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如果俄罗斯倒下,下一个轮到谁?

京港台:2022-9-24 10:42| 来源:无声无光 | 评论( 100 )  | 我来说几句


如果俄罗斯倒下,下一个轮到谁?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日前那篇《为什么俄罗斯的失败是一件好事》发出来后,激起了巨大波澜,在收到的318条留言里,大致有一半是骂我的——在百家号上就更是了,超过5万条留言,瞥了一眼,最高赞几乎一边倒地都在反对。

  这些不同意我观点的声音,又可分为两大类。一是扣帽子式的各种谩骂,“汉奸”、“美狗”、“二货”,不一而足,还有一位说“你们这个群体只是14亿人民大海中的半滴水,靠打赏过日子,就是个乞丐”,算骂出了一点新意,令人忍俊不禁。

  虽然像“汉奸”这样的骂词平平无奇,但细想来,其实很没逻辑。试想一下,如果有人亲日,另一人则主张“亲日不符合中国利益”,前者骂他“汉奸”,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这样骂法,只在一种情况下能说得通,那就是假设中国与这个邻国的利益是一体的,因此它的利益就是中国的利益。

  这种想法不仅幼稚,而且危险。虽然有些人一厢情愿地以为“俄罗斯是在帮中国挡子弹”,但早在2009年7月,俄罗斯总参谋长Nikolai Makarov就曾在一次报告中明确指出:“北约和中国是我们最危险的地缘政治对手。”看起来,我们的俄罗斯朋友可不认为中国的利益就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否则较真起来说,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真的就符合中国的利益吗?

  没有哪两个大国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所以丘吉尔才说:“联盟的历史就是争吵的历史。”因为再亲密的盟友之间都会因为彼此不同的利益而产生冲突,而如何捍卫自身独立的利益,本身就是政治成熟的体现。

  虽然很多中国人都喜欢把那句“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挂在嘴边,但从现实来看,很多人并不清楚自己“永恒的利益”是什么,只看到“永恒的朋友”了。不过,这种心态如此普遍,就不能归结为偶然了,这恰恰是中国人缺乏自身利益的清晰认知、人我不分的体现,热血上涌时,恨不得为哥们两肋插刀,却没想过他是他,你是你。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源:经济学人

  第二大类反对的声音,也与此紧密相关,我发现无数人都爱反问:“如果俄罗斯倒下,下一个轮到谁?”

  当然,对他们来说,答案是不言自明的(有的人可能唯恐我不知道,还把答案告诉我了),并且预设了一系列不加反思的前提。然而,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的失败,固然使其国力衰落暴露无遗,但并不必然意味着“俄罗斯倒下”,更不意味着下一个轮到中国。

  要结束这场战争很简单,只要俄罗斯把吃进去的再吐出来就是,至少目前看不出来乌克兰或北约有更进一步的目标——在北约不参战的情况下,以乌克兰的实力,即便能收复失地,想要颠覆、肢解俄罗斯,那恐怕是不可能的任务,既看不出来有什么必要这么做,也想不出来怎样才能办到。想想看,即便是伊拉克这样的小国,海湾战争的目标也只是将它逐出入侵的科威特,至少在“9·11”事件之前,萨达姆仍然牢固地把控着本国。

  至于“下一个轮到谁”,那就更需要漫无边际的大胆想象了。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决心将这里变成“苏联的越南”,让它深陷在这个泥潭里长达八年。当时中国可没担心过“苏联要是失败了,下一个轮到谁”,而是和美国一道谴责,共同抵制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正是苏联的咄咄逼人,使中美走到一起,并为改开创造了一个安全的大环境。

  当然,美国也曾设想过“一国受威胁,倒下一大片”的多米诺骨牌理论,正因此,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林登·约翰逊1961年在报告中宣称美国必须卷入越战,“既要有力量,又要有决心”,“否则,必然会丢掉太平洋,而要在本土海岸进行防御”,他说,美国人在东南亚没有别的选择,不然“广大的太平洋就会变成一个红色海洋”。但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滑坡谬误的推论,他忧虑的事根本没有发生,反倒让美国陷入了旷日持久的越战泥潭之中。

  国际政治不是街头斗殴,各方都需要理性盘算各自的利益。二战期间,西班牙的佛朗哥严守中立,虽然当初他能上台,得益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大力支持,但不论希特勒如何游说,他就是不为所动。如果他也认定“德国和意大利如果倒下,下一个就轮到西班牙”,那可想而知,以西班牙的国力,无论投入多少兵力,都改变不了战争结果,只是白白去当炮灰。在二战结束后,他继续执政了30年之久——虽然这对西班牙人来说可能也未必是好事,但确实也避免了西班牙无谓地卷入一场不符合自己利益的战争。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然,肯定会有人说,现实中的国际政治格局已经不一样了,过去的经验不一定适用于现在。我也无法预知未来,只是想指出一点:那种看起来斩钉截铁的断言,其实它预设的前提都是有问题的,现实更不一定就照此发展。政治毕竟是一种“可能性的艺术”,如果你觉得“别无选择”,那恰恰可能是你忽略了可能的机会——在历史上,这曾经一再造成致命的误判。

  回头来说,国内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如此理解国际政治,可能也与中国人特殊的历史经验有关。我们对“霸权”的理解恐怕来自秦统一六国的历程:霸权国家会逐一吞并、灭绝各国,此时各国是唇齿相依的利益共同体,他们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放弃幻想,联合起来与霸主斗争到底。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眼里的世界被简化为两大部分:“西方”(the west)和“其它”(the rest)——后者当然主要是中俄,唯一还能抵挡西方的中坚力量。这两者之间是一个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即便有妥协和共存,也是暂时的,最终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然而,现实政治要复杂得多了,既不存在这样黑白分明的构造,“朋友”也未必总是带来好处,有时反倒带来麻烦。就像伏尔泰有一次曾哀叹的:“上帝啊,管管我那些朋友们吧,至于敌人,我自己能对付。”

  在一个复杂的格局中一边倒,其实是限制了自己的选择,但我们本来无须如此。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大国,中国有必要明确认识自身的利益,自主决定,而不必被任何国家捆绑。我想,绝大多数人既非亲俄,也非亲美,都一样亲华,都希望中国自身的利益最大化。

 

相关专题:俄罗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9-25 16: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