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肯德基一偷拍照上热搜 撕开当下社会残酷遮羞布

京港台:2022-8-5 02:57| 来源:小椰子专栏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肯德基一偷拍照上热搜 撕开当下社会残酷遮羞布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01

  前几天,在广东深圳的肯德基,有人偷拍下了一段这样的视频。

  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子在打视频电话,却全程一言不发,飞快地用手语交流。

  

  拍摄者还以为女子在和视频中的男子秀恩爱,还配上了“唯有爱不被隔绝”的字样。

  然而,评论区里,有位看得懂手语的网友出来翻译了:

  

  “女孩说,把钱还了。怎么,你不想还?

  借钱的时候说得好好的,2个月就还,现在又说还要2个月,我鄙视你!”

  原来,这并不是所谓的情侣间秀恩爱,而是这位听障女子因为生活捉襟见肘,催促男子快点还钱的心酸故事。

  

  看了这一幕,有人觉得很心里很不是滋味:

  

  “忽然觉得他们连吵架都不能大声喊,憋在心里得多难受。”

  有人说出了自己亲身经历的类似事情:

  

  “以前开出租车的时候,晚上拉过两个乘客,上车也不说话,到路口我连续问了好几遍往哪走都没有回音。

  当我愤怒地回头想再问一遍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同时在用手指着一个方向,才知道俩人都是聋哑人,当时给我羞愧得连声抱歉。”

  在知乎上看过这样一个发人深省的提问:

  “我国有8500万残疾人,相当于每15人中就有一个,但为什么我在大街上从来没有见过?”

  有个回答很真实: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驯兽师,生活给有的人分了一头狮子,给有的人分了一只羊。

  没见过人间疾苦,不是你的错,只是你比较幸运而已。

  但是,以你有限的见识去否定人间的疾苦,然后用质疑的声音试图淹没援助或者求救的声音,你就是在造孽。”

  比起同情或施舍,有这样一类人群,他们更需要被看见和理解、尊重。

  02

  小某书上最近有个热帖(专题),一个小姐姐称自己收到了聋哑人外卖员的短信,短信的语气让她有点生气。

  

  点开一看,起初我也觉得语气有点生硬、不礼貌:

  

  

  “请回答。”、“给我钱27。”“单号多少,快点。”“怎么没收到27?”

  好在评论区里,有位曾在聋哑学校教过学的老师出来温柔地科普了:

  

  “他们的语序和表达和正常人不一样,能拼成完整的主谓宾就已经不错了。

  如果用很多形容词或者情感类的词他们是拼不起来的,多担待吧姐妹。”

  有位自己身边的亲戚就是聋哑人的网友也出来发声:

  

  “我表姐就是聋哑人,他们的语序跟我们是不一样的!

  他们只能尽量把意思表达出来,而且我们说的话,他们理解的可能也有偏差!

  希望大家知道了以后遇到这种能更理解一下。”

  有人设身处地地代入了那位聋哑人外卖员的处境,觉得有点难过:

  

  “前面两句都用了谢谢,第三句用了请,他在极力地想让对方满意,后面说快点啥的估计也是怕自己迟到。

  看他说:好知道,就很心酸,也许问平台对他来说也不像我们这么容易打个电话就能解决。”

  是啊,对于听障人士来说,如果家庭条件较好,从小戴助听器,那语言表达方面可能和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听障人士的语言是非常直白的,手语的逻辑和我们的说话逻辑是有些不一样的。

  他们为了让世界听懂他们的语言,已经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

  我们认为的理所当然,别人却是倾尽了所有。

  03

  遗憾的是,有太多人对残障人士存在着偏见、误解,还有冷漠的无视。

  比如,之前就有人给一位听障外卖员写了长长的差评,称对方掏出一张残疾证让她捐钱。

  

  

  虽然她称自己并没有歧视聋哑人,但言语之间充斥着满满的偏见和不理解。

  事实上,这件事是件彻头彻尾的误解。

  那位聋哑的外卖小哥,向顾客出示的并不是什么讨钱的残疾证,而是公司专门为他制作的工作牌。

  

  因为没办法和顾客正常交流,所以工作牌的一面是询问取餐地点,一面是请顾客检查菜品是否齐全、并做出评价的文字。

  出示了工作牌,对方却连看也不看,就判断是在乞讨,并气愤地写下差评,这种行为,实在是有失偏颇。

  再比如,因为疫情让戴口罩成了日常,这会严重影响听障人士识别嘴部动作,读取说话内容。

  日本(专题)就推出了一款透明的口罩,但是有点贵,一个要88元人民币(专题)。

  

  然而,热评的前三,却都是在说发明这种口罩的人是“吃饱了撑的”,嘲讽这种口罩又贵又没用。

  

  他们无法与残障人士共情,没办法关注到自己身边还存在着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因看不到口罩下的嘴部动作而苦恼。

  作为健全人的你很幸运,但身为残障人士的他们,同样需要被这个世界看见,而不是被冷漠地无视。

  04

  最近,豆瓣9.3分的韩剧《奇怪的律师禹英雨》,让很多人重新意识到了社会上特殊人群的存在。

  其中有一集让我印象深刻:父母回家时,听到房间里传来小儿子的怒吼声。

  开门一看,发现小儿子正在用力捶打着躺在地上的哥哥,嘴里大喊:“不要这样,你会死的。”

  而哥哥早已口吐鲜血,一动不动,父母赶紧喊了救护车,但最终还是没能抢救回来。

  检察官以伤害致死罪的罪名起诉了这位小儿子。媒体也报道了这件事,交代了背景:

  20岁的小儿子,患有自闭症,精神年龄大概在6岁到10岁之间。

  

  而被打死的哥哥,则是位智商很高的天才,以超高的分数考入了首尔大学医科专业。

  这个案件,任谁看都是因为小儿子突然发病,做出异常举动,才殴打了哥哥,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

  事件报道的评论区里,各种围绕那位自闭症小儿子的恶评层出不穷:

  

  “医大学生死了,自闭症活下来了,这不是国家的损失吗?肯定又会以身心脆弱为借口判无罪。”

  

  “就算是自闭,该知道的也都知道啊,送他去监狱吧。”

  

  “我们公寓也有自闭症的人,一起坐电梯的时候,说实话很害怕。”

  

  “死的人真可怜,所以说一定要与世隔绝他们,只有事情发生了才懂吗?”

  然而,经过律师的调查取证,事件真相才逐渐水落石出:

  优等生哥哥,因为学习压力大曾反复地试图了结自己的生命,目睹了这一切的自闭症弟弟,每次都哭喊着跑过来阻止他。

  那天,又一次故技重施的哥哥,用塑料绳套住自己的脖子,踢倒了椅子。

  听到声音赶来的弟弟,冲上去把哥哥抱住,把绳子弄断,但哥哥却在倒地的瞬间,22根肋骨折断,出血导致身亡。

  仅仅因为弟弟患有自闭症,就用有色眼镜看他,在没弄清事实真相前就口诛笔伐的人,实在太多了。

  残障不是边界,偏见才是。

  05

  椰子今天写这篇文章,就是想要大家开始看到、意识到这类人群的存在,并思考自己能做些什么。

  在遇上快递、外卖、洗车、保洁、售货员、甚至咖啡店员是障碍人士时,我们可以多一份耐心和包容。

  在看到路上的盲道、商场洗手间的设计,没有考虑到障碍人士的存在时,我们可以尝试去反馈、沟通。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这个庞大的群体不该被忽视、遗忘。

  人生不易,有些人更是一开局就碰到了“困难模式”,我希望所有认真生活的人,都能被温柔以待。

  点个“在看”,为障碍人士发声,为我们所向往的相互理解、尊重的社会努力。

  共勉。 

相关专题:偷拍,摄影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5 20: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