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铁腕病毒清零政策背后的百万“螺丝钉”

京港台:2022-1-14 10:32|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铁腕病毒清零政策背后的百万“螺丝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中国的新冠病毒感染“清零”政策有专心致志的执行者:上百万人为这个目标努力工作,不管付出多大的人身代价。

  在中国西北部的西安市,医院工作人员拒绝收治一名胸痛患者,因为他住在中风险区。他死于心脏病发作。

  医院工作人员告诉一名怀孕八个月、正在出血的女性,她的病毒检测过期。她失去了胎儿。

  两名社区保安在抓到一名封锁期间偷偷离开小区的年轻男子后告诉他,他们不关心他封城期间没东西吃。他们将他痛打了一顿。

  去年12月下旬,在感染病例增加的情况下,西安市政府迅速果断地实施了严格封城。但政府没有做好为该市1300万居民提供食物、医疗和其他必需品的准备,制造了2020年1月武汉首次封城以来中国未曾见过的混乱和危机。

  中国在疫情早期动用铁腕专制政策成功遏制疫情,让官员们信心十足,似乎给了他们采取行动的坚定信念和正当感。许多官员现在认为,他们必须在职权范围内尽一切努力确保零感染,因为这是他们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意愿。

  对官员们来说,控制病毒是第一位的。人民的生命、福祉和尊严排不上号。

  政府拥有一支以满腔热情帮助执行政策的社区工作人员大军,还拥有一大群对任何表示不满或担忧的人进行攻击的网上民族主义者。西安的灾难已引发了一些中国人质疑那些执行隔离规定的人怎么会那样做,也想知道谁负有最终责任。

  “谴责犯下平庸之恶的个体很容易,”一位网名为“我不抗拒”的用户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写道。“但如果把这些嵌在庞大机器里的螺丝钉们换成你我,恐怕也很难抵抗四面八方的万钧之力。”

  “平庸之恶”是中国知识分子在发生像西安这种事情时经常提到的一个说法,它来自哲学家汉娜·阿伦特。阿伦特在一本关于纳粹大屠杀的主要组织者之一阿道夫·艾希曼的书中写道,艾希曼不过是个普通人,他的动机来自“追求个人发展的非凡勤奋”。

  这么多(往往受职业抱负或服从驱使)的官员和老百姓甘当威权主义政策的推动者,令中国的知识分子感到震惊。

  新冠病毒两年前在武汉出现时,曾暴露出中国威权体制的某些弱点。如今,随着患者死于非新冠病毒疾病、居民挨饿、官员们相互指责,西安的封城已显示出中国的政治机器何等僵化,在一门心思追求零感染政策上多么无情。

  与2020年初的武汉相比,陕西省省会西安的情况要好得多。武汉当时有许多人死于新冠病毒,该市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而西安迄今只通报了三例与新冠病毒疾病相关的死亡病例,最后一例发生在2020年3月。西安宣称,截至去年7月,全市95%的成年人已接种了疫苗。截至本周一,该市在最近这波疫情中总共通报了2017例确诊病例,没有死亡病例。

  尽管如此,西安仍在实施非常严格的封城,不许居民离开住所。一些建筑物的大门被锁。逾4.5万人被送进集中隔离点。

  西安用来跟踪人群和实施隔离的健康码系统由于使用量过大出现了崩溃。快递服务基本没有了。一些居民上网抱怨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

  但封城规定仍在严格执行。

  几名社区志愿者让一名敢于出门买食物的年轻人对着镜头读一份自我批评书。据一段被广泛转发的视频,该年轻人读道,“我只顾自己的温饱,没有考虑到自己的行为可能给大家带来严重的后果。”据官方媒体《新京报》报道,那些志愿者后来道了歉。

  三名从西安逃往乡下的男子被抓获,他们可能是为了避免封城导致的高额代价。他们在寒冷的冬天,不分昼夜地徒步、骑自行车和游泳。据当地警方和媒体报道,其中两人已被警方拘留。他们在中国互联网上被称为“西安铁人三项”。

  后来还发生了一些医院拒绝接治病人、不让亲人与患者见最后一面的事情。

  那名因心脏病发作感到胸口疼痛的男子,在医院外等了6个小时才被医院收治。该男子的病情恶化后,他的女儿恳求医院工作人员让她进去与父亲见最后一面。

  一名男性员工拒绝了她的请求。据她在父亲去世后发在微博上的一段视频,该男子在视频中说,“你不能道德绑架我们。我们是履行职责。”

  一些级别低的西安官员已受到惩罚。市卫健委主任在新闻发布会上向那名流产的女性道歉。一家医院的总经理已被停职。西安上周五宣布,任何医疗机构都不得以防疫为由拒绝接收患者。

  但仅此而已。就连国家电视台央视也在网评中说,一些地方官员只是在“把锅甩给基层干部”。央视网评写道,一旦出了事,就让基层担责。

  体制内的人很少有人表示同情,很少有人在网上发声,这是有原因的。

  据央视报道,因未遵守疫情控制规定接治了一名发烧患者,安徽省一名急诊室医生去年被判处15个月有期徒刑。

  上周,北京某政府机构的一名副处长被免职,因为有社交媒体用户举报,他写的一篇关于西安封城的文章有不实信息。

  他在文章中把西安封城称为“没有人性”和“粗暴”。文章的标题是《西安百姓的悲哀:为什么有人不惜违法、冒死也要逃离西安?》。

  自武汉封城以来,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变成了民族主义者赞美中国、中国政府和中共的狭隘平台,不容忍任何异议或批评,他们攻击网络上的抱怨给敌对的外国媒体提供了弹药。

  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删掉了父亲死于心脏病的女子发的帖子,因为贴子“包含社会负面导向内容”——她帐号的截图显示。

  西安没有方方那样的作家,她写下了武汉封城日记;也没有陈秋实、方斌和张展那样的公民记者,他们在网上发布视频。他们四人中,一人被禁声,一人被拘留,一人已失踪,还有一人在狱中濒临死亡,这是向任何可能敢于公开讨论西安封城的人发出的强烈信号。

  网上广泛传播的唯一一篇关于西安封城的深度文章是身为西安居民的前记者张文敏(笔名江雪)写的。这篇文章已被删除。据一位与她关系密切的人说,国安官员已警告她不要就此事进一步发声。一些社交媒体用户称张文敏是垃圾,应该被铲除。

  据知情人士说,曾在武汉封城期间发过优秀调查报道的几家中国媒体没有派记者去西安,因为他们无法获得让记者在封城状态下自由行走的通行证。

  西安封城的灾难似乎并没有说服许多中国人放弃本国不顾一切控制疫情的做法。

  一名患有各种疾病且有残疾的前运动员曾在2020年诅咒方方的武汉日记。上个月,他在微博上发帖说,由于自己住的西安小区被封,他买不到药。他的问题后来得到了解决,现在他用“#全民正能量”的标签转发攻击前记者张文敏的帖子。

  虽然西安市政府上周宣布,该市与病毒的斗争已取得了胜利,但在很多封城规定上并没有松动,并且还为结束封城设定了很高的门槛。陕西省省委书记周一告诉西安市官员,他们未来仍要努力“严格”控制疫情。

  “针尖大的窟窿能漏过斗大的风,”他说。

 

相关专题:病毒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4 22: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