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我哭求不要割腰子!"男子逃亡回国,得知同伴被...

京港台:2023-3-22 12:08| 来源:红星新闻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我哭求不要割腰子!"男子逃亡回国,得知同伴被...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我哭求不要割腰子!”男子逃亡回国,得知同伴被抓后遇难:那段经历令人发指

  “看到4名学生平安回归,

  真的太好了!”

  近日,安徽四名大学生实习期间

  受“高薪诱惑”偷越国境,

  失联数日后被安全送回。

  

  3月21日,

  有过类似遭遇的山东济南人李伟

  向记者感慨,

  孩子们能顺利归来实属不易。

  初到:“戴着手铐敲键盘”

  “全是拿枪的人开着皮卡,路上没有红绿灯。”今年1月,被迫偷渡缅甸的李伟,在果敢老街上见到了从未想象过的街景,“一眼望去都是搞电信诈骗的公司,或是娱乐城,当时满脑子都觉得完了。”走进一幢9层楼高的写字楼,李伟和另一名“工友”被关进7楼723宿舍,门口由保安24小时把守。

  当天,电信诈骗公司负责人留下数百张A4纸大小的骗人话术作为“培训资料”,还有一句话——“想干10天发500元,不想干让家人交20万元赎金。”粗略翻阅话术后,李伟看出这是一家专门从事婚恋电信诈骗的公司。话术要求称呼对方“宝贝”,不论对方高兴还是不高兴,都给有标准回应。“比如,今天‘宝贝’不高兴了,话术中就会要求给对方发一个520元的红包。”

  更让李伟惊讶的是,办公楼还有模拟化场景,装饰了泰国海景、办公室、 KTV包厢等。李伟看到这一幕觉得无比讽刺,视频里自称在泰国海边度假、在KTV里唱歌的电信诈骗人员,实际上连写字楼大门都出不去。

  期间,李伟和“工友”还被带至“体罚区”参观。李伟回忆,写字楼的一楼是体罚区,有水牢、吊人的支架,一名全身缠满绷带的男子正在挨打。二楼则是办公区,约70名男员工同时在和网友聊天,每人办公桌前一台电脑、15个手机。有的人身上带伤,有的人戴着手铐在工作,“状态都很萎靡”。

  

  李伟的遭遇,并非个例。在缅北木姐,同样有众多电信诈骗公司,陈亮就是曾经的从业者之一。他坦承,自己并不是无辜被骗,而是被“高薪”诱惑,“一开始是自愿去的,觉得自己没本事,没学历,就想过去赚点钱。”

  陈亮偷渡到木姐后进入一家电信诈骗公司,该公司约有40名从业者,人均五台手机。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他们每天被强制要求工作14个小时,中途只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连上厕所都要控制在五分钟内,还有人跟随监视。

  陈亮介绍,他所在的小组主要面向日本(专题)民众,他们假扮公检法人员,用电话告知对方“资金来路不明,要求把钱打入到‘安全账户’”。诈骗人员会穿上日本警察制服,再用AI模拟公安局背景,通过AI换脸和受骗人进行视频通话。“约有五分之一的人会受骗。”

  “公司每天结的佣金在五十万到八十万元之间,都被管理者自己分掉。”陈亮发现,身边“工友”大多冲着高薪而来,“说是日薪3000元,三个月暴富,其实到最后一分钱工资都拿不到,有可能连命都搭进去。”

  出逃:“我哭求不要嘎腰子”

  一周前,李伟得知一起出逃的“工友”遇难的消息。“工友”的父亲接到一通境外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告诉他:“你儿子劫持我们家主管想逃跑,被我们从后边拿两枪崩死了。”老父亲至今都无法接受儿子离世的消息。在李伟看来,“工友”是退伍军人,人品正直,被骗到缅甸后肯定不会干电信诈骗,“他肯定会反抗到底的”。

  受访者介绍,业内流传着“进了缅北反抗被毒打,逃跑更不可能”的说法,也有很多人用“嘎腰子”代称从业者将面临的严酷惩罚。意思是,如果进去后没业绩就会被转卖给其他公司,或是被“摘器官”贩卖,被榨干最后一点剩余价值。

  被关的第三天,李伟和“工友”选择出逃,这也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面。李伟回忆,他和“工友”将床单、枕套和席梦思卷边撕成条,一根根打结做成求生绳。他俩将绳子从7楼窗户扔出去,顺着绳子往下滑。当时他们对周围情况一概不知,唯一的出逃希望是北围墙的一道门洞。

  “工友”成功着地后被抓回公司,而李伟不慎从5楼坠落,受重伤昏迷。李伟在病床上醒来时,第一反应是拉着医生的白大褂无力地哭求,“请不要嘎我腰子,不要……”一番挣扎之后,李伟才发现自己被送往医院救治,诊断为腰椎骨爆裂性骨折,腿骨、肋骨骨折,脑震荡。

  

  1月4日,李伟找到机会向家人电话求救。此后,他一直表现出身体虚弱的样子,让两名看守人员放松警惕。1月19日凌晨,李伟趁两名看守他的安保睡熟,拄着双拐逃出医院,在中缅边境的山区地带多次换车后,被辗转送到清水关回国。

  相比李伟的惊险出逃,陈亮和同伴则更幸运一些,他们和所在组的组长恰好是老乡,通过跟组长用家乡话唠家常,拼命欺诈境外网友做业绩,他们换来了回家的机会。陈亮说,他在诈骗公司干了16天,给公司带来20余万元收益,再加上身上5万元的积蓄,全部交给了公司,乞求公司放他们回国。

  最终在组长安排下,他们得以回国。陈亮说,“如果没遇上老乡组长,我只有两种结果,要么人已经不在了,要么一条路走到黑,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不过这样的幸运,实属少数,对大多数人来说,进入缅北电信诈骗“集中营”都很难再逃出。

  陈亮曾亲眼看到一名“工友”少了两根手指,是出逃被抓回后所受的惩罚。几天后他又目睹了这名“工友”再次出逃,被抓回后,丧心病狂的管理人员割掉了他的舌头。

  陈亮说,尽管他是自愿来的,看到这一幕后也只想尽快离开。陈亮希望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电信诈骗公司很贪婪,千万要警惕这类骗局。

  回国:以亲身经历科普反诈

  

  李伟在社交平台科普反诈:这些经历“令人发指”

  现在,李伟这段被骗经历以及防范电信诈骗的提示,每天能触达数万网友。他说,原本开播只有几十人观看,近日可能由于“安徽合肥4名学生在缅甸失联”引发关注,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一下子跃升到七八万。

  今年1月,李伟回国自首,因“偷越国(边)境罪”被罚款4000元。他说回国这条路其实很近,车程不到两小时,但充满了危险和艰难。连办案警察都告诉李伟,“去了都是凶多吉少,能顺利逃脱回来,这运气相当于买彩票连中好几期”。

  和李伟一样,陈亮回国后也第一时间到云南德宏公安局自首,把经历详细讲述了一遍。他记住了偷渡面包车车牌号和在云南暂时居住的自建房,帮助警方抓住“蛇头”,救出14名准备偷渡者。陈亮表示,自己站出来讲述是希望大家知道熟悉这类骗局,如果身边有亲友打算去东南亚做这类工作,无论如何都要去劝阻他。“境外高薪工作,没有你想象的这么好。”

  陈亮建议,在手机上安装国家反诈App,可以拦截境外诈骗电话。此外,还要重视保护个人信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3-23 13: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