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深圳:患者拿着肺部CT跑了好几家医院 一床难求

京港台:2022-12-29 19:21|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深圳:患者拿着肺部CT跑了好几家医院 一床难求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我觉得现在医院不是挤兑,挤兑是说不需要的患者跑来看病,现在大家都是有需要的,而且也都很自觉,限购6粒药,大家也都很理解。主要还是患者实在太多了。”

  

  各地发热门诊排起长龙。第一财经 图

  口述者:深圳市某三甲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支援发热门诊

  12月16日,我发现门诊患者很多,一直在找人支援。我就向我们呼吸科主任主动请缨,去发热门诊,我们科还有一个二线(副主任医师)去了应急院区管新冠患者。

  19日我到发热门诊上班,一开始遇到的患者还是发烧不舒服一两天。每天大概200多个患者。当时每个患者还要来做核酸,后来改成做抗原,现在都不用做了,因为来的基本都是阳性。上周我还挺乐观,以为是高峰了,因为按照之前专家们预测,一波“阳康”之后感觉就会好了,没想到这周人更多,而且症状有持续五六天、七八天,甚至半个月的。经常看到妈妈抱着孩子冲进儿科诊室,看着就很心酸。

  我们早班、中班分别有4个医生,前夜班3个,后夜班2个。现在每天发热门诊一个班就要看八九百个患者,26日估计都破千了。这一周我都感觉很惨烈,患者好多,周围同事还不停地阳。很有可能你去接班的时候,就发现跟你搭班的人今天来不了。而且电脑天天满负荷运作,经常死机,叫号系统也经常坏。

  还有药,经常没有,要找药剂科。后来就规定,每个人布洛芬、洛索洛芬只能开六粒,对乙酰氨基酚只能孕妇用,美林只能留给小孩。本院的职工都只能通过发热门诊就诊才能开药。问药学部什么药怎么又没了,负责人说,药房运送的工作人员已经差不多“全军覆没”了,只剩下一个人,实在是弄不过来,速度慢点,大家都谅解一下。到现在还是紧紧巴巴的,但能保证每个患者有药,没有这个品种了,就进另一种。

  平安夜那天,我上的后夜班,从0点到8点。一宿穿着防护服,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厕所。我夜班的搭班同事虽然有症状,咳嗽流鼻涕,但他那天还没阳,还是来了。隔天的同事比较惨,另一个同事临上班之前发现自己阳了,而且还有症状,实在起不来,结果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出诊,感觉所有患者把他都包围了,一晚上也有300多号病人。

  26日我上的是下午班,我都感觉我要哭了。下午6点应该下班的时候,没人来接班,我又多上了一个半小时。我接班的时候,候诊台有294个患者,我走的时候候诊台还有390个患者,看着都想哭。经常有患者进来跟我说,这里就你一个医生吗?找不着别人。我们同事有生病的,还有一直不停在抢救患者的。因为抢救重症患者,要插管、上呼吸机、按压等等操作,一个医生搞不掂,要耗费好几个医生去抢救,要花多少时间也不好说,一个小时也是可能的,剩下看诊的医生就更少了。

  26日患者特别多,很多已经是发烧或者咳嗽一周病程了,不像之前一两天那种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而且他们好多人都是拿着肺部CT来的,在别的医院已经诊断了病毒性肺炎,跑了好几家医院,最后到我们这儿了。这一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49岁的女患者,和她丈夫一起带着住院的物品来的,但我们早上已经“爆仓”了,哪都没有床。我就跟她说,你得等一等,我们领导在努力协调,第一要有人(医生),我们现在医护人员自己病倒的也很多,第二是得有地方,我先把你的信息录进来。这个患者和她丈夫当时就哭了,她说求求你们救救我,到你这儿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想哭,我也感觉很无助,不断安慰她,排在后面的患者还抱怨,“你们不要在那里聊天。”

  她病了有一周了,是双肺多发的病毒性肺炎,咳嗽得比较厉害,是需要住院的。我给她先开了药,对症的止咳化痰的药,还有中药抗病毒的。我说你先吃药,今天应该是可以解决的,我把她的信息传到收治群里,后来优先帮她安排了,否则她这种情况可能会有危险。

  我26日下午的班,看的好多都还是25日挂的号。我们领导还是挺给力的,动员了好多人,什么外科、口腔科的,现在还“健在”看得动门诊的,都来支援了,前半夜叫了四个,后半夜叫了四个,最后后半夜看完,就只剩四十几个患者在等候了。我们把发热门诊从一楼的地方搬到了二楼,原来的门诊大楼平诊(区别于急诊的普通门诊)都不开了,除了肺结核、艾滋病必须得开,其他基本都没开,全力保证发热门诊,让我们这个地方宽敞一点,患者也能舒服一点,要不然原来患者坐都没地方坐。

  我之前待的诊室是做放射线的一个小房间,大概就10平米,把设备搬到外面去后,房间里放两台电脑,两个桌子,就算多了两个诊台。那个屋子没有窗户,密密麻麻全是患者,我自己都觉得胸闷气短,被防护服捂得透不过气。第一天来支援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戴面屏(医用防护面罩)上过这么长时间的班,上面全是水雾,我像个睁眼瞎啥都看不见,真的是凭直觉在那打电脑。后来我在朋友圈请教,学到了用酒精湿巾擦,或者涂点洗手液在上面,也只能管一段时间。我在网上买的防雾喷雾,物流也特别慢,很多快递员也倒下了。还有口罩带子没注意卡到耳朵,四个小时不能动,只能忍着,耳朵都感觉就要掉了。面屏也是能不弄就不弄,因为有那么多患者,根本站不起来。最难忍的是想上厕所但得一直憋着。

  之前没有预料到感染患者上升这么快,医院想要扩建发热门诊,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地方,只能这边加个简易诊室,那边加个简易诊室,加来加去发现还是不够用,所以就直接升级了,启用了二楼的大门诊,26日晚上协调出来很多床位,当天晚上把患者都收了进去,约床的也都安排完了。

  现在专门收治新冠病人的床位还是不够,因为患者上升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这批患者都很重,一时半会儿都出不了院,现在只能努力想办法怎么扩充床位。院领导都挺不容易的,好多行政楼的也都感染得很重,但还在想办法积极协调这些事。我前几天为了开看诊权限的事情,给医务科领导打电话,发现他说话完全失声了,嗓子已经到了那种地步,就是我听见他肯定在发声,但是真的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们呼吸二线的同事也是刚阳过,讲话声音也不行。

  现在好多科没办法开科,因为人不够,医生全倒下了,剩下的都去支援急诊和发热门诊。有像我一样长期支援的,也有临时来支援的。急诊那边负责更多危重症,他们抢救能力强一点。

  我自己经手多少患者我都不知道,就感觉不停地在看。我就想着我要再快一点看完,因为很多患者等了四五个小时,有的已经等了八个小时,要是不快点,就感觉对不起他们,但我又还有很多想嘱咐的话跟他们说,但有限时间内看的患者可能就少了,心里挺矛盾的。

  想嘱咐的话很多。比如洛索洛芬不要吃太多,因为它会伤到我们的胃肠道、胃黏膜,尽量饭后吃、少吃,实在受不了,比如体温38.5摄氏度以上,或者是浑身疼得特别难受,再吃一粒。一定要多喝温水,白天是2000~3000毫升的温开水,晚上就不要多喝了,因为晚上要保证睡眠,睡眠也是同等重要的。多吃点蔬菜水果,清淡饮食,但是也要有优质蛋白。好多人一发烧就什么肉都不吃,鸡蛋瘦肉什么奶全都不吃,没有蛋白的话你拿什么去对抗病毒?

  现在的病人,各个年龄段都有,20几岁到50几岁的,都有,还有10几岁得了病毒性肺炎的病人。但是我们就发现,有基础疾病的,没有打疫苗的,病情真的是会重一些,形成肺炎的几率就更大,所以打疫苗还是很有用的。病毒性肺炎,要在早期尽早得到治疗,因为如果真的炎症风暴来了,形成“大白肺”,那时候真的就像武汉时期好多最后都得上ECMO(体外膜肺氧合,俗称“人工肺”)。问题是这么多重症,到时候机器很有可能都不够用,所以也是希望大家如果发现自己有胸闷气短、咯血或者心慌的情况,及时到医院就医,早点发现早点治疗。

  我觉得现在医院不是挤兑,挤兑是说不需要的患者跑来看病,现在大家都是有需要的,而且也都很自觉,限购6粒药,大家也都很理解。主要还是患者实在太多了,我们住院指征把握得挺紧的,真的是很需要的患者,有肺炎,或基础疾病真的多,生命体征不平稳的患者,才会给他们约床住院。有一些早期比较轻的肺炎患者,身体条件还可以,也打了疫苗的,我们会让他们回家,先吃药观察,把床位留给最需要的人。

  目前心肌炎的病人我看到的还是比较少。这个病毒很狡猾,转阴之后患者还是会觉得乏力,有的人觉得一个礼拜已经好了,就出去玩,吹风、爬山,又劳累了,回来就又发烧。好多人是因为休息得不好,后来才又出现肺炎、心肌炎这些情况。他不是复阳,但症状仍然出现了。所以休息还是很重要的。

  看到北京社区派发Paxlovid(美国辉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疗药物),我还挺振奋的,希望深圳也能落实。如果有需要的患者能够比较容易买到,在发病五天内用上,抗病毒效果是很好的,但在用药上还是必须咨询医生。我们门诊现在不开这个药,只有住院处应急院区可以,他们会评估患者病情和适应症。本身要使用这个药的都是重症需要收住院。现在应急院区也是“爆仓”状态,有200多个重症,一个重症患者可能就需要五个医护来管,人力特别不够用,医护每天都干到哭,你都不用去问他们,问就是说“要疯了”。

  我觉得深圳的分级诊疗做得挺好的,很多患者先去社康医院看,再到大医院,实在是因为病人量太大了,增长速度太快,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我倒不担心身体,我可能之前已经感染过了,平时体质比较好,长期小剂量感染,不停有抗体在产生。我上夜班的那天下午,也有一点症状,就是浑身冷、嗓子疼、流鼻涕,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出了很多汗。但睡了一宿就好一点,测核酸还是阴性。我没事就睡觉,把身体养好,如果不注意休息,免疫力再强大也不行。希望能冲进“决赛圈”,明年春节前都不阳。

相关专题:深圳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5-19 13: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