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为何美国既误判了阿富汗,又误判了乌克兰

京港台:2022-3-26 02:39|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19 )  | 我来说几句


为何美国既误判了阿富汗,又误判了乌克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阿富汗最新局势,热点动态更新
专题:乌俄战争正式开打!最新动态

  乌克兰公民从政府的公益广告中学会了自制燃烧弹,然后录下自己点燃俄罗斯装甲车的视频。乌克兰士兵埋伏起来,向俄罗斯坦克发射西方提供的导弹。该国总统在首都街头录制讲话,敦促他的国家反击侵略者。

  这与七个月前的另一组画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时塔利班在没有遭遇抵抗的情况下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大多数阿富汗政府军放弃了军装和武器。总统逃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将自己的国家交给了与其战斗了大约20年的塔利班武装分子。

  议员们表示,情报界和美国军方似乎误判了这两个国家的战斗意志。在阿富汗,情报机构曾预测政府及其部队在美国撤军后至少能坚持六个月。在乌克兰,情报官员认为俄罗斯军队将在两天内占领乌克兰首都基辅。事实证明,这两种估计都是错误的。

  评估一支军队和一个国家的自卫能力是极其困难的。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包括它的领导情况、可支配的物资、敌人的实力,以及敌对力量是否被视为侵略者。

  这些误判表明,即使在有电子拦截和大量数据收集辅助分析的时代,人际关系对于准确评估一个国家或军队的士气方面仍然很重要。前情报官员说,正因如此,直接与伙伴力量进行合作的人的观点能够传达到华盛顿决策者那里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美国对阿富汗的看法更现实一些,那么撤离曾协助美国作战的阿富汗人的工作可能会更早开始——或者,用于训练喀布尔军队的数十亿美元中可能会有一部分用在其他方面。

  在乌克兰问题上,根据两党议员的说法,如果美国更好地认识到乌克兰对俄罗斯入侵的抵抗是多么强大而有效,它可能会更早地向该国输送更多武器。

  “在发生这样的冲突之前,评估战斗意志是困难的。但去年的教训是,我们必须弄清楚如何做到这一点,”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缅因州独立参议员安格斯·金说。“如果我们事先知道乌克兰人有多强,俄罗斯人有多弱,我们或许就能预先部署更多设备,在假设乌克兰人有真正机会的基础上,让他们更快地获得援助。”

  情报机构的错误有多严重还有待商榷。一名美国官员说,在俄罗斯入侵之前,乌克兰问题专家“明确且反复地”告诉白宫和国会的政策制定者,乌克兰政府和人民“可能会抵制俄罗斯的入侵”。

  但情报报告通常都是模棱两可的。本月,在回答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的提问时,国防情报局局长斯科特·贝里尔中将表示,在入侵之前,他曾认为乌克兰人没有为反击做好应有的准备。

  “因此,我当时质疑他们的战斗意愿。这是我的一个错误评估,因为他们已经在英勇而光荣地投入战斗,”贝里尔将军说。

  科顿在接受采访时说,情报机构在入侵的准备阶段对俄罗斯所进行的评估是最好的。入侵开始后,他们对乌克兰和俄罗斯军事能力的评估就“不那么出色”。不过,他说,在潜在的攻击发生之前,判断一个国家的防御多么有效是很困难的。

  “战斗意志不是一个可以去收集情报的独立领域,”科顿说。“这和空军有多少架现役战斗机这种事不一样,有很多主观因素。”

  乌克兰军方最近的反击行动表明,该国领导人决心采取更多行动,而不仅仅是保卫乌克兰免受俄罗斯入侵。过去一周,乌克兰军队使用坦克和战斗机攻击基辅和其他城市外的俄罗斯阵地,这表明他们的目标不是夺回领土,而是摧毁俄罗斯军队。这不仅表明了乌克兰有明智的战略,而且表明乌克兰有明确的意图,要打败俄罗斯军队并赢得战争。

  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表示,无论是在乌克兰还是在阿富汗,情报机构的错误都很容易被夸大。希夫说,去年夏天,情报机构多次警告,阿富汗政府将垮台,军方领导人将向塔利班投降。

  希夫说,在情报简报会上,他曾问过乌克兰是否会对抗俄罗斯的入侵,官员们告诉他,是的,他们会,但很难知道具体情况会怎样。

  “如果说他们有盲点的话,我认为,与其说是相信了乌克兰人不会参战,不如说是相信了俄罗斯军队比事实证明的更有能力,”希夫说。

  据美国情报机构称,俄罗斯认为自己几乎不会遇到来自乌克兰军方的有效抵抗,而且可以迅速进军基辅,不必卷入一场缓慢而痛苦的战争。

  前美国情报官员说,俄罗斯军方在复杂的机动战、补给问题、车辆故障以及缺乏安全通信方面的困难放大了这种误判。

  “没有人怀疑乌克兰人的意志,但鉴于他们的军队的规模小,分析家们评估他们在现代战场上的战斗能力是有限的,”退休的中情局高级官员、前国防情报局副局长道格拉斯·怀斯说。“俄罗斯军队的规模比乌克兰大得多,分析人士经计算后,认为乌克兰人不会获胜。”

  情报官员也无法预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领导能力,事实证明这是将该国团结起来战斗的关键。误判的一个原因是,乌克兰政府——包括泽连斯基——最初对俄罗斯将要入侵的美国情报持怀疑态度。

  金在入侵前两周曾询问情报官员泽连斯基将如何处理这次袭击。他表示,如果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没有在面对进军的敌人时逃跑,喀布尔也许能坚持更久,所以他想知道泽连斯基会怎么做。

  “他会是丘吉尔还是加尼?”金问道。

  官员们回答说,泽连斯基公开淡化了入侵的可能性,但他们当时完全不知道他会如何回应。

  “但是天呐,在关键时刻,”金本周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内心的丘吉尔出来了。”

  美国对其伙伴部队的糟糕评估可以追溯到越战时期,当时美国官员认为南越军队在美国撤军后能够抵挡北方。事实上,美国在训练友军方面投入的资金越多,官员们越无法清醒地评估他们的能力。

  在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官员相信他们训练的部队会比过去战斗更持久、更努力。前情报官员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客观地分析友军的斗志。

  “要获得数据,你必须靠近你的友军,一旦你这样做了,就无法做到不带偏见,”怀斯说。

  其他前情报官员认为,能够准确评估战斗意愿的通常是与友军一起训练和合作的军官。但是,负责监督欧洲和中东行动并多次在阿富汗服役的前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马克·E·波利默罗普洛斯说,当这些信息被传递给华盛顿的分析师时偶尔会遭到忽略。

  “如果你向作战官员询问战斗意愿,他们会根据他们与友军的关系告诉你真实的情况,”他说。“我想任何一位作战官员都会告诉你,如果我们离开,阿富汗正规军没有那种独自作战的意愿,而且每一次都会这么说。”

  尚不清楚美国是否准备在将来对此类评估作出更好的处理。在试图帮助台湾阻止来自中国大陆的攻击时,它已在面临类似的问题。

  “问题是台湾人是否会表现出与乌克兰人一样的斗志,”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迈克·加拉格尔说。“答案很重要。因为如果我们怀疑他们不会,那么我们需要更积极地帮助台湾军队改革并修复他们的预备役和基础设施,趁现在还来得及,让他们成为更具杀伤力、更不易被击溃的目标。”

  情报官员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正在失败。但他们认为,普京总统将调整策略,加大他最近几周采取的强硬攻击力度,或者寻求升级局势以迫使西方停止对乌克兰的支持。

  也许乌克兰必输的想法不再被普遍接受,但一些立法者认为拜登政府仍在低估乌克兰军队。

  “泽连斯基最终可能胜利,也许能让俄罗斯军队离开他的土地,”科顿说。“即使你一个月前不这么认为,你也不得不承认现在肯定是有可能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21: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