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代网贷之父崩塌:搞了1395亿,把自己送进大牢

京港台:2022-9-28 05:39| 来源:易简读书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一代网贷之父崩塌:搞了1395亿,把自己送进大牢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互联网金融圈里,那一只“靴子”终于落地。

  关于昔日的“网贷之父”周世平的调查有了新进展。

  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发布信息,犯罪嫌疑人周世平、胡玉芳、项旭等十八人涉嫌集资1395亿元一案,已于近日由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

  不少网友都被这个数字惊掉了下巴,精准吐槽:

  “这波还真是炸了个王炸,金融圈压倒娱乐圈。”

  “1395亿,夸张,一个小城市一年GDP了。”

  “亿?冥币都不敢这么印,这得多少钱?”

  而这夸张的数字背后很可能是一个个普通家庭支零破碎的故事。

  有的集资参与者是把自己的养老金搭进去,有的欠下了百万债务,有的因此与兄弟姐妹反目成仇……

  “老周”是许多投资人对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的亲切称呼。

  “我年轻时投资吃过亏,所以我做事就是不想让投资者吃亏。”

  老周曾表示,他创立红岭创投的本意是希望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安全稳定的收益,而不是一味到股市里冒风险。

  但就其结果来看,普通人最大的风险原来是他。

  

  

  1

  周世平作为时代的弄潮儿,总归还是整出点水花来了,但他的前半生是那么朴素。

  1968年,周世平出生于江苏如皋一个农民家庭。对比其他互联金融圈的顶级玩家们,自幼家境清贫的他偏偏还不是一块读书的料。

  勉强读完高中后,他便出来谋生,进入了老家南通的一家工厂上班。

  一次意外的操作失误,老周的三根手指被卡在机器里面。在工友的帮助下,拉出手指之后,骨头都露了出来。

  原本工资就极低,经过这一遭,周世平便有了辞职做生意的想法。

  此后,老周开始做起了水产生意,但赚取的都是微薄的利润。

  那时候,刚好迎来了牛市。听从朋友的建议,老周也学人炒股。他拿出所有积蓄4万全部抄底,刚好遇上股市反弹,暴赚60万。

  他自以为是股神附体,亲戚朋友也十分信任他,纷纷把钱交给他帮忙炒股。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老周立刻被股市“教育做人”,亲戚们的200万,再加上自己的100来万,顿时只剩下30万。

  一位跟着他炒股的70岁大爷气不过来,甚至将老周告上法庭。周世平只能一边做生意,一边还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

  2005年的国庆节,大概是37岁老周的至暗时刻,妻离子散,官司不断,自己依然在债务泥潭里苦苦挣扎。

  他思前顾后,决定去深圳翻身,但翻遍口袋,手里的钱却只能买到赣州的火车票。等到了赣州,他还得指望朋友帮衬,替他买上一张火车票。

  在火车开往深圳的那晚,他回想种种过往,心里很不是滋味,暗暗发誓要做一番“伟业”。

  2

  南下深圳后,老周仍在做着股神梦,隐隐约约觉得机会要来了。

  他想尽办法,筹集了一大笔钱,再一次满仓抄底。这次,他赌赢了。

  2007年,中国牛市走到最末期,老周悉数套现,不仅还清了之前的债务,还在深圳买下了四套房。

  在股市沉浮许久,老周发现,股市是个奇妙的地方,既能让人一夜暴富,也能让人倾家荡产,既能让人变得贪婪,也能让人变得疯狂。

  为此,他想要谋求转型,将目光放得更远更大。

  恰逢2007年,整个互联网风头正盛,出于投资人的敏感,老周关注起网贷。

  作为拍拍贷那批最早活跃用户之一,老周很不满意其“风险自担”的做法,希望“平台通过垫付机制让投资人投得更安心”。

  从金融层面来看,这显然是违背了规律,没有任何金融产品可以保本保息,毫无风险。同行都在嘲笑老周的天真。

  2008年,不服输的老周带着4个技术人员在18平方米的办公室折腾了8个月。

  

  次年,他的网贷平台正式上线,成为了深圳最早的P2P公司之一。

  据说,当时深圳罗湖区有条路叫红岭路,那里经常聚集了大量炒股基金,而老周也很爱去那里转悠,因此他的平台叫做“红岭创投”。

  关于老周的传奇人生,业内还有一段广为流传的对话。

  2010年,时任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刘士余带队调研红岭创投。在考察期间,刘士余问了周世平几个问题——

  刘士余问周世平:老周,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周世平回答:我是高中毕业。

  刘士余又追问道:那你有没有在传统银行待过?周世平回答:没有。

  刘士余非常震惊:老周,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当时的老周满腔疑惑,一个金融业务而已,值得那么大惊小怪?

  但如今回头再看,正是这一份无知者无畏,为日后的风波埋下了伏笔。

  3

  老周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开创了“全额垫付模式”,强调投资保本。

  这就是“刚性兑付”。简单来说,如果平台上贷款出现逾期,红岭创投将会向投资人全额垫付投资本息。

  有位资深从业者称,“在圈内,老周是一个双面性人物,有人认为他憨厚、实诚,敢言敢行,投资人对他极为信赖;而另一边,业内人士对其开创了刚性兑付非常不满,认为是误导了投资人,导致了后面的恶性竞争。”

  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模式为平台积累了人气和信用,扩大了平台的影响力,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的投资人。

  彼时,还恰逢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一片空白的时期,全国的P2P网贷公司不超过10家。

  虽然第一年交易量900万,不温不火,但至少是稳定安全的。

  谁能料到,在之后几年,他的命运一如当初在股市中般大起大落。

  4

  2013年开始,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上线,凭借其庞大的用户体量,彻底带火了互联网金融的概念。

  “风来了,猪都能飞起来。”这是老周最直观的感受。

  一夜之间,几千家P2P公司如雨后竹笋般冒了出来。据银保监会相关专家曾披露,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高峰时期大约有5000家。

  老周还发现,以前一个年化25%收益的5万元标的,最少要3天才能投满;现在只要一放出来,立马被秒杀。

  根据红岭创投公开的年度报告,其2013年累计成交51亿元,当年新增26亿元。

  眼看着交易额轻松被刷高,老周坐不住了,但他也意识到自己团队不过是草台班子,要找个正规军来操盘。

  当时已经开始流行大数据主导的线上模式,但老周却认为,这都是技术流的鼓吹,完全不靠谱。

  他决定从传统银行里挖人才,组建了一个40多人的银行高管团,阵容颇为豪华。

  

  老周最初的设想是让这群人才把公司的风控做好做稳定,但他们的做法似乎早已超出自己的预想。

  有业内人士称,从那以后,红岭创投的风格变得十分激进,之前都是发几十万的标,而后来都成了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标。

  而老周自身也察觉到这种变化,他曾质问过这批高管:我们是不是发太多了,发展太快会不会出现问题?

  对方则是回答他:你不懂,这是很专业的事。

  实际上,老周看不懂是他们的“套路”。

  有媒体曾报道过,飞上风口的日子里,红岭创投有些1亿的标里面,有两三百万元,是作为风控人员的回扣。

  就像是击鼓传花一般,只要球还没掉地,这场金钱游戏还能继续玩下去。

  红岭创投的交易规模越来越夸张,十亿、百亿、千亿……

  2016年,红岭创投还被美国最大P2P调研机构Lend Academy评为“中国最重要的八家P2P网贷平台”之一。而周世平成了许多投资人和媒体眼里的“网贷之父”。

  5

  “刚性兑付”加上“大额标”就像是悬在老周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两个因素都极易导致坏账数额的增加,当坏账率超过公司赔付能力时,公司就可能无法兑现垫付承诺。

  而这最后的结果是平台的不断暴雷——

  2014年,红岭创投承接了广州纸业4家公司的1亿元坏账;

  2015年,森海园林项目导致红岭创投亏损7000万;

  2016年,红岭创投因“安徽九号”地产项目借款人跑路陷入坏账危机;

  2017年,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红岭创投5000万借款被牵扯其中;同年,红岭创投踩雷亿阳集团6000万……

  这些不过是红岭创投众多坏账中,曝光在阳光之下的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每一次自曝巨额逾期坏账,老周都会承诺垫付,然后投资额暴涨……这几乎让红岭创投进入了一个畸形的狂欢怪圈。

  而这怪圈的形成,很大程度得益于老周这么多年积累的好人设和他的百万铁粉。

  红岭创投的早期论坛人气不旺,老周没事就在上面发鸡汤文和咨询,时不时也会带着老婆秀下恩爱生活。

  功成名就之后,他面对几百人演讲还是会不自觉地打磕巴。有投资者要求加微信,他来者不拒,两个手机加到了一万人才觉得有点应付不过来了。

  

  许多投资者对老周的印象越是停留在“朴素的老实人”,“红岭有债必偿”的金字招牌便会更加牢固。

  6

  一路狂奔的红岭创投,终于在2021年栽下来了。

  2016年起,随着P2P领域的监管升级,各地纷纷加大网贷平台清退力度,大量网贷平台陷入兑付危机。

  在红岭创投大量逾期之下,老周难以为继。

  在这之前,他试过将业务装到上市公司里,个人花15亿收购了三元达股份23%的股份,准备借壳上市。

  然而因监管的升级,他的借壳梦碎,三元达后更名为深南股份。这一切都无法打破平台的困局。

  在7月27日,疲惫不堪的老周在红岭社区发文称:既不看好网贷业务,也不擅长做网贷业务,计划在三年内清盘。

  他的言论立刻引起业内轩然大波。周世平对外说:做了8年网贷,心太累了。

  此时的老周才反应过来刘士余的担忧。

  真正的重锤很快就落下。2019年3月,老周在红岭社区发表帖子《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随后正式宣布红岭清盘计划。

  彼时,红岭创投还有待偿金额183.7亿元,涉及的投资人高达48万。

  

  截止2021年7月末,红岭创投只兑付25.48亿元,依然有158.37亿元无法兑付。

  而这惨重的损失几乎要落在近12万投资人身上,他们把钱要回来遥遥无期。

  2021年7月22日,周世平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周世平和他的红岭系终于轰然倒塌。

  这八年的黄粱一梦,终究是曲终人散。

  正如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2019年末的发言:

  “互联网金融代价巨大,教训非常深刻。”

  周世平及其红岭创投的崩塌,标志着P2P草莽时代的结束。

  回顾他的过往,只有高中学历的他,误打误撞踩上互联网金融的风口,并借此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这是他30多年前,不曾敢想过的。如果故事只是停留在他炒股赚钱买了四套房子,这会是一个小镇小青年逆袭励志故事。

  但可惜没有如果。

  说到底,在疯狂的资本世界,永远都不会只有一个“周世平”。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19 14: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