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上海火灾劝离人群的外卖员:化学专业出身 ....

京港台:2022-6-20 11:47| 来源:九派新闻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上海火灾劝离人群的外卖员:化学专业出身 ....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上海疫情最新动态!

  “你们赶紧走,赶紧走,带着家人赶紧走!”

  6月18日凌晨,中石化上海石化化工部乙二醇装置区域发生火情。一名外卖骑手在火灾现场附近呐喊,疏散人群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引发关注。

  在后续报道里,骑手的更多信息浮现出来,他叫俞杰,35岁,化工专业出身,曾经是一名民营企业副总。

  6月19日,俞杰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他不仅曾是副总,还当过老总。从上海石化工业学校专科毕业后,俞杰一边在外企工作,一边准备成人高考,考取了同济大学继续教育的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但没毕业就出来工作了。在做民营企业副总前,还担任过多家酒店的总经理。

  2021年底,为锻炼自己、了解社会,为自己的创业作准备,他离开原来岗位开始外卖。在疫情期间,他做过四十来天的公益跑腿,也就是免费跑腿。

  

  图片来自俞杰短视频账号@金山跑男

  “以前皮肤还挺好、挺嫩的,现在人也老了,皮肤也晒黑了,脸部保养也没有了,看上去也憔悴了。”风吹日晒的日子里,他偶尔也会怀念从前,但更喜欢现在。

  做骑手的日子里,俞杰见证这座城市里的不同需求,也感受到骑手的生活的不易。“如果社会需要我的话,公益跑腿还是会做的。”

  美团外卖获悉俞杰的行为后,已为他申请先锋骑手荣誉称号和奖励,以鼓励他在危难时刻伸出援手帮助别人的行为。

  【1】化学专业出身,做过企业副总

  九派新闻:当时是怎么意识到有火情的?

  俞杰:昨天(6月18日)早上4点多,我在熟睡时听到一声巨响,当时迷迷糊糊的,没在意,还以为是打雷。

  第二声响的时候,我感觉这个声音有点大,很不舒服,但还是没起来。我脑子里就在转,这个雷是怎么回事。

  第三次打雷的时候,伴随着房子抖动,我一下子惊醒了,判断是爆炸。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知道是石化厂爆炸还是其他企业(爆炸)。

  我拉开窗帘,看到外边有火光和很大的浓烟,但是看不清楚具体位子。我想要帮忙,一边赶过去,一边给119打电话,但打不通,一直占线,我就知道事情很大了。

  九派新闻:那个地方是什么情况?

  俞杰:我把电瓶车开到一个路口,确定起火的地方是石化厂。很多人在围观,我看着这个火光,这个火焰,担心第三次爆炸后会有第四次爆炸的风险,就叫他们赶紧走。这就是后来被报道的情况。

  九派新闻:有网友质疑,为什么救人的时候还拍着视频?

  俞杰:那是因为我平时在头盔上或者电动车上固定了一个360度的摄像机,用来记录骑手的日常。比如看到有安全隐患的地方,摄像机记录下来,回去就做一些宣传。我戴上头盔,开个相机就行了。像(石化厂)这种情况是更加要开相机的,因为不知道情况是什么样子,想做个记录。

  我一开始没想着去发,感觉这是件很悲伤的事情。但是昨天,我因为这个事情取消了主播活动,有人就说我做个公益跑腿还要逃跑吗。我看了这么多评论,还是有点小小的生气的,就想说我不会跑,就发出来了。

  九派新闻:很多人好奇你从前的经历,化工专业毕业,当过副总。

  俞杰:对,帮我做个澄清,很多朋友对我的学历,对我之前从副总转到骑手很奇怪。

  我是什么学历呢,我是上海石化工业学校毕业,学的是化学工艺专业,毕业后进了一家德国的化工企业。当时我一边工作,一边准备成人高考,考取了同济大学继续教育的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

  但是我学了不到三年的时候,觉得工作忙,时间不够用,又觉得学历不能代表能力,就想着要不停一下,就申请了休学。一休休到现在了,也没去复读。这些是学信网上能够查到的。

  九派新闻:能说一下毕业后的经历吗?

  俞杰:先是在外企化工企业,做了七年化学实验室的技术员。然后对服务行业感兴趣,去杭州做酒店管理,担任了多家酒店的总经理,也做了将近七年。

  2020年五月,我回到上海,因为父母身体需要重视起来了,虽然很舍不得杭州那边做出的成绩,还是放弃自己的梦想回到父母身边。

  我就在当地面试了一下,因为有管理经验,就做了个民营企业的副总。

  

  图片来自俞杰短视频账号@金山跑男

  【2】偶尔怀念从前,但更喜欢现在

  九派新闻:为什么要从副总转去做骑手?

  俞杰:我觉得做外卖员很能锻炼一个人。我内心有创业的想法,但不知道去做什么,然后发现外卖员跑的地方多,能了解事物和人的信息,掌握社会的动态,又能锻炼自己的性格和能力,让我找到一些灵感。我觉得这个非常好。

  我总结了能锻炼自己的五个能力:意志力,忍耐力,领导力,观察力,判断力。

  我平时也在做公益活动和宣传,跑外卖的话时间也稍微自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收入没有之前那么高,但我现在35岁,也是当打之年,我有想法的话为什么不去做呢。

  所以我去年年底就辞职了,跑外卖。

  九派新闻:外界对此有不解的声音吗?

  俞杰:有的,比如我父母,但是跟他们沟通以后他们也慢慢理解了。我母亲做了80多天的社区志愿者,她了解到我去做公益跑腿后非常支持我。

  还有网上的一些评论,他们觉得我怎么能去跑外卖呢,觉得不可以思议。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还有人觉得是我在的民营企业倒闭了怎么样的,这也是自己他们的分析。

  九派新闻:能透露下,从前做副总时的工资有多少吗?

  俞杰:不太方便透露,但是和现在是肯定有相差的,原先有月薪,还有年底的分红。但是既然内心深处想着要去创业,只是现在没找到灵感,就通过跑外卖先锻炼自己的能力吧。

  九派新闻:会不会怀念从前的生活?

  俞杰:有一点点想。以前皮肤还挺好、挺嫩的,现在人也老了,皮肤也晒黑了,脸部保养也没有了,看上去也憔悴了,毕竟在外边风吹雨淋的。

  做公益跑腿的时候,每天睡觉基本不超过五个小时。有时候晚上会想到之前的一些快乐时光,特别是做酒店总经理的时候,生活状态都非常好。现在回忆下,感觉以前还挺享受的。

  其实当副总也没有不开心,但是现在也挺开心的。叫我再选择一次,那还是现在更快乐。

  九派新闻:有人会说,你之所以有这种选择,是因为你有选择的底气和资本。

  俞杰:我也是普通家庭出身,没什么可炫耀的。我也有经济压力,也要生活。我再坚持跑半年外卖是可以,但是时间太长的话,我可能也坚持不下去。

  【3】做骑手看见人生百态

  九派新闻:你是一边做公益跑腿,一边做平台派单吗?

  俞杰:疫情期间我白天做公益跑腿,大概晚上七八点钟结束,然后去跑平台订单。我一共做了40天的公益跑腿,上海解封以后,对公益跑腿的需求变少了很多,现在公益跑腿就结束了。

  一方面是我当时有通行证,如果不跑的话会失效,另一方面我也给自己增加一点收入。我每天都是自费开销,住旅馆80块,电动车租电14块钱,还有吃喝。然后我算过了,我平均下来每天收入50块钱。

  九派新闻:这40多天里,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俞杰:起初我刚发抖音说可以免费跑腿的时候,有个女士在抖音上联系我,说她家里有很小的小孩,她要出去排队。她问能不能帮买大米,其他什么菜都不要。她就要50斤大米,要最便宜的。

  我从她的这段文字里面捕捉到了多个信息,一下子就能想象到她有多困难,我说无论如何都会帮她买到。后来我加她微信,和她打电话,听口音知道她还是个外地人。

  九派新闻:还有什么吗?

  俞杰:我们这里很多老人跟子女分开住,当时不能出小区,如果老人没菜的话子女也送不过去。

  有一个女儿给我发抖音私信,说她父母总是告诉她有吃的,但她觉得父母是怕她担心,在骗她。就委托我买点菜,给我跑腿费。我就说,账单发我就行,不用多发,我是做公益的,不收跑腿费。

  后来我买了点菜送到她父母的小区门口,让志愿者帮忙拿上去。我给她打电话说,收到了就确认一下。她说父母很开心,很感谢,她父母确实没有菜了,在吃榨菜。

  九派新闻:这样的需求量很大吧,你忙得过来吗?

  俞杰:确实是,每天会有上千条私信,我会筛选。比如建筑工地的农民工,他们出不去,我就和他们建立了长期联系。有个农民工大哥说几个工友没有日用品,问能不能买一些,我一看就接了。到了以后我跟他说,只要你的工友有需要,就找我跑腿,我们两个来对接。

  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我每天都会跟他联系,他们需要什么就列个单子给我。有时候上午跑一趟,中午跑一趟,晚上还有一趟。有时候是买药,有时候是买女士用品,还有电磁炉、电风扇什么的。反正我能办到的都给办了。

  有人问我,能买点菜吗。这种我就没办法回,太多了。包括我平时发的视频、直播里也一直在说,你要把你的处境说得更清楚一些。只要我看起来你的情况是困难的,我就会跟你联系。

  九派新闻:会有人说虚假情况吗?

  俞杰: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如果真的没有说的那么多困难,我也没办法了。但我接了你的求助,就要帮你完成。

  九派新闻:有没有遇到过,硬要给你塞钱的情况?

  俞杰:也有。有人在垫付款里多给了钱,也有人多发个十块二十块的红包让我买瓶水。垫付款的话,有时候是他们的心意,我就收下了。如果是单独发的红包我就不收,会自动退回去。

  我算过,四十天里差不多一共有四五百块钱的心意。

  

  图片来自俞杰短视频账号@金山跑男

  【4】还会继续做公益

  九派新闻:你不仅看到求助人的状况,也能感受到骑手的不易。

  俞杰:对,我也想宣传下骑手的不容易。打比方说骑手超时,很多时候不是骑手的原因,有可能是路上摔跤了,或者遇到电动车故障了。也有时候,比如说商家一分钟出了20个订单,同时派给20个骑手,骑手肯定马上过来取,但是商家还来不及做,客人那边就已经倒计时了。

  九派新闻:在你看来,骑手们面临的压力有哪些?

  俞杰:主要是生活压力,还有一个是跑外卖的门槛低,容易上手。他们没有专业技能,跑外卖又自由,可能这比较吸引他们。

  因为疫情期间外卖订单少,只能用时间来消耗,有的人早上6点钟出来跑,晚上12点才会回去,收入才两百块钱。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我想让更多人理解他们,偏见少一点。

  九派新闻:你遭遇过什么偏见?

  俞杰:我有碰到一次,疫情解封后我去一个公共场所取我自己买的东西,我主动询问外卖员能不能进去,那个人说不能。我就到外边脱下衣服和帽子,拿在手里,但还是进不去。我把东西衣服、头盔放外边才能进去。其他人是可以进去的,我有核酸报告、抗原报告,就是不让进。

  为什么衣服拿在手上都不让进,放到门外可以进?这是值得我们大家去深思的问题。

  九派新闻:未来有什么打算?

  俞杰: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做到年底吧,还是跑外卖,记录工作日常。如果创业的话,一边做骑手,一边想创业方案也可以。如果社会需要我的话,公益跑腿还是会做的。

相关专题: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1 03: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