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上海小红楼案细节公布 看得每一个女人心惊胆战

京港台:2021-12-7 00:50| 来源:CDT | 评论( 34 )  | 我来说几句


上海小红楼案细节公布 看得每一个女人心惊胆战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关于上海小红楼案,《财新周刊》今年1月曾发表特稿《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文章已被Matters用户@野兽爱智慧全文转载。以下为微博讨论摘录。

  @川A1234567:上海小红楼案的细节公布之后,看得每一个女人心惊胆战。

  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

  婚姻是安全的吗?

  赵富强的第一个小姐就是他自己的妻子,后面的妻子林某,扭曲变态到成为赵富强管理小姐的监工,变成了最残忍歹毒的老鸨。

  被赵富强从农村弄来的小姐,有些是有丈夫的,这些丈夫到了小红楼,就被雇佣成了打手和监工,监视着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女人卖淫、卖卵、给赵富强等人代孕。

  很难说,赵富强是不是故意找的“有主人”的女人。

  原生家庭是安全的吗?

  赵富强为了性贿赂高官,保密工作是第一要务。他控制小姐的诀窍之一,就是用各种方式控制女人的家人,2017年,第一次逃跑的陈倩,是被“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的。

  多么方便,多么省事。可以想象,第一条里那些丈夫,也可以随时充当这个押解员的任务,以家人的名义,女人的所有人权都被剥夺了,她的控诉被视为无效。

  受过高等教育是安全的吗?

  这个因逃跑被惩罚,绑在取卵手术台上取卵,腹腔积液九死一生,最后失去生育能力的陈倩,是美国留过学的大学生。

  她落入魔窟的唯一原因,只是参加了一次在常规不过的面试,就在最常规不过的招聘网上,然后就被软禁、强奸、拍照、接客,逃跑失败,被毒打取卵。

  你的城市是安全的吗?你身处的阶层是安全的吗?

  小红楼事件就发生在上海,最后向纪委举报成功的舞蹈老师崔茜,本来马上要去韩国留学了,只是想找份临时工作存点钱,就被赵富强物色中了。

  (你看,到了一定级别的嫖客,人家不想要农村来的底层女,专门要挑选高学历好样貌的,不是这样的还给资格供卵呢)

  不仅如此,因为拥有上海户口,崔茜被赵富强拿着她的户口本复印件,去民政局“被结婚”,全程无需本人到场。这事就发生在2017年,就发生在上海!

  被结婚后的崔茜,一直被软禁在魔窟里,取卵代孕,直到生下赵富强的私生子。

  她的母亲同样在赵的淫威下毫无办法,还被迫为其私生子上户口,直到母女二人冒死举报,破釜沉舟。

  还有个细思极恐的事,这么多完全丧失了人权的女人,这20年里,这些可怜的女人只是被取卵出售吗?她们有没有沦为黑势力和堕落官员的代孕工具呢?那些还没有被领走的私生子,都是赵的吗?

  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就发生在当下!!!

  此刻,我只想捶地痛哭,我只想质问每一个人,我想质问每一个女人!你们还要沉默吗?

  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

  @川A1234567:昨晚我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干脆爬起来码字,这篇写得七零八落的,大家见谅。

  我知道有很多姐妹,都因为2020上海小红楼案件的细节公布,和我一样辗转反侧。

  这个长达20年,用女人血肉积累的魔窟,展现出来的庞杂、离奇和黑暗,那些漏得像筛子一样的社会现状,彻底击碎了很多女性自我构建的文明幻梦。

  人最怕的不是痛苦,而是绝望。当黑云过于庞大,根源过于复杂的时候,我们会处于一种失去语言的状态,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但我不甘心,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我们这些最普通最渺小的蚂蚁,不论法律层面后续如何改进,会不会改进,代孕取卵入不入刑,我们一定还有除了等待之外,能做的事情!

  我又爬起来仔细翻看了那几篇报道,发现了两个重要的关键。

  赵富强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不论在他面前是农村出身、最无知识、最弱小的底层女性,还是大城市里,受过高等教育、有眼界能力的中层女性,他都可以牢牢控制其身心,让这些女人变成自己的敛财工具和性贿赂筹码。

  他靠的,竟然是如出一辙的简单手法。

  第一个关键,还要从赵富强的出身说起。

  这个20年赚了10个亿非法所得的恶魔,出身极为贫困。从他上一辈开始,连他父亲在内的三个叔伯,穷到只有他的父亲存钱娶到了老婆,然后才有了他这个几代独苗。

  赵富强的原生家庭极端重男轻女,他还有个姐姐,在发迹之前,这个姐姐就是弟弟的吸血包,甚至赵的第一任农村妻子,就是吸姐姐的换来的。

  在这样极端贫困又极端自私的环境中长大,赵富强渴望往上爬的欲望无比急迫,但他只是个空有野心的小裁缝,他在上海这个大城市,手里唯一的财产,就是那个用姐姐换来的妻子。

  于是,他抛弃了道德底线,哄骗妻子卖淫,他的原话是:“如果你爱我,就应该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多付出一点,等有钱就不做这个了。”

  妻子挣来的嫖资成了他的第一桶金,他立刻用这些钱,半骗半雇找来几名底层女性。然后,用或强迫或诱骗的方式,和几名女性发生性关系。

  一旦得手,赵富强便偷偷拍下性交视频,威胁这些女人接客,如有不从,就暴力殴打,如果还是不从,就威胁曝光视频,去女性老家宣传她们在上海做妓女。

  就是这一招,赵富强一直用到了20年后,后来对付那些受过教育,看上去更有办法的都市女性,也一样好用。

  只用这么简单的招数,赵富强就把一个个寻找工作机会的女人,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奴隶。

  在赵富强刚刚踏入罪恶行当时,被他控制的女人卖150元一次,在他已经在上海呼风唤雨时,被他控制的高级女公关每一次的陪侍,交易的是无法计算价格的权力。但不论是哪个时期,女人自己拿到手的钱,都少得可怜。

  前者全部上缴嫖资,只在每年过年给一点路费和钱,让她们回家不露馅,过年后,这些女人还不得不乖乖回来,她们就这么为赵富强积累了六年财富。

  后者,那些看上去有一定人身自由的女公关,在上海,每个月只拿3000元工资,还要签下有高额违约金的不平等合同。就这样,日常殴打侮辱强奸都是寻常。

  我看着报道的细节都震惊,为这些女人的“温顺”所震惊。

  都不说后来赵富强已经手眼通天的时候了,前期血腥积累的时候,那些女人怎么就这么听话?白白为他卖身六年啊,还有他的妻子?就是因为那么几段性爱视频吗?

  就是因为那些视频,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它们就是有效的把柄。

  因为这些女性太清楚了,不论她是被胁迫还是被迷奸,只要这些视频被发出去,她们在亲人面前在大众面前,是百口莫辩的。

  这是专属女人的地狱大门,指认一名女性是妓女,是荡妇,是让她社死最快捷的办法,甚至很多人根本不在意真假。

  赵富强之流,自诩为枭雄,以为是因为自己本事过人,才能以微末的出身搏到今天,其实,他不过是一只下三滥的蟲子,给他力量的,让他的伎俩奏效的,是整个男权社会。

  每个男人心里都清楚,性羞辱是控制女人的方法,只看他们用不用,怎么用。

  赵富强第二个杀手锏,是类似PUA的情感控制。

  很多姐妹在看过报道之后,都愤怒地表达,如果自己遇到类似的遭遇,一定要鱼死网破,决不妥协。但是,这样的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会是赵的猎物,他从面试开始,就是选择的服从性高的女性。

  进入陷阱的猎物,先是被职场打压,赵和其他帮手时而暴怒谩骂,时而侮辱贬低,把新来的女助理骂到怀疑人生。加上小红楼中,处处受限的人身自由,能留下来的女性,已经通过了服从性测试。

  过了第一关,在控制洗脑期间,赵富强便软硬兼施。他把自己的魔窟塑造成一个大家庭,所有的女人都是他分等级的情妇,每个人的牺牲和付出,都是为了这个家。

  那个为赵卖淫的第一任妻子宗某,在案件的后期消失了,不知道是被赵送回了老家还是离婚了,还是真正“消失”了。但她一直活在赵富强的口中,用她当年的自愿卖身,去教育后来的女人为赵牺牲奉献。

  其中,就有一位脱颖而出的林某,她为了表现自己,自愿切断输卵管(避孕和表忠心),竞争到了赵的“妻子”的位置。

  林某一边性陪侍,一边承担了小红楼里监工老鸨的工作,协助虐待殴打不听话的女公关们。最终,林某也得到了除赵富强外最重的处罚,有期徒刑 14年。

  除此之外,赵的公司里还有几名女公关,是从最开始就跟着他的第一批卖淫女。已经彻底洗脑扭曲的她们,年纪大了之后,被给予些许权利,留下成为新晋公关的管理者,主动劝服不愿做性接待的女助理,她们也分别领到了刑期。

  让奴隶去管理奴隶,让奴隶在长期的高压控制中,分不清楚什么是爱,把虐待和剥削扭曲成爱。

  这就是赵富强控制女性的精神法宝,再辅以暴力威胁,让女性的家人为人质。他就做到了彻底控制大批女性的身心。

  看完案件细节之后,我最害怕的,正是赵富强的手段,虽然特别残暴、心狠手辣,但却非常简单常见,我们在很多不同程度的新闻里,都看到过类似的“应用”。

  比如分手后色情威胁、用裸照胁迫女性、PUA骗财骗色、甚至被折磨到自杀的女性,包丽事件等等……

  这些应用甚至都不完全是法律层面的问题,因为同样的事情,对男性是无效的,他们无法感同身受的原因也在于此。男性不是社会文化包围圈中的猎物,你没有办法用裸照和性去威胁男性。

  这里,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女性能做的事情了:对抗这个社会的荡妇羞辱,不让性关系成为女性的致命威胁!

  当男性围攻妓女,指认任何一个女人是妓女的时候,站到她的身前。

  不论她是不是接受过金钱,是不是在享乐和物质面前犹豫过,只要她此刻想要脱身,那么她就只是犯了一个普通的错误,接受处罚重新开始即可。其他的,我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姐妹们,我知道你们有些道德感特别高,有些对婚姻制度的正统性特别维护,但此刻都请暂时放放,请看一看吧!小红楼事件暴露的现实还不可怖吗?

  不论你是哪个阶层的女性,这是一个男性可以指认任何女性为妓女的时代!这是一个男性可以强迫女性然后指认她为妓女的时代!这是一个受害女性不敢站出来的时代!我们真的无需做些什么吗?!

  不要再跟着男人投石了,不要再荡妇羞辱了,不要再雌竞谁是好女人了,它们全部成为了套在我们自己脖子上的绳索啊!你真的不担心自己也有那么一天吗?

  如果我们更团结,像崔茜和陈倩一样的女孩,会不会更早站出来指认恶魔?那些被吞噬的女性,会不会有机会更早脱离魔窟?这一切的开端,会不会都没有机会发生!

  如果在20年前,第一个被拍下录像带的女孩,不害怕威胁,而是选择走进派出所……

  我知道,这个社会文化的改变,绝非一朝一夕,甚至绝非法律层面的推进就可以做到的,现在和未来很长时间,女性仍然身处男权文化的围剿之中。

  在小红楼案件中,女性命运共同体的意义,已经不能更清晰了,哪里有什么低层高层,什么婚内婚外啊,都是男人分门别类的游戏罢了。姐妹们,这次还醒不过来,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此刻,我还想对那些可能已经身在炼狱、进退维谷的女性说,如果可以的话,勇敢一点,不论发生什么,至少在这个社会中,还有很多人不会伤害你们、指责你们,而且我们的人数还在不断壮大。

  你们不会社会性死亡的,只要我们还是社会的一员,来到阳光下。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川A1234567:和朋友在网上,找到并整理了一些女生分享的,当年去赵富强公司面试的经历。[网页链接](https://m.weibo.cn/7513210373/4710303532848213)

  干哈呀咋地了:没了[裂开]这破微博 还包庇恶魔

  DanjoeChandler:微博为什么这样控评啊

  大喜大Be:《当前微博不存在》《(20101)该微博已删除》

  雪儿不长胖不脱发:说韩国人n号房丧心病狂的,这不比韩国人更加丧心病狂

  Depayse:荡妇羞辱还在起作用,我只想对着这父权制说一句,对啊我就是荡妇,怎样?

  鸠羽寻栖枝:很恐怖的是……现在可能还有一处甚至更多的“小红楼”埋藏在阴影中,没被曝光…

  我有六硬币吗:我们没有制造恐慌,我们只是在表达我们面临的状况

  分裂的香菇菌:最难以置信的,这是21世纪上海切实发生的惨案。出现在故事里的每一个男的,包括系统里不作为的执法者,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药点P脸:最恐怖的是,那个海归女生,留学回到我国最现代化的都市上海,在法制天地节目找一份运营的工作,却没想到这个节目早已被赵富强控制。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1: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