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3人苍山失联获救背后:一次未经许可的闯入

京港台:2022-5-19 20:26| 来源:极目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13人苍山失联获救背后:一次未经许可的闯入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洱海边向西望去,南北走向的苍山,如一条“苍龙”横卧,巍峨壮观。山上云雾缭绕,神秘莫测。

  5月12日上午,雨季的苍山西麓,一批“闯入者”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他们由“老兵回家”项目发起人、前媒体人孙春龙组织带队,此行目的是前往苍山深处,寻找80年前在“驼峰航线”坠毁的“中航60号飞机”残骸。

  

  海报(来源:网络)

  而民间组织的此次行动,并未得到当地的许可。更令人担忧的是,一行13人在进山后的第二天与外界失联。好在有惊无险,15日下午3时许,进入云南苍山保护区的最后一批失联者,在救援人员护送下安全下山。

  救援虽已结束,但由于私自进山牵扯到多方救援力量,在舆论场引起热议。

  5月18日,当地官方表示,涉事团队是否属于违规进山,还在调查当中,之后会发布最终的调查及处理结果。

  出发不久就被举报

  5月12日上午,一行人驱车穿过重重山路,来到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平坡镇沟头箐村,在当地向导的领路下,徒步向苍山保护区深处进发。

  此次进山活动,由“老兵回家”项目发起人、前媒体人孙春龙组织带队。

  但就在他们出发后不久,苍山洱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多名人员未经许可进入苍山。

  

  官方通报(来源:漾濞发布)

  当地随即展开全面排查,于5月13日上午在漾濞县平坡镇境内发现10人,对其进行劝返。被劝返人员介绍,另有13人绕过漾濞县平坡镇平坡村上坝田值守检查卡点擅自进入苍山。

  根据当地公安部门提供的信息,13名人员于5月13日下午5时49分向队友报平安,人员位于海拔2590米位置,随后13人通信中断,处于失联状态。上述失联人员包括6名本地向导、2名大理蓝天救援队队员和5名外地人员,其中多人具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他们携带了专业登山装备和两部卫星电话,还有食物和水。

  经过多部门持续不断搜救,5月15日下午3时许,进入云南苍山保护区的最后一批失联者,在救援人员护送下安全下山。

  至此,此次进山的13名失联人员全部被找到,一场全国瞩目的救援行动宣告结束。

  近两日,极目新闻记者与最初发声的举报者进行了交流。当记者询问其是否与孙春龙相识时,其表示自己只是履行公民义务而已,和任何人都无私人恩怨。

  “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应该敬畏自然、敬畏规则,这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同队二十几个人的生命安全负责。”该举报者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近几日,当地连续强降水,孙春龙一行人违反苍山保护区管理条例、未经省人民政府职能部门行政审批,故意绕开检查卡点,擅自进入苍山保护区核心区域,破坏生态,透支了宝贵的公共资源。

  疑似行程计划曝光

  “今年是驼峰航线开启80周年。这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悲壮的空运。”出发前,孙春龙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表达了寻找“中航60号”飞机残骸的意义。

  有战争史专家曾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驼峰线60号”飞机是二战时期执飞“驼峰航线”的运输机。驼峰航线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始于1942年,终于二战结束,为打击日本(专题)法西斯做出了重要贡献。

  参与到此次活动中的,还有苍山脚下沟头箐村的七旬老人茶兴华以及同村的几名村民。1个多月前,孙春龙团队找到了这名老人做向导。老人听闻是做好事,能够帮助抗战老兵“回家”,欣然答应了这个要求。就在11年前,茶兴华还曾带人去过“中航60号飞机”坠毁现场,也是目前村子里唯一知道具体坠机地点的人。

  

  茶兴华老人(来源:极目新闻记者实拍

  极目新闻记者从网传的一份疑似此次活动流程(预估)图上看到,孙春龙团队计划于5月12日早上7时30分出发前往沟头箐村茶老家集合,预计于9时开始进山,随后几日,他们一行人将在山中竖立纪念碑举行纪念活动,并派出考察队前往坠机点取土和发掘飞机残骸,于5月16日下山。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该流程还提及,此次行程可能还有一段山崖需要攀登。

  

  疑似此次活动流程图(来源:网络)

  “我们是12日上午10时许出发上山,进山走了几个小时后,开始下起大雨。”茶兴华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进山的几天,因为不停下大雨,山中降温明显,他们最终没能抵达失事飞机的坠毁点,后选择下山折返。

  “离终点还差一两公里。山里路不好走,有很多竹林和山崖,要是路好走的话,大概一个小时就能抵达目的地。”茶兴华说,11年前他曾带人去过坠机现场,但同样因为下大雨,找不到任何残骸,“我也是在飞机失事20多年后,父亲带我到山中采草药时,给我指认过坠机现场,当时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至于孙春龙团队原本想在山中立碑的计划,茶兴华也证实了此事。他表示,上山当天一直下雨,孙春龙一行携带的建碑材料体积很大,山路艰险难行,无法通过人力将其运上山,他劝阻了这一计划并建议将碑立在山下。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苍山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苍山保护管理范围内禁止有开山、开荒、修坟立碑等破坏景观、植被和地形地貌的行为。

  进入苍山有多难?

  苍山,又名点苍山,它是云岭山脉南端的主峰,东临洱海,西望黑惠江,共有雄峙嵯峨的19峰,海拔一般都在3500米以上,最高峰有4122米。苍山每两座山峰之间都有一条溪水,由上而下,顺东流淌一直注入洱海。这19峰18溪构成了苍山独特的景观。

  在洱海东岸向苍山望去,山上云雾缭绕,这座南北纵横的山脉犹如一条“苍龙”横卧,显得神秘莫测。

  “一刹那之前,我还在树荫密林的河谷中,在昏暗的山坡上,走了一程又一程,还以为在此生此世再也走不完了……峰峦不止一个,而是几十个,一个更高过一个……这就是苍山,这就是大理的雪山。”知名的《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曾在《马帮旅行》一书中描述到。1931年,他由越南进入中国的河口,经昆明,到大理,出腾冲,去缅甸,随马帮探访旅行。

  

  远望苍山(来源:极目新闻记者此前实拍)

  一位熟悉苍山的人士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苍山19峰,自己曾爬过7峰,山中气候多变,经常起雾下雨,还有很多悬崖峭壁,存在很多不确定的风险,孙春龙团队此行前去的苍山最高峰马龙峰,风力强劲,常年积雪。当地多位村民也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苍山中还有黑熊等野兽,下雨后山路也十分难行,走得不好就容易滚下山崖,近些年连本地人都很少上山。

  孙春龙本人在出发前也感叹:“寻找驼峰60号飞机的活动,难度超大。”

  他曾向外界表示,最先遇到的问题是资金,他们组建的团队,有遗骸搜寻、视频拍摄、野外生存指导、向导以及后勤保障等将近20人,团队至少要在野外工作七八天时间,需要的费用不是一个小数字,“我们面对的困难和风险,远远超出想象。滇西的雨季,已经提前到来,而且上山的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自然保护,全部长满了一人多高的灌木和竹林。在密林中,有野兽出没,还有毒蛇和蚂蝗。”

  除了苍山自身存在的地理风险,当地也对苍山进行了严格管理,未开发区域外人很难进入。

  极目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苍山上很多进山通道都建有森林防火值守点,每个点安排多人值守,还有监控等设施,而个别无人值守的路口,被铁丝网拦住。

  

  苍山上的一处森林防火值守点(来源:极目新闻记者实拍)

  一名值守点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这还只是第一道关卡,山上面还有多个值守点,都被安排在上山的必经之路上,外人一般很难进入,“但如果有当地山民带路,有些小路还是可以走,但工作人员也会不时巡逻。”

  官方将公布调查结果

  据官方通报,此次苍山13人失联事件,云南省共投入省、州、县三级公安、应急、林草、森林消防、消防救援专业人员490人、搜救犬12只、无人机8台开展搜救工作。

  而漾濞县人民政府发布的公告显示,自2020年3月29日起,漾濞县境内苍山保护区实行封闭管理状态,目前仍处于封闭管理阶段,在此期间,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进入漾濞县境内苍山保护范围内。

  

  漾濞县境内苍山保护区全面实行封闭管理(来源:漾濞政府网站)

  据悉,苍山保护管理范围实行分区管控,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禁止任何人进入苍山保护管理范围的核心区。因科学研究的需要,必须进入核心区从事科学研究观测、调查活动的,应当事先向自治州苍山保护管理机构提交申请和活动计划,并经省人民政府自然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孙春龙微信公众号文章中所提到的飞机失事地点马龙峰,正处苍山保护管理范围的核心区。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孙春龙一行在山上合影的照片显示,他们的旗帜上印有“纪念驼峰航线开辟80周年·寻找中航60号飞机民间科考队”字样。

  

  进山前留影(来源:网络)

  “进山前,我曾问过他们是否将手续办好,他们回复已办好,我什么都不懂,只是帮忙带路,他们说要去山里拍照。”向导茶兴华老人说。

  但根据当地发布的通报,孙春龙一行13人属于未经许可进入苍山。因此,他们被外界质疑浪费救援资源,不少网友要求对活动组织者予以处罚。

  

  苍山保护管理条例(来源:大理州政府网站)

  5月18日,极目新闻记者先后联系了苍山洱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以及大理州政府方面,上述单位工作人员均回应称,关于孙春龙一行是否属于违规进山,还在调查当中,之后会由相关部门发布最终的调查及处理结果。

  在被救援人员营救下山的当晚,孙春龙在多个社交平台更新消息,向关心他的朋友报平安。次日,他离开了大理。

  18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了孙春龙本人。他表示,自己现在人在长沙,身体良好,目前正在配合政府以尽快将此事处理好,暂不方便对外透露相关信息。

  近两百次的搜救

  这不是第一次有团队进入苍山后发生失联。

  公开报道显示,2013年9月,4名游客在攀爬苍山过程中遭遇恶劣天气,且不熟悉地形被困山中。搜救队接到求助后当夜冒雨入山搜救,次日下午在海拔约3600米的山箐中找到其中两名受困人员。当晚,另一名被困人员在搜救指挥部的电话指引下安全返回;余下一名广东籍大学生在救援的第5天被发现,已无生命体征。

  

  今年苍山救援情况(来源:大理融媒)

  另据大理当地媒体报道,据统计,从2007年至2019年,大理苍山保护管理局共计搜救183次,被救人数639人,搜救天数396天,投入人数12639人。为营救被困的驴友,大理市苍山保护管理局相继成立了大理市苍山巡护所日常巡护队和大理苍山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治安巡防队进行巡查。

  近年来,不少旅游城市也在探索实施有偿救援,提醒“驴友”要有风险意识及规则意识。今年3月1日实施的《丽江市旅游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旅游者不遵守景区(点)规定,擅自进入未开发、未开放区域陷入困境或危险状态需要救援的,相关组织和机构完成救援后,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的救援费用。”此外,《南京旅游条例》《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均有相关规定。

  

  现场救援图片(来源:云南森林消防)

  对于有人员私闯苍山保护区遇险的情况,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柴欣律师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依据《民法典》的相关规定,一般活动的组织者,也即“驴友”自助冒险或者自助、自愿参与探险活动本身的,因为该活动本身就存在风险,有可能受到损害,“驴友”们在这种“自甘风险”其间发生危险的,应当根据“自甘风险”规则,免除其他组织者及参与者的责任。

  “如果组织者或者其他参与者对于损害的发生有过失或者有过错责任,则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没有过失,一般不承担责任。”柴律师解释,对由此产生的救援费用,一般由应急救援部门承担,但如果活动组织者和参与者存在重大故意、过失,因其存在浪费救援资源之嫌,可以要求其承担部分费用。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1 12: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