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印度裔富豪VS新铁娘子:谁能成为下届英国首相?

京港台:2022-7-21 13:19| 来源:全球报姐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印度裔富豪VS新铁娘子:谁能成为下届英国首相?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中印最新动态!

  96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将在今年秋天迎来她70年君主生涯的第15位首相。

  

  ◆苏纳克、特拉斯、莫当特进入最后一轮议员投票。

  当地时间7月20日,英国保守党领袖之位的角逐接近尾声,在最后一轮党内议员投票中,前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和现任外交大臣丽兹·特拉斯(Liz Truss)所得票数领先,分别拿下137票和113票,另一位有力竞争者、贸易政策国务大臣彭妮·莫当特(Penny Mordaunt)以105票抱憾出局。

  

  ◆最后一轮投票出局后,莫当特发推表示感谢。

  接下来,苏纳克将与特拉斯开展为期6个星期的竞选活动,最终于9月5日决出胜负。胜出者将成为唐宁街10号的新主人,接替鲍里斯·约翰逊治理国家——这个政坛奇人因深陷多桩丑闻和信任危机,已于7月初宣布辞职。待新首相人选确认后,他将黯然离开政治舞台。

  

  ◆7月7日,约翰逊宣布辞职,但将留任至秋天直至新党首人选确定。

  约翰逊成竞选“毒药”

  这场选举关乎未来的国家领导人是谁,但大部分英国人只能旁观——这是保守党内部的竞选。该党议员们先通过五轮投票将八位候选人筛选至两人,9月2日下午5时前,约20万名保守党成员将进行投票,结果定于9月5日宣布,新保守党领袖将自动成为首相。

  2019年特蕾莎·梅挥泪辞职后,保守党经历了毫无悬念的竞选。彼时约翰逊在党内一骑绝尘,今年形势却全然不同。

  这是英国历史上候选人最为多元化的一次首相选举,少数族裔和女性数量均占比一半,而且竞争尤为激烈,不到最后关头看不出确定的赢家。

  

  ◆此次竞选的候选人极为多元化,少数族裔和女性比例都明显提高。

  7月20日,保守党议员进行了第五轮投票。在投票开始前,除了苏纳克几无悬念,前国防大臣莫当特和现任外交大臣特拉斯都是决赛席位的有力竞争者。保守党是白人男性占主导的政党,一位少数族裔男性和两位女性笑到最后,让这场比赛充满看点,不少人亦期待,唐宁街能再次迎来一位“铁娘子”。

  虽然莫当特在前四轮投票中稳居第二位,但特拉斯第五轮略胜一筹,在关键时刻反超。不过真正的较量在议员投票结束后,届时特拉斯将与苏纳克正面交锋。

  前几轮投票中,苏纳克一直保持领先位置,但博彩公司的信息显示出不同征兆——据赔率计算,此前莫当特当选新首相的可能性最大,但当投票接近尾声时,特拉斯却成为最被看好的候选人。

  当然这些预测手段不完全可靠,保守党议员的偏好也不意味着就能决定赢家,他们与保守党成员的立场时常存在偏差甚至脱节。

  帕特里克·英格利希(Patrick English)在民调机构YouGov担任政治和社会研究团队副主任,他在第五轮投票结果公布前告诉《凤凰周刊》,如果特拉斯能进入决赛,她更有可能赢得保守党成员的支持。

  苏纳克虽然在五轮投票中稳居第一,但YouGov在7月15日发布的民调显示,保守党成员们认为两位女性都有潜力成为优秀的领导者。73%的受访者认为莫当特会做一个好首相,69%的人投给特拉斯,均高于苏纳克的51%。

  帕特里克指出,“可以肯定的是,备受议员们青睐的苏纳克在保守党成员中的地位并不高,即便成为最终两名候选人之一,接下来他要为竞选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党内人士也关心,谁能带领保守党在下一次全国大选中胜出。民调显示,莫当特排在第一位,28%的受访者对她寄予厚望,苏纳克则位居第二。

  丑闻与八卦也在这场选举中成为政治武器,比如苏纳克对约翰逊的“背叛”遭到口诛笔伐,约翰逊的盟友认为,正是苏纳克宣布辞职给了约翰逊沉重一击,最终迫使其不得不主动下台。

  

  ◆苏纳克从财相任上辞职后,遭到约翰逊盟友的攻击。

  此外,约翰逊因疫情期间公然违反规定办派对饱受攻击,但“派对门”事件里苏纳克同样有份,算不得“清白”。他自身争议也不少,不仅富豪妻子涉嫌利用“非英国税务居籍”身份逃避纳税,苏纳克本人在担任财政大臣后亦持有美国绿卡,这些都招致攻击。

  政治不忠会构成严厉指控,可忠于约翰逊也会面临另一重反对。由于特拉斯宣布参与竞选时依然是约翰逊内阁的外交大臣,有鉴于现首相的糟糕人气,难免给她带来负面影响。

  

  ◆特拉斯仍担任约翰逊政府的外交大臣。

  相比之下,与约翰逊没什么交集的莫当特反而获得优势,她既没有背叛在任首相,也没有与其交从甚密,毕竟在现政府中她的角色并不显眼。莫当特也乐于将这一点打造成其特色,不仅直言不讳批评“派对门”事件,还将自己描述为“三年无休止闹剧后的新开端(电视剧)”。

  但她遭到的其他批评也不少,比如为了竞选事宜错过工作会议。更严重的是,莫当特被指工作不力。她曾担任英国前脱欧大臣大卫·弗罗斯特(David Frost)的副手,后者言辞激烈地批评称,莫当特把握不住细节,正是由于对其工作不满,自己才会要求约翰逊将其调至其他岗位。

  公开激辩暴露党内分歧

  当前四轮投票结束后,人们预计,前平等事务国务大臣凯米·巴德诺克被淘汰后,原本投给她的59票中,大部分右翼人士会转投被视为“脱欧支持者”的特拉斯。

  竞选中有关手段“肮脏”的指控也冒了出来。支持莫当特的前内阁大臣大卫·戴维斯称,苏纳克将他从前候选人、议会下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达特那里获得的部分选票“重新分配”给特拉斯,“他想和特拉斯竞争,因为觉得特拉斯会输给他”。

  这场党内选举和2016年以及2019年时不同,那两场选举只关乎脱欧本身,而这一次关乎脱欧之后保守党往何处去。无论是扑朔迷离的竞选局势还是唇枪舌剑的电视辩论,都体现出党内分歧的日益扩大。

  在7月17日的电视辩论中,由于候选人之间的相互攻击有些“过火”,保守党高层深觉观感不佳。

  

  ◆7月17日的候选人公开辩论让保守党感到暴露了党内分歧。

  或许因此,苏纳克与特拉斯决定退出原定于7月19日进行的第三次电视辩论,导致辩论被取消。天空电视台发布的声明称,“据悉,保守党议员担心辩论对保守党形象造成损害,暴露党内的分歧和分裂。”

  之前的辩论中,各位候选人使出全身解数,苏纳克担任财务大臣时的增税政策遭到对手的猛烈攻击。特拉斯批评称,苏纳克将税收“提高到70年来的最高水平”,这不仅遏制了经济增长,还会“阻碍我们获得收入以偿还债务”。

  鉴于英国民众的生活成本不断攀升,税收是竞选中的核心议题,多位候选人都主张减税。莫当特誓言,如若当选,将会恢复保守党“低税收、小政府和承担个人责任”的传统,她也支持放宽现有财政规则。

  特拉斯则承诺,会减少或暂停部分税收项目,比如公司所得税、“绿色税项”等,预计减税额度将达300亿英镑。她在辩论中解释称,这些举措可有效减少人们的能源账单。

  苏纳克回击称,立即减税会造成很大代价,包括更高的通胀、更高的抵押贷款利率等等,他讽刺特拉斯是在鼓励“不劳而获的经济学”。

  由于对手们纷纷主张减税,苏纳克略显尴尬,毕竟他在担任财政大臣时推行了加税政策,自然不适宜大刀阔斧调转方向。但他表示,希望“彻底改变”企业的征税方式,“一旦控制住通胀,我计划削减税收对大家造成的负担。这是一个‘何时’的问题,不是一个‘如果’的问题”。

  印度(专题)裔富豪VS新铁娘子

  作为领跑者,苏纳克的确是惹眼的候选人。他是印度裔移民(专题)后代,但相当年轻有为。

  1980年,苏纳克出生于英国南安普敦,先后就读于温切斯特公学和牛津大学,专业为大名鼎鼎的PPE,即哲学、政治学及经济学,并以一等成绩毕业。这个专业为唐宁街乃至多国政坛输送了大量政客,仅在英国就有6位首相出自PPE,担任内阁大臣、议员或在其他领域成为佼佼者的校友更是不胜枚举。

  苏纳克毕业后,没有选择直接进入政坛,而是在高盛投资银行担任分析师,也曾在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任职。工作数年后,苏纳克在斯坦福大学拿到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在金融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后,苏纳克于2014年参与保守党议员席位竞选,自此开启了仕途。他的这条路走得相当顺利,不仅在2017年的选举中连任,还于次年加入特蕾莎内阁,出任地方政府事务副国务大臣。当约翰逊宣布竞选保守党党首时,苏纳克积极站队支持,被视为约翰逊的忠实支持者。

  这让他得到不小的回报——被任命为财务部首席秘书,当内阁在2020年改组时,他更是升任财政大臣,这是仅次于首相的职位,而这一年苏纳克不过39岁。

  当新冠疫情席卷全国,苏纳克作为财政大臣主导制定了一系列针对企业和个人的援助计划,这使得他一度广受好评,极大提升了公众知名度。

  

  ◆7月12日,苏纳克在自己的保守党党首竞选活动启动仪式上。

  比起他的仕途,苏纳克的家庭更引人关注。他的妻子阿克沙塔·穆菲是完全意义的上流阶层。他与妻子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时相识,岳父是印度一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是排得上号的亿万富翁。

  苏纳克由此完成了阶级跨越,但不免让人怀疑,这个身家丰厚的政客恐怕不能体会人间疾苦。一项民调显示,41%的英国人认为他太脱离民众,无法理解通胀带给普通人的困境,而另两位候选人则不被认为有此问题。

  49岁的莫当特在政府服务的时间虽然长于苏纳克,但在内阁担任高级官员的经历不多。由于太过于默默无闻,不少人对她几乎没有印象,甚至把她和英国歌手阿黛尔混淆。

  

  ◆莫当特在竞选中快速崛起,但不少选民都表示此前对她很陌生。

  莫当特出生于军人家庭,父亲曾是伞兵,她也在皇家海军后备役服过役,其名字“Penny”则来自英国一艘军舰“Penelope”。她的出身相对草根,学历也没有苏纳克那么耀眼,毕业于雷丁大学哲学专业,是家中第一个读大学的成员。

  竞选议员前,莫当特活跃在公关领域,曾在不少政客团队担任通信或新闻负责人。她做到过的最高职位是内阁国防大臣,但时间仅有两个半月。虽然她被外人描述为“真诚且有魅力”,但也被指对于复杂的政策并无兴趣。

  参与党首选举之前,莫当特没有太多记忆点,她能被人记住的经历是在2014年参与了一档名人跳水秀,当时作为议员的她身穿泳衣出现,并将所得的一万英镑出场费捐给了慈善机构。此次,莫当特的竞选口号十分特别,由于其姓名首字母缩写是PM,与首相缩写相同,她顺势将口号定为“PM4PM”。

  不过,有人格魅力的莫当特能否胜任首相依然遭到质疑,毕竟英国正面临着罕有的经济困境,而她从政期间几乎未涉猎过这一领域。

  不同于莫当特,47岁的特拉斯在经济领域有着丰富经验,她本就因其经济自由主义立场和支持自由贸易而出名,且在政府有过相关任职。特蕾莎政府时期,特拉斯担任财政部首席秘书,而在约翰逊政府,她先是出任国际贸易大臣,如今官拜外交大臣,还负责英国政府与欧盟关于“北爱尔兰议定书”的谈判。

  

  ◆7月20日,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在议会外接受她团队成员的喝彩。今年9月,她和苏纳克中将有一人成为保守党党首和英国首相。

  特拉斯有着不逊于苏纳克的光鲜履历,她也出身牛津,毕业于PPE专业,父亲是利兹大学的数学家,母亲是一名护士。不过特拉斯的父母并非保守党的支持者,她形容他们的立场在“工党左侧”,因此当特拉斯竞逐保守党议员席位时,只有母亲表示同意。

  毕业后,特拉斯在壳牌等公司有过任职,同时尝试过竞选,不过最初两次都以失败告终。她的议员之路直到2010年才开始,在卡梅伦、特蕾莎、约翰逊三任政府均有任职。

  尽管资历足够丰富,特拉斯却不是一位有魅力的政治家形象。一位自由民主党议员将她比作希拉里·克林顿,而莫当特则更像是比尔·克林顿。

  不过,特拉斯有意将人设打造成下一个撒切尔夫人。参加第一场电视辩论时,她似乎刻意模仿撒切尔夫人1979年的装扮,当时的铁娘子也穿着黑色西装和蝴蝶结系带的白衬衫。

  

  ◆特拉斯在参加辩论时的穿着被指刻意模仿撒切尔夫人。

  特拉斯也在其他场合有意效仿这位杰出政治家,比如在英国陆军坦克上摆姿势,并维持强硬甚至有些好斗的风格。她因此赢得不少保守党人的喜爱,尤其是党内偏右翼的支持,但批评者称这种效仿是种“空洞致敬”。

  候选人均持对华强硬立场

  保守党的内部分歧因选举而公开化,这场公关灾难自然让老对手工党喜闻乐见。

  7月20日,约翰逊出席在任期间最后一次首相问询,工党党魁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顺势讥讽起他的继任者们互相攻击的场面。

  

  ◆工党领袖斯塔默在首相问询中讽刺保守党内部的互相攻讦。

  在野这些年,工党的支持率起起落落,约翰逊上任后的三年内始终没能实现反超——直到去年冬季,由于约翰逊政府陷入层出不穷的丑闻,重创了保守党的民意基础。

  YouGov有一项长期进行的民调,即“如果明天就举行大选,你会投给哪个党派?”7月14日的最新结果是,40%的人选择工党,29%的人选择保守党,这与一周前的调查几乎一致。

  

  ◆自2021年11月后,工党支持率反超保守党,且这一趋势保持到现在。

  对保守党而言,这个趋势很糟糕,意味着约翰逊辞职带来的冲击没有好转,两党间的差距反而在固化。无论谁上台,都将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

  “在公众眼中,约翰逊给自己乃至保守党的形象造成了巨大伤害。”帕特里克向《凤凰周刊》解释称,“无论谁接任,都将面临巨大的修复工作,以说服选民继续信任保守党和政府,并能在解决生活成本危机和管理经济方面取得成果。现在,公众不认为他们能做到这些。”

  由于下次全国大选要等到2024年,几位候选人也在电视辩论中排除了提前举行大选的可能性,眼下处理好经济问题显得尤为迫切——如果能恰当应对国内危机,必然有助于在大选到来前修补执政党形象。

  帕特里克提到,“新首相的首要任务是解决生活成本危机。目前,约三分之二的民众认为经济是当今国家面临的最重要的三个问题之一,约四分之三的民众认为政府对经济问题的处理很糟糕。随着今秋能源价格的再次上涨,这个问题只会愈加严重。”

  当然,英国人关注的议题不止于此。尽管物价高企最为紧迫,他们同样在意移民、医疗、同欧盟关系等问题。

  如今英国正遭遇前所未有的热浪袭击,出现了创纪录的极端高温天气,在伦敦这个高纬度城市,多地在7月18日达到40摄氏度以上。帕特里克提到,“夏季热浪过后,我预计气候变化也将成为政治议程上的重要议题之一。公众期望政府为明年的高温做好准备,并加快应对气候变化的步伐。”

  

  ◆英国政府支持率已经大幅降至20%。

  鉴于诸多国内问题亟待解决,外交议题在此次竞选中显得相对次要,但中国牌依旧出现在辩论环节。今年恰逢中英建交50周年,候选人们在对华关系上的看法值得关注。

  在7月1日的一场演说中,苏纳克曾提到,英国必须加强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他还认为以往关于中国的讨论都“缺乏细微差别”。苏纳克称,英国可以对香港(专题)、新疆等议题发表意见,同时也应深化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他所希望实现的双边关系是“成熟和平衡的”。

  为了在脱欧之后维系英国的金融地位,在苏纳克看来,加强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无疑是基于实用主义的主张。

  因此,特拉斯在电视辩论中质问苏纳克,是否仍信奉应与中国多做生意的主张。苏纳克回应称,“我支持《综合评估报告》(Integrated Review)的观点,这份报告是你我一起在内阁会议桌参与起草的,其中强调,中国是我们国家安全的巨大威胁,这就是我们应如何看待它的视角。”其竞选团队亦称,他对中国的态度“毫不含糊”。

  莫当特在这个问题上更为强硬。她批评约翰逊政府“对中国太软弱”,导致两国的经济关系凌驾于国家安全及人权之上。莫当特还宣称,如果当上首相,将会全面审查对华关系,也可能出台相关制裁举措。这番表态同样被视为对特拉斯乃至苏纳克的指责。

  虽然眼下的言论极具鹰派意味,但莫当特在去年7月演讲中的话明显更为务实,她当时说,“我们将努力加强可能具有挑战性的关系,例如继续追求与中国的积极贸易和投资关系。”

相关专题:英国,印度,土豪,印裔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22 09: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