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我在上海做团长,邻里关系正前所未有的亲密

京港台:2022-4-12 19:41|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我在上海做团长,邻里关系正前所未有的亲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上海情况不妙,疫情最新动态!

  

  在上海,一场围绕社区生活保障的救助行动,正在展开。

  2022年3月1日,上海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3月27日,上海宣布从28日起,以黄浦江为界,开展新一轮切块式、网格化核酸筛查。4月11日,上海宣布,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相关规定,结合上海实际,按照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全市实施分区分类差异化防控。此前两天,上海启动了一次全市核酸筛查。

  截至4月11日晚,无论是浦西还是浦东,封控管理时间均已超过10天以上。这意味着,在上海,有不少人已经过上了足不出户的生活。抢物资与囤货成为了上海人民的新日常。

  他们中的许多人需要等着社区人员空投口粮,购置物资可能是开盲盒,面包是奢侈品,咖啡是硬通货。一个不太紧要但着实十分刚需的品类——卫生纸的短缺,更暴露了上海人民最后一点窘迫。

  在这样的情形下,有一群人自发站了出来,保障着2500万人民社区生活最后的倔强。互联网运营、在读博士生、全职宝妈、律师......他们有着各色的社会身份,但在这场顽强的抵抗战中,他们有了统一的称呼——上海团长。

  一名上海网友在微博上颇为感慨,“团长真的好伟大,从订购到派送都要团长来,我的狗命是团长给的。”

  社区团购,是当下上海人民获取物资的重要手段。团长则成为其中最关键的角色,他们严格控制着团购的数量和质量,尽量照顾更多弱势群体,保障物资的供应。有人垫钱,有人熬夜到凌晨,有人费尽心力找供应商,团长要负责做账、沟通、核对信息,甚至是亲自上阵送货。

  一位来自同济大学的博士生团长说,“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年轻人擅长用新兴的工具,是应该挑起这份责任来。”

  自救的同时,一些收获也意外出现,邻里关系正前所未有的亲密,“邻居的配合度真的非常高,在这种相互体谅的氛围里,我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位团长这样感慨。

  以下是几位团长的口述。

  “我们争取不落下每一个人”

  焦冰圆 女 29岁 律师 静安区

  我住在上海静安区的一个老小区,俗称的老破小。小区居民以老人偏多,一共是5栋楼,也就是200户不到的人家。很巧,3月初刚搬进来,邻居完全都还不认识。

  从4月1日浦西开始封的,差不多到了4月6日,大家集体出现了东西不够的情况,那一次做核酸时,我们小区的志愿者阿姨,给我们拉进了群,陆陆续续几乎把所有人都覆盖掉了。

  拉到群里后,大家会在群里面报需求,谁家缺什么。我是在自己平时购物的平台,问老板要到了物资,就给小区老人送了点鸡蛋,本来觉得可以撑一两天,结果发现后来还是不够,那就索性开个团。

  我第一个团的是猪肉,因为大家都很缺猪肉和蔬菜,上海发布这种公众号上会有正规的购物渠道,我们都是自己从里面找,找到后联系上,让他们给我们送货,凑到50份就开团了。

  最大感悟是,小区团东西要做到不落下每一个人。一开始没考虑到这一点,只是在群里招呼一声,问谁需要。志愿者阿姨当晚就联系我了,说你有没有考虑过小区里面可能有人不会用手机,他们才是最急需物资的那一批人。

  经阿姨提醒后,我知道小区里缺的数量肯定远远超过我团的数量。再往后,我们团也是多叠加10-20份,到小区里也都能消化得掉。老人是比较难买的,是需要有社区具体力量去照顾的。还有一个不太会喊疼的群体:不开火的年轻人,多是租户。有的年轻人真是家里弹尽粮绝才加到社区群里。

  我业余在讲脱口秀,没想到,小区里居然也住了好几个脱口秀演员,大家平时不太会囤物资的,尤其是年轻的男孩子,家里锅碗瓢盆都不一定有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好意思求助,平时都各过各的,也没有什么太多交流。这个才是社区团购最大的价值,不能说照顾到所有人,但至少要照顾到90%以上的人,大部队以外的人。

  所以我们从第一单往后,就会把所有量都考虑到,比如说接龙是50份,我们就会团70份。到了后,50份按自己订购的发,剩下20份,让志愿者统一分配给小区有需要的人。

  像我们这样,在每个环节控制人数,有防护服,有消毒,就比较有序了。也有的小区管理非常卷的,每天发通知,列表格,各地的社区自治能力在这一次体现得蛮明显的。做的好的小区居委会,会和盒马、美团保供渠道联系好,直接以他们社区为团购的单位,由居委会组织团购。

  外界传闻很多,但其实享受到的服务倒不一定是按房价来区分,有一些高端楼盘确实服务得好,像一个独立的世外桃源,也有还不错的楼盘享受不到服务,比如说普陀区一个还不错的标杆性楼盘,因为小区也在出阳,物业下了禁令,除了保供品,别的都不能团,团了也没有人给你送。他们的面包就是到了,但又送回去了,因为不让接。

  每个小区收到的物资也是不一样的,倒没有一定按照楼盘水平,主要看他的居委街道物业志愿者给不给力。有时候物资到了,但没人去发。居委会因为很多人也被封控了,不可能照顾得过来,那么先发谁后发谁,怎么安排,小区志愿者是不是和居委会、街道有密切的联系,能不能货到了,就及时去催他们给,志愿者能不能马上组织起来去提货等等都是问题,像现在天变热门了,隔个半天一天很多东西就不一样了。

  自救的好和坏,一个是看小区组织得好不好,第二个你要跟志愿者保持紧密的联络,要有志愿者去领后发,不要造成那种哄抢,大家都自己下来拿,这种小区团购叫停是有道理的,大家都下来拿,传染性风险很大。

  我们今天(4月11日)收到了街道的大米,之前收到过一批政府发的牛奶、莲花清瘟和蔬菜。我们静安区还可以,但像宝山、大场、顾村、美兰湖、闵行的梅陇、浦东的一些小区都是重灾区,封了18天,物资比较紧张。那种单独的公寓楼、商住两用房物业管不到的,基本上就是靠社区团购了。

  深刻感觉到生活是折叠的,有吃不饱饭的,也有还不错的,都是上海现在的真实面貌。希望能吸取这次的经验教训,大家现在只有一个心愿:保供、保供、保供。

  “我把开团方法论复制了50多个小区”

  胡萝卜老爹 男 33岁 电商贸易 徐汇区

  我们是上海最早封的一批小区,3月5日开始就封了一次,中间解封不到一周又封上了。

  隔离期发过一次物资,有一些蔬菜,三个橙子,一包鸡翅和一点猪肉。昨天晚上(4月11日)又发了一袋挂面,大概两个多星期发一次,远远不够大家生活所需。

  我自己本身是做电商的,有一些电子商务渠道,日常公司有库存,会用快团团,有快团团官方的一些货源。最开始主要想满足自己的生活,因为我有一个三岁的孩子,也有老人,没有绿叶菜了。

  刚开始还是有很多人质疑的,团购第一次成功后,大家看到食物后就非常兴奋,更多人开始愿意参与进来,把彼此认识的邻居都拉进来。

  我们小区年轻人也协调组织发起招募志愿者,就有了一个团队分工,还开了电话会议商量流程。大概2-3天组织一次,群内发起讨论,大家跟帖“你最需要什么”,再根据接龙排序选出来最需要的东西,去找货源。

  我们开始做团后,全部都成功了。我就建了一个可以服务周边朋友100多人的小群,相当于给团长们“培训”,哪个环节有问题,我们实时来解答。把供应链货源、已经团成功的经验复制给其他小区,已经有50多个小区成功团上物资了。

  很多朋友的小区,绝大多数都还是崩溃的状态,抢不到菜。我说你把团长介绍进来,我把这个流程分享给你。当他团购成功一次,在小区的影响力就瞬间不一样了,大家有了信任感,后续再团就顺畅了。

  

  

  (受访者供图)

  我现在每天早上从7点多开始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2点,要不停地选品和供应商对接。工厂现在也非常忙,有时候下单给供应商,两三天都不回消息,他已经被无数个人联系了,崩溃了。

  刚开始很混乱,上海发布很着急把有能力送货厂家的联系方式都给到大家,一个厂家的联系方式,可能在所有上海小区群里共享,就导致刚开始打厂家电话打不通,他直接关机,所有人都在联系他们,他们肯定是接不了的。

  隔离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需求很简单,就是想吃一些绿菜,想喝一点牛奶,想吃一点面,无非就是这样的需求。大家都有共识,说保安、志愿者比较辛苦,每次的团购全部都多团2份给他们。

  前两天,我们下去做核酸,因为我儿子叫胡萝卜,我的团购号叫胡萝卜老爹,我喊他名字的时候,大家一下子就认出我,喊我团长,跟我打招呼,这一刻觉得,没白忙活。

  “年轻人应该担起责任来”

  贝桥 女 28岁 同济大学博士 徐汇区

  本来我没想过要做团长,第一次做团长是看群里有人要团矿泉水,人数已经够了,结果没有人愿意做团长。我当时就觉得就这样互相推着不是个办法,我就去做了。水到的时候是晚上12点,一箱是4桶,一桶是5升。我跟我的特警室友一起下去,两个女生把货都接了进来,水这种东西很重,我们也不好意思麻烦志愿者。

  第二天看到群里有一个大姐,她在帮大家团大米、面粉、挂面、午餐肉和油这些零碎商品,一个个接龙、收款、核实、对账……我看着特别着急,教她去用小程序。但她不会,还是手工记账,Excel一点点敲进去。那时都半夜11点多了,群里还有人说我要改一下,她焦头烂额统计到凌晨3:00,好像还赔了一些钱。看到那个姐姐特别辛苦,我就想,作为一个年轻人,很擅长使用工具,应该更多去承担起这样的事。

  除了团长,志愿者也很辛苦。我之前提议所有的团都设置一个“感谢志愿者”的2块钱商品给大家自愿选拍。没想到的是,很多人即使不买东西都会进来买几个“感谢志愿者”。

  

  (受访者供图)

  当团长也有蛮大压力。大家之前都没经验,有一些货源只能看得到图片,不知道真正到货是长什么样子,邻居会不会满意,都说不准。我们小区有人团购百果园的水果,到货后160块钱10个橙子,就有一些居民在群里面发牢骚,说黑心商家什么,看着就很伤心,大家都是义务做事嘛。还有一个道德感的balance(平衡),水果在很多人看来不是生活必需品,但一些人觉得我已经一周都没有吃水果了,我不幸福。大家对生活必需品的定义不是很一样。

  我团面包到现在还没有排上单。我的钱还没有打过去,但是邻居打给我了,现在我手里攥着几千块钱,很焦灼,它不是一笔钱,是100个人的期待啊。

  你不做团长的话,你可能很多东西都体会不到,每个人对于价值的定义都是不一样的。

  疫情这种特殊情况下,你才能看到人生百态,每个人的状态都不太一样。能看到非常没有安全感的阿姨,每天想尽办法,叮咚、盒马、每日生鲜轮番抢菜,看她晒出的图,天天吃的像皇帝一样,但她还是很焦虑,抢不到就会更焦虑,精神高度紧张,会跑到群里抱怨。你也可以看到有一些阿姨从封小区到现在没有参加过任何团购,没买过任何的东西,现在可能就还剩两个包菜几个鸡蛋,她就会把鸡蛋卤掉,把包菜萝卜腌成泡菜什么的,细水长流一点点吃。

  物资够不够,它是取决于人的心态的,对有些人来说永远都不够。就像钱,多少钱是够的,多少钱是富有的,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的。钱永远都没有足够的。

  我也知道有极少数人真的吃不上饭,全家6口人只剩半袋挂面。大部分人抢菜其实还是因为自己内心讲究,不希望自己生活品质有一点点下降,比方说有人还要团牛油果、蓝莓。

  这次封控下,小区邻里关系变得和睦了很多,以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楼里住了谁。作为一个单身女性,我一直很有安全意识,很少会主动跟邻居说话,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

  三天下来,我当了4个团的团长。虽然天天拉扯的都是些吃的喝的,但我觉得这码儿事比之前工作中80%的会议都有意义。

  

  “珍惜平凡普通的生活”

  Laura 女 23岁 金融从业者 普陀区

  我做团长的出发点可以用三个词概括——吃、恐惧、责任心。因为很少吃米饭,家里没有米和电饭煲,一开始还觉得实在不行可以点外卖,但突然间全停了。印象里,所有群都堪称“爆炸”,大片大片信息出现,大家有点焦虑。

  这时,金融行业的工作背景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无论是信息的获得与梳理,还是比较高效、确定的沟通。三次团长经历里,我最费心的是牛排团购,单价比较高,每份799元。不过参团人数只有6位,样本量足够小,操作起来不算复杂。另外两次是跟着大团长,我只负责信息处理,不必考虑现金流。

  

  (受访者供图)

  做团长本质上就是一种交易撮合,信任很重要。像我选择的牛排供应商是具有实体门店的,跟随大团长团购的主食冻品也是品牌。团购只能大概率满足大众需求,很难个性化,但在当下这个阶段,不奢求那么多了。

  也有一些无奈的事情,有一天晚上11点多,保安通知志愿者有一批肉会送到,去接应的志愿者等了一个小时,包括所有参与团购的邻居也都在等。因为不知道是什么肉,也不知道涉及哪些户,现在属于一种信息流和物流脱节的状态,现代企业曾经解决的问题突然原始化了。

  我觉得这次的事对人产生的最大影响是情绪,一个很重要的点是“自己是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对我而言,这段经历带来了两个启发,一是更珍惜平凡普通的生活了,从不剩饭剩菜开始;二是遇事相信专业,焦虑的反义词是具体。像我做一个团长,那么我就要思考如何用好工具,让大家放心。

  “尽最大力量保供,现在不考虑挣钱”

  Shirley 女 社区团购供应链总经理 闵行区

  我们公司这一轮疫情之前就在做社区团购供应链,旗下有一个叫“虎虎 go”的社区团购平台。都是由团长来带货,我们来供货,以城市配送为核心。我们自己建了一个仓储,有自己的配送团队。

  现在上海配送力量很紧缺,很多团购团完了都送不了,只能退款。我们目前还是保持了T+1模式,基本上第二天可以送达。不过和疫情前相比,现在运力也比较有限,会缩减一些团购。

  现在找货比较难,我们的货源都是农场直接供货,在仓库进行分拣、打包、消毒之后配送。我们是上海商务委确定的保供企业之一,配送员都有物资通行证和48小时核酸。现在上海有很多野生团都是没有资质的,中间可能会有一些问题,你并不知道它有没有做核酸。

  这次团购物资的价格上涨,原材料并不是占大头,最多也就翻倍一下,最大的成本来自于分拣和配送。现在整个上海配送员都非常稀缺,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来做配送,很辛苦很累。目前上海每个配送员日收入基本在3000元以上,配送成本非常高。我们的配送团队主要是自己的员工,但很多员工也被封控了,所以我们也招募了一些叮咚、美团、饿了么的骑手。

  疫情期间上海人民还是比较团结的,我们公司现在基本不以盈利为目的,还是以保供为主。疫情前我们会给到团长一定的利润点,现在很多团长都是自发的,没有额外报酬。不过因为团长很辛苦,我们也会给到一些蔬菜包、鸡蛋之类的回馈一下。

  封控后,我们都在尽自己最大努力保障供应。我们现在能提供1000份蔬菜包,对我们这个三四十人的团队来说,这个量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现在疫情期间,我们的货源也会有影响,很多菜都被锁在了集采地和仓库,运输也存在很多障碍,保供也是有很大难度的。我们做了解决方案,一方面找了本地供应商给我们供货,昨天(4月11日)开始还从浙江运了物资过来。另一方面我们现在也不考虑挣钱了,只能说尽量让一线配送的员工能赚到钱。

  现在最难的还是社区最后100米配送。以前客户可以自提,现在东西送到小区门口也进不去,客户也不能下楼,都需要物业或者志愿者送到他们手中。

  疫情前我们主要做中高端商品团购,但是疫情后,主要还是先满足大家的吃饭问题。现在整体需求最旺盛的还是鸡蛋、挂面、方便面这一类的生活物资,以前像泡面这种品类我们其实是不卖的。

  这段时间我们收获了很多租客群体。现在上海业主一般家里贮藏食物条件比较好,社区发放物资也比较充足。但很多租户没有条件做饭,储藏食物的空间也不多,或者三个人租了一套房,社区只给发一份菜,这些人才是社区团购的主力人群。这些人以前可能都是靠外卖生活,现在就只能靠社区团购。

  “我想改善一下生活”

  涵玟 女 运营 23岁 闵行区

  我们小区在闵行区,3月5日开始封小区。最近这段时间抢菜是最难的,之前叮咚、盒马还能买,4月4日开始就全都关了,现在我们小区唯一还能买东西的渠道就是团购。

  上周通知我们说4月11日京东物流开放,我们就疯狂买了很多京东自营的东西,但我昨天(4月11日)看物流显示还要4月18日以后才能发货。

  最近大家都学会团购了,所以也会团一些面包、可乐、咖啡之类的,我想吃面包很久了,就去当团长找货源开了一个团。

  当团长不容易,首先要收集大家的需求,统计出需要这个东西的人,看看人够不够多,再去找供应商。还有下错单的、退单的、有人结单以后非要来加单的。

  而且现在整个上海供应商都特别难找,必须要物资车通行证和48小时核酸证明。这个供应商是我凑巧有一个朋友自己开了家咖啡店,现在关门没法营业,他就自己做面包卖。

  我现在正在犹豫要不要再开一次团,因为我想吃冰淇淋,但是现在团零食有一些风险。今天我刚加了一个团可乐的群,就有人开始骂,说必须要团生活必需品,可乐又重,志愿者都累死了,你们还只想着享受。

  今天我们居委会也刚刚发了一个文件,就是说非生活必需品不建议团购,如果团的话必须自己安排志愿者去对接,然后提前去居委会报备,我接下来就准备要去报备了。

  

  (受访者供图)

  现在志愿者出小区必须穿防护服,我们自己团购了一个防护服,65块钱一次性的,只能在外面待四五个小时。拿东西的时候每人穿一套出去太贵了,只能派几个志愿者去货车卸货的时候对接清点一下,每个楼派一个对接人去等志愿者。他清点好数量之后放电梯面,每一户的人自己去电梯门口等。

  当团长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小区有个外国人,他的团购好像延期还是取消了,然后要取消了重新团重新下,他就不太会,我们小区的人就很热心帮他解决。小区的大爷大妈也很牛,在群里都是英文和他交流。

  “办法总比困难多”

  Cici 女 28岁 行政人事主管 静安区

  这几天看大家都在团购生的东西,像我这种不会做饭的打工人,在一锅难求的情况下,亟需速冻食品和咖啡。那就只能自己来了,感觉很多人当团长也是为了自己能吃一口。

  我的工作是行政人事主管,负责公司的采购分发已经五年了,这是我的老本行。因为有供应商渠道,我可以直接联系到货源。团购的过程大同小异,建群、将团购内容和规则写好、拉人、接龙、做Excel再核对,给供应商打款并确认送货时间,一般都是打款后48小时内。不过,我是在确认派送当天才联系邻居收款的,变化太多,以免没有成团,安排退款还会事倍功半。

  我在静安区,是与浦西封控同步封闭的,确实有一些阳性病例。考虑到封控楼的邻居不能出楼,原本是一个相邻楼帮助一个封控楼放到楼下货架上,但参与团购的姑娘、老人搬不动,后来我和物业重新商量了配送方式,由我和志愿者一起送整条路线。物业和居委会很好沟通,包括团购申请、核对方案这些,他们都爽快地拍胸脯答应了。

  

  (受访者供图)

  从上周起,我一共开了两次团,主要是速冻水饺、烧麦以及挂耳咖啡。虽然供应商的价格没有之前网购便宜,但和超市平时的价格基本持平。别看我们小区是老小区,很多中年人手机都玩得厉害,爷爷奶奶接龙热火朝天。大家也会提出期待团购的品类,有邻居反馈家里的压壶坏掉了、没有咖啡滤纸了,团购门槛比较高,那可以用洗脸巾替代过滤,办法总比困难多。

  一开始以为封闭5天就解封,不少邻居在最后一天晚上自信地吃完了所有物资,结果第二天得到通知继续封闭,大家就有点傻眼。当时买什么都很艰难,那也是我们小区团购的起点。居委会就发放了两次物资,我分到了两根黄瓜。不过,依靠每天开团,小区物资还算供应得上,我家冰箱里的速冻食品够撑一个月了。

  没做团长之前,只是想想都觉得又难又烦,咬咬牙操作一遍下来,发现过程居然是顺畅的,邻居的配合度非常高,在这种相互体谅的氛围里,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希望能够为大家做点什么,以至于完全不觉得累了。

  对了,看到有一种说法是“没有男性团长”。虽然我身边确实没有,但今天分发物资时我注意到,有一个姑娘在货架前清点,她旁边是一个手持电脑核对的小伙,两个人配合默契,这不就是团长背后的男人吗?

  “我要实现你们的一个愿望”

  熊妈 女 50岁 15年外企管理经验现宝妈 浦东新区

  我做团购属于阴差阳错,疫情前我就帮老家闺蜜搞过冬枣的团购。2020年年初疫情开始,我帮朋友销售过鱼虾,还帮一位黄山退伍老兵销售过他们家的童子鸡和老母鸡——因为没有玉米喂鸡了,不得不宰杀卖掉。

  之前我是一家芬兰外企的中层,2010年,我从工作岗位退下来,十年没有和社会接触,也没有给家里赚过一分钱。那种心情,虽然我老公什么也不说,但我心里是很有落差的。我老公是芬兰人,有时候我会和他讲,如果当时是你退下来照顾家庭,现在我也会和我当时的同事们一样做得很好。

  那我就觉得,团购这件事是不是可以再往下进行尝试,也由此认识了很多朋友,开始做原产地水果线上开团收单。这么多年,我的快团团会员有1.6万,接龙也接近3万了,可以说每个人都有回购。

  帮大家找到了想要的商品,起初一分钱都不赚我也挺开心的,后来每个月能有2000多元的收益,单量稍微大一些可以到六七千元,足够家里米面柴油、煤气电费的消费了。

  这一次好像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2020年年初的那种状态,大家天天在我的团购群里问有什么可以买,于是我开始找资源。目前我选择的是不太受大家关注的米面粮油,也不想靠这个赚钱,其实不赔钱就可以了。一般一单会加两三块钱,主要是为了覆盖售后成本,毕竟经常会有丢单的情况。

  做团长真的很累。像上一团到货那天,我吃过中午饭先去帮小区物资组分鸡蛋,一板一板地送到六点多,发现我团的大米到了,20斤装的袋子,要一个一个翻出来写房号。等到大米弄好了,晚上八九点时200多单的面粉又来了,一直忙到凌晨,那天我站在大门外直接哭了。

  

  (受访者供图)

  从3月16日开始算,我至少开了二十几个团。其实我们小区资源还算充足,所以我一直坚持疫情期间开团米面粮油这种必需品,还有垃圾袋、卫生纸、调料等。我老公很支持我做这些,很多时候我做一顿饭全家吃一天,他也不抱怨。

  做团长确实见识到了人生百态。有供货商联系我,开出很离谱的价格,被我拒绝了;也有其他小区的人找我请求供应,却把洋葱正常的外皮当成磕损,不依不饶。但理解的人还是占大多数,我们小区居民都觉得这种情况下有的吃就不错了,也会把一些茄子、土豆、洋葱送给被关在小区里的装修工人,他们很开心地扛走了。

  我那天在群里发言,让大家写一个愿望清单,放飞一下情绪。我说这个梦总是要做的,搞不好还能梦想成真。然后大家就开始接龙,吃的、喝的、冰淇淋、蛋糕......写什么的都有。晚上我说,我要实现你们的一个愿望,后来给大家搞了火锅底料,也挺心满意足的。

相关专题: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13 01: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