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程序员哭了:以前干两年北京买房,如今…

京港台:2022-4-30 22:47| 来源:腾讯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程序员哭了:以前干两年北京买房,如今…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一年前我挂出去的职位,最近开始频繁有程序员来咨询,可见最近找工作的程序员确实在增加”,林宇对《深网》表示。

  林宇是国内某AI独角兽公司的中层,一年前为拓展业务,他曾在招聘网站上放出几个招聘程序员的职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人问津,但最近一个月,私信咨询他职位的程序员越来越多。他的经历仅是今年“金三银四”招聘季的一个缩影。

  人才流动往往是判断行业风向的直观切口。当作为互联网底层基石的程序员也被卷入裁员风波时,这或许预示着一个时代即将走进尾声,一个新的周期正在孕育。

  1842年,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女儿阿达·洛芙莱斯(Ada Lovelace)发明了第一个计算机程序,用于在分析机上计算伯努利数,成为了史上第一位程序员。

  在随后的100多年里,程序员从个人英雄主义式的极客、黑客逐渐成为科技行业发展的主要推手,以开源为核心的程序和系统规模也随之极速膨胀。他们在电脑屏幕背后,用计算机语言塑造了一个全新时代。

  “杀毒软件之父”王江民,金山求伯君、雷军,马化腾,李彦宏,丁磊,王小川,张一鸣,宿华……这些计算机、软件工程等技术出身的创始人为程序员的成长路径打造了极致范本,他们通过代码将技术落地变现,把创办的企业推上市。

  早一代程序员们创造的奇迹,推动了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崛起,并让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个人财富的积累,也让“进大厂”成为众多程序员的目标。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时代风向正在发生改变。随着互联网行业去年底以来的调整,原来环绕在程序员这个职业上的光环正在散去。

  过去两个月内,滴滴、小米、百度、京东、字节、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都传出裁员的消息,祭出“降本增效”、“去肥增瘦”、“优化过冬”等大旗,而程序员群体也位列其中。

  “寒冬”下,重新找工作成为浮在互联网公司员工头顶上的乌云。昔日的大厂“宠儿”,要接受工作动荡、期权股票正在缩水以及薪资下调的事实。

  消失的财富

  “去年(百度)股价350美元的时候,自己手里的股票合计下来值250多万元,离职后,期权作废了一半,剩下的不得不在150美元卖了,最后到手不到50万”,程序员林华表示。

  林华在百度工作7年,在百度最新调整中,林华放弃调岗,选择离职,拿到了8个月薪资赔偿和半个月奖金,但由于离职导致750股没有到期的股票作废,按照140美元/ADS的价格计算,林华这部分没有到期的期权损失了10多万美元。

  期权、股票缩水已经成为“互联网寒冬”下大厂员工的共同的“疤痕”。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3月11日近一年时间里,股价跌幅在80%以上的中概股就有111家,跌幅在90%以上的则有42家。滴滴、虎牙、雾芯科技、爱奇艺、腾讯音乐、唯品会、贝壳、哔哩哔哩、拼多多等公司一年的跌幅都在80%之上。

  对于互联网公司股票及期权的缩水,曾经放弃阿里职位的瑶瑶有些庆幸。

  瑶瑶在某传统IT公司工作多年。2021年夏天,想跳出舒适区的瑶瑶频繁登录招聘网站,寻求大厂工作机会。综合考量后,阿里给出的P7职级、130万年包最具竞争力。不过在130万的年包中,70万是按照当时股价给出的限期5年解禁的股票。碍于个人家庭原因,瑶瑶最终放弃了阿里的职位。

  2021以来阿里股价大幅缩水,如今较2021年高点缩水超过60%。看到阿里现在的股价,瑶瑶算了一笔账,70万的股票缩水60%,其一年的年薪还不及上一份工作。

  “在行业处于高速增长时,公司愿意高薪招一批有经验的leader来带团队,快速把一条业务线带起来,所以愿意用高薪留人。但在行业整体收缩时,烧钱的非核心业务首当其冲,此时保证现金流和利润更重要”,曾在大厂做过HR的张华对《深网》表示。

  对于大厂高薪招人背后的逻辑,刘强看的更为透彻。

  刘强在BAT干过一圈,2019年去了一家创业公司做技术管理岗。“当创业团队给我高于50%涨薪,或直接double时,我个人会非常警醒,自己的价值是否匹配这样高的薪酬?”刘强说。

  接受消失的“纸面财富”只是程序员面临的第一道槛,在再就业过程中,部分被优化的程序员们还不得不面临薪酬下调的窘境。

  听到公司HR平静告诉他“你表现很好,只是我们不需要这个岗位”时,刘童内心没有太多波澜。对公司在2021年底的裁员,刘童似乎早有准备。比如他已经习惯从科技财经新闻中寻找公司发展真实情况的蛛丝马迹,即使领导们在月度会上宣称公司发展前景广阔时,刘童还是心怀质疑。

  刘童所在公司做的是大健康产业。“看到公司出现大额亏损、盈利方式模糊,特别是互联网医疗行业里,‘国家队’手握大量资源入场,门槛高也很难快速赚钱。去年上市未果,我就知道离裁员不远了。”刘童对《深网》说。

  一个明显的迹象是考勤越来越内卷。“说是965,但晚上9点下班还是家常便饭”。那些考勤时间不够的同事,会被领导在群里点名,并让他们把工作时间“补一补”。后来有些同事干脆自己写代码,远程操控打卡。

  从这家公司离开后,刘童在Boss直聘、拉勾网上投了一些简历,相比较于以前的薪资水平,他现在已经接受了20%幅度降薪的现实。

  同样感受到跳槽员工降低薪资期待的还有刘强。他认为,所谓“降薪“还是回归到了市场正常水平。

  在现在的岗位上,刘强自己也会做些招聘工作。过去那些来自头条、快手、爱奇艺的程序员们薪酬普遍高于市场同级别的10-20%,“我们给不到那么高,有些人能接受降薪或平移,有些就不能接受。”

  2022年以来的明显感受是,过去那些不敢在继续跟进的降薪候选人,刘强觉得可以继续聊了。

  对于整个行业的调整,他相对乐观,认为大部分程序员还是赶上了互联网发展红利的,“即便今年各大公司出现业务调整,但总的来说红利期依然还在,踏实做事会有回报。”

  在浪潮尖上“跳舞”

  “程序员的工作没有那么神秘,简单说,程序员的特长是用代码实现你想要的东西”,多位程序员都如此阐述自己的工作。

  程序员的工作分为开发软件、数据库设计、后端开发、前端开发等各种岗位。有程序员打了个很形象的比喻,开发软件就像盖楼一样,架构是大楼总设计,决定用什么方式建造;数据库设计是盖楼的,要搭架子、绑钢筋、支模板;后端开发是浇灌混凝土的,库、SDK是材料,拿来就能用的;前端开发是搞装修的;测试就是给大楼做验收的。

  不过从薪资水平看,大厂里的程序员的薪资水平明显高于运营、市场等职位。

  如果将公司看成是金字塔结构,那么从塔尖到底层依次是市场、运营、产品、研发。作为后场的研发,是公司的底座和核心。越靠近核心,对公司的溢价越高,这也成为计算机专业一直是大学教育热门专业的底层逻辑之一。

  2012年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林宇对此感受颇深。从职场新手到成为AI领域某独角兽公司的中层,林宇用了不到10年。

  2012年,刚从学校毕业的林宇进入当时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成为某业务线的程序员。彼时,这家互联网公司所有业务线都处于“火力全开”的状态。一个细节让林宇至今印象深刻,“入职一年后,公司股票‘一拆五’后股价又快速攀升,自己身边忽然冒出了一些身价百万的股东”。

  不过刚入职一年多的林宇并没有享受到这波“拆股”带来的红利,反而在一年后就遭遇技术成长的天花板。

  “在业务线做程序员,主要工作是配合市场、运营、产品做技术研发和改进,基本处于小步迭代的状态,如果业务线没有重大的突破,程序员很容易沦落成螺丝钉,拿原有经验修修补补”,想要突破技术壁垒的林宇果断选择离职。

  2015年中,离职的林宇收到多家互联网大厂及AI公司的offer,基于技术和项目的考虑,林宇选择了主要做TOB、TOG业务的AI公司,这家公司在此后的5年内逐步跻身“AI四小龙”。

  据林宇回忆,彼时,有在大厂镀过金的程序员再往创业公司跳槽时,薪酬都有不少的涨幅。不过在林宇看来,这些薪酬的溢价并非因为自身技术的精进,而是此时的程序员们恰巧站在了浪潮之巅。彼时,正值双创热潮,VC创业潮如火如荼,一大波热钱涌入市场。

  “个人努力和技能之外,这波程序员在时代大潮下机缘巧合的选择也踩准了时代的节拍”,林宇感慨。曾有程序员自嘲:这波热点和创业浪潮犹如一部正在快速上升的电梯,只要站上去,即使什么都没做,也会随着电梯升到一定的高度。

  此时,踏入互联网行业的杨河同样感受到公司快速发展对个人技能和薪资的带动。

  2015年,杨河加入滴滴安全部门,负责处理各类信息安全问题。这一年,滴滴快的刚刚合并,锋芒初绽。除了打车外,滴滴在出租车、专车、顺风车多种出行领域排兵布阵,不断招揽技术人才提高算法能力。资源倾斜的短期效果立竿见影。当年,滴滴全年订单总量突破14.3亿,注册用户突破2.5亿,伴随激增的订单,各种问题也接踵而至。

  初创企业在高速发展期的体系化运转模式,驱动每个个体员工将抽象的工作方式总结成可复用的方法论。杨河认为这是他职场生涯中成长最快速的时期。

  “那时候自豪感爆棚”,杨河对《深网》说,“你能真切感受到你所做的事情能够保护用户安全,解决他们使用软件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情怀和使命感之外,杨河的薪资在同行中颇有竞争力。2015年滴滴给到杨河的年薪达到30万,他认为这在技术岗属于中等水平,虽然在后期入职没有拿到期权,但这个数字以及公司的发展前景足以吸引年轻的程序员们加入,哪怕是来当个跳板镀个金。

  相比于BAT大厂,一些创业公司薪酬反而更高。某大厂后端开发程序员回忆,2014年时该公司技术岗位实习工资4000元,而一些创业公司能给到上万元。另外大厂的毕业生薪资水平在两年里涨了40%,这位程序员的学长在2012年校招进入某BAT时年薪14万,而他本人在2014年进入另一家BAT时年薪已涨到20万。

  每个浪潮都不可复制和回溯,程序员这些高薪的故事,最早止步于2018年。这一年,随着线上流量和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消费互联网的高速增长已不可持续,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 “更换引擎 ”。

  2018 年底至2019年,互联网大小公司裁员瘦身。百度、美团、滴滴等裁员比例多在 10% 上下。当高增长被按下暂停键时,降薪自然的化成了大厂程序员心里挥之不去的焦虑和意难平。

  35岁焦虑和“摩尔定律”

  大厂一直存在35岁焦虑的隐喻,在靠脑力和学习力吃饭的软件研发行业尤为如此。

  “不少大厂对35岁以上的求职者有职级要求,30 岁之前 P7,35 岁之前 P8。到了一定的年龄,只有到了一定的级别,才有可能再次进入候选名单”,曾在大厂做过HR的张华对《深网》表示。

  而据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统计的“2019——2022年程序员求职人才年龄分布图”显示:从人才需求的年龄上看,20-30岁程序员拥有更多的职业机会,但行业对30-40岁人才的需求加大,意味着程序员可凭借过硬的职业技能完成“中年危机”过度。

  

  数据来源: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

  “裁员是一家公司常规的财务行为。很多公司在完成融资、拓展市场时都会大幅扩招,抢占市场;反之当潮水落下,市场紧缩时或者盈利压力加大时,就要考虑裁撤烧钱的业务线、精简编制,优化现金流准备过冬。”

  但这并非程序员35岁焦虑的根本。程序员的焦虑更多源于自己对自身的定位,本身就把自己定位成码农,学计算机就是为了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出发点就不对,程序员本来就不是一个稳定的职业。”林宇认为。

  从2012年至2017年,主流的开发语言和框架每时每刻都在演进,大数据、虚拟化、云计算、微服务,每几年就会有一个热词成为行业趋势。行业和市场对程序员技能需求也已变了好几轮。

  2012年,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安卓、IOS开发者成为互联网公司的香饽饽;2016年人工智能和AI火了后,掌握机器学习的程序员又成为大厂争抢的对象。现在机器学习的潮水已然褪去,市场需求回归正常化。

  行业在迭代,需求在变,程序员要掌握的技能也在快速变化。不同的是,随着互联网行业收缩,大厂对程序员的筛选更为严格。

  互联网野蛮生长时代,互联网公司对求职者的学历背景宽容度很高。但现在,学历、专业背景成为企业考量的重要因素,很多技术职位要求招聘硕士学历起步。

  在开发者社区cnblogs上,一位软件测试工程师写到,经济环境变化只是一个外部诱因,本质原因还是软件测试行业的人才结构和从业技能要求正处于快速变革的阶段。经济寒冬只是加速了这个奇点的到来。

  “工作被裁,面试被拒,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行业在发生巨变,而你却原地踏步。

  在《深网》对话的多名程序员眼里,程序员这个职业本身就是快速变动的,同样遵循摩尔定律,不少技术的迭代周期还不足18个月。

  “计算机行业魅力就在于它发展的足够快,不少开源软件都是免费可得的,只要想学就能在国外一些行业网站里接触到这个行业里的翘楚,这是行业的魅力,但也是它的毒药。如果程序员不能适应这个变化,就会走下坡路,开始焦虑”,多位受访的程序员都如此对《深网》阐述。

  “程序员是现存最大的手工艺人群体”,硅谷“创业教父”、Y 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曾经这样定义。在他眼里,优质的程序员不仅需要高超的技巧,还需要灵感和学习力。

  据林宇阐述,工作之外,他会花不少时间浏览GitHub 、Stack Overflow、Hacker news等知名的程序员社区,保证自身的知识储备的更新和迭代。

  林宇在这轮招聘时发现一个现象,这一波应聘者的自身素质难以满足其业务需求,“即使带着大厂的光环,但其代码及思维水平还是停留在几年前”。

  “关键还是对自身的定位,把自己定位成手艺人还是螺丝钉,程序员这个群体,高质量的人才永远是稀缺的,对抗35岁焦虑的方法一直都是学习力”,林宇说。

  互联网经济高增长退潮后,谁在裸泳就一目了然。

相关专题:北京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16 11: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