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阿富汗战争:一场从一开始就充斥着腐败的反恐战争

京港台:2021-9-17 22:05|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阿富汗战争:一场从一开始就充斥着腐败的反恐战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阿富汗最新局势,热点动态更新

  阿富汗战争不是一场失败,而是一场巨大的成功——对那些从中发财的人来说。

  以希克马图拉·沙德曼(Hikmatullah Shadman)为例。美国特种部队在9·11事件发生后进入坎大哈时,他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据《纽约(专题)客》(The New Yorker)上一篇关于他的人物特写,特种部队雇了他来当翻译,每月付给他最高1500美元,是当地警察工资的20倍。他快30岁时已拥有一家为美国军事基地提供物资的卡车运输公司,这让他赚了逾1.6亿美元。

  如果像沙德曼这样的小人物都能从反恐战争中赚这么一大笔钱的话,想象一下,军阀出身的省长古尔·阿迦·谢尔扎伊(Gul Agha Sherzai)这样的大人物,自帮助中央情报局把塔利班赶出城以来已经赚了多少钱。他的大家庭为坎大哈的美军基地提供从碎石到家具的所有物资。他弟弟控制着坎大哈机场。没人知道他身价几何,但显然有数亿美元,多到足够让他把一次在德国的4万美元购物狂欢说得像是花口袋里的零钱似的。

  这就是这场“正义战争”外表下的情况。阿富汗战争本应是一场消灭恐怖分子、将女孩从塔利班手下解救出来的光荣战争。这本应是一场我们本会、本可、本该打赢的战争,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被伊拉克分散了注意力,如果不是因为阿富汗政府腐败得无可救药。但让我们现实一点吧。腐败不是这场战争的一个设计缺陷,而是一个设计特色。我们自己没有推翻塔利班。我们花大价钱雇军阀来推翻塔利班。

  随着国家建设项目的开始,这些军阀摇身一变成了省长、将军和国会议员,支付的现金源源不断地流向他们。

  “西方人经常对阿富汗政府机构的持续无能苦思不得其解,”曾为在坎大哈的美军领导人担任特别助理的萨拉·查耶斯(Sarah Chayes)最近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写道。“然而控制这些机构的复杂关系网从来都没打算治理国家。他们的目标是为自己敛财。在这个任务上,他们被证明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功。”

  我们真正建设的不是一个国家,而是500多个军事基地——以及为这些基地提供物资者的个人财富。这是自始至终的交易。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02年4月,时任国防部长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口授了一份绝密备忘录,要求助手提交“一份我们将如何与这些军阀打交道的计划——谁将从谁那里拿钱,以什么为依据,以什么为交换,回报是什么,等等”。

  事实证明,对许多美国人和欧洲人来说,阿富汗战争也是巨大的赚钱机会。据2008年的一项研究估计,拨给阿富汗的资金中大约有40%以企业利润和顾问工资的形式返回了出资国。美国在2002年至2021年期间向阿富汗提供的重建援助中,只有大约12%真正落到阿富汗政府手里。其余大部分资金都流进了路易斯伯杰集团(Louis Berger Group)等公司的腰包。这家总部位于新泽西(专题)州的建筑公司拿到了价值14亿美元的合同,让他们修建学校、诊所和道路。即使在公司被抓到贿赂官员、系统性地让纳税人多掏腰包之后,他们的合同仍源源不断。

  “阿富汗的腐败被如此频繁地引为西方在阿富汗失败的理由(和借口),这是一个让我很头疼的问题,”在伦敦亚非学院研究冲突与发展的教授乔纳森·古德汉德(Jonathan Goodhand)在发给我的电子邮件中写道。美国人“指责阿富汗人,却忽视了他们在这个互惠互利链中既提供资金、又从中受益的角色”。

  谁赢得了反恐战争?是美国国防承包商。发表《战争财》(Windfalls of War)系列报告的非营利组织“公共诚信中心”(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一直在跟踪支出情况,根据该报告,美国国防承包商中的许多公司有政治背景,他们曾为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总统竞选活动捐款。一家受雇为伊拉克各部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只有一名雇员——国防部一位副助理秘书的丈夫。

  对于乔治·W·布什和他的朋友们来说,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成就。布什总统有机会在电视上表现得像个硬汉。他成为了一个战时总统,这帮助他赢得了连任。当人们发现伊拉克战争是基于虚假借口发动的,而阿富汗战争没有体面的退出计划时,一切已经太晚了。

  阿富汗战争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如何成为阿富汗经济的。伊拉克至少有石油。在阿富汗,除了鸦片贸易外,战争使所有其他经济活动相形见绌。

  20多年来,在一个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徘徊于40亿至200亿美元之间的国家身上,美国政府花费了1450亿美元用于重建和援助,又花费了8370亿美元用于战争。

  经济增长随着外国军队在该国的规模而起落。2009年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增兵期间,它出现了飙升,但两年后随着减员又暴跌了。

  想象一下,如果普通阿富汗人能够将这笔钱用于按自己的节奏去计划、执行的长期项目,他们可能会达成什么样的成就。但遗憾的是,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急于把钱花出去,因为所花的钱是少数几个可衡量成功的指标之一。

  这笔钱本来是用于安全、桥梁和发电厂,以赢得“民心”。但超现实的现金数额反而毒害了这个国家,让那些无法拿到这些钱的人感到愤怒,并在拿到这些钱的人之间引发了竞争。

  “花在阿富汗的钱远远超出了它的承受能力,”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督察长在最终报告中总结道。“基本的假设是,腐败是由个别阿富汗人造成的,捐助者需要干预来解决问题。美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意识到,其过度支出和缺乏监督正在助长腐败。”

  结果是产生了一个幻想中的经济体,其运作更像是一个赌场或庞氏骗局,而不是一个国家。如果出售美国人想要的东西就可以变得超级富有,为什么还要建造工厂或种植农作物?如果你可以付钱给塔利班让他们不要攻击,为什么还要与他们作战?

  这笔钱推动了战争的旋转门,使得原本要打击的武装分子变得富有,然后他们的袭击又为新一轮的支出提供了理由。

  据《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报道,一名曾在军事特遣部队服役的法务会计师在分析了价值1060亿美元的五角大楼合同后估计,其中40%的钱最终落入了“叛乱分子、犯罪集团或腐败的阿富汗官员”的口袋里。

  社会科学家对如此依赖外来者非劳动收入的国家起了一个名字:食租者国家(rentier states)。这个名字通常用于产油国家,但阿富汗现在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阿富汗分析师网络(Afghanistan Analysts Network)的凯特·克拉克(Kate Clark)的一份报告概述了阿富汗的食租者经济如何破坏建设民主的努力。由于资金来自外国人而不是税收,因此领导人只对捐助者而非本国公民做出回应。

  在喀布尔与一位欧洲顾问共进午餐的那天,我就知道阿富汗战争已经脱离正轨,这位顾问获得了很多报酬,用于撰写有关阿富汗腐败的报道。他刚到那里,但他已经对需要做的事情有了很多想法——包括让阿富汗公务员摆脱基于资历的薪酬等级。我怀疑这样的想法在他自己的国家可能永远不会被通过。但在喀布尔,他有机会让自己的想法被采纳。对他来说,阿富汗不是败局,而是一个发光的地方。

  这并不是说阿富汗人民不值得支持,即使是现在。他们确实值得。但是,通过更为深思熟虑的方式,花费更少的钱可以实现更多的目标。

  塔利班的接管对战争来说意味着什么?它证明了你无法购买一支军队。你只能租用一段时间。一旦资金龙头关掉,有多少人坚持为我们的阿富汗愿景而战?军阀出身的省长古尔·阿迦·谢尔扎伊可不会。据报道,他已宣誓效忠塔利班。

 

相关专题:反腐,阿富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18 09: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