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内蒙一级警督杀妻终获死刑 家属曾被告知不予立案

京港台:2023-10-28 22:51| 来源:赤子网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内蒙一级警督杀妻终获死刑 家属曾被告知不予立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23年7月20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城市管理支队长马东平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而死者,正是其妻子赵红。

  对于自己的不测,赵红早有察觉,但依旧没能逃脱被杀的厄运。赵红死后,透过种种反常现象,家属猜测她是被丈夫马东平所害,而在马东平的精心策划下,公安机关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此后,家属不断信访想要查明真相,直至赵红的尸检出现乙醚之后,2021年8月27日,公安机关对赵红死亡案立案侦查。而丈夫试图掩盖妻子尸检报告的恶行被揭露,“警察杀妻案”的真相才得以浮出水面。

  如今,一审判决死刑后,马东平提起上诉。而作为死者家属,悲痛之余则期盼着行凶者能早日行刑,以告慰赵红的在天之灵。

  而值得一提的是,马东平曾与呼格吉勒图冤案制造者冯志明在公安系统搭班8年。

  

  ▲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被害人告诉娘家人 若自己有事肯定是丈夫所为

  2021年5月30日,赵红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

  在熟悉的人看来,49岁的赵红,状态保养的颇好,看起来像刚过40岁。

  赵红是马东平的第二任妻子,两人于2009年结婚,并育有一子。2015年,两人矛盾爆发,马东平的身边出现了第三者,此后矛盾不断升级。而对于自己的不测,赵红似乎早有察觉。

  据赵红的大哥回忆,妹妹与妹夫马东平的矛盾始于2015年。

  “当时马东平身边出现了第三者,妹妹找了过去,没想到马东平却护着对方,把我妹妹打伤住进了院,但报警后却不了了之。”至于不了了之的原因,他猜测,马东平时任赛罕区公安分局局长,而事发地派出所正好归他管。

  另据赵红的大姐讲述,某天深夜,马东平非要出门,但妹妹不让,于是马东平直接从家中3楼跳下,摔伤住进了医院,后续在北京治疗,双方也因此闹得很不愉快。

  发生这些事后,身边的亲人都曾劝赵红与丈夫马东平分开。但赵红考虑到年幼的儿子,怕离婚后对孩子的成长和未来产生影响。因马东平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两人的孩子曾患上严重的抑郁症,这对赵红产生了很大影响,所以她并未选择与马东平分开。

  正是这个决定,让日后的赵红一步步踏向深渊。

  据赵红大哥回忆,2019年前后,妹妹曾跟他们提过,自己和孩子不知道喝了什么,第二天睡不醒,孩子连学都没上成。还有一次,妹妹在家醒来,闻见浓浓的煤气被呛的不行。这次之后,她就再也不敢关窗户睡觉了。

  经过此事,赵红开始对丈夫马东平有了警觉。

  “作为哥哥姐姐,我们一直没想太多,一直觉得一个人民警察,还是局长,不至于去杀人。”赵红的大姐补充说。

  2021年5月19日是赵红大哥的生日,5月初赵红给大哥打电话称,想要给其提前过生日,大家一起聚聚。12日,大家找了一个饭店包间,兄妹五人要了2瓶白酒,赵红喝了有半斤。兄妹谈话中,赵红说出:“后续如果我出什么事,就是马东平干的。”

  赵红的大姐听到妹妹的话后吓坏了,忙抱住妹妹劝说,什么也别要了,人命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未来可以再努力!而赵红无奈的回复姐姐说:“我拉扯个孩子,将来养得起吗?孩子越来越大,现在说什么他都跟我对着干,今后再出现逆反心理,我能管得了他吗?”

  对于马东平加害赵红的原因,赵红大姐猜测,或许是因为马东平在外面找的第三者快生了。妹妹赵红与马东平已分居有段时间,他既想给第三者名份,又不想和赵红分财产。

  据了解,赵红此前经商,做过内蒙古女企业家商会副会长,有一定的积蓄。而赵红大姐口中的第三者,当时确实已经怀孕多月。

  据判决书中某人证言显示,马东平是其在赛罕区公安分局工作时的领导,有马东平的微信和手机号,其子马某某,2021年在某妇产医院出生。

  赤焰新闻从知情人和赵红家属处证实,该证人就是马东平婚姻出现的第三者。

  

  ▲马东平: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初警方不予立案 凶手恐吓妻子家属息访

  没想到,生日聚会刚过没多久,赵红的大哥就在医院的太平间看到了死亡的妹妹。

  “5月31日一大早,我弟妹给我打电话,说马东平告诉我弟弟,赵红和马东平闹了,我就马上过去,可刚开车没多久,弟弟又直接通知让我去医院。到医院一看,妹妹赵红躺在急诊门口的救护车推车上,已经没气了。”赵红大哥讲述起当时痛心的一幕。

  对于妹妹的突然死亡,赵红的大哥察觉到蹊跷。因为马东平常年不回家,偏偏妹妹出事的那天他在。当时他准备报案时,120说已经报过了。

  不久,呼市公安分局赛罕区的民警就来到医院,其听到急救人员跟警方称,“急救车是凌晨3点多去的,当时人就已经不行了,尸体已经出现了尸斑。而且当时本要拉去距离更近的救护车所属医院,但家属要求到这边医院来。”

  赵红大哥猜测,马东平之所以要求送到这家医院,或许是与这家医院熟识有关,其想要掩盖妹妹的死亡真相。

  此后,赛罕区分局领导称因为马东平的身份,案子他们要避嫌,让呼市刑警队来调查。然而此后,这个案子一直未能立案。

  对于案件中的种种反常,加之赵红死前曾说过“如果出事,就是马东平干的”,这使赵红的家属认为,赵红是遭遇了不测。

  此后,为了寻找真相,赵红家属不断向各级领导反映情况,甚至还去了北京。更为蹊跷的是,在反映问题的这段时间,赵红的家属遭到多起恐吓。

  “半夜发现马东平就在我家对面楼下蹲守,上午我们去信访办,出来就看到马东平在门口对面站着。我们都没敢在家住,我在旅店住了20多天,我弟弟去了娘家,姐姐去了亲戚家。我车里还被放了两个追踪器。”此番种种,更让赵红家属坚信,赵红就是被马东平害死的。

  据了解,赵红的尸体一直存放在医院太平间。马东平曾以找大师算了下葬吉日、找王某告知医院,可以向公安机关建议以新冠疫情需要等方式,试图尽快将尸体火化处理。但遭到家属和医院的反对。

  更令人震惊的是,据赵红大哥称,为了阻止家属信访,马东平还故意找人制造交通事故,而此人赵红大哥认识,曾经替马东平看守过房子。“他这么做是想让我们害怕,尽快同意尸体火化。”赵红大哥气愤地说。

  在家属的多次信访和控告下,此案终于引起了相关领导的关注。

  随后,赵红的家属从公安局介绍的三家鉴定机构中选择了一家,对赵红的死因进行鉴定。但鉴定结果引起了家属的质疑,亲属商议后,找到北京的一家鉴定机构进行了重新鉴定。

  “我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想到妹妹当初说的话成了真。马东平作为警察,竟然能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婆。”赵红的大姐说,“现在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前因后果,才明白这都是早就蓄谋好的。”

  尸检发现“乙醚” 案件得以立案侦查

  赵红的致死原因,成为此案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办案人员称,案发后经过法医观察,赵红并没有什么致命的外伤。当时马东平提出尽快把尸体火化,但赵红哥哥姐姐的坚持下,要求公安机关一定要做尸检。

  随后,公安机关准备安排尸检,然而,马东平却提出异议,称作为直系家属,应该其同意才能尸检。

  此时,办案人员劝马东平:“家属现在怀疑你,你也应该证明一下。换位思考,人死了,公安机关也有义务调查清楚,或者你跟赵红家属能解释清楚,家属同意火化也行。”最终,在劝说下马东平同意了尸检。

  之后,公安机关询问赵红家属,同意公安局尸检还是第三方尸检,由于家属担心公安机关可能会为保护马东平而造假,执意要求第三方进行尸检。后经内蒙古某司法中心鉴定,鉴定未显示出异常后,家属对鉴定结果不信服,于是重新找了北京的一家鉴定机构。

  “家属委托的北京鉴定机构,跟我们办案人员联系,说鉴定出了乙醚的存在,乙醚是有毒的,但他们所不具备出此毒物报告的资质,让我们去有相关资质的鉴定所去鉴定。”警方内部知情人透露。

  这名知情人进一步询问得知,乙醚是麻醉剂,过去多用于手术上的麻醉,因事故频发被叫停。乙醚属于管制类化学品,已经不让使用,一般人是无法得到的,但在赵红身上却离奇的出现了管制药品的乙醚。

  同时,接近此案办理的信源告诉赤焰新闻,之所以当时马东平的案子一直没立案,是因为没有立案依据。发现异常后,有了立案依据才开始立案。同时,因担心身为警务人员的马东平也能看见,所以没敢在网上立案。

  此前,2021年7月1日,公安机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随着乙醚这个关键证据的出现,案件侦察终于出现了转机,公安机关于2021年8月27日,对赵红死亡案立案侦查,侦查也有了方向。

  行贿法医掩盖死亡真相

  乙醚这类管制药品,一般人不懂,也接触不到。那么,赵红身上足以致死的乙醚含量,究竟从何而来呢?

  办案民警将嫌疑人锁定为马东平身边的人,在医院任职的王某有重大嫌疑。

  据悉,王某与马东平系朋友关系。2021年3月的一天,马东平对王某表示其领导有一大型动物想处理掉,但动物较大无法靠近,马东平想让王某帮忙找点麻醉动物的乙醚。

  一周后,王某通过妻子联系到某大学法医教研室索要了一玻璃瓶乙醚,当日中午在饭馆吃饭前将乙醚交给马东平,马东平向王某询问了在实验室中使用乙醚麻醉动物及乙醚保存的方法,王某明确告知乙醚是吸入式使用、易挥发,应当放置于避光、阴冷处保存。

  2021年5月31日3时,马东平电话告知王某其妻赵红情况不好,让王某去其家中,后马东平决定将赵红送往附属医院抢救。

  王某到达附属医院时,120救护车已将赵红送入急救室,但此时赵红已经死亡。在医院抢救期间,王某看见过赵红,其闻到有较大酒味,赵红嘴边有呕吐的痕迹。

  赵红死亡后,马东平向王某询问过血液中能否检测出乙醚,常规毒物检测做不做氰化钾、乙醚、乙醇类的毒检,王某因此用手机搜索过“吸入乙醚会怎样”“乙醚在人体多久就检测不出来了”“吸入乙醚后血液检查出来吗”等内容。

  公安机关给赵红作尸检鉴定的事,马东平也告诉了王某,称因妻子赵红死亡的事影响其提拔,委托王某联系内蒙古某鉴定中心的鉴定人刘某,想尽快出尸检结果。并提出让刘某将鉴定结果作出有利于马东平的请求,马东平准备给刘某送十万元钱。

  2021年6月初,鉴定中心接受了呼市公安局对赵红死因鉴定的委托,刘某负责病理鉴定。

  6月4日,王某与刘某取得联系,当晚约定在某公寓附近见面。王某告诉刘某,因马东平正面临考核提拔,赵红死亡的事公安局已经不予立案了,想尽快出赵红的尸检结果。随后,王某从附近一辆车下来的人手里接过一个袋子递给刘某后,王某离开。而袋子里正是马东平为刘某准备的十万元钱。

  期间,王某打听过尸检结果,刘某答复还要等毒物检测结果。赵红尸检两周后,因鉴定中心作毒物检测出现了双峰值测不出酒精,同时发现毒物检测报告已检出乙醚的结果,刘某猜测涉及到了刑事案件之后,把王某约出,将十万元现金退回。随后,王某打了个电话,让人将钱取走。

  后据刘某指出,马东平给他打过电话,向其讲述过赵红死亡前的情况,说赵红心脏有问题,当晚喝了酒且当晚有过性生活,之后因心脏问题还吃过丹参滴丸。

  出于对事件的警惕性,刘某对这通电话进行了录音,认为马东平是想将赵红的死因向疾病方向引导,从而影响死因鉴定结果。

  一个又一个关键证据的出现,都指向马东平,而这正是马东平想要掩盖的“杀妻”真相。

  马东平生活作风混乱 第三者即将临产

  公关机关掌握的证据越来越多,案件的侦破方向开始清晰。

  办案人员表示,此案侦破期间压力很大。赵红的家属不停去各部门信访,但作案过程需要还原,我们侦破需要时间。

  “我们不仅需要把马东平近期所有的轨迹梳理出来,还要注意每天在办公室研究案情的保密性,后来通过对马东平男女关系的方向侦查,终于有了结果。”接近该案的一位知情人称。

  据警方调查发现,2019年8月10日,马东平与一名1994年出生的女性在鄂尔多斯有开房记录,虽然仅有一次,但在婚姻内与另一女子开房,还是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怀疑。

  于是,办案人员决定从调查这名女性入手。调查结果显示,该女子经常出入呼市某高级酒店,而最近一次入住,竟然是在马东平妻子赵红死去一周左右。随即,办案人员立即调取了酒店的监控视频,视频中这名女性的肚子已经很大,显然快要生产。于是警方马上固定证据,为后续的问话和调查提供了基础。

  赤焰新闻在一审判决书中留意到,2021年9月,该女子在某医院诞下一男婴,分娩信息登记表中,“丈夫”一栏的联系人电话与马东平的电话相同。

  之后,随着法大法庭科学技术所对赵红尸检的鉴定结果,2022年7月13日,办案人员在呼市公安局门口将马东平抓获。同日,在附属医院门口将王某抓获。

  鉴定结果显示:被害人赵红尸体多处擦挫损伤轻微,不足以导致死亡;未见其他机械性损伤;未见被害人赵红自身原发性病变导致死亡的病理学依据;未见其他原发性、致死性疾病;未见颈部皮肤损伤,及相关组织出血和骨折等情况;可排除相关毒药物中毒导致死亡;被害人赵红生前饮酒,被害人赵红的心血、肝、胃内容物中均检出乙醚;被害人赵红脑淤血、脑水肿、肺气肿、肺淤血、肺水肿、肺出血,全身多器官淤血,睑结膜、心和肺被膜下瘀点性出血等,符合因乙醇和乙醚协同作用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的尸体征象。

  结论为: 被害人赵红符合在乙醇中毒的基础上,因摄入乙醚并与乙醇产生协同作用,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此案在侦察过程中,多名刑侦专家被派往呼和浩特市指导办案,而公安部专家也多次指出该案办理过程中可能会有类似乙醚等关键物证出现。随着案件侦察向纵深发展,案情和以上刑侦专家的判断完全吻合。

  凶手一审被判处死刑

  经过两年的漫长坚持和等待,赵红的家属终于盼来了结果。

  2023年6月13日,呼和浩特市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7月31日,赵红家属收到了一审判决书。据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马东平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此外,被告人马东平还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2021年6月初,内蒙古某司法鉴定中心对赵红进行尸检鉴定前,被告人马东平打听到鉴定人是刘某后,指使王某以“送烟酒”名义送给鉴定人刘某(另案处理)现金人民币(专题)10万元。2021年8月中旬,刘某通过王某将现金人民币10万元退还。

  而据马东平的供述显示,2021年5月30日,在家中赵红将客厅的一件瓷器摆件踢碎并喊叫,马东平想让赵红安静下来,想到赵红已饮酒,再对其使用乙醚万一出事就不会被检测出乙醚,只能检测出酒精中毒。于是在赵红去卫生间时,其将存放在入户门外的瓶装乙醚倒在毛巾上,在客厅内从赵红背后用沾有乙醚的毛巾捂住赵红的嘴,约一分钟后赵红昏迷。马东平将赵红放到客厅沙发上,下楼喊儿子回家睡觉,儿子进入家中问过其母赵红为什么不说话,马东平答复说赵红睡着了。

  儿子睡着后,马东平去查看赵红发现已无呼吸,于是电话通知其外甥去买速效救心丸,因乙醚有气味,马东平将家里门窗打开通风,又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马东平下楼接救护人员时,将毛巾及剩余瓶装乙醚用塑料袋包裹扔到楼下一蓝色垃圾车内,救护人员到达现场检查后告知赵红已死亡,马东平仍要求将赵红送到附属医院抢救,又先后给王某等人打电话告知赵红被送医院抢救。

  赤焰新闻留意到,法院查明与检察机关的指控基本相符。马东平和代理律师对供述提出异议,指出内容是被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后作出的,内容是其被迫编造。马东平称是因工作需要从王某处取得乙醚,后赵红将乙醚作为消毒用品给宠物狗洗澡,其没有故意杀害赵红,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对此,中院指出,本案在庭前会议中已对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事项进行了调查,申请排除的相关证据未发现有违法所得的情形。

  最终,法院认定,马东平犯故意杀人罪,死刑;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罚金2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并处罚金2万元。

  “目前马东平提起了上诉,我们期盼凶手早日伏法,以告慰赵红的在天之灵。”赵红的大哥最后说。

  与呼格冤案制造者搭档8年

  值得一提的是,马东平曾与被舆论普遍认为的呼格吉勒图冤案制造者冯志明,在公安系统搭档8年。

  马东平,1969年生,硕士研究生学历,一级警督。1990年参加公安工作,2002年任赛罕区公安分局副局长。2018年仍在媒体报道中以赛罕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身份出席活动。此后,调任呼市公安局城市管理支队长。

  冯志明,1958年生,1981年从包头某消防部队复员分配到呼市公安系统工作。此后,历任组长、队长、大队长、分局副局长。1996年,领导破获“呼格案”,包括冯志明在内的多位警官,因“迅速破获大案”获集体二等功;2003年任赛罕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

  直至2011年,冯志明升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两人才各奔前程。

  2014年12月17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带走调查。

  2016年10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冯志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非法持有枪支、弹药,贪污案等,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一十万元。

  如今,和制造冤案的冯志明一样,与老领导搭档多年的马东平也走上了人生不归路,最终他不得不为自己的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

相关专题:内蒙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0 08: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