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那些年我们逛过的批发市场,都怎么样了?

京港台:2023-4-11 12:31| 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那些年我们逛过的批发市场,都怎么样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不仅仅是败给了电商。”

  好文3140字 | 5分钟阅读

  题图源自电影《有话好好说》

  那些年我们逛过的七浦路、动物园批发市场,都怎么样了?

  关注到线下批发城,源于某个周末下午,零售君路过了曾经热闹熙攘的上海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如今,这里顾客稀少,来往其中的多是推着进货推车的服装店店主,以及在空旷街头嬉戏打闹的孩童。

  由这样的境况,零售君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自己曾经去过的另一个批发市场——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简称“动批”)。

  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如今的线下批发市场在电商、直播等新业态的冲击下,大多面临着或搬迁、或没落的局面。想要续写往日辉煌,线下批发市场还有机会吗?

  

  不同轨迹,相似命运

  同为服装批发市场,上海七浦路与北京动批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地理位置上,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地处上海市中心城区,位于静安区东南部,以河南北路为界,与虹口区相邻。北京动批则位于寸土寸金的北京西城区,与北京动物园毗邻。

  

  新零售商业评论摄

  发展历程上,二者都是从街边小摊演化而来,随着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在周围盖起高楼,将市场从室外搬到了室内。

  2001年,由温州商人投资的新七浦服装商城开业,成为七浦路上第一个商场型市场,此后,豪浦、白马、超飞捷等专业服装商城次第而起,逐渐形成了以外贸服装批发为主体,集餐饮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商业区。

  北京动批的东鼎、天和白马、众合、天皓城等现代化服饰商城也差不多在同一时期相继开业,华北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应运而生。

  在文鸢的记忆里,七浦路曾经是自己大学四年里与同学最爱逛的地方,“没有之一。有吃有玩,更重要的是服装款式新潮又便宜”。除了服装批发,七浦路周边的美食城、游乐城等配套设施完善,成了当时人们“压马路”不错的选择。

  人气的爆棚带来了喜人的销售业绩,同时也推高了七浦路的租金。2010年前后,七浦路一个4平方米的商铺一年租金超过50万元,一个6平米商铺的售价逼近200万元。

  

  图源小红书

  但是到了2016年后,七浦路上的繁华时光就逐渐凝滞了,变成了如今这副宛如城乡接合部的模样——硕大的美食城已经基本关闭;兴旺服装批发市场的电梯几乎不开;许多店铺都拉上了卷帘门,而在仍开着的店铺里,店家大多坐在角落里看手机,对来往的行人显得毫不在意;也有少部分店家正在做直播,对着手机前的“家人们”推销自家的衣服,这似乎成了市场中唯一的热闹来源……

  七浦路往东是苏州河、黄浦江的交界处,乍浦路桥和外白渡桥是近年来浦江两岸最热闹的旅游景点之一;往西坐落着上海静安大悦城,其标志性的摩天轮曾一度引爆社交话题;往南是网红打卡点宝格丽酒店和苏河湾万象天地;往北,则是一片喧嚣的居民区。

  准确地说,七浦路被“热闹”包围着,却又与热闹无关。

  北京动批的繁荣则结束得更为彻底。自2014年起,动批的商户便陆续迁往天津卓尔电商城,到2016年底,动批彻底搬离北京。

  离京之后,动批市场再难重振雄风,《华夏时报》记者在2020年前去天津卓尔电商城探访时,大多数商铺已呈关闭状态。

  

  不仅仅是败给了电商

  电商平台的崛起,当然是重创七浦路和动批市场人气的一大原因——当网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坐在家中点几下手机屏幕,就能有既便宜又好看的衣服送上门,谁也不会想跑去层层叠叠的批发市场淘半天货。

  小梁回忆,在2014年前后,她带着同寝室的同学们最后一次去逛七浦路,“和淘宝相比,七浦路已经没有多少价格优势了,似乎也没什么款式特别好看的衣服”。她明显感觉到,那时的七浦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2016年,七浦路做过相当多的转型尝试。

  在当年《解放日报》的报道中,有专家指出可以让七浦路走“人货分离,订单销售”的发展路径,成为一个以批发为主、实体店以展示和零售为主的服饰交易中心。

  圣和圣韩国馆也在2016年开张,引进大量韩国品牌入驻,昭示着七浦路想要甩开“cheap road”(便宜路)的名头、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的决心。

  事实上,韩国馆确实一度成了“网红”——货品都来自正宗的韩国“东大门”,又有不少韩国人在里面做生意,因而吸引了许多消费者前来淘货。

  然而,七浦路依旧跟不上时代变化的节奏。在七浦路上拥有两个铺面的刘浚牟在接受《新民晚报》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服装业发展很快,设计、款式、面料……过去韩国服装有的竞争力,现在已经谈不上了。”

  再后来,韩潮退却,国潮兴起,七浦路依然没能赶上趟。

  除了开辟韩国馆,七浦路在“触网”方面也做过一些尝试。现在的七浦路上,依然能看到一个名为“得衣网App”的宣传广告。

  

  新零售商业评论摄

  从得衣网App目前残存不多的互联网印记来看,这本是一款为小众设计师对接供应链、为实体店商家提供进货渠道的平台型App,目标显然是想要PK电商。

  

  多聚App《得衣网——时尚新趋势》,图源B站

  然而,这款在2016年11月上线的App,自2017年起似乎就再无动静,如今官网也无法打开,恐怕是在彼时激烈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事实上,随着供应链的不断发展,涌现出1688、中服网等专业的线上批发平台,无论是七浦路、动批,还是得衣网都没有太多优势可言。

  回过头来看,没能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及时转型是七浦路和动批没落的主要原因。

  以动批为例,由于所处地理位置优越,服装货源充足且款式更新及时,因而吸引了许多商贩和消费者前往购物。据当时经常去动批进货的商贩回忆,“很多人是坐地铁、公交去拿货,所以周边的交通受到一定的影响”。

  2013年初,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公开表示,动批有2万多个服装批发商,每年带给西城区的经济效益约为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这成了后来动批整体搬迁的直接原因之一。

  

  或许仍有转机

  周末的七浦路上,韩国馆依然保留了相对的热闹,在小红书上也出现了不少新鲜的探店笔记。据刘浚牟透露,疫情期间,许多人没法去海外直接拿货,便只能来韩国馆碰碰运气,因此带来了一波新的流量。

  此外,不少七浦路的店家纷纷开启了“线上为主,零售为辅”的生意模式。通常,他们租个门头,主要为线上供货做展示,在门口放出“直播供应链”的标识。

  零售君发现,也有一些商家把铺面装修成了直播间的模样,在店内一天17小时不间断地进行直播。然而,随着线上流量越来越难以获取,直播生意显然也没那么好做了。

  

  新零售商业评论摄

  过去30多年间,许多商家曾经离开过七浦路,又在降租金后选择回归,毕竟,七浦路曾创造过无数财富神话,至今仍然散发着独有的余韵。

  吸引商家的一大因素是七浦路成熟、完整的产业链,从服装设计、加工到配饰以及最后的包装,都能在七浦路找到相应的店铺去完成,也因此,七浦路上诞生了不少精致的买手小店。

  此外,由于身处上海,又靠近苏河湾、宝格丽等时尚、热闹的区域,七浦路多少还是能感触到第一手的潮流信息,这也是不少独立设计师、原创品牌愿意在此安身的一大原因。并且,对于这些小众品牌、买手店而言,远大的志向不仅是上海,乃至全国的消费市场,而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走向国际舞台。

  不仅仅是七浦路,在中国的各个城市中,有许多曾经红火的聚集型消费场所,要么正在经历转型的阵痛,变得更加精品化、高端化;要么搬迁到了更偏远的地方,失去往日的风采;要么,干脆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只能在记忆深处偶然被唤起……

  如今疫情的阴霾渐渐散去,在经历了那么多考验后,还没有完全消失的线下批发市场们,是否会迎来春风吹又生的那天?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4 02: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