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住上万女学生的亚洲最大宿舍楼被按下"暂停键"后

京港台:2022-11-28 06:47| 来源:北青网 | 评论( 67 )  | 我来说几句


住上万女学生的亚洲最大宿舍楼被按下"暂停键"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夜色深沉,一束光从女生宿舍楼打了出来,照在最后一名“大白”的身上,令他犹如舞台剧的主角般引人注目,与此同时,不同楼层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感受到不远处传递来的能量,“被追光”的志愿者老师回过身,向宿舍的方向挥了挥手:“谢谢你们,请再坚持一下……”

  11月15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简称贸大)的核酸采样样本中,出现1管“十混一”结果异常;社会面核酸采样样本中,发现1管“五混一”结果异常,其中1名为该校学生。经复检后,各有1名学生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当晚,这个位于北京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的“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三年来首次被疫情摁下了“暂停键”。住着约10000名女学生的亚洲最大单体宿舍楼——虹远楼,随即开启了“足不出户”的慢生活。

  01 “亚洲一号公主楼”

  开启别样宿舍生活

  “虹远楼只进不出了。”11月15日晚上8点多,这样一则消息在贸大学生微信群里流传。

  看到消息时,贸大大三学生于迟正在宁远楼上晚课。之后,她迅速在外卖订单里下了5桶红烧牛肉面、5桶老坛酸菜牛肉面、2份海底捞自热饭,还有自热锅和若干小鸡爪,同时托朋友帮买了7瓶矿泉水。

  贸大官方消息显示:在得知2名学生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后,该校以快制快,于15日晚8时30分,迅速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会议、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有序开展风险管控、校内流调、环境消杀和后勤保障等各项工作,全力守护全体师生员工身体健康。

  此时,贸大的操场上已经空空荡荡,餐车停业、外卖自选柜的物品已全部售罄,物美超市和好邻居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很多情侣在学校南门处拥抱、惜别。

  

  15日晚上从空荡荡的操场看向虹远楼

  于迟在宁远楼呆到了晚上10点,是不得不回宿舍的时候了。她知道,进了楼短期内是出不来了。而这座大楼里还有约10000名女同学。

  公开资料显示,贸大虹远楼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宿舍楼,总面积为9万余平方米,共有12层,其中地上10层,地下2层,每层220个房间,可容纳本科生和研究生约10000人,全校各年级的女生均在此居住,因此这栋宿舍楼也被称为“亚洲一号公主楼”。

  “刚住进来时,真的会迷路。” 大三学生陈悦说。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回字形的虹远楼是座名副其实的“网红”宿舍楼,楼内设施一应俱全,包括弱电、电话、网络、供暖、洗浴、饮水、中水等系统,每层楼都有一个公共浴室、一个吹风间、一个开水房、两个洗衣间、两个活动室,以及若干盥洗室。该宿舍楼的设计还曾获北京市建筑结构长城杯奖。

  

  虹远楼结构图

  和于迟不同,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陈悦和舍友们火速跑去淋浴间洗了个澡,“现在看,这是我这几天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

  她闭上眼睛感受水流,内心想着一睁眼,这三年关于口罩的记忆都成了一场梦,期待着回到寝室后舍友惊讶地说:“你咋洗这么快,等会儿不是还要去跳绳嘛?”

  洗完澡后,陈悦回到寝室,打开微信群,看着几百条的消息都在讨论疫情,又翻了翻朋友圈,数几十条消息也都是类似的内容。窗外,物美超市门口又排起了长队,带着红蓝闪灯的安保车在人群中一闪一闪。

  她一进门就问舍友:“真的吗?”舍友回答:“是真的,辅导员都发通知了。”

  “尽管我们百般努力、千般防范,但,还是来了。”贸大一位老师表示。

  02 幸福的“投喂”

  一日三餐、水果零食齐备

  

  凌晨,“大白”在食堂内忙碌

  被管控后,10000人的餐食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同学们吃得怎么样?

  16日早上6点多,虹远楼许多女生还在睡梦中,“大白”就把早餐送到了房间门口,而这也得益于贸大校方的精心组织。凌晨2点半开始,学校已经停止堂食的食堂内灯火通明,后勤保障队伍积极调度物资,教师志愿者分装着餐食。

  清晨,他们化身“大白外卖员”,将餐食送到了每个宿舍门口。

  于迟清楚地记得,16日早上的早餐有一袋香酥饼干、一根鸡肉肠、一个卤蛋、一瓶八宝粥和一盒牛奶。两顿正餐是盒饭,午餐有鸡腿、晚餐有大虾,餐后还有不同的水果。

  

  虹远楼的学生们拿到的早餐

  “物资很齐全,比我想象的还要全,我看到后挺惊讶的。” 于迟说,虽然食物很丰富,但她那天早上很想吃热食,于是临时准备的泡面就派上了用场。

  “东西很全的,就是刚开始的餐食不太好吃。”在陈悦印象里,16日的餐食并不合自己的口味,也有其他同学反映餐食的一些问题,对此贸大听取学生们的建议,不仅在口味上做出优化,18日开始,部分特别采购的盒饭还明确贴上清真标志,另外还有素食餐盒可供选择。

  16日晚8点,贸大教师志愿者回成月已经40个小时没合眼了,夜幕下,他和大家一起吃到了当天的第一顿饭。从夜里到白天,他们完成了卸早餐+纯净水+午餐+晚餐+水果+配送纯净水+卸早餐……一个个轮回。

  此时,教师志愿者刘城在跟自己的孩子视频,聊着每天在虹远楼里的工作,提到发放一日三餐,娃好奇地问:“妈妈,你们怎么不用送餐机器人?”

  刘城回答,每层楼200多间宿舍住了近千名学生,要实现快速准确地“投喂”,志愿者老师们才是续航能力最强的“送餐机器人”。

  

  “大白”在虹远楼内派送餐食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贸大在虹远楼的“大白”们都是学校的教职工,专职老师们干完分餐、分水果、发放防疫物资和生活用品、协助核酸检测等各种体力活儿之后,还要利用下午仅有的俩小时和晚上9点后的时间进行备课,党政管理人员则要加班完成本职工作。

  管控期间,贸大的所有课程都转为了线上教学。陈悦记得16日的上午,她们该上体育课。无法线下教学的体育老师自己研究了一个游戏——“穿越疫区”,充分调动了学生们的参与感。

  老师们给力,同学们也没闲着。

  虹远楼的女生们自发在宿舍门口贴出暖心的话语:“无清真,共五人,大白们辛苦啦!注意防护!”“老师们辛苦了”“大白也要好好休息呀”……有些宿舍还将自己取快递的小推车借给“大白”使用,尽自己所能去减轻志愿者及防疫人员们的工作压力。

  

  虹远楼各宿舍门口贴出的暖心话语

  如今,仍被管控在虹远楼的女生们聊得最多的是:“今天吃什么?”搭配着各类综艺等“电子榨菜”,“品鉴”每日餐食成了疫情下贸大学子的乐趣之一。

  03 “慢”下来的日子

  给舍友拍写真 为大白“追光”

  10000人被管控在亚洲最大的单体宿舍楼里,陈悦既有安全感,又会偶尔感到一丝焦虑,“安全感是因为人多,焦虑也是因为人多,怕再有阳的被拉走。一个人时,我常会忍不住地刷社交媒体上有关阳性的各种新消息。”

  不过她总能想办法缓解自己的焦虑。陈悦爱好摄影,是朋友们眼里的摄影达人,被管控在宿舍后,她把镜头对准了舍友,为她们每人拍摄了一套写真。

  陈悦说,自己所住的楼层在3层,需要借住7层朋友的补光灯,因为学校规定不能串楼层,她只好让补光灯独自“坐”了次电梯,“出片后,舍友们都很满意,我也很开心,也因此发现了她们不一样的美。”

  虹远楼被管控后,由于快递和外卖无法进入,原本同学们建的“二手物品群”摇身一变,成了“以物换物群”。

  有天,陈悦突然想喝可乐了,就在群里发了一条:“虹远求一瓶可乐。”有个姐妹马上回复:“有一罐百事。”“都这种时候了,我这个可口可乐党还是妥协吧。加了她,问多少钱,她说不用钱,我就带了个小面包去了。”

  陈悦穿着睡衣拖鞋,戴着口罩,通过这种原始的“以物易物”的方式换来了一瓶可乐。“当我拿到这瓶可乐时,我的心再次回归平静,我知道,我的念想有了。我把这罐可乐放在空调外挂机上冰着,就开始看书了。”

  

  虹远楼管控后,一名学生在宿舍上网课

  现在,辣味泡面、辣条、魔芋之类的食品成了虹远楼女生们“以物换物”最紧俏的东西,“大家的零食都不多了。”

  夜幕降临,虹远楼天井从下向上望去,灯光如繁星点点……

  11月18日晚上6点半,清点完货物的“大白”正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准备退场。同学们并不整齐地喊着“加油”“谢谢”“生日快乐”。

  此时,一束光从宿舍楼打了出来,照在最后一名“大白”的身上,令他犹如舞台剧的主角般引人注目,不同楼层还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一束光从宿舍楼打出来,照在“大白”身上

  “当时就觉得老师很辛苦,正好她在清点物资,我就想用手电筒照一下。”贸大大二学生李雨是为大白“追光”的操作者,她也没有想到会产生舞台剧的效果。

  “被追光”后,老师们向宿舍的方向挥手致意:“谢谢你们,请再坚持一下……”

  “所有不辞辛劳、为学生们奔波着的防疫人员的身影,此刻全浓缩在这小小的一束追光中。灯光何时消散无足轻重,我们相信这无形的光会紧紧追随着他们,直至未来的未来。”对于此事,一名贸大学生在社团公号中表示。

  

  任务繁重的“大白”短暂休息中

  05 最大的烦恼

  “好想洗澡,我都羡慕我的毛巾了”

  “我算是一个比较需要自己空间的人,每天需要独处,不太习惯总是和别人无时无刻处于一个近距离。” 刚上大一的女生张欣怡说。

  被管控以来,让张欣怡印象深刻的是一名清洁工阿姨,“那天我看到她时,她很疲倦地坐在一堆纸板上,摘下口罩,正在打视频电话。”

  张欣怡回忆,当时阿姨应该是在和学校管理清洁工作的负责人通话,她用一种很为难的语气说着自己很累很累,已经很久没休息了。因为是外放,我听见对方也用一种很为难的语气回应:“我知道,我知道,现在人不够,你再坚持一下。”

  张欣怡说,当时自己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心情有些复杂,“后来阿姨的压力有没有得到缓解,我也不得而知了。”

  这次管控中比较烦恼的是什么?虹远楼多名同学不约而同地告诉北青报记者——洗澡问题。

  

  学校发布的通知

  “我们一层有一个淋浴间,但是并不开放,虽然反映过多次,但学校给出的回复是,澡堂并不符合防疫标准,大家好想洗次澡。” 陈悦说。在这之前,于迟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吐槽:“5天不能洗澡,我开始羡慕自己的毛巾,它可以被流水洗净,而我不能。”

  陈悦表示,自己很感恩这段时间学校老师们的付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洗澡问题确实越来越刚需了。

  而就在这两天,同学们心中最犯难的这件事也得到了解决。11月24日,在虹远楼内的女生们接到老师的通知:“可以洗澡了。”

  这天全校停课,课程顺延至周六。学校制订了分批洗澡计划,宿舍按所在网格单元号依次洗澡,限时15分钟。

  11:10,志愿者老师敲响了于迟宿舍的门,通知她们收拾好东西,准备排队去洗澡。为了节省洗头和换衣服的时间,于迟先把头发梳顺,用浴巾裹好身体。11:15于迟在澡堂外排队,测体温,报宿舍号和姓名签到,进澡堂。

  “热水冲在身上的时候,好幸福。”于迟说,在她洗第二遍头的时候外面就有老师提醒:“快到时间了。”她匆匆冲完,出来,签退,“洗掉了积攒多天的污垢,感觉人一下子就开心。”于迟说。

  如今,虹远楼的许多女生不再定闹铃,因为早上雷打不动的核酸检测会“物理”叫醒她们,吃饭也变得更加规律了,因为每天饭点之前,餐食都会被准点送达宿舍门口……

  

  每日例行的核酸检测

  在贸大的官微中,侯同学表示,自己感受到了贸大的人文关怀,其希望多一点理解少一些抱怨,“我很喜欢《追风筝的人》中的一句话:'我望着清晨灰蒙蒙的天空,为空气感恩,为光芒(电视剧)感恩,为仍活着感恩。'”

  (文中人物于迟、陈悦、李雨、张欣怡为化名)

  

  辛苦的志愿者老师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对外经贸大学官方公号、学生会微信公号)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朱健勇 实习生 宋佳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13 22: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