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和田惠美去世,她的服装之美成就中国电影

京港台:2021-11-23 04:34| 来源:外滩 | 我来说几句


和田惠美去世,她的服装之美成就中国电影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英雄》《十面埋伏》《宋家皇朝》……

  这一代国人的电影记忆中,一定会有和田惠美的名字

  在电影界有“亚洲第一服装指导”之称的和田惠美去世了,享年84岁。

  近日,日本(专题)媒体公开了这一消息,和田惠美已在本月13日因病去世,丧礼由家人低调举行。

  在1986年凭借黑泽明《乱》获得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后,和田惠美成为了首位拿下该奖的日本女性。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她还收获了艾美奖最佳服装设计、香港(专题)电影金像奖最佳服装设计等诸多重要荣誉。

  从《白发魔女传》《宋家王朝》《风云雄霸天下》到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和田惠美的作品深入几代中国观众的电影记忆。

  张艺谋通过工作室微博表示了哀悼,“她在《英雄》、《十面埋伏》和歌剧《秦始皇》中塑造的那些精彩人物造型,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我们会永远怀念你。和田女士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一如既往般端庄美丽!”

  最近上映的《第一炉香》,则成了这位美学大师的遗作,在生命的尾声她带病完成了这部作品的服装设计工作。

  

  

  主演马思纯在得知这一悲伤的消息后发文悼念:“和田老师有太多的美学作品被珍藏,愿她继续用锦罗绸缎装饰天堂,天上和人间都有她的美好。”

  导演许鞍华也对她的离世深感惋惜:“得知和田惠美抱恙已久,很可惜她就这样过世了。好怀念和她一起工作的日子,因为她是一个有才华,同时容易合作的艺术家。希望《第一炉香》她会满意,不过听说她是满意的。”

  01

  “要把那朵襟花拍清楚啊!”

  “每当我为电影设计服装的时候,首先思考的就是如何在设计中体现人物的性格。”

  这是和田惠美最重要的设计理念。在京都市立艺术大学时,和田惠美学的原本是西洋画,她对于色彩的大胆运用源自于此。

  

  在与导演和田勉结婚后,和田惠美开始接触舞台剧的服装设计。相比电影,舞台剧中的服装承担了更多“道具”的功能,人物情感和剧情走向往往会借助服装让观众一目了然。

  这样的方法,被和田惠美带到了自己参与的电影中。让她一战成名的《乱》就是很好的例子。

  “《乱》中的枫夫人,性格如蛇一般,所以我选择了亮闪闪的纱质面料来表现她内心的阴险。”

  

  “当她被杀的时候,我在服装上运用金色和黑色的搭配,取代了原先的金色和白色,从而营造一种死亡的压抑。”

  

  几年后,黑泽明的忠实影迷、香港导演于仁泰特地到日本找到了和田惠美,希望她能为自己的《白发魔女传》设计服装。

  因为他想在张国荣林青霞身上找到突破,打造一部不同于传统意义的武侠片。

  和田惠美非常喜欢梁羽生的原著故事,深深被主人公练霓裳的性格打动。

  于是在这部1993年上映的电影中,她用不同的服装材质和反差极大的色彩,分别体现了练霓裳“狼孩”的野性、女性的美艳,以及她的杀气和妖气,铸就一部魔幻经典。

  

  

  

  到了2002年的《英雄》中,和田惠美将色彩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

  虽然只有红、绿、蓝、白、灰五种纯色调,但和田惠美对于细节极其挑剔,甚至为了找到自己理想的红色,天天泡在染坊里实验不同的面料与染色法,调出了54种不同的红色。

  

  

  

  

  在雨中武士的那场戏中,她为了呈现灰色面料在干湿下的不同状态,也对颜色效果进行了各种实验。

  在梁朝伟饰演的残剑身亡后,为了表现女仆如月的哀伤,和田惠美为章子怡披上了一身白色素袍,但在领口处精心绣上了一朵小花。开拍前她拉住杜可风的袖子,一再嘱咐:“你千万要把那朵襟花拍清楚啊!”

  02

  痴迷于中国古装

  《英雄》是一部纯色的盛宴,角色身上的服装与背景色彩融为一体,体现的是颇有哲学思想的意境之美。

  到了两年后的《十面埋伏》里,和田惠美就转而在“华丽”上做足了文章,更复杂的花纹装饰、更精美奢华的面料,展现了宫廷之中的雍容华贵。

  整部影片中,章子怡换了十多套戏服,每一件都能拿出来展开详述,其中考究之处无数。

  

  

  

  但最值得一提的是,和田惠美在这部戏意外融入了来自日本传统文化的天冠,在与中式的各种华服搭配时起到了点睛之笔的作用。她的不拘一格可见一斑。

  这样的华丽风格,也被沿用到了范冰冰版的《杨贵妃》里。

  

  片中杨玉环大婚时身着的大红礼服,由珍贵的云锦织就,重量超过40斤,裙摆长达30米,造价更是超过60万人民币(专题)。

  和田惠美后来回忆道,这匹云锦还是早年为拍摄《英雄》时准备的,当时没舍得,后来用在了‘贵妃’身上还原大唐气象,更符合人物气质。

  和田惠美对于中国古代的传统服装非常痴迷,在她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中,几乎有一半时间都在研究中国古装,而且是个“考据狂”。

  2010年的《剑雨》中,和田惠美展示了她硬核的一面。

  为了贴合时代背景,她还原了明代独有的“水田衣”,采用各种不同颜色和图案的布料手工拼接而成,再以手工刺绣增添丰富细节。

  

  

  相比以往的华丽风格,《剑雨》的服装更低调沉稳,这也是和田惠美风格多样的体现。

  03

  理解故事,永远创新

  在和田惠美的设计流程中,对于剧本的理解是第一位的。

  “只要我对一部电影的剧本感兴趣,就能为其中的所有人物设计服装,而且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

  她以黑泽明的《乱》为例,这个改编自《李尔王》的故事,在西方人看来再熟悉不过了。

  “但是日本人来演,就会有一些问题,比如在外国人看来,所有日本人长得都一样。影片里的这三个儿子,怎么才能让西方人认出谁是谁?所以我必须在每个人的服装里都注入各自的性格。”

  在我们更熟悉的华语电影中,和田惠美用如何用服装诠释人物,最好的例子是《宋家皇朝》。

  张曼玉、杨紫琼、邬君梅饰演的宋家三姐妹,她们身上的旗袍都是由和田惠美量身打造。

  

  

  

  

  不仅是要针对三个人不同的外形和身材条件,更反映出了她们各自的性格。在时代洪流中,三个人最终走向了不同的命运,这些都能从身上服装的细微处见端倪。

  《宋家皇朝》在1998年拿到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奖,这多少能证明和田惠美是了解民国服饰的。

  而到了《第一炉香》,她的服装却引起了不小争议。

  这更大程度上是在于张爱玲在原著中对于主角服装的大量着墨,同样是出自对人物性格和处境的描摹刻画,这些“闲笔”的深入人心,就很难在电影改编时进行再次解读,更别说打破了。

  在《宋家皇朝》拿到香港金像奖后,和田惠美曾给香港演艺学院的学生留言道:

  “设计无止境。面对挑战,永远创新。”她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的确践行了这一点。

  在《乱》中,我们见到了日本古装片男性身上几乎前所未有的夸张色彩;在《白发魔女传》里,练霓裳颠覆了传统香港武打片的刻板印象。

  

  而《英雄》和《十面埋伏》,尽管你会想起当时影片引起的许多评论争议,但在视觉上,这些电影仍然在大陆开启了一个新的色彩时代。

  所以,我们在今天仍然会怀念和田惠美,怀念她给我们留下过的美妙视觉记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4 0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