶台、喘着粗气,汗珠儿打在热腾腾的铁锅边,“你来倒,我废了。”

7月中旬,衡水正经历着大暴雨来临前最后的闷热。工作室蒸笼般的厨房里,所有人都感到窒息,尤其是胖猴仔,他还要额外承受头顶三盏补光灯的炙烤。站在灶台前十分钟,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谦哥暂时接手了灶台上的工作,胖猴仔嚷嚷着“不行了,不行了”,走到了立式空调下面。

他的“专座”在那里,两个板凳拼接在一起(电视剧)才能承受住他巨大的身体。顾不得拼接处的不平整,胖猴仔后仰着坐了下去,任由冷气吹在头上。还是太热了,他撩起衣服,露出了大半个肚子。

谦哥一边往锅里加料一边提议,要不再买个放调味品的小推车。这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因为拍摄的食材都是大分量,厨房里从厨具到灶台都是加大号,以胖猴仔的身材站进去已经很拥挤了,转个身都困难。

锅里的鸭头上色了,胖猴仔重新站回了灶台前,负责摄像的健哥已经架好手机等在了那里。拍摄颠勺的过程和手部特写别人没法“代劳”,之前有团队成员替身出镜,被眼尖的粉丝发现“下半身换了人”。 闷热的感觉重新包裹了胖猴仔,他努力用双手抓住锅柄,上下翻动,全身都跟着抖了起来。最后的拍摄终于完成了,胖猴仔又撑在了灶台上,“现在做菜实在是遭罪。”

一锅鸭货端上桌,花椒和海椒占了半盆,香气飘散在湿热的空气中。一屋子人戴着塑料手套吃得正香,称赞胖猴仔的手艺。但之前拍摄已经把胖猴仔的食欲消磨殆尽,他只就着白酒吃了几口,就不再动筷子了。

这几乎是胖猴仔每段视频的幕后过程,几个小时颇费波折且辛苦的拍摄,最后浓缩成一段8到10分钟的短视频,前半段在做饭,后半段是胖猴仔和朋友们大快朵颐的镜头。成为美食博主之后,胖猴仔上传了四百多条类似的吃播视频,最高的播放量有五百多万,最低的也有五六万。 相比肉眼可见的播放量,粉丝们更关心另一个数字,胖猴仔到底有多重?这是一个连胖猴仔自己都没法回答的问题,他能找到的体重秤最大极限是260公斤,他站上去,数字没有悬念的顶到了头。



拍摄中的胖猴仔,在灶台前通常最多坚持10分钟

“这哥们儿比半吨更半吨”

胖猴仔本名侯珏,出生时八斤半,之后的33年他一直超重。 五六岁的时候,胖猴仔已经能自己吃完一只甲鱼,去父亲当时的单位,同事们围着给他好吃的,“每次去都要胖上一圈”。

从上小学开始,胖猴仔就是班上最胖的,因此受到嘲笑捉弄,他对那段经历至今愤懑,“我来学校不是来受欺负的。” 直到上了中专,没人敢欺负两百多斤的胖猴仔了,“大块头”成了他自信的来源,他开始喜欢“干架”,并因此两次被退学。

父亲对胖猴仔失望至极,在衡水这个应试教育闻名的城市里,他是发小中唯一一个没有考上大学的。 中专毕业以后,胖猴仔先是被父亲安排进入衡水市垃圾焚烧发电厂工作,在淌着脏水的垃圾堆下工作,回家后连母亲都不愿意靠近他。之后,父亲又介绍他去卖过吊车,半年一台都没卖出去。到了2018年,父亲无力再帮他解决工作,胖猴仔开始自谋出路。

胖猴仔发现,越来越沉重的身体成了他找工作的阻碍。他跑过滴滴,即使把驾驶座调到最后,也还是觉得逼仄;他也试过送外卖,遇到没有电梯的老式楼房,胖猴仔拖着当时已经快三百斤的身体,爬了11层楼,“别人送外卖一天送几十单,我一天只能送六单。” 母亲心疼胖猴仔,投资他开店,胖猴仔先是和朋友开了一家火锅鸡店,生意不温不火。

2019年12月,他又开了间炒饭档口,一开始生意惨淡,亏本到米都买不起。在母亲帮忙下刚有了转机,又赶上疫情,被迫关了门。 胖猴仔陷入了”不知道做什么“的迷茫。他总去衡水湖边坐着,就是不想回家,觉得家里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

“我相信人都是这样,你不挣钱,还找父母要,真的挺难回这个家。“ 也是在那个时候,之前和胖猴仔一起开饭馆的朋友开始做短视频,火了。

那个朋友体重“也不轻”,取了个网名叫“半吨”,主打的人设就是个热情爽朗的胖子,探店做吃播。 朋友邀请胖猴仔出镜过几次,视频里他被称作“侯哥”,是一位比主播看上去“分量更重”的朋友。他的出现引起了一些粉丝关注,评论里有人说,“这哥们儿比半吨更半吨。”

胖猴仔动了心思,“不然我也拍吧,我比他还胖一些。”



开着三轮车去集市挑选食材

流量永远选择那些“大肉”

2019年12月,胖猴仔上传了他的第一个作品,一道清淡的“南瓜盅”。

六分多钟的视频里,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详细介绍如何挑选食材,以及烹饪的过程。只是到了最后,他才轻轻咬了一口出锅的菜品。 这是胖猴仔最初给自己定的人设:一个热爱(电视剧)美食的胖子。“我开始更倾向于品尝,而不是现在这样像饕餮一样吞噬。”

胖猴仔起初用的食材都是南瓜、玉米,清淡且廉价,想打造出一种“一家人一起改善一顿伙食”的感觉。就像他六岁时那样,一次他趁父母不在家煮了碗面,不算成功,水少面多,但父亲回家以后还是“高兴坏了”。

流量数据否定了胖猴仔最初的设想,他前两个视频都只有几千播放量。直到第三次,他卤了鸭脖,“我记得是腊月二十八二十九,那个播放量咔的一下涨到60多万。”他也说不清其中原因,就像许多同类型的“重量级”吃播一样,关注度不期而至。

胖猴仔开始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天赋”,过了十几天,他又做了一个烟熏猪头,“一点钟改好的标题,三点钟我再看,哇塞,就100多万播放量了。” 各种私信和评论蜂拥而至,胖猴仔发现,人们的建议出奇的一致,“建议我多吃一点,多拍一点吃的过程,说就喜欢看我吃东西,觉得特别爽。”

胖猴仔必须尊重“粉丝”们的想法,他逐渐加长吃播的部分,把镜头拉得很近,让自己大口咀嚼的特写充满整个屏幕。 而且他吃得越来越油腻,这也是流量告诉他的,播放量最高的永远是那些“大肉”,素菜是没人愿意看的。

胖猴仔做过22斤的牛腿、2000元的烤全羊、18斤的烤乳猪、50斤牛骨……每个月,他都要花上万元在购买食材上。 2020年12月,胖猴仔达到了自己流量的巅峰,他在Youtube上的月播放量超过4800万,成为油管亚洲区当月美食类博主平均观看量第一名。

胖猴仔把排行榜的网页截屏,打印出来,放进了相框里。”后来再也没有这样光辉的时刻了。” 流量与现实紧密相关。胖猴仔没有透露具体数字,只是粗略表示,整个团队每个月的流量提成和广告收益在几万元左右。

赚钱之后,他最先给父亲买了貂皮大衣和新电动车,“他嘴上说不用不用,第二天就穿上出了门。” 胖猴仔比照着以前在发电厂的工作,工资涨到最高时,也不过三四千,“衡水的房子贵,一般点的都要八千一万,纯靠工资几年才能攒下一个卫生间。”

被粉丝认出来要求拍合影,胖猴仔总是很配合逃离别人的目光,粉丝除外 胖猴仔团队的成员,大多是他上中专时的同学好友。最先加入的是大诚子,在这之前,他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送过外卖,也发过传单;负责摄像的健哥在北京跑过滴滴,来胖猴仔这里,算是他回衡水后的第一份工作;还有负责运营的马姐,之前开过公司,欠了一大笔外债。 一群在生活中不算如意的老同学又聚到了一起,所有人中午前就会来到工作室上班,大诚子负责购买食材,其他人一起商量脚本。下午即使没有拍摄任务,一群人也还是聚在工作室,斗地主、打麻将。直到晚上一起吃过饭,待到十点多钟才各自回家,好像又回到了他们上学时的样子。

“什么都是我们几个商量着来。”胖猴仔这样描述老友之间的关系,但是总有产生分歧的时候,最后大多遵从胖猴仔的意见,比如拍摄食材的选定,几乎从不会出现他不喜欢的水产或是鸡肉。一天晚上十点多,胖猴仔还想去衡水湖边,大诚子已经困了,抗议了几句还是拗不过,只能在车上抱怨:“他说去哪就去哪呗,他不回去我也不能回去。”

胖猴仔是出镜的那个人,聚焦在他身上的关注度,惠及着团队中的每个人。大诚子开始尝试自己做美食账号,胖猴仔时不时地请他客串,帮他“导流”人气。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大诚子的账号有了三万多粉丝。 这是胖猴仔以前从没经历过的被认可和依赖,他一度是个很想逃离“别人的目光”的人。

7月,胖猴仔和摄像健哥来到衡水城郊的早市,要拍摄一段赶集的视频。摩肩接踵的集市里,明显占据着更大空间的胖猴仔,一下成了所有人的焦点。看到一路跟拍的健哥,人们明白过来,“这是个网红”,一片手机也跟着围了过来。一个老人走到胖猴仔跟前,直接问道:“你这得有三百斤吧?” 胖猴仔一直不愿意去人多的地方,无论做不做主播,他的身材都足够让他成为当场的焦点,围过来的目光让他不舒服。

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如果提前到了,胖猴仔一定会等在外面,“要是早早进去了,所有人都会看我一个人”,而且通常会有人直接过来问他的体重。 这是很多肥胖者都有的“自卑感”。胖猴仔从没有过类似“暗恋”的经历,他和妻子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媒人介绍时就垫了话,“条件都特好,就是有些胖”,如果女孩还是同意见面,就说明接受了自己的身材,“这是种更能保护自尊的方式。”胖猴仔说。

但在成为主播之后,有些目光是逃不开的。在视频平台的推荐规则下,胖猴仔不少“粉丝”都是衡水本地人,走在外面,开始有了“被人认出来”的时候。晚上他带着几个兄弟去市里新开的KTV唱歌,经理走进包厢,向胖猴仔敬酒,还提出了合影的要求。“没问题!”胖猴仔喝下酒,靠近经理,比了个耶的姿势。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还有人提出想拍张他的照片发到朋友圈,胖猴仔同样笑着答应,对着镜头摆出姿势。 每个月都会有粉丝从外地特意来衡水见胖猴仔,对于这些人“追星”似的行为,胖猴仔倒是不反感,“多少意味着咱还有些人气不是。”



体重是胖猴仔的累赘,也是他的资本

自己越来越“吃不动了”

在胖猴仔很多视频下面,都有这样一句留言,“我是吹唢呐的,我关注你很久了。”(暗指操办丧事) 留下这句话的ID不同,但每次都会因为被点赞的次数太多,顶到留言区的最前面。

很多人并不只是因为美食内容关注胖猴仔,他们好像在进行一场“围观”:一个重度肥胖者,以非常不健康的饮食习惯进行吃播。他们相信这早晚会危及生命,并且以“极不友善”的方式,将这种观点表达了出来。

胖猴仔看了觉得很扎心,他安慰自己这些话是出于嫉妒。但不管是恶语相向的,还是善意提醒的,他仍然把所有关注他视频的人都视作“粉丝”,“我的流量一点点堆起来的”,粉丝数过十万、过五十万,他都毫不吝啬的抽奖送礼物。

父亲却不这么认为,看过视频下面的评论,一直劝胖猴仔别再做下去了,父子俩没少为此吵架。胖猴仔抢过父亲的手机,把视频APP删了,一周后父亲又顽固地下载回来。

评论的恶意可以无视,但身体已经给胖猴仔发出了警报,他下午常常不由自主地睡着,说话时,呼吸声很重,走几步就感到疲劳,“你看我现在走路都喘粗气。” 7月底,胖猴仔受到当地政府部门邀请,去新开的热气球公园探访。临到停车场,胖猴仔不愿意进去了,从检票入口到活动地点,需要步行1公里,他干脆抱着女儿坐在了大门口。 “没办法,受体型影响,精力有限。”同行的健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景,他和胖猴仔合作以来都是在中午拍摄,太早了胖猴仔起不来床,即便是延后到中午,也常因胖猴仔身体的原因临时取消。

胖猴仔从没离开过衡水,最近这段时间,他想出去转转的愿望越发强烈,“买辆车改装一下,带老婆孩子和父母,出去玩一趟,”但他又怕自己身体受不了,去了也陪不了家人。 家里的饭桌上,关于体重和健康的话题,提起的次数最多,也最忌讳。

做吃播以来,胖猴仔在拍摄时没有刻意增加饭量,但他还是能感到体重的直线上涨。妻子说,“谈恋爱的时候就抱不住,现在一半都抱不上。”在胖猴仔的印象中,自己只有高血脂,但他已经很久没去医院检查了,因为害怕,“万一查出个啥呢”。

但这些还不足以让胖猴仔放弃主播的行当,他觉得已经回不到在发电厂做工的时候了。比起那时,现在他多了一个团队和一个家庭要养活。

2005年胖猴仔结婚,第二年儿子降生,去年妻子又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眼下胖猴仔每天最苦恼的问题仍然是:吃些什么?衡水大小餐厅他已经探了个遍,烹饪食材也近乎穷尽。在满足粉丝“看大件”的前提下,过去一年多,他花5000元买过大马哈鱼,让团队成员开车去外地专门买来驴蹄。

胖猴仔每天三分之二的时间都用在了琢磨拍摄内容上,想得头疼,总是到了后半夜还在刷视频,看别的主播做了什么吃。胖猴仔说,吃播圈里就是这样,“一阵一阵的,什么流行吃什么。” 但胖猴仔明白,这可能不是长久之计。

随着去年国内平台整治吃播,他有100多个“大吃特吃”的视频已经被下架了。而且胖猴仔感觉,自己越来越“吃不动了”,他努力想在镜头前表现着“吃得很香”,但食欲已经被消磨殆尽。 “我是个喜欢美食的人。一开始(拍视频),什么也没见过,啥来了以后就咔地一顿造。

到了现在,虽然算不上吃过多好的东西,但是肚子里的油水我反正觉得够了。“胖猴仔说,在不拍视频的时候,他越来越想清淡些,早饭连油饼都不碰,一盘麻酱面就是普通的一餐。有时候他在路边摊上看到想吃的点心,仍然会买上一袋,但是吃过一两口就放下了。



和妻子、小女儿在一起

一个不敢实施的计划

“我觉得胖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再胖下去可能会废。”胖猴仔害怕自己的身体“扛不住”,减肥是迫在眉睫的事。

实际上他已经付诸了行动,这个夏天,他开始游泳——这几乎是他唯一能进行的运动。跑步、练器材都会给他的关节带来巨大压力。游了两个月,站上体重秤,数字还是顶到了头。 在胖猴仔做吃播之前,试过拔罐、针灸、按摩各种减肥方式,但因为需要控制饮食,胖猴仔每次尝试都没坚持超过三个月。

干上吃播以后,节食更成了不可能的事。胖猴仔的吃播没有水分,他不会抠吐,也很少浪费,视频中的食物都进了胖猴仔和兄弟们的肚子里。整个团队们都在变胖,大诚子开视频号一个月,就涨了10斤,犯了痛风。

体重越来越大,涨粉速度却越来越慢,胖猴仔知道,账号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期。7月底一次聚餐时,商家正好找到团队成员谈广告合作。 “他说多少?”胖猴仔问, “1300(元),最多给到1800。”员工有些为难地回答。 “你跟他说至少3000,我们给他整个大件,保证西瓜30W(点击量),抖音50W。”胖猴仔拍了桌子。 但他最近的视频,最高的播放量也只有20万,他认为这是因为内容太过重复,“你看我今年虽然新弄了这个小院子,但是我的视频还是那一个套路。”不管是哪种风格,流量都是唯一的检验标准。胖猴仔觉得,粉丝达到100万是个门槛,越过之后,就不用担忧失去热度了。他给自己的目标是300万粉丝,“我这辈子就够了。”

他有一个一直不敢实施的计划,彻底放弃吃播,转做减肥账号,”这是很冒险的一步,“我现在虽然热度是低了,但是还是有热度的,我怕转型去做减肥可能一点热度都没了。”

在最近的一期视频,胖猴仔尝试做了地方小吃“南瓜疙瘩汤”,视频的开头胖猴仔就说,“不大鱼大肉了,看咱能坚持几天。” “一点儿肉也不搁呀?”健哥在旁边故意问。 “不搁!”胖猴仔一边往锅里下着南瓜和面皮,一边坚决地回答。疙瘩汤煮好之后,胖猴仔盛了大半碗,对着镜头大口喝了起来。这条视频的播放量停在了19万,“要是你吃素5天,我就吃素15天”,一条热门评论说。

第二天,胖猴仔做了桌“全羊宴”,播放量才有了起色。之后的几期视频,胖猴仔陆续做了一箱波龙、十斤大骨、虎皮肘子,他的粉丝数终于攀上了80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4 04: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