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她出身上海滩第一豪门, 从顶级明星沦为服务员...

京港台:2021-11-14 23:56| 来源:InsDaily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她出身上海滩第一豪门, 从顶级明星沦为服务员...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959 年,一个叫Tsai chin的上海姑娘主演了一部叫《苏丝黄的世界》的舞台剧,火遍了大不列颠。

  在彼时的西方," 男有 Bruce Lee(李小龙),女有 Tsai chin"。

  不久,伦敦 West End 剧院的灯箱广告牌上,挂着她在剧中的角色名:SuSie Wong。

  

  在那个年代,一个华人(专题)女性能拥有这样的待遇,简直是件闻所未闻的事情。

  Tsai chin, 什么来头?

  

  Tsai chin 获得伦敦年度女性

  这位西方观众认识的第一位 " 东方公主 ",是第一位华裔(专题) 007 邦女郎

  她出身于民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上海周氏豪门

  她就是上海的女儿—周采芹

  

  多年后,这个上海姑娘成为了《艺妓回忆录》中的 Auntie,还出演过李少红导演中国四大名著《红楼梦》中的贾母。

  

  家门的荣光 - 出身民国上海滩第一豪门

  1936 年,周采芹生于天津,父亲是与梅兰芳齐名的京剧大师周信芳,京剧 " 麒派 " 艺术的创始人。

  而母亲则是上海滩赫赫有名裘天宝银楼的三小姐裘丽琳,家里卖珠宝和茶叶。

  

  周采芹的父母

  裘小姐是那个年代货真价实的白富美,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追她的富家公子哥从百乐门排到建国门

  周采芹父母的故事,俗套又具有传奇色彩:

  贵族大小姐放弃了上流豪门的生活,和京剧大师私奔生了几个孩子,不仅担起整个家,还利用超凡的经商头脑帮助丈夫飞黄腾达。

  

  裘丽琳 - 裘家同时拥有钱庄和茶庄两大产业

  周采芹回忆母亲时说到," 她太勇敢了。她教会了我关于做女人的一切。"

  采芹一共有四个兄弟姐妹,除了大哥外,其余都被母亲送到了国外。

  母亲的决定十分明智,正因如此,周氏家族才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最负盛名的 " 名门望族 "。

  

  第一排左起:周采芹 周采蕴 周采藻 周采茨 第二排左起:周少麟和妻子 周天娜 周英华

  二姐周采蕴,旧金山(专题)著名的美女商人,作家。

  大哥周少麟,京剧麒派传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弟弟周英华,顶级画家,有 " 华裔厨神 " 之称,拥有知名国际连锁餐厅 Mr.chow,约翰 · 列侬,Lady gaga 都是这家店的常客。

  

  周英华与前妻周天娜

  前弟媳周天娜:日本(专题)昭和年代顶级名模,时尚 icon。

  小妹周采茨,香港(专题)丽的电视台金牌公关,80 年代大名鼎鼎的 " 丽的茨姑 "一手捧红了张国荣张学友

  反正,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能拍记录片的角色。

  初露锋芒 - 红透大不列颠的上海姑娘

  1950 年,14 岁的周采芹拿着妈妈送她的欧米茄金色手表、爸爸送的一本《文天祥》,只身踏上前往香港的轮船,开始了一生的漂泊之路。

  

  她继承着父亲身上戏剧的基因,同时受母亲影响拥有好教养和时尚感。

  出国后,采芹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成为考上英国皇家电影学院第一位华人

  在那个亚洲人没有一丁点话语权的年代,她受尽欺辱和冷眼。

  特别是演员这个行业,他们根本不需要一张东方脸孔。

  

  正巧这时,中国台湾(专题)省剧团来英国演出,需要一个既会中英文,又会点京剧的人来主持。

  用采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整个伦敦,除了我还有谁?

  结果,晚会结束以后,没有人谈论京剧,报纸上铺天盖地谈论的,都是这个来自东方的奥黛丽 · 赫本

  

  在演艺界混了个熟脸以后,周采芹开始展露锋芒。

  1959 年,周采芹凭借舞台剧《苏丝黄的世界》风靡全英。

  

  话剧连演了三年,周采芹的照片也在威尔士剧院的灯箱广告牌上挂了三年。

  那几年,她到底有多红?

  伦敦动物园的一只豹子以她的名字命名;

  

  英国的女性纷纷效仿她的装扮:

  一时之间,伦敦街头全是穿旗袍,留黑头发,化粗压压上挑黑眼线的女人;

  

  她是伦敦的时尚 icon, 被授予伦敦年度最佳着装奖。

  与此同时,她还周旋于各式名流派对,成为了 60 年代伦敦的顶流社交名媛

  

  无数女星梦寐以求的邦女郎角色,她轻而易举就拿到了,搭档最性感的邦德。

  

  1967 年,周才芹搭档肖恩 · 康纳利出演 007 雷霆谷

  在当时的欧美,周采芹就是神秘性感的东方女神。

  

  男人 - 我曾经都是把他们当早餐吃的

  虽然周采芹早早就和在香港认识的初恋男友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孩子。

  但丈夫是个传统的中国男人,他希望妻子能够放弃事业在家相夫教子。

  

  周采芹与第一任丈夫

  生性桀骜自我的采芹,怎会同意这样 " 丧失自我 " 的不平等条约,结果可想而知。

  在她的第二次婚姻也以失败告终后,26 岁的采芹决定一个人生活,再也不结婚了。

  

  周采芹挚友在纪录片《上海的女儿》中对她的评价

  因为她发现,跟男人在一起(电视剧),男人最后总是要赢,这让她大为光火。

  一次在片场,制片人咸猪手伸到了她后背,采芹立刻回敬了一个耳光,瞪大双眼吼道:fxxk off!

  贩卖温柔、迎合男人是她绝对学不来的东西。

  毕竟,自由而独立的人永远不可能被驯服。

  

  她对陈冲说过一句经典名言:

  " 男人,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单调无聊的话题,什么样的男人我都有过了,曾经我把他们当早餐吃的。"

  

  从一无所有到绝处逢生,这辈子注定不能靠男人

  不靠男人,采芹的事业依然红火。

  她被经营甲壳虫的宝丽金唱片公司相中,灌录了歌曲《第二春》(The Ding Dong song)。

  一时之间,欧洲,亚洲、非洲,到处都是采芹的歌声。

  

  但 70 年代初期,英国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她多年打拼的积蓄顷刻间一无所有,名下的三层大洋房,也被银行收走了。

  更糟糕的是,此时她又收到了母亲的死讯——

  昔日的上海滩千金被毒打到五脏破裂后,让人随意丢在华山医院的过道上三天都无人医治,悲惨死去。

  

  1960 年妈妈获特批飞到伦敦来见她,那是母女最后一次见面

  重重打击之下,周采芹把自己关在了房子里,还吞下了安眠药。

  最后她被朋友们救起送到了精神病院,整整待了 17 天。

  丧母加破产,那是周采芹一生中最落魄的时刻。

  

  在那以后,采芹来到了洛杉矶(专题),到弟弟周英华的餐馆里当起服务员。

  端茶倒水的活她不介意,唯一不爽的是弟弟对她的颐指气使,她所有的事情都要向弟弟汇报。

  

  一气之下,她摘下围裙,冲着弟弟说了句再见,转身飞到了波士顿(专题)当打字员。

  办公室里的打字声滴答作响,同事们并不知道坐在旁边的这个亚洲女人,曾是在伦敦叱咤风云的超级巨星。

  

  蛟龙岂可被水困?

  一次偶然的机会,周采芹在社区剧院看到了一场表演。那出话剧让她对戏剧的渴望之火再度燃起。

  随后她决定加入社区剧团,排练舞台剧,还重新考入塔夫茨大学学习戏剧。

  学校同意让缺钱的她做助教抵消学费,而这份工作对多年当演员的她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在舞台上的每一刻,她都有重生(电视剧)的感觉。

  她意识到,这辈子她只属于戏剧!

  

  周采芹排练的舞台剧《阿伽门农》

  不久,她又迎来了一个机会——与温明娜, 邬君梅,卢燕 一起出演了《喜福会》。

  

  1993 年电影《喜福会》,豆瓣评分 8.4

  这部电影成为了好莱坞第一部全亚裔阵容的里程碑之作。

  在 62 岁那年,周采芹移居好莱坞,开启了演艺事业的第二春:

  她陆续参演了《实习医生格雷》、《神盾局特工》、《艺伎回忆录》等影视作品,成为了亚裔演员中独树一帜的存在。

  

  

  吴珊卓 - 金球奖第一位亚裔最佳女主角

  最后,中国把周姓还给了我

  "1981 年,我看到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女人飘进教室,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穿牛仔裤,那么潇洒漂亮。"

  周采芹的学生杜源回忆时说到。

  

  80 年代初期,周采芹在朋友的牵线搭桥之下来到中戏教表演。

  她的到来,震惊了当时大多只看过样板戏的学生。

  她别具一格的放松式教学风格,和西式的表演理念让学生们有醍醐灌顶之感。

  

  对于周采芹来说,她人生的两次回春除了在波士顿回归戏剧那回,就是回到祖国。

  弹指一挥间,周采芹离开故土已经 30 余年。

  在去英国之前,父亲将手里的《文天祥》递给她时,用家乡话教诲她说:" 覅(fiào ) 忘记侬是中国人 "。

  

  周采芹一刻也没有忘记,她还用实力证明了中国人也可以在西方戏剧领域做到顶尖水准。

  她说,在国外我的艺名叫 Tsai Chin【采芹的音译】。

  回到中国,我终于可以叫周采芹了,是中国把 " 周 " 姓还给了我。

  在国外这么多年,父亲的戏剧、母亲的容貌和故乡成为了她的精神乌托邦。

  但毕竟近乡情怯,在中戏 5 个月课程结束之前,她都不敢去上海。

  当她终于坐上从北京前往上海的列车时,心里也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汽车的引擎戛然而止,她长乐路的家到了。

  

  一抬头,30 年前的光影浮现脑海,恍如隔世。

  从来不信礼教的她站在双亲的照片前,给父母磕了一个响头。

  

  那一刻采芹忽然明白了:

  为何她能坚持对戏剧的追求,无所畏惧地主宰自己的人生,从不附庸任何人。

  为何她无论何时何地,都保留着一贯的尊严与自信,不曾屈服。

  

  冥冥中,父亲对艺术登峰造极的追求态度;母亲独立自由的坚强人格;

  以及生为中国人与生俱来的骄傲,早已刻在骨子里影响着她,成为了她的信念。

  周采芹很喜欢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的一句台词:

  " 生命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的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嗅中消失了。"

  

  浮浮沉沉,一蓑烟雨任平生。

  现在,周采芹 85 岁了。

  她说:我还没学会相信命运。

  

相关专题:土豪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5: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