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李克强都不信!国家统计局专项整治统计造假

京港台:2022-6-1 21:02| 来源:简易 | 评论( 22 )  | 我来说几句


李克强都不信!国家统计局专项整治统计造假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李克强最新动态!

  简易评论分析文章:5月31日,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被双开,并移送司法。在中纪委对张敬华的通报中,除了一般贪官常有的“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这些罪名之外,还出现一罕见表述,“政绩观偏差,为谋求个人进步搞经济数据造假,违规干预插手市场经济活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虽然上述表述,是首次出现在中共省部级“老虎”的通报中。但是中共官场的经济数据造假现象由来已久,在江泽民时期,就有“数字出官”的说法。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江曾派系的王珉任辽宁省委书记期间(2009年11月至2015年4月),民间曾流传一副对联。上联是: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联是:下级骗上级,层层掺水,水到渠成。横批:数字出官,官出数字。

  一个细节是,在王珉任职不久,2010年出版的《半月谈》杂志,曾发表了一篇题为《揭秘地方统计造假乱象:数字出官 官出数字》的文章。文章提到:“辽宁某地一名县委书记道出了其中的潜规则:上级下多少指标就能完成多少指标,并且下什么指标都绝对能完成。”

  据海外媒体报道,早在2013年8月,习近平(专题)也曾当面警告过王珉“十分危险”,说他“编假数据,造假政绩”。当年,习近平到辽宁视察。王珉亲自主持汇报会。习在讲话中谈到:最近几年辽宁的工作上不去,主要是领导干部不讲诚信、不懂规矩、不守纪律,有的人忙于走上层路线,对上级吹吹拍拍,说假话套话空话,假汇报,编假数据,造假政绩,“一边忽悠中央,一边忽悠百姓”。对中央和百姓极端不负责任,再这样下去十分危险。

  2016年3月,王珉被查。

  不久之后,时任辽宁省长陈求发公开承认数据造假。

  2017年1月17日,陈求发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承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指出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

  存在经济数据造假情况的,并不仅仅是辽宁省。

  2017年,中纪委官网陆续发布了中央第十二轮巡视对有关地区和单位的巡视反馈情况。反馈结果指出,吉林和内蒙古存在“有的地方经济数据造假”问题。

  就在张敬华被双开的前一天,5月30日,国家统计局召开“统计造假不收手不收敛问题专项纠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然而,这番话从中共国家统计局口中说出,显得非常滑稽可笑。 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连李克强(专题)都不信。

  中共经济数据 李克强都不信

  中共国家统计局4月18日发布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4.8%。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指出,李克强当年任辽宁省委书记的时候,他向美国人承认,中共经济数据他自己都不相信。何况现在有45个主要城市在封控中,他们的GDP就相当于占中国经济总量的40%,这个经济数据完全是不可信的。

  “官方报出这么高的GDP的目的是提振信心,或者稳预期,实际上就是继续欺骗世界,对内欺骗,对外欺骗,其实中国企业界人士、中共自己的政府官员也没人相信这些数据。”

  2007年,李克强也曾在北京对美国驻华大使说官方经济增长数据不可靠。

  大陆企业家汪钧(化名)表示, “它现在的经济怎么还有增长?怎么可能有增长呢?它在萎缩嘛!以前我们行业有个微信群,现在群里很多人都不作声了,打电话问,说没搞企业了,去打工了、开出租车了,因为自己的企业玩不下去了。我这两年跟前几年比,生意收入已经差了一半,在这个情况下,我不得不减员。”

  汪钧说,他有亲戚在深圳开厂,做磨具外贸订单,前几年还可以做不少美国订单,还有钱赚,后来想把企业搬到越南,中共政府不准,不让他亲戚把这个产业迁走。

  “现在美国订单做不到了,他就做欧洲的,但中欧贸易逆差不大,也赚不了多少钱,现在不得不裁员,要不以疫情为借口把工资降低,不然,活都没有办法活,还有其他的亲戚是做业务的,明显感到生意比以前差多了,你说它这个经济增长是从什么地方增长来的。”

   楼继伟质疑造假

  去年12月11日,中共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在2021-2022中国经济年会上表示,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消费和投资增长势头减弱,供应链受阻,企业生产面临生产要素的短缺,包括缺芯片、缺电、缺柜、缺工等问题。

  与会的中共前财长楼继伟听到上述的经济困境,直言这些都没有出现在统计指标中,披露其指标竟然都“非常好”,完全没有反映经济下行风险。

  楼继伟被认为是体制内敢言的改革派人士,曾公开批评“中国制造2025”计划。2016 年,他被免去财政部长一职, 2019 年退休。

  “数字出官”来自于江泽民时期

  据《江泽民其人》介绍,“江泽民自己喜欢说大话空话,也喜欢别人唱赞歌,采用“数字出官”政策,片面强调GDP数字。因此各地争相造假,GDP数字严重不实”。

  “中国国家统计局一位官员在接受《金融时报》关于中国统计做假问题的采访时说,(中国)有很多问题单靠统计局是无法解决的,尤其是与政治相关的问题。经审查,全国85个城市隶属于四大商业银行的670多家分支行,有高达98%的银行做假账、虚账,并持有二至七、八本各种形式的账册,应付检查。连朱镕基本人都说,他拿到GDP数字,都得打个八折”。

  “有几位研究中国经济多年的专家发现,1997到2000年间,官方数据显示经济增长24.7%,可是同期能源消耗却下降了12.8%,而中国经济效率并没有怎么提高。这说明经济增长数字不可能有那么高。香港(专题)CLSA经纪公司年度报告里说:有关说明中国经济增长全球最快的数据,其价值不抵用来写它们的纸。

  中共统计数据造假的鼻祖

  知名经济学者何清涟女士曾经撰文《中共统计数据造假的鼻祖:毛泽东的“两本帐理论”》。她说,“推根溯源,统计数据造假实乃中共政府从娘胎里带来的病根,已成为中共政治文化的一部分,从中央政府稳定人心的需要到各级官员的政绩需要,没有一样离得了它。说起来让老左派与新左派都受不了的是,统计数据造假的始作俑者就是毛泽东”。

  “1958年1月,毛泽东主持发布了指导大跃进的《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其中第9条的内容就是生产计划三本帐。中央两本帐,一本是必成的计划,这一本公布;第二本是期成的计划,这一本不公布。地方也有两本帐。地方的第一本就是中央的第二本,这在地方是必成的;第二本在地方是期成的。评比以中央的第二本帐为标准。”

  “也就是说,至少从那时开始,中共政府就开始实施两本帐制度,其中一本是公布的,拿来糊弄外界。国家统计局以后继承了这一光荣传统,有对内对外两套数据,这里的对内,那个内不包括国内民众,是指党政机关府内部工作人员。而对内也非一视同仁,不同级别的官员可看到不同的统计数据。也就是说,关于统计数据,中国政府有几根舌头,由哪根舌头说话完全视政治需要而定”。

相关专题:李克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 11: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