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俄乌开战后在乌华商不想走:放不下库存的千万货物

京港台:2022-4-3 19:53| 来源:南风窗盐财经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俄乌开战后在乌华商不想走:放不下库存的千万货物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乌俄战争正式开打!最新动态

  2月24日,俄乌战争第一枚炸弹爆炸。2月28日,中国驻敖德萨总领馆开始撤侨,至3月9日,5000余名中国公民撤离到乌克兰(专题)周边国家。

  “原本我个人想法是不离开乌克兰的。从敖德萨大使馆开始出发,一路过来有9个检查站,都是真枪实弹的,看见人都凉了一半,心想,我还要那些东西(指财产)干嘛?”乌克兰敖德萨中国商会执行会长王淑龙告诉燃财经,如今他已经在罗马尼亚的旅馆安然住下,这一路感慨很深。他说,多得领事馆和罗马尼亚丽水同乡会的全力护航。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3月1日中国驻敖德萨总领事馆门前撤侨 来源/王淑龙提供

  但是,来自浙江丽水的王淑龙,没有计划就此回国,“在敖德萨外贸批发市场‘七公里市场’的仓库里,我还有两千多万元货值,加上还在海上漂着的三个货柜,近三千万元货值,我没办法就这样扔下回国。”

  王淑龙告知燃财经,在乌克兰,浙江丽水籍的华商,占据80%以上的鞋服市场。如今,他们留存在乌克兰的产业,少则几百万元,多则上亿元,这还不包括各家族的不动产等私人财物。目前,留守在罗马尼亚的丽水籍乌克兰华商,还有200多人。

  来自浙江丽水青田县的张国华,如今留守在匈牙利,近期也不打算回国,“货太多了,毕竟是自己的货,不能真正完全抛下。”他告诉燃财经,乌克兰仓库里也压货近1500万元。

  好在疫情期间,王淑龙和张国华等乌克兰华商已经安排了一批家人回国。“从年轻小伙时候来乌克兰,如今我已经当外公了。在乌克兰,我们算大家族,有50多号人。2020年疫情一开始,我们一半人撤回国了,都是生意上帮不上忙的小孩们。”王淑龙说,现在家族还有10人留在罗马尼亚,等待战事缓和,他们要返回敖德萨。

  乌克兰敖德萨中国商会常务副会长叶少东在2019年12月回国,此后碰到疫情,他便一直留在国内,只在敖德萨保留五六个员工。“现在就是希望赶紧和平下来,过去再甩一点货出去,然后可以就撤出乌克兰了。”他告诉燃财经,疫情期间已经不再发货到乌克兰,现在仓库剩余货量不多。

  根据最新消息,乌克兰与俄罗斯于3月28日展开新一轮谈判,谈判为期三天、在土耳其举行,此轮谈判或有望达成和平协议。

  此前生活在基辅的乌克兰华侨华人(专题)协会副会长杜少甫,则于2月28日带着乌克兰妻子和两个孩子自行逃离乌克兰。他告诉燃财经,自驾整整三天到达才匈牙利布达佩斯,并于3月12日乘坐中国国航回到山东济南,于官方安排的旅馆隔离。3月26日,他们得以在济南市内自由活动,后面他计划先回老家河北涿州。

  “从来没想到战争离我们这么近。这一路太不容易了,中间的辛苦难以描述。”不同于上述乌克兰华商,杜少甫还是位颇有影响力的抖音网红,即便回国,他也能照常营生。接下来,他的初步计划是:去海南生活。

  根据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统计,在乌6000余中国同胞中,有1000余人自行撤离。王淑龙和杜少甫都指出,仍有一批侨民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或家人证件不齐全等种种因素,无法撤离乌克兰。他们唯有等待战争结束。

  撤离“第二故乡”乌克兰

  早在1996年,22岁的王淑龙就从北京去到乌克兰。一开始在基辅从事服装贸易,1999年,他到乌克兰港口城市敖德萨的七公里市场经营鞋类批发的外贸生意,耕耘至今。

  3月1号,在中国驻奥德萨总领事馆,共有11辆大巴车出发撤侨,当天撤离的侨民有600多人。王淑龙回忆道,当天车队气势拉满,前有警车开道,后有大使馆跟车,绵延100多米,“乌克兰人、越南人等的私家车,排在我们后面一起过去,他们看到都竖起大拇指。”

  这一行,王淑龙拖家带口,家族再加上朋友,一共35个人在车上。3月2日晚,他们才到达罗马尼亚境内。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3月1日中国驻敖德萨总领事馆门前撤侨 来源/王淑龙提供

  作为浙江华商群体的一份子,这次撤离中,王淑龙感受到丽水同乡会的团结和实力,内心充满感激。

  原来,早在出发之前,王淑龙已经通过“丽水市青田公安局警侨驿站”的微信群联系到罗马尼亚丽水同乡会会长金利波,“记得当时通电话,我跟他说,我这边有35个人,请他帮忙租11个房间,最好都带厨房。挂完电话我一想,我这逃难,还要求这么高,没想到隔天就回复我,他找到了。”

  “开始撤侨之前,我们就已经拉了群,说不管去哪一个方向,从敖德萨出发的话,摩尔多瓦商会、使馆和罗马尼亚商会、使馆,以及一些志愿者,都能给我们精准对接。”3月2日,他们的撤侨大巴一到罗马尼亚边境,丽水同乡会安排的大巴已经停在那里,直接将他们一家送到同乡会事先租好的房子,“当晚10点多,金会长还与志愿者一起来给我们难民接风洗尘。”

  根据王淑龙介绍,浙江丽水市政府外事办、丽水市公安局警侨驿站都建立有全球华侨的微信群,不管去到哪个国家、地区,都能获得商会、同乡会等民间组织的大力协助。

  “这次帮助华侨的罗马尼亚青田同乡会,他们集资了37万欧元,接待了900多位乌克兰侨胞,都是吃住全免。”王淑龙说,此外浙江的还有温州同乡会、台州同乡会以及青田商会,整个罗马尼亚侨团都在协助此次大撤离。

  燃财经获悉,3月4日,中国首架乌克兰撤侨包机从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启程回国,陆续包机13架,每趟航班约250人,机票价格为1.8万元/人(儿童1.4万元/人)。

  王淑龙等200多人没有包机回国。因为他是敖德萨中国商会执行会长,浙江丽水市政府侨办等部门人员还让他为华商做思想工作,劝大家包机回国。

  “我说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怎么劝别人?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但说得容易,轮到自己,扔不下手。侨胞都生根了,一大批产业在这。很多人回国照样也有吃有穿,但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他无奈地告诉燃财经,还是家产太多了。只有留学生(专题)和中资企业,才能说走就走,没有牵挂。

  撤侨之前,王淑龙还与敖德萨中国商会常务副会长周小平一起商量,雇佣了留守在乌克兰的中国人看守仓库。他们找到5个中国人,每人月薪1500美元,由他们24个小时轮班看守,半个小时发一次视频汇报。安全起见,保安都配备了狙击枪、AK47等武器。“目前而言,仓库还是安全的。”

  乌克兰华商三十载

  “1996年,我们丽水包括青田一班朋友,五六十个人过来,放眼看去,几乎都赚到钱了。”王淑龙指出,1996年去乌克兰的浙江华商,可以说是最早的一批人了。再早几年去的,多是求学的北方人,经商的南方人很少。

  如今,最早的这批华商,侨三代都有了。“在七公里市场,我是光着膀子,从一无所有,一箱一箱卖出去才积累出来的财富,慢慢才做成今天这样子。”王淑龙说,从无到有这批华商,生意都是做得挺好的。只是没想到,一场战争,又回到从前了。

  位于敖德萨的七公里市场,是乌克兰最大的贸易批发市场,也是除了俄罗斯莫斯科阿斯泰市场之外,欧洲最大的批发市场。一般而言,敖德萨港口清关的货物,就会直接运到七公里市场的仓库。实际上,这个市场就是由集装箱组成的露天市场,往往上下柜一放,上层放货物,下层就是店面。

  “环境很恶劣,尤其冬天零下十几二十度,能冻死人。”王淑龙说,这样的情况持续很多年,“直到2018年8月,我们商会13个人投资一千多万美元,将七公里市场一个位置相当好的停车场改建成三条街,成为我们华商的贸易批发市场‘中国街’。同样是上下层集装箱,但店面扩大一倍,从此告别那个冬冷夏热的时代。”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华商在七公里市场开发的中国街,由于战争关门 来源/王淑龙提供

  七公里市场有6万多个店铺,其实中国人占比少数,还有叙利亚、阿富汗、越南等国家的人,而主力仍然是乌克兰当地人。中国人掌控的领域,主要是鞋服等纺织轻工业产品,仅浙江丽水商人,就占据了乌克兰八九成的市场

  王淑龙指出,华商一般都是从中国进货,大多数都是从温州、广州、义乌、成都、瑞安这几个城市批发,远一点的还有石家庄。“我一般直接从国内厂家或义乌、瑞安的档口点货,发货柜到敖德萨港口,清关之后运到七公里市场仓库,然后批发出去。”

  王淑龙告知燃财经,乌克兰的鞋业等轻工业不发达,当地鞋子加工厂的产量大,但款式很少,尤其是真皮这一类,主要依靠中国进口。“最早的时候,我们试过一个货柜都是一个款式,后来发展到一个货柜能有100种款式,比较超前。”最近他到罗马尼亚的红龙市场闲逛,发现乌克兰的鞋产品,超前罗马尼亚一两年。

  张国华和叶少东,同样是1999年来到乌克兰敖德萨,在七公里市场做外贸批发生意。

  1999年3月,由于亲戚在乌克兰敖德萨,张国华也出去。同年11月,他回到浙江义乌工厂进货,开始经营箱包批发生意。后来,他基本从河北保定白沟镇的箱包基地和广州的工厂订货,发到乌克兰。

  刚开始的时候,做箱包的华商并不多,张国华的市场占有率能超过50%,销量好的时候,一年能卖六七十个货柜(一个货柜体积68立方米)。后来,大家都开始做了,市场上箱包货量起来了,现在他一年只能卖十五六个货柜。

  “我年龄在这,算是这个领域的头部商家了,但这几年侨二代年轻人起来,做得比我们好。”张国华告诉燃财经,从整个乌克兰箱包市场来看,大都是中国商家,部分土耳其的,当地人较少,“乌克兰(箱包)加工厂规模不大,而且原材料也是从中国进口。”他介绍道。

  叶少东原本在罗马尼亚,1997年想去南斯拉夫,但那边在战争,于是申请乌克兰的签证,于1999年去到敖德萨。

  2000年,叶少东开始做鞋类批发。但逐渐地,他发现,市场上70%的华商都在经营鞋业,竞争激烈。2004年,他转行做牛仔服装,“当时服装占比只有两三成,就是说港口的5000个货柜里,4000个都是鞋子的,只有1000个是服装的。”

  2007年,叶少东在国内广东办工厂,自己生产牛仔服装,直销乌克兰,利润大幅提升。但后来,牛仔市场的竞争也加剧,“一开始牛仔裤破的都能卖,现在是东西要好,还要便宜,但货量还跑不起来,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生意越来越做不下去。”他说道。

  2020年全球疫情,也给七公里市场造成很大冲击。王淑龙说,到2021年底,中国街多次关停。疫情也让跨境物流困难重重,尤其是火车陆运的货物,原本两三个星期可以送达,当时延长到两个月至半年。

  在乌克兰二十六七年,王淑龙一干人,经历了三次经济危机,一次疫情,以及两次战争。而伴随这一系列历史进程,乌克兰华商的生意日渐步入困境。

  经济危机与战争

  王淑龙还记得,1996年的乌克兰,如同中国改革开放的光景,政策比较好,彼时货币刚改成格里夫纳,也即现在的货币。“当时(格里夫纳)还挺值钱的,100美元换168格里夫纳。”

  但很快王淑龙就经历乌克兰第一次经济危机。开始鞋类批发生意不久,2000年夏天,乌克兰货币开始贬值,美元兑格里夫纳从1.68一直涨到5.1,“那一年我们华商亏了不少,我本人也是。”

  2008年,金融危机让乌克兰货币再一次贬值,美元兑格里夫纳一度涨到12,后来停在8,外贸商再次亏损。2019年下半年,乌克兰遭遇第三次经济危机,美元兑格里夫纳涨到26,外贸商又一次重大亏损。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格里夫纳/美元 来源/investing.com 燃财经截图

  张国华告诉燃财经,生意好的时候大概是2003年到2006年,彼时利润能达到30%,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

  叶少东指出,乌克兰货币一路贬值,华商损失惨重,这几年生意已经很不好做了。他形容道,当年市场竞争小、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货柜一到就被抢完了,50平米的仓库都放不满,而现在,1000平米的仓库都放不下存货。

  2014年第一次俄乌战争,也给华商的生意造成巨大影响。

  王淑龙指出,一开始是克里米亚州,后来发展到东部的卢甘斯克州和顿涅茨克州,“打仗的时候,三个州的客户是是实实在在过不来,后来他们也不再开超市做零售了。”

  张国华也是相同处境。2014年战争后,三个州归俄罗斯管辖,张国华失去了这些城市的客户,“有些客户还欠着我们钱,但一打仗,他们过不来了,也没办法找他们去。”

  而此次战争更是全面冲击。王淑龙说,3月中旬,有一个马里乌波尔的大客户打电话跟他哭诉,“那边打得老惨了,他说仓库被烧了,无法营业,而他还欠我100多万格里夫纳,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问他人安全吗,他说人没事。我说人没事就好,一旦战争停了,我敖德萨的仓库还在,我就支持他重新开始。”

  从2020年开始,叶少东的发货量已经降到从前的1/10,“市场竞争大,东西要好且便宜,货量还跑不起来,生意是做不下去了。”他说,只求盈利能兜住员工工资,再把老客户欠的钱收回来,就是目前的打算了。

  而由于乌克兰货量跑不起来,叶少东国内的工厂各方面费用吃不消,也于去年关闭了。

  早年,乌克兰经济好的时候,王淑龙批发一双鞋能赚3到5美元,而现在,一双鞋能赚20格里夫纳或者1美元已经很好。“这几年生意不好做,只能靠量,薄利多销。3月1号撤侨的时候(美元/格里夫纳)汇率还是29,现在打开乌克兰央行一看,都已经34了……”王淑龙感慨道。

  他说,“接下来哪怕战争停了,华商在乌克兰的生意也是非常难的,大家不是抱着赚多少钱的想法了,而是说仓库货物能抛出,收回多少钱,现在就是这么一个心态了。”

  等待和平那天

  2月24日俄乌战争开始后,乌克兰的港口就不再清关了。王淑龙说,他还有三个货柜在海上漂着,只能联系物流进行中转,尽量卸货,“我身边知道的丽水华商,有些8个货柜,有些10个货柜,都在路上,都是夏天的货。大家都很头疼。”

  张国华也有三个货柜在路上,他准备直接转运到匈牙利,尽量卖给当地的一些朋友,“亏损点卖掉,不然在路上没办法。”

  疫情开始就不再发货到乌克兰的叶少东,倒没有这个担忧,只是他已经失去对乌克兰市场的信心。“2014年(乌克兰)东部打仗,任何东西都开始一年不如一年了,而现在又打仗,可以说是把我们打回解放前了。”叶少东说道。

  回国两年,即使这次战争结束,叶少东也不想再继续乌克兰的生意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乌克兰)老百姓也没钱了,经济起码三年才能恢复,而人生还有多少‘三年’?”他说,牛仔服装很快就过季,到时候只能过去甩货,全部处理掉。

  同样在国内的杜少甫也暂时不考虑回乌克兰。

  算起来,从读书、工作到结婚生子,杜少甫在乌克兰生活了12年。早年他与学中文、做翻译的妻子一起创业,针对来乌克兰的中国商人、游客做信息咨询等服务。后来经济下行,他的业务遇到瓶颈,想用抖音来推广业务,阴差阳错成为网红,抖音盈利超过了主业。

  他告诉燃财经,此前抖音接过欧派家居、康师傅矿泉水、恰恰瓜子等很多大品牌的广告。而最近回国,有家居产品等广告主来联系他投放广告,暂时他可以依靠抖音接广告赚钱。

  接下来,他的目标是去海南定居。他把情况详细地分析了一遍,“河北不适合我们常住,涿州地方小,而去北京也不可能,既没有资格买房,房价也够不着。两个小孩,去一线城市,压力都很大。海南是养老城市,天气也不冷,还有国际学校,比较合适。”

  杜少甫已经准备将户口迁去海南,趁着自贸区东风,对于生意或许会有助益。“而且三亚可以直飞基辅,将来疫情或者战争结束最容易跟乌克兰接轨的城市,就是海南。”

  对于未来的打算,王淑龙和张国华还是计划返回敖德萨。

  王淑龙明白,乌克兰经济恢复困难,老百姓条件也不好,想要重新开始并不容易。但他还是有乐观的心态,想继续经营事业,“乌克兰是一个'处女地',这个地方我非常喜欢。在这里,只要你肯努力,就能赚到钱。因为很多行业都是空白的,都可以尝试去做。”

  他告诉燃财经,这两年他已经跟一个乌克兰人开始新的探索,1月底盘下仓库,“乌克兰有很多可以从零开始的行业,只是有些领域,华人无法自己做,得跟当地人合作。”只可惜现在,战事一起,他逃到罗马尼亚,合伙人逃到德国,“打到解放前了。”

  “我们还是看好乌克兰的,只要战争一停,我们也是有信心,重来都没关系。哪怕不做鞋了,也可以做其他(行业)。”王淑龙对燃财经如是说。

相关专题:俄罗斯,俄乌冲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5 09: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