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贴:莲花清瘟和钟南山这个超级大瓜要被切开了

京港台:2022-4-19 10:23| 来源:单眼鱼微博 | 评论( 103 )  | 我来说几句


热贴:莲花清瘟和钟南山这个超级大瓜要被切开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天这篇文章,关于连花清瘟,涉及到钟南山,大概率会被删文,保不准还会炸号。为此,我先来保证,文章中每个细节信息,都来自于权威媒介和科学家,写作框架也绝对是科学思维和学术理论,只为推动事件在科学与法治轨道上解决。

  

  如果连纯粹地讨论科学也不被允许,我这个无神论者,也想对删稿发出一条诅咒。

  关于连花清瘟争议,我认为,到今天这起事件应进入一个关键转折点——放开话题让真理越辩越明,而不是为尊者讳,

  毕竟,不论是饶毅等科学家,还是各路权威媒体,都已经纷纷入场了,而且,都在深挖以岭药业,剑指钟南山与连花清瘟之间瓜葛。

  科学与民意都已经过河了,某些人难道还要假装摸石头吗?

  是的,写下“钟南山”三个字,我内心是有些瑟瑟发抖的。以我的媒介素养,涉及到这个头顶国家抗疫最高荣誉的权威,只能仰头歌颂,如果拆解问题,很可能就是在给自己挖巨坑。

  但,良心作证。在这片“德先生”“赛先生”被呼喊已有百年的土地上,正如饶毅举报裴钢时悲壮呐喊:

  谬误不会因为裴钢一人在中国有权势就能变成真理。

  那么,科学真理也绝不会因为某个人拥有多大的权力荣誉,就应该止步于讨论。

  科学无禁区,写作有规矩,有何不可?

  

  饶毅

  从昨天到今天,饶毅已经连发两支响箭:

  一是公开质疑连花清瘟,呼喊不容假药趁火打劫之后;

  

  二是引述科学论文批评,直指钟南山“连花清瘟”论文问题。

  

  左手打资本,右手指权威,饶毅的如此狠撕,但愿能够撕开这起在民间争议太久事件真相的一道口子。

  饶毅还说,新冠疫情期间,国家表彰了一些有功之士,但似乎还没有严惩一些骗子。这些骗子就是在趁火打劫,在危害人民,在影响抗疫。

   这是一个科学家发出的警告,不可不正视。而正视的惟一路径,就是回到科学的路径上来求真求实。

    连花清瘟到底是不是好药?钟南山院士瓜田李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说,世界上有两种药可以包治百病,一是多喝白开水,二是吃连花清瘟。

  盘点连花清瘟历史,有人感叹19年来,这个中国神药从未错过任何一次灾难——2003非典、2008手足口病、2009甲型H1N1流感,2020新冠,甚至连汶川地震,连花清瘟都在勇猛助攻。

  前两天,丁香医生这个中国顶级权威医学媒介,就明确喊出“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敢于明确下此判断,这个靠科学立命的强大媒介,难道真的疯了?

  昨天,《中国新闻周刊》则对以岭药业进行深挖,在摘要中就强调,连花清瘟胶囊从研发到生产“仅仅用了15天”;

  

  今天,同样是健康类权威媒体,“八点健闻”发表了一篇深度调查报告,标题就叫《发现莲花清瘟简史:一款“国民药物”的诞生和发迹》。,

  其中,直指“连花清瘟有利于新冠治疗和预防”的论文,本身缺少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双盲实验来作为支撑。连样本都存问题,何谈结论正确?

  更重要的是,明确指出论文作者团队与以岭药业有利益关联。

  比如,论文课题负责人一位叫贾振华,另外一位是钟南山。而贾振华提交论文时,隐瞒一个关键身份:他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院士的女婿、以岭药业董秘吴瑞的丈夫。

  

  这个问题是什么性质,就不言自明了。

  而饶毅在推介相关生物医学学者对钟南山“连花清瘟”批评论文的同时,也这样明确指出:

  我们可以原谅广州医学院的学生质量不可能一举达到世界水平,但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能说:做了一些科学质量并不是非常高的实验而发表一、两篇质量有欠缺的论文,不足以支撑向全国人民推广一个药物,不宜在疫情期间让推销没有验证的“药”厂商牟利。

  饶教授语言拗口别扭生涩,我说得直白点,他这也就是在日决钟南山团队。

    你试验做得不好,可以继续做,等到得出确切结论,说清楚有没有作用,有什么作用,有多大作用,再推荐也不迟。

  然而,一边是“连花清瘟有利新冠防治”的论文本身就存在问题,一边是对这类论文的相关验证文章又很少、质量很差还存在利益关联。

  在这种情况下,在疫情防控中派送有很大争议的“神药”,在知道有“假药”指控的情况下,还占用宝贵的递送渠道,这个事情又怎么可能不引起全民关注科学质疑和愤怒?

  为此,饶毅发出这样呐喊:

  无论是什么药物,不宜在一笔糊涂账的情况下,大量推广。

  那么,钟南山到底有没有为连花清瘟带货呢?

  “八点健闻”今天盘点得十分清晰,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一应俱全,我截屏一下:

  

  事实上,对这些,民间舆论早就沸沸扬扬了,只不过,由于长期没有官媒背书,没有顶级医学权威人物做带头大哥来质疑,普通人发出的声音,多半都被扔进404陷阱了。

  所以,我开头说,这个事件,也是时候搬到台面上来谈了。于国于民,都是一件迫切重要的大事。

    为此,厘清钟南山与连花清瘟的关系,应该成为一个“脱敏”话题。得让人们在公开透明的语境下,在科学与法治的轨道上,来重现发现事情真相。

  不论是从国家防疫大任讲,还是从国民健康安危讲,这个事情,都得有个权威说法,而不论让老百姓活在“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之中。

  这里特别要强调一下,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我支持中医中药,甚至希望能彻底打败西医西药。

  但我更尊重人类科学和社会规则 :一个以岭药业代表不了中医药全部,某一个医学权威身份也代表不了中国医疗水平整体实力。

  行文至此,我突然想到中国科学界最为悲壮的打假事件——饶毅举报裴钢。这个事情,饶毅得到结论,竟然只是那些人论文“图片误用”。

  

  对此,饶毅不服,再次举报,掀起一场惊天浪涛,最终,得出的回应是:已有明确调查结论,不再进行调查。

  对此,坊间一片哗然,科学界唏嘘叹息。而为回应结论背书的调查组牵头人,正是钟南山。

  那么,现在面对饶毅剑指钟南山论文,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已有明确调查结论,不再进行调查”?

  于钟南山而言,作为一个国家抗疫英雄,作为一个享受过亿万民众顶礼膜拜的“国士无双”,面对如此强大的舆论倒逼,也应该积极回应公众质疑。

   让学术的归学术,让防疫的归防疫。当然,也让带货的归带货。

  新冠三年,钟南山与张文宏,是民众支持度最高的抗疫人物。

  众所周知,张文宏已经数次跌入粪坑,被各类“莫须有”的罪名反复吊打,哪怕说一句“喝粥不如喝奶”之类的常识,都要被扒开祖坟。

  网络上那些恶意谩骂攻击张文宏的声音,绵绵不绝,作恶者从未受过任何惩戒。相较而言,在涉及钟南山话题上,所有人都自觉选择回避。

  科学无禁区,更不应为尊者讳。否则,以科学视角没了,法治思维没了,正义通道也就被堵死了。

  坚守士人风骨,坚持学术人格,在科学面前追求真理,在法治轨道追寻正义,需要饶毅这样的死磕。

  南山虽高,民意在前,

  侠之大者,人间正道。

    愿饶毅剑指钟南山论文,能切开连花清瘟这个超级大瓜!

    愿科学与正义,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凛然长存,护佑天下苍生!

相关专题:钟南山,连花清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1 01: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