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比上海人被围攻更可怕的,是时代的暗流汹涌

京港台:2022-4-9 02:27| 来源:关胖侃财 | 评论( 25 )  | 我来说几句


比上海人被围攻更可怕的,是时代的暗流汹涌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上海情况不妙,疫情最新动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这两天有朋友给我转了一些社交媒体平台对上海、上海人的谩骂,痛心疾首。我觉得,大可不必。

   01

  除非取材需要,我是不上两大社交媒体平台的。一个是微博,另一个是抖音。朋友告诉我,这两个平台这次是“围攻上海”的主阵地,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微博的情况,就是靠娱乐产业做点生意,而且生意做得很糟糕,中概股红火,微博能过日子;中概股感冒,微博大病;中概股ICU,微博就剩一口气。市值已经跌妈不认,哪天成了中国互联网“娱乐至死”第一股,也没什么可惊讶的。所以,微博搞给上海起绰号之类的“高端活动”,并不奇怪。一个企业做到快不行了,干什么出格的事都正常。

  至于“抖音”,那是另一回事。此前我有一篇文章《2021年的张一鸣,赢麻了!》,分析过字节的“成功”。我对字节的看法就是,一台没有价值观、没有底线的流量机器。抖音涉足的流量产业,几乎都是清流进去,泥石流出来。

  所以,抖音上的谩骂,比微博更邪性。微博是这个时代的小丑,高度娱乐化的属性,多少还有些智力加分。而抖音上的谩骂毫无技术可言,赤裸裸的粗鄙、赤裸裸的仇视,是语言和智力的垃圾堆。这出现在抖音是毫不奇怪的,因为垃圾堆也是有流量的。

  字节号称领先世界的算法,却无法识别蜂拥而至的谩骂。连号称严格的人工审核,也显得无动于衷。“禁止地域歧视”的规则形同虚设。这些不是字节的技术不够先进,而是流量饥渴的技术太先进了。

  算法、人工智能技术,不是一家企业没有价值观底线的理由。机器的背后依然是人。机器有没有价值观,本质上还是人为设定和训练的结果。抖音号称领先全球的算法,可能就是因为毫无底线而领先。别人不敢要的流量,抖音敢要。所以它能做大,它能成功。

  所以,我觉得一个有正常价值观、不想泡在泥石流里的人,都应该远离抖音。

  当然,谩骂上海为微博、抖音带来的流量是真实的,确实说明对上海的“围攻”确实有流量价值。至于这些人为什么那么恨上海,确实值得分析。

  02 

        他们为什么那么恨上海?

  此前武汉、西安等多地的疫情爆发后,也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和热议,但基本上都是批评当地政府防疫工作、保障工作没做好,武汉人、西安人普遍受到了舆论的同情。但是这次上海的“天下围攻”,是全方位仇视上海人。上海人精致的生活,所谓崇洋媚外等等,可谓全面攻击。

  很多朋友很想不通,过自己的日子招惹谁了。其实,我觉得这还是很好理解的。观念差异。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上海人不会认为批评上海地方政府是对自己的恶意,因为上海人的观念中。政府做政府的事,市民做自己的事,没有“一荣俱荣”的觉悟。直到现在,上海民间和各地舆论对上海政府的批评很多,也没见到哪个上海人跳出来号召“闭嘴,要维护上海的形象”。

  但是,很多地方不是这样。他们把地方的形象、个体的荣誉和政府深度捆绑。哪怕是出于同情,批评了他们的政府工作,他们也觉得是针对自己的。

  此前上海精准防疫对生活的的影响小,深受推崇时,时常被舆论拿来对照其他地方的防疫工作,这些“沪吹”让他们受到了严重的心灵创伤。他们绝对不会认为“沪吹”的动机无非是希望防疫工作能减少一些对生活的干扰,那样也会让他们的生活好过一些。他们只会觉得“沪吹”是对他们父母官的贬低,就是对他们的羞辱。

  尽管很多“沪吹”不是上海人,但是这个账也算在了上海人头上。上海出事了,他们当然不会错过“复仇”的大好时机。

  或许这些揪着上海不放的“闲人”,有不少是“有组织”的,这也是一些“流量养蛊”平台对严重地域歧视的视而不见、有恃无恐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几年的互联网舆论中“仇恨驱动”是热点形成的主力,这把上海人推上了刀尖(电视剧)浪口。

   03

  上海的“崇洋”不“媚外”

  这几年中国互联网的民粹风气已经泛滥成灾,舆论热点的形成是“仇恨驱动”,仇外、仇富、仇资本。但是,我们的民粹风气又很有特色——调门很高,其实很怂。在最安全的角落找最安全的对象。至于是不是“冤有头债有主”,网络喷子全不在意。

  而仇外、仇富、仇资本,上海都沾边。所以,那些和上海此次疫情爆发毫不沾边的元素,就成了他们谩骂的理由。

  崇洋媚外,就是喷子们按照自己的想象来,把上海设定为攻击目标的。

  上海的外国人很多,和海外往来的历史很悠久。也正因此,上海可能是对外国人最无感,也最不在意的中国城市之一。因为见多了,也就无感了。因为人多了,所以“照顾”不过来。

  全城警察出动为一个外国人找回丢失的自行车,在上海根本不可能发生。警察没那么闲,上海人也不会觉得这算什么佳话。

  上海人中的跨国婚姻不少,因为接触的机会比较多,这很正常;但是,给留学生(专题)配“陪读”这种事,倒是闻所未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上海人的观念是实用为上,无所谓西洋、东洋,还是国风。看得多了,反而不会刻意去区分。要说“崇洋”那是有的,但也崇和、崇华,好用的、看得上的都“崇”。但“媚”外,是没有的。来的太多了,交往密切,“媚”不起来。

  比如现代旗袍就是起源上海的,出自宁波裁缝的集体创作。

  上海的民国老建筑也有很多混搭的,中国人造的、洋人造的都有。

  上海喝咖啡的很多,喝茶的也很多。所以周立波只会拿咖啡和大蒜打趣,而不是咖啡和茶叶。我就是资深“茶党”,偶尔喝咖啡也只是为了提神,还经常调侃“咖啡党”。

  “中医党”也可以去查一下,上海有多少名中医,方舟子当年是怎么栽在东方卫视的节目里的。

  所以,上海的“洋气”无非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包容,这是那些喷子很难理解、很难想象的。

  以我个人的经验,越是外国人少见的地方,就越是稀罕外国人。所以难得和洋人打一回交道,忍不住要跪。跪完了又恨自己不争气,于是仇洋。又因为仇洋了,遂以己度人想象上海这样华洋杂处的地方,一定是中国人坐地铁都要给洋人让座的。

  这里奉劝一句,媚态十足的稀罕洋人,自己痛苦,洋人也不受用。,外国友人和我说过“在上海最舒服的地方是没有人会特别对待我,没有过分的热情”。

  动辄骂人家“跪族”的,十之八九是自己跪过的。君不见,哪次排华事件,他们敢冲进去谩骂的都是那些中国店员,哪个敢去找真洋人吵架?

  至于这次被挑出了说事的“爱丁堡”事件,着实诡异。上海六院那篇恶心巴拉的公号文,很及时地给了“喷子”们大骂“上海崇洋媚外”的理由。

  我不知道六院怎么会花那么大心思,在一个几乎没啥点击的机构公号,码了这么一大坨垃圾文字;更不知道那个“丁丁”出问题的外国人,怎么会同意公开发表如此高度隐私化的医疗过程。六院整个疫情期间的表现,都很让人感到迷惑。六院之迷和这次上海疫情爆发的若干迷团一起,留待将来。但是,区区这么一篇机构号的公号文就要坐实上海“崇洋媚外”,显然荒唐。

   04

  因仇富而仇上海人,更是受迫害狂妄想

  上海拉仇恨的还有一条,就是“炫富”,什么自以为高高在上之类的。

  因仇富而仇上海人,也是喷子们心态扭曲,再夹杂想象的发挥。作为经常写写上海的财经写手,对此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只要我写到上海的经济重要性、财政贡献,一定会收到一堆留言大骂。仿佛是羞辱了那些喷子似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后来在网络流行文学的套路中找到了线索。这些“文学作品”中总是天赋异禀的穷小子被富人如何欺凌,然后各种奇遇,最后成功反杀。

  这种套路是我们长期教育的结果,当年高玉宝编“半夜鸡叫”的逻辑改头换面。

  这种“仇富”,其实是又怕又恨。启发了富裕的上海是如何欺凌穷人的灵感,本质上是一种受迫害妄想。

  上海的工作节奏是出了名的快,大家都忙着自己致富,哪有闲工夫管人家的家长里短?嫁女娶妻,或许会多考虑经济条件,则是人之常情,但这在全国各地都一样吧。

  至于那些认为上海的富裕是靠国家财政支持,产生了“被掠夺”的损害感。那可以去看看1949年以来的财政记录。哪一年上海不是财政净上缴?哪一年是靠财政转移支付吃饭的?这话我对很多喷子说过,但是他们不会去查。他们不需要真相、数据,他们就是需要哪种受迫害狂妄想支撑他们的仇恨。

  

  我从不认为上海对全国的财政贡献有多么光荣伟大,可能一些老人有这样的意识。年青一代中,除了我这样和财经打交道的,很少留意这样的事,都忙着赚钱买房,没闲工夫琢磨这些。

  我这样经常要谈谈财经的,衷心希望中国多几个上海、多几个长三角、珠三角,可以分担一些财政压力。所以,巴不得他们能自食其力地发财,而不是靠不存在的“天赋异禀”和小概率的奇遇。

  富也好,穷也好,各人过各人的日子。上海人既不想,也不能妨碍他们发财。如果一定要说他们的生活和上海有关系,那就是上海的日子不好过,多多少少会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

   05

  结语:“天下围攻”不可怕,

  可怕的是时代的暗流汹涌

  静止防疫以来,“上海是全国的上海”喊得震天响,这话当然没错。上海还是全亚洲的上海、全地球的上海、全太阳系的上海、全银河的上海,都没错。

  但,上海当然是、首先是上海人的上海。我的家园,怎么就不是我的?

  上海人就是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不管来自哪里,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就是上海人。我们靠勤奋和专业能力赚自己的钱,过自己的日子,心安理得、问心无愧,何必在意那些风言风语?

  防疫怎么干,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成败的责任不在我们。政府没做好的,我们可以批评,别人也可以批评。但我们是受害者,不接受批评。

  至于我们追求精致、体面的生活,看不起那些粗鄙、狂妄、好吃懒做的寄生虫,是理所当然的。谁会对那些闲汉、喷子高看一眼呢?看不起就对了。歧视确有,却和地域无关,只和品行有关。

  至于那些靠流量养蛊赚钱的流量平台,远离就好。所谓“天下围攻”,不过如此。

  但是,教训也是有的。我们上海人太专注于自己的生活,却错过了时代剧变的信息,这是危险的。如果勤奋工作、追求幸福、崇尚文明成为罪过,成为煽动仇恨的理由,我们的辛劳还有意义吗?上海这座国际化的经济大都市,离开了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坚持经济工作为中心的大目标,命运如何?“天下围攻”不可怕,可怕的是时代的暗流汹涌。

相关专题: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10 00: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