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澳总理访华 专家: 澳难相信中国会遵守贸易规则

京港台:2023-11-5 23:09|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澳总理访华 专家: 澳难相信中国会遵守贸易规则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11月初到中国访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国务院总理李强会晤。专家认为,澳大利亚想要在经济脱钩前维持对华友好的关系,但仍以澳美同盟为优先考虑。而根据澳大利亚的经验,很难相信中国会在CPTPP中遵守规则。

  在脱钩前仍须维持良好的经贸关系

  阿尔巴尼斯11月4日至7日在中国进行访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国务院总理李强会晤,这是近七年来澳大利亚领导人首次出访中国。

  澳大利亚工党政府自去年5月上任后,积极改善对中关系。中国今年8月结束了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80.5%的反倾销税,10月释放了因不透明的间谍罪名、遭到拘留三年的澳籍华裔记者成蕾。

  另一方面,阿尔巴尼斯政府10月20日发布澳大利亚达尔文港租约的审查结果,指经过国家安全利益考虑后,认为没必要更改或取消中国民营企业岚桥集团99年的达尔文港经营权租约。他也声明,澳中两国已同意暂停贸易争议,中国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关税快速审查。

  阿尔巴尼斯11月5日在上海出席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仪式中发表了简短演说,表示建基于对话与合作的双边关系符合澳中双方利益。

  悉尼科技大学(UTS)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艾莲娜·科林森(Elena Collinson)认为,阿尔巴尼斯访华意味着澳中关系回归成熟,在一定程度上也使区域更加稳定,因为在目前紧张的国际环境中,开放的沟通管道至关重要。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阿尔巴尼亚政府强调中小大国需要集体努力,以减轻美中战略竞争白热化的风险。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堪培拉以对话而非说教的方式加强与中国的接触,试图解释,而非强加决定,避免对区域产生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10月25日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参加白宫国宴。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秘书长吴建忠副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阿尔巴尼斯10月底先到白宫进行国事访问,是美澳深化同盟并调整对中策略。因此,阿尔巴尼斯11月才访华,说明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的态度与立场不至于改变。

  他说:“澳洲(澳大利亚)透过对话,让中国知道澳洲的底线思维,澳洲与中国存在战略竞争,因此澳洲会在能够合作的地方合作,分歧之处也会有所坚持。”

  旅居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政治学博士罗立佳(Li-chia Lo)表示,工党政府的外交路线一直是“维持现状”,也就是贸易亲中,军事亲美,并设法在美中竞逐中寻求平衡,而阿尔巴尼斯访华更多是出于国内政治和贸易的需求,其核心任务是达成澳中贸易的正常化,而非寻求地缘或区域政治的改变。

  他表示,今年9月澳大利亚才推出新的东南亚经贸战略,设法和更多的东南亚贸易伙伴合作,以避免在贸易上过度依赖中国,已经打算逐渐与中国脱钩。

  罗立佳告诉美国之音:“澳中贸易要完全脱钩并没有那么容易。在这之前,能与中国维持适当且友好的贸易关系,是当前澳洲(澳大利亚)相对好的外交与经贸战略选项。”

  罗立佳认为,中国将澳大利亚加入的一些区域组织视为反华机制,因此这次相隔七年的出访应该会着重在讨论经贸议题,很难在人权、安全等敏感话题上有所突破,出访的象征意涵多过于实质意涵。

  AUKUS与QUAD是澳中关系结节

  中国在疫情期间曾因澳大利亚呼吁国际调查新冠病毒溯源,对澳大利亚进行贸易制裁,禁止进口原物料,这让堪培拉与以美国为首的民主伙伴国更亲近,包括共享情报的五眼联盟、美英澳安全同盟(简称为AUKUS)、美日澳印四方对话机制(简称为QUAD)等机制。

  墨尔本大学政治学博士罗立佳表示,从出访的顺序安排足以看出安全保障对澳大利亚的重要性。

  他说:“在和美国讨论过AUKUS再前往中国,代表澳洲跟英美的军事同盟是无法被其他国家取代的。”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秘书长吴建忠副教授指出,AUKUS与QUAD两个组织呈现双轨安排模式,其中AUKUS负责军事安全部分,QUAD专注在科技、供应链、医疗卫生、政治等层面的合作。由于国际情势转变,这样的分工明确,吸引其它印太国家参与QUAD重点主要在科技领域,这些对于中国都被视为广义的“剑指中国”,某种程度上也是澳中关系的界线。

  吴建忠说:“除非澳洲退出(以上组织),否则双方关系不会恢复现状,也不会进一步改善。”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科林森认为,无论AUKUS与QUAD是什么样的内容与分工,中国都会持续反对,而阿尔巴尼斯全力支持这两个组织,因此在澳中关系中成为结构性的问题,必然将双边关系的发展限定在一个不可能超越的范围中,因此这次出访不至于使两国关系有太大的变化。

  澳洲吃过亏 恐难支持中国加入CPTPP

  

  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出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展台。(2020年11月5日)

  阿尔巴尼斯在上海的演说中提到,国家之间建设性的经济接触有助建立关系,这是他领导的政府继续与中国合作的原因。

  此前有关澳大利亚在中国申请加入区域经济组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议》(CPTPP)的立场也引起关注。

  2021年9月中国与台湾前后宣布正式申请加入CPTPP,但需要得到澳大利亚、日本和其它成员国的一致支持。

  澳洲贸易部长法瑞尔(Don Farrell)10月29日在大阪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会面时强调,澳大利亚将听取日本对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疑虑。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艾莲娜·科林森认为,在贸易障碍仍然存在(对葡萄酒、龙虾、牛肉产品等限制)的情况下,澳大利亚不太可能支持中国加入CPTPP 的申请。她说,尽管关系稳定有助于堪培拉重新审视,但是很难想象会公开支持中国的申请,必定过去几年北京的贸易胁迫仍然使澳大利亚公众难以信任中国。她强调,北京也会继续向堪培拉施压阻止台湾加入CPTPP,这必将影响堪培拉的决策,至少不会积极推动台湾加入。

  阿尔巴尼斯去年11月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的峰会说,“(CPTPP)是给公认的国家参与,而台湾在这里(APEC)只是一个经济体。”

  该言论被认为澳大利亚不太可能支持台湾加入CPTPP,而阿尔巴尼斯此前三天才与习近平会面,被认为是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影响。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秘书长吴建忠副教授表示,中国申请CPTPP就是为了反击民主联盟,然而CPTPP是高规格的协议,严格的法规与标准和中国的现况落差甚大,反观台湾具有更大的优势,阿尔巴尼斯政府应会尊重审理的条件。

  吴建忠说:“台湾与中国的经济体制、自由化的程度、对条约的信守程度等等,根本是大相径庭。澳洲在中国经贸制裁中吃亏,世界贸易组织(WTO)都没有办法要求中国承诺的遵守贸易规则。那么CPTPP又如何能够比WTO更有效的要求中国遵守比 WTO更高规格的游戏规则呢?”

  墨尔本大学政治学博士罗立佳表示,根据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去年所作的调查,澳大利亚的受访者中有1/3赞同堪培拉支持中国加入CPTPP;2/3的人赞同堪培拉支持台湾加入CPTPP,加上今年已经有许多台湾官方或民间团体频繁访澳,已经逐渐发挥外交的软实力,有助于台湾的申请。至于中国的申请,罗立佳认为,堪培拉可能会向中方强调CPTPP的高标准与共识决,藉此给中国碰一个软钉子,延迟中方所推出的要求。

相关专题:澳大利亚,访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18 20: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