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德国一驻华记者谈在华挑战:“受到监视和跟踪”

京港台:2022-1-17 10:49| 来源:法广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德国一驻华记者谈在华挑战:“受到监视和跟踪”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受疫情影响,德国电视一台和二台将从德国美因茨市的一个播放室里报道北京冬奥会赛事。但它们仍然有驻华记者直接从北京进行报道。其中一位女记者塔玛拉安东尼(Tamara Anthony)在德国《焦点》周刊发表的一个采访中,谈到了她在中国报道冬奥会面临的挑战。

  在问到在中国遇到什么样的对新闻自由的限制时,塔玛拉安东尼回答说:“很多人害怕接受我们的采访。这很有道理。很多人在接受采访后,警察会给他们打电话或找上门来。如果他们说了一些批评的话,可能会带来大麻烦,甚至入狱。“寻衅滋事”是一种刑事犯罪,用来对付那些思想不同的人。所以,我总是要考虑,接受采访者的风险有多大以及这个人是否自己能够估量接受采访的后果。”

  在问到她本人是否受到恐吓时,她回答说:“我本人受到监视和跟踪。很明显,我们的手机被窃听了。采访对象经常被提前警告不要接受我们的采访。在许多拍摄旅行中,一辆汽车一直在我们身后行驶。当我们要采访时,这些“看护人”就会介入。在酒店,他们甚至就住在隔壁房间里。这里最喜欢的是,我们的所有拍摄日期都得到政府的批准,然后,我们和这些看护人一起进行采访。”

  她还说,“抗疫经常被用作禁止采访的借口。比如我们想采访奥运场馆周边的农民,警察就以此为由阻止了我们的采访。不管谁要通过哪条线路去滑雪场,也都必须登记。现在我已经能够认出滑雪区的一些国家委派的看护人。他们已经在火车站等着我。他们整天跟着我,不让我进行采访。”

  在与中国员工的合作上,德方也受到控制。安东尼说:“我们不允许直接雇用我们的中国员工。我们可以申请聘用,然后该人将由中国外交部和国家安全部进行审查筛选。如果此人被录取,他们将受雇于中国外交部并借给我们。近年来,这个审查过程变得更为严格和冗长。我们不能让当地员工参与敏感话题。有一次,我就只好带着打印好的中文提问去采访。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手机上的翻译应用程序也无济于事,因为涉及敏感采访时,我不能随身携带手机,否则会被定位。”

 

相关专题:德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5 09: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