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浑水创始人遭FBI搜查,当年的屠龙者终成恶龙?

京港台:2022-2-20 00:38| 来源:最话FunTalk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浑水创始人遭FBI搜查,当年的屠龙者终成恶龙?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证监会(SEC)对华尔街大宗交易业务的调查风暴正在持续。

  2月16日,据《华尔街日报》的最新报道,有消息人士们表示,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卡尔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在去年10月份收到了联邦调查局的搜查令。其中一人补充称,布洛克的电话也遭到搜查。

  此事的背景是,美国监管部门已经向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团等机构发出了传票。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盯上了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所——币安。2月16日,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调查币安美国交易所与两家交易附属公司之间的关系。

  而在开始调查知名券商、投行和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同时,美国证监会也把目光投向了做空机构。

  据悉,美国司法部的调查人员已经获取了一些硬件设备、交易和私人聊天记录,旨在证明这些美股空头存在广泛合谋,期望能确定其是否通过提前分享做空报告,或参与非法交易策略来压低股票价格。

  有消息灵通人士对Business times透露,SEC对券商、投行和做空机构之间是否存在信息传递通道存有疑虑。他们希望弄清楚这些主导大宗交易的机构,是否存在提前向重要客户透露大宗交易的违规行为,例如暗示大客户通过做空相关股票,并从中获利。

  因为美股大宗交易模式与A股的类似,交易双方在公开市场之外通过协议达成一致并经交易所确定后,而达成的大额证券买卖。

  据Dealogic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的大宗交易规模已接近700亿美元,是近年最高水平,也引发了各家投行对于大宗股票交易客户的争抢。而背后在竞争中为了取得优势,各家投行已经是招数叠出,有勾连做空机构的行为也就不足为奇。

  有意思的是,新闻在国内迅速被顶上热搜的原因,并不是美国证监会此次调查事件的本身,而是其中很可能最终会被当做污点证人的浑水公司和其创始人卡尔森·布洛克。

  因为中概股企业,苦浑水久矣。

  01

  少年也曾屠龙

  浑水能够成功,最初被认为是因为卡尔森愿意下苦功夫,“深入一线”,到上市公司的本地去做实地调查。而且整个团队还不惜力气和时间埋头于案头工作当中。

  在其研究报告中,纳入调查范围的不仅是上市公司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报告,浑水还会对比这些公司向中国工商、税务部门提交的材料。

  卡尔森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曾表示,“中国工商总局拥有商事登记文件,其中包括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文件,包括财务报表、股东记录、用于经营的资本、租赁或者购买不动产的信息和许可……任何非政府实体任何公司或者个人投资者都可聘用中国律师公司来翻阅这些文件。”

  在浑水的第一役——东方纸业做空案中,卡尔森冒着风险负债组建了十人的调查小队,他们发现工厂负责人含糊其辞,发现供应商和客户给出的数据和东方纸业自己所声称的相去甚远。他们在工厂门口蹲点,数进出工厂的货车数量,观察车内的货物,调查大量的公开数据,寻访专业人士,花钱请人调查,最终预计东方纸业虚增了27倍的收入。

  后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卡尔森曾表示,他亲自和一个经验丰富的同伴一起去了这家公司的总部,结果却发现了可怕的事实,里面“堆砌着旧机器和垃圾”,“他们表面上透明,但都是假象。最有趣的是,他们有一大堆废料,却在文件中将之描述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原材料”。

  而在对东方纸业做空成功后,浑水花了两个月来审查10000页的各类文件,开始针对另一家中概股公司嘉汉林业,最终浑水的报告取得了成功,这家企业的股票得到了雪崩式的市场表现。

  2011年6月2日,“浑水”网站发布了一条针对嘉汉林业的链接,这份长达40页的报告,让这只市值超过50亿美元的股票,在短短的半个月内,损失掉了40亿美元的市值。这意味着每页报告价值1亿美元,可谓“一字千金”。

  “我们组建了一支10个人的队伍,花了两个月对嘉汉林业进行分析,所有的人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投入了进去”,卡尔森后来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整个团队涉及会计、法律、财务和制造业背景的专业人士,甚至还聘请四家律师事务所作为外部顾问。

  采访时卡森强调,浑水成功的秘诀就是多花时间做功课,并且加上合理剂量的怀疑主义。他认为若投行分析师用的都是自己的钱,或许“做调研可能会更卖力”。

  但是,这个时候的浑水公司,依然只是在金融圈子里有一定知名度,直到2011年的11月,浑水公司彻底走入了中国广大媒体读者的视野。

  这年11月22日,让很多中概股企业坐立不安的浑水公司,在网站上又发布了一个关于中概股企业的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长达80多页,调查对象是在中国耳熟能详的分众传媒。而这样的情况也让消息传回国内迅速成为网络和媒体关注的热点。

  在报告中,浑水公司指责分众传媒过分夸大了其拥有的LCD广告牌数量,将实际数量虚增了33%%,还认为分众传媒故意以过高的价格进行收购,而且据数据查询显示,分众传媒内部人士自2005年以来已经抛售了至少17亿元的公司股票。

  首先,浑水认为分众传媒2011年9月30日称自己的终端网络共有178,382块LCD屏,经浑水12位员工约半年时间的查证,分众传媒只拥有不超过120,000块LCD屏,只有公布数据的67%,因此,其广告效果要逊于宣传。

  其次,浑水认为分众传媒高管自导自演虚报收购。浑水指出,分众传媒自2005年在美国上市之后,收购了大量的公司,但所有的收购,都是高溢价收购内部人士的公司,或是在收购目标公司时,承诺为目标公司清偿巨额负债,而债主必然是公司的某位高层。甚至有6宗“莫须有”的收购,根本没有真正发生过。

  报告最后,卡尔森代表浑水公司给分众传媒一个“强烈卖出”的评分。这个新闻一出,如同重磅炸弹,分众传媒的股价一度下跌创下了52周以来的新低。

  对于浑水强势的质疑,时任分众传媒副总裁的嵇海荣当时解释道,浑水对于公司拥有屏幕数量的质疑,是因为浑水完全不懂分众业务。对于收购价格偏高等历史问题,分众方面归结为“投资错误”。

  浑水报告出来的当天凌晨1:16,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在其微博上难掩内心愤怒,“这种到处造谣、联手做空基金恶意图利的人为什么没人告他们呢?这些人应该得到法律的惩处!”

  但这些回应并没有让投资者信服。

  在被浑水做空后,分众传媒股价一落千丈,比高峰时下跌了60%以上。两年后,分众传媒启动了私有化运作,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后来在2015年借壳七喜控股回归A股。

  而这件事,也让名不见经传的浑水公司进入到华尔街大企业和中国消费者的眼中,同时卡尔森彻底成为中概股的梦魇。

  02甘做马前卒

  让卡尔森和他的浑水公司正式走上神坛的,是2020年媒体耳熟能详的瑞幸造假事件。但其实这一仗严格意义上来说,功夫并不是浑水下的,身涉做空市场十年后,坐在美国办公室里的卡尔森,开始替他人做起了马前卒。

  2020年1月31号,浑水公司在官网发布声明,声称自己收到一份匿名报告一共洋洋洒洒89页,称瑞幸咖啡存在欺诈行为。后被证实,这份匿名报告来自于中国机构雪湖资本。

  这份报告彻底拉开了瑞幸造假事件的序幕。

  报告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瑞幸数据造假的分析,包含5个SmokingGun Evidence(确凿证据)和6个Redflag(危险警告),第二部分则是直接认为“瑞幸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崩塌”,这也是一直被外界质疑的地方,报告称这种模式存在缺陷,在正常秩序下很难有长久发展。

  报告结论也非常惊爆,认为瑞幸的平均每店销售量在2019年第三季度虚增69%,在2019年第四季度虚增88%。同时还指出,瑞幸广告支出也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故而认为,瑞幸不仅涉嫌欺诈,更在商业模式上也存在根本缺陷,不足以支撑其运营。

  消息公布后,瑞幸咖啡当天最大跌幅超过26.5%。

  据媒体报道,此次做空事件是早有预谋,在报告声称,其数据来源依据的是92个全职和1400多名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瑞幸咖啡小票,录制了11260小时视频,并收录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最终成功记录了981个店铺日的客流量,覆盖了620家店铺100%的营业时间。

  2020年2月3日开盘前,瑞幸咖啡公开回应,逐条否认了浑水报告的所有指控并称“匿名报告有意误导和虚假指控”。同时,瑞幸对媒体表示“将对浑水恶意指控进行追索”。

  然后的一切都颇为戏剧性。

  就在各种媒体都在拼命挖掘浑水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以及瑞幸后续反应如何进行的时候,瑞幸董事会成立的独立调查组却悄然发布了一份震惊四方的公告。

  美东时间4月2日晚间,瑞幸发布公告,表明在审计2019年年报发现问题后,董事会成立了特别调查委员会,经调查,公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的交易额数据存在伪造。

  根据该公司当日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瑞幸咖啡首席运营官刘剑及其部分下属员工存在伪造交易等行为。初步调查信息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公司虚增了22亿人民币(专题)交易额,相关的费用和支出也相应虚增。

  消息一出,瞬间引爆投资市场的舆论场。瑞幸“自爆”不仅让投资者感到震惊,也进一步印证了此前浑水公司对其做空的事实与依据。

  当日开盘后,瑞幸咖啡20分钟内连续三次触发熔断,跌幅一度接近80%。当日收盘,瑞幸跌至6.4美元/股,跌幅75.57%。如果按前一日收盘价计算,瑞幸咖啡一夜之间蒸发近50亿美元。

  这场瑞幸之战,以卡尔森和他的浑水公司大胜告终。同时,浑水公司也因此走上神坛。尽管在这一仗中,他的主要工作是“打嘴炮”。

  03屠龙者反成恶龙

  “欺诈不止是中国公司的问题,只是一家美国公司在美国上市,欺诈后要逃脱的话非常困难。”卡尔森认为自己并不是所谓的忍者刺客,只是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敦促上市企业提高它们的透明度,“正如伯纳德·麦道夫提醒我们的一样,当一家公司承认欺诈时,说不定他们的谎言已经扩散到了同温层。”

  这是2020年志得意满的卡尔森,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出的一段话。然后变本加厉的他,开始了针对中概股新一轮的做空和狙击。

  从2019年到如今3年时间里,在瑞幸之外浑水陆续发布过针对安踏、跟谁学、爱奇艺、欢聚时代、贝壳等知名中概股企业的做空报告,绝大多数都影响到了当日公司股价的变化。

  已经有国内媒体给浑水公司冠以“美国股市清道夫”的雅号,认为他的做空报告帮助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筛选出那些不好的企业,从而避免投资损失。

  但事实上,随着做空报告发的愈加频繁,浑水表现的越来越像是对中概股的无差别打击,包括其早期做空的新东方、近期做空的跟谁学、贝壳等公司,都在被做空后,进行了内部独立审查,并公布了正面的调查结果。

  此次美国证监会和FBI联手的调查,更将浑水公司的另一面彻底展现在了投资者面前。

  实际上,浑水公司发布做空报告是有着自己的目的。根据当下美国媒体透露出的信息显示,这家公司建立了一个简单的盈利模式,事前设立空头仓位,然后公布负面调查报告,并抛售此前积攒的一些筹码,以此诱导市场情绪,最后,在投资者的恐慌中平仓套利。

  卡尔森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作为短线做空者,发表负面报告与其自身利益有着重大联系,但“我总在报告第一页便写明这一点”。

  据《巴伦周刊》报道,跟随卡尔森做空的投资者,一般都能获得两位数的回报。这也让推动浑水公司调查报告产生的意愿越来越强烈。

  实际上,作为商业机构,浑水们的“浑水摸鱼”也算理所当然,自做空机制存在的那一天起,做空机构就被美国证监会视为“一小恶制大恶”的手段,其中代价当然就是让这些小恶可以赚一些钱。

  但令美国证监会难以容忍的是,这几年浑水公司们一边标榜正义感,一边早已变成那些大型投行的马前卒和“红棍打手”。

  卡尔森也因此得到华尔街大佬们的赏识,甚至成为了华尔街巨头从资本市场割韭菜的重要棋子。

  在那个永不眠的金钱场,昔日屠龙的少年终于长出了龙鳞。

相关专题:FBI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13: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