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疫情下封不住的汹涌民意:官宣翻车

京港台:2022-5-19 02:20| 来源:自由亚洲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疫情下封不住的汹涌民意:官宣翻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新冠病毒最新动态

  新冠疫情两年多来,中国的审查机器试图说服人民现行的防疫政策是最有利于中国,但观察家们却发现,这些招数越来越不管用。危机促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翻墙获取正确的信息。封城期间, 绕过防火墙登录海外社媒推特的上海用户增加了四成。在墙内,中国网民则用各种创意方式挑战审查的边界。本台记者唐家婕制作两集特别节目《 疫情下封不住的汹涌民意 》,今天请听下集:官宣翻车

    拉黑谭德塞

        5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公开发表中国当局“清零”防疫做法“不可持续”,并劝北京当局“改变策略”的言论,迅速在中国受到屏蔽。

    联合国官方的微信账号上,一篇关于谭德塞讲话的文章被标记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意味着仍可阅读,但禁止分享。微博上,截至北京时间11日晚间,搜寻“谭德塞”没有结果。追踪受屏蔽微博的“自由微博”网站(freeweibo.com/)也显示,这两天,与世卫组织相关的关键字“联合国”、“联合国新闻”被大量审查或屏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2日在发布会上坚称中国有条件、有能力实现“动态清零”。被媒体追问回应谭德塞发言时,赵立坚说,中方希望“有关人士”不要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官方把世卫组织的建言定调为“不负责任”后,宣传机器快速运转了起来。有文章质疑谭德塞“竟敢质疑中国”,另一批爱国小号则开始炒作谭德塞的言论背后有“幕后黑手”。

  “清零是圣旨,每个平台第一时间一定是先封(谭德塞言论)再说……。你看后来外交部出来定调后,搜索(谭德赛)不就又放开了?”一位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工作、因安全考量只愿使用网名的“吴幽”,跟记者解释平台运作的方式。他说,在还未收到中宣部指令之前,平台就会先自行审查清除或限流“敏感话题”。这类作法行之有时,但在疫情爆发的这两年更加严格执行。

  “‘清零’一条路走到黑。一句话,就是拉黑谭德塞呗!”吴幽说。

  到墙外看看

  中国的审查机器试图说服人民现行的防疫政策是最有利于中国,但观察家们却发现,这些招数越来越不管用。

  中国网络审查观察网站GreatFire.org共同创办人史密斯(Charlie Smith)告诉本台,尽管官方的审查及宣传手段日新月异、炉火纯青,但中国网民对于政府的质疑及不信任感正在上升。

  “我认为,一开始人们会因为无法分享自己的真实感受而感到愤怒和沮丧,这逐渐发展成为对政府失去信任。” 史密斯说,反映在现实的生活中,就像是人民不再相信政府会给他们足够的封城预警,大量囤积物资;还有越来越多人设法阅读防火墙外的中国资讯。他告诉本台,GreatFire.org所管理的自由微博、自由微信网站,自年初铁链女事件、乌克兰战争,再到上海封城,访问流量明显增加。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助理教授史坦那崔乐(Zachery Steinert-Threlkeld)告诉本台,他追踪发现,自2022年4月以来,绕过防火墙上推特的上海用户增加超过四成。

  这个结果印证了他在今年稍早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论文中的观点。这篇研究发现,新冠疫情促使更多中国人设法规避审查机制,试图在被中国屏蔽的网站上获取新闻或政治相关的内容,尤其体现在被中国禁止的推特及维基百科上。研究还发现,翻墙的中国网民除了获取新冠疫情相关的信息,还有兴趣接触到与中国政治、历史、人权相关,被北京政府视为敏感的信息。在推特上,他们则追踪更多香港或台湾的民主活动人士、国际新闻机构或公民记者。

  “如果我是(中国)的领导者之一,我会感到警觉,这是不是我无法控制的(趋势)。” 史坦那崔乐教授在发表论文时曾表示。他告诉本台,对中共的审查机器来说,现在最大的威胁是在微信、微博上,来自中国网民这种大量试图绕过审查的“猫抓老鼠游戏”。

  “审查机器更主要的任务是让没翻墙的人感觉不到有墙的存在。”上述论文的共同作者,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政治学博士生张耕齐告诉本台,他认为短期而言,审查机器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长期来看,变化取决于是否有一系列事件驱使翻墙的人达到一定量级。

  一位匿名中国网友的评论受到广传, 他写道,“新中国送走了德先生,清零政策送走了赛先生,‘三个坚决’送走了谭德塞。”这句话用在嘲讽习近平在五月上旬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的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三个坚决”之一,就是与“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

  在北京的艺术家大非担心京城也重蹈上海封城的覆辙,他也对政府的极端防疫做法并不认同,“这次疫情,习近平与全中国人为敌,大有毁灭中国的气概。他做事没有底线,享受‘谁也不能奈我何’的精神满足感,实现了他的皇帝梦。”

  官媒评论区大翻车

  “审查变严,网民表达异议就会更加隐蔽,网络民意实际上一直都是像流水一样,很难去限制的。”现居美国的前微博审查员刘力朋告诉本台。

  史密斯(Charlie Smith)也认为,疫情以来,大批网民与审查机器的对抗,比如用翻转图片或文字游戏等技巧发送讯息,正在某种程度上反应着中国审查制度的“局限性”。

  不久前,网民以"#美国是最大的人权赤字国#"、"#美国的人权手电筒该照照自己了#"标签暗讽中国防疫措施。原本是批评美国的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的评论区,出现如潮水般中国网友对防疫政策、长期社会及政治问题的不满的评论。

  “微博评论区成了百姓真实心声的大型翻车现场,那是要花多大力气去审核去清理啊? 一定是要喊人回去加班的。” 吴幽说。

  热搜关键词“偷着乐”也被微博拿下。去年年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在记者会上对外国记者表示,"疫情期间生活在中国,你们偷着乐吧",并强调中国在新冠疫情问题上是无可指责的。这段发言成为网络流行语,网民以"偷着乐"创造出各种讽刺图片。电影"爱乐之城"(La La Land)则因被用于暗喻上海,导致微博话题#lalaland被屏蔽。

  不仅在微博,英国小说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也曾一度在豆瓣上被顶上热搜第一,但豆瓣随即关闭相关作品的评分及评论区。

  “比如这次网民用中国官方的话语反击他们自己,对微博上的每天一轮的反美宣传话题(hashtag) 进行快闪占领,有的进去附和官方话术说一些反美的言论,但实际上是在指上海封城。或是加上‘偷乐’,‘我感恩还不行吗’,有的还直接‘冲塔’说‘那个人可以下台了’,‘我们同意你连任了,别折腾我们了行吗’。”刘力朋说,“这种异议方式对审查而言更加棘手,微博用了很久才清理干净。但现在还会时不时在新闻评论里看到‘偷乐’,很多宣传都变得更容易‘翻车’了。”

  

  “当自由和思想意志被权力禁锢,当绿色的通道封锁上成为了禁路,当穿上了制服却只关心自己仕途。 当生命当尊严都被他们视为粪土,当没病的人被关在家当作了病人,当真正有病的人踏不进医院的大门……。”上海的说唱歌手方略Astro在封城期间创作了这首歌曲《New Slave新奴隶》 “ 当因为遵守命令变成了理由去伤人,当他们变成行尸走肉被抽干了魂儿,藐视着生命他们表情很淡定,他们一转眼就忘记自己也是白丁。 他们叫嚣的自信 ,他们叫嚣的自信……。”

  这首歌已遭屏蔽,方略也把歌曲从自己的频道移除,留下一个 与《四月之声 》的作者自删作品时类似的声明。方略说,自己创作的"本意"不是要批评与分裂,"写这首歌,是为了想要让大家一起来反思,我们应该如何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相关专题:新冠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9 05: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